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九十九章 猜忌

“韩兄,你意下如何?虽然寒骊道友所说有些道理,但是贫僧还是有些顾虑的。为了稳妥起见,你我二人共进退如何?至于龙道友,据我所知她和小极宫颇有些渊源,你我还是小心些的好!”那灰袍僧人竟给韩立悄然传音道。

韩立心中一凛,目光一转,斜瞥了僧人一眼,发现对方正冲自己微微一笑。

心念急转,韩立正在思量对方所说之言是真是假时,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从玄玉洞上方的虚灵殿传来,整个洞窟都轻轻一颤,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撞击一般。

众人脸色一变。

这时他们若身处小极宫巨山顶部就可看见,一只体形数十丈,通体雪白如玉的冰雪凤凰,正盘旋在巨山禁制光幕之外,双翅一展下一阵寒风呼啸而过,竟在身下用寒气凭空凝聚出一座百余丈大冰山,然后双爪一松。

顿时犹如泰山压顶,冰山轰隆的直坠而下,一下击在光幕之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无数白芒爆裂闪动,那原本凝厚之极的光幕一阵诡异扭曲,但最终并未击破。就是如此,巨山还是在此冲击下,发出阵阵的微颤,山上有些不太牢固的建筑甚至直接崩溃倒塌。

这只巨凤,正是那名银衫女子所化。

因为先前低阶冰海妖族折损大半之事,她心中怒火难消,竟自持身为冰寒属性的天地灵兽,直接无视外层冰寒禁制大阵,撕破空间闯到了冰城上空,并施展神通攻击小极宫的防护禁制。

她虽然一击偷袭得手,让巨山中的修士一阵的鸡飞狗跳,但下方小极宫高阶修士自然不会让其如此接连攻击下去。

就在此妖禽身上白色光环一闪,再次开始凝聚下一座冰山时,从下方光幕内飞出一道银虹和一团白光,里面人影晃动,正是白瑶怡和那灰发老者。

尚未接近冰凤,白瑶怡就一声娇叱,两口银色飞剑就先一斩而去,而那灰发老者则面色一沉的两手一搓,一样宝物就迎风狂涨的的从袖中飞射而出,竟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瓶。

瓶子灵光闪动,瓶口中却发出轰鸣之声,显得神秘异常。

冰凤见此,一对淡绿眼珠一闪,一对巨翅猛然间一扇,十几根十余丈长巨大冰枪就在翅下浮现而出,向二人激射而去。

灰发老者见此,鼻中一声冷哼,在白光中两手一掐诀,顿时那件玉瓶猛然间一颤,瓶口中喷出十几股黑白两色的光霞,一闪即逝后竟诡异的缠在了那些冰枪之上。

也不知这些光霞有何奥妙之处,所有冰枪一触下,竟浑身一颤的急剧缩小,转眼间化为筷子大小后,被这些黑白光霞一卷,吸进了玉瓶之中。

冰凤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不及多想的身形一晃,就化为一股无边风雪,铺天盖地的朝对面二人席卷而去。

白瑶怡和灰发老者也不甘示弱,两道银虹和一团黑白之气,光芒大放下迎了上去。

顿时巨山顶部轰隆隆之声接连传来,风雪交汇,灵光急闪。但诡异的是却并不见那名美妇及其他小极宫长老出来助阵,看来不是在主持禁制法阵,就是前去迎战其它高阶妖兽了。

外面的打的热火朝天,虚灵殿内玄玉洞中的韩立等人,感受到了大战的波及,面面相觑起来。

寒骊上人也朝洞口处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一丝凝重来。

“看来那些妖物,真的开始动手了。如此一来,这洞口就不能轻易打开了。否则在突破关键时候被打扰到,很可能前功尽弃的。在下还打算借助几位道友之力来抗拒群妖,绝不会作出什么对三位道友不利的事情。”这位小极宫大长老口气沉重起来,并暗含一丝决然。

