《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百章 妖魂

身居冰焰中的寒骊上人,突然单手一拍自己天灵盖。

一声闷哼传出,一团蓝光包裹着一个数寸大元婴从肉躯中徐徐飞出。

此元婴两腿盘坐,双手掐诀,但脖颈上却挂着一快拇指大小的玉牌,散发着淡淡银芒,也不知是何种异宝。

元婴方一飞离躯体丈许高,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喷,竟吐出一团蓝色光焰出来。

这团光焰才是寒骊上人苦修数百年,精炼出来的乾蓝冰焰的真正精粹所在。

如今这光焰滴溜溜一转,就化为一锃亮无比的蓝色光轮,诡异的出现在了元婴身下。随之托着其缓缓升起,直接飞出了乳白色寒团。

一见寒骊上人元婴离体后,韩立等人不再迟疑了,他们纷纷单手冲着远处光球一点指,顿时一缕缕极寒之焰激射而出。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所有寒焰尚未接触元婴,元婴身下光轮就幕然飞快转动起来。顿时一股巨大吸力凭空浮现,所有寒焰一颤之下,方向一变的被一吸而入,全都摄到了光轮之上。

原本蓝灿灿的光轮一下变得五颜六色,艳丽异常,让人略一注视下,竟生出头晕目眩之感,不能过于久瞧的。

元婴口中一声低喝,一道道法诀纷纷击出,打在了身下的光轮上。

轰鸣之音顿时从身下发出,各色光焰一阵颤抖后,竟纷纷爆裂开来。

这时,元婴手中打出的法诀却越发急促,一道接一道的毫不停歇,仿佛要将全身法力一口气都耗尽一般。

而各色寒焰在法诀催使下,在爆裂后一阵的交织融合,转眼间凝聚化为一朵光莲出来。

此光莲暗含黑白红黄绿蓝六种色彩,看似界限分明,但又融为一体,实在玄妙无比。

不过此花体积足有三丈之广,元婴在其中显得实在渺小。但它口中一阵玄奥的口诀声发出,光莲灵光闪动,开始缩小起来,每收缩一寸,莲花光芒就耀眼一分的样子。

片刻功夫,当光莲化为尺许大小时,上面一片片莲瓣已经仿若有形之物,凝厚无比,六色光焰更在上面腾腾闪动,仿佛仙灵之火。

韩立见此情形,面孔上虽然有一丝异色闪动,但和其他人一样,手中寒焰射出的反而越发粗大起来。

这些寒焰一没入那光莲中,就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元婴就在此时,忽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目,目中竟然是一片金灿灿的诡异颜色。

它单手一抬,五指捏成莲花状。

“噗噗”之声接连响起,无数根纤细蓝丝从指尖上喷射而出,射到了附近的莲瓣之上,交融成为了一体。

元婴口中咒语声不停,小脸变得凝重异常,但抬起的五指开始往中心处缓缓收拢。

那些和手指相连的根根光丝更是蓝光闪动,开始急颤不已。

嗡鸣声从光莲中发出,随即莲瓣在蓝丝牵引下,开始徐徐收拢起来,片刻后就仿佛时光倒流,此花就化为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苞,将元婴彻底包裹在了其内。

上面六色光焰不停流转,光彩夺目。

韩立等人见此,齐用法诀一催,暂时掐断了对极寒之焰的控制。

而六色花苞则微微一动,往下方坠去。

结果一阵光芒闪动后,花苞如同无物般的一下没入了乳白色寒团中,再一闪即逝后,没入寒骊上人肉躯的头颅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其他五人才再次喷出寒焰,击在了光团中。

乳白色光团中马上浮现出丝丝的寒芒,激射向寒骊上人的肉身,不停用寒焰极寒之力来刺激此肉身,好配合寒骊上人突破瓶颈。

顿时法阵中,除了嗤嗤的破空声外,再无其他声音。

玄玉洞外,冰城中某条偏僻的街道上,两名身穿白色衣衫的小极宫男弟子并肩走着。

他们面无表情,目光却不停的朝左右扫望着什么,竟在自己宗门内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而原本在冰城上空盘旋的巨大冰凤早已踪影全无,不知是白瑶怡二人将那只冰凤暂时击退,还是另行引到了别处。

这里虽然地处冰城偏僻的一角,但是两旁冰屋仍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这两名弟子都已事先打听过了,此处原先居住的低阶弟子早就在前些日子就撤离了冰城,这里应该是一处无人的死角而已。但就算如此,二人也仍然不敢放松丝毫,神念一直放出体外,以防意外发生。