“寒骊兄道友之言,我等可以理解的。但是我等助道友突破瓶颈,万一成功,道友修为大进而我等三人却元气大伤。此消彼长之下,再身处如此封闭的地下,也未免太让人不安了一些。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防人之心也不可无,我等和贵宫再有交情,也不能单凭区区几句话,就将自己性命交付给道友一念间吧?”那僧人眉头一皱下,缓缓说道。

“这也难怪几位道友如此小心,若是换了师某也不会将自己置身如此境地。但摩鸠大师可有什么两全之策?”寒骊上人有些无奈的问道。

“这样吧,道友若是没有其它心思,不如将这只乾蓝鼎暂时交予我三人保管一下如何?只要等此间事情一了,我三人再将此鼎归还道友。如此一来,我等就可安心助道友突破瓶颈了。”灰袍僧人目中精光一闪,突然这般说道。

这话一出口,韩立和立在光柱上的老妪都是一怔,但随即又有些恍然起来。

“好,这的确是两全之策!”韩立一口赞同道。

而那老妪仔细想了想,也缓缓点点头。

青衫中年人闻言却脸色一变,忍不住的插口道:

“摩鸠大师,这不妥吧?大师应该很清楚这乾蓝鼎的来历,它可是本宫修炼乾蓝冰焰的专用法器,怎可轻易落入他人之手?”他一边说着,一边连连的摇头。

“我等只是暂时保管而已,在离开此地前,就会原物奉还,绝没有占据己有的用意,这又有何不可的?欧阳道友有些过虑了!”一直表现得和蔼可亲的灰袍僧人,此刻却丝毫不让起来。

“可是…”青衫中年人还要再鼓动喉舌说些什么时,寒骊上人却开口打断了其言语:“算了,欧阳师弟,摩鸠大师之言也并非没有道理的。好,此事老夫答应了!但这乾蓝鼎不知要交给三位道友中的哪位保管?”这位大长老一口同意了此事,最后一句的反问却让韩立心中有些踌躇,不禁打量了其余二人一眼。

而僧人和老妪也是同样如此,一时沉默不语。

“既然是摩鸠大师提出的此事,此鼎就交给大师保管吧!老身对大师的为人一向信任有加的。”那老妪神色一动下,就这样道。

韩立双目半眯了起来,心念如电的飞快思量一下后,最终也不经意的点下头。

“既然两位道友如此信任老衲,贫僧就暂时保管下此鼎了。”灰袍僧人倒也没有推辞,郑重的答应下来。

见三人已经有了决定,寒骊上人倒也没有再拖延时间,当即冲高空中的小鼎一点指,此鼎滴溜溜一转后周身蓝焰一敛,向下徐徐落下。

灰袍僧人见此,也不敢怠慢的样子,袖袍一拂,一片绿色霞光从袖中飞出,一下将小鼎卷入其中,暂时禁锢了起来。

虽然说此鼎能生出乾蓝冰焰出来,但他自身也身具一种极寒之焰,倒不用怕出什么纰漏的。

这一次,韩立倒是主动化为一道遁光激射向了紫色光柱上。说实话,通过先前几日的观摩,韩立对这秘术倒也真通晓了七七八八。

但是最后的突破之法,却是重中之重,必须亲自目睹下才能最终将整个秘术融会贯通。

所以韩立纵然觉得洞窟被封有些不太安心,但自持神通过人,倒也没有多大的惧色。哪怕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真的突破化神期成功,在没有稳固境界前也绝没有什么可怕的。

更何况,化神期在如今人界的限制,在玲珑飞走时遗留下来的玉简中也提到了两句,他略有了解后忌惮之意也去了不少。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神念一动下,还是将那太阴真火悄然的唤进法阵之中,并潜伏在某块乱石之下。这一过程,其他人并未察觉到什么。

而这时,灰袍僧人一笑后,随之飞身而上,其他人也纷纷飞到了法阵之中。

寒骊上人则毫不迟疑的十指连弹,将法阵再次激发而起。

顿时四周霞