“到了,就是这里。”一名男子目光一闪,望着前方说道。然后带着另一人一拐,走到了一间冰屋后面。

眼前豁然一亮,出现一片三十余丈广的空旷之地,正有另外一男一女等候在那里。

“你二人来的有些晚了,再不来的话,我们就要先开始动手了!”那名三十余岁的女子,一见二人,有些不满的说道。

另外一人,则是一名面目漆黑的大汉。这二人同样一副小极宫弟子装扮,只是看服饰似乎只是最低阶弟子模样,远不如后来二人身份高,但那女子说话却又如此不客气,这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外面的道友已经攻破了最外几层的大阵,离此城不足百里了。人类修士巡查的非常紧,我二人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能找到合适借口,跑出来的。否则万一被他们怀疑,岂不是前功尽弃!”新来的一名男子,冷哼一声后说道。

那名妇人双眉一挑,再想说些什么时,旁边的黑脸大汉却不耐起来。

“好了,废话不用说了,快动手吧!即使只是分神,我也不想轻易损失的。”

那妇人闻言,果真闭口不言了。新来的二人对此人似乎也有此忌惮,也不再说什么。他们纷纷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一叠叠的阵盘和一块块的灵石,开始在这片空地布置起法阵来。

几人动作熟练异常,仅仅片刻上夫,一个小型法阵就初具形态。若有精通法阵的修士仔细看下,就会吃惊的发现,这竟是一个临时的传送阵,而且只是单向传送阵的样子。

一顿饭功夫后,眼看法阵就快成形,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附近的那座冰屋毫无征兆的倒塌掉了,一片白茫茫寒气随之滚滚而来。

这四人一惊,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纷纷亮出了护身法器。

“区区几只妖魂,也敢在我们小极宫眼皮底下兴风作浪,这未免太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当作一回事了吧!”苍老的声音中,两名衣衫飘飘的人影从寒气中缓缓走了出来。

一人双眉倒吊,三缕长髯,另一人却是面色枣红的中年人,背负一口长剑。

“是小极宫的执法长老,快跑!”那名妇人一见这二人容颜,顿时大惊的脱口叫道,立刻化为一道绿虹向一侧激射出去。

大汉和其他二人的动作也丝毫不慢,同样驾驭起遁光而逃。

“哼!几缕妖魂若也能在我二人手中跑掉,那可真是天大笑话了!”

那名背剑中年人一声冷笑,抬首轻轻一弹,顿时四道刺目剑气激射而出。

顿时三声惨叫传来,那名妇人和另外两人被剑气洞穿而过,尸体从空中直坠而下,唯有另外那黑脸大汉所化的青光一个踉跄,竟然继续飞射而走。

“咦,有点意思!”

红脸中年人有些诧异,但蓦然一张口,一道刺目白虹喷出,大汉的遁光转眼间就被白光追上,一绕后将其轻易的一斩两截。

但这时,一旁的吊眉老者却袖袍一抖,从袖中飞出四片柳叶状翠绿色法器,一闪即逝的不见。

而下一刻,四朵刚从尸体中慌忙飞出的绿花却被这些柳叶一击而中,发出几声怪异的尖叫后,就如同遇见克星似的纷纷化为了股股青烟,在虚空中袅袅消失。

红脸中年人则望了一眼,已经完成七七八八的传送阵,脸色一沉,反手一挥,一道碗口粗剑气喷出。

“轰”的一声巨响后,这法阵就此消失不见,原地凭空显出一座大坑来。

“走吧!这点分念被毁,纵然无法对这些妖物真正造成多大伤害,但滋味肯定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吊眉老者手捻胡须的说了一句,然后周身灵光一闪,化为一道白光向空中遁去。

红脸中年人嘿嘿一笑后,也从容的遁离了此地。

同样的一幕,在冰城的其余两处同样上演着,另外几名被高阶妖兽神念寄身的傀儡弟子,全都被其余小极宫长老一网打尽了。

而小极宫真正所在的寒骊秘境中的一座殿堂中,包括小极宫宫主在内的五六名元婴修士,正神色凝重的谈论着什么事情。其中美妇和其他二人的脸色苍白异常,竟似乎元气受损的样子。

“没想到万妖谷竟连万妖幡都带来了,原以为只是普通的仿制灵宝,可威力竟如此之大!若不是方长老和黄长老出手相助,我一人恐怕无法击退那车老妖分身的。而且这还是借助大阵禁制才能做到的,但是那老妖分身受伤不重,最多两日后,就会再度卷土重来,看来我们必须趁机撤离了!”那柳姓美妇黛眉紧锁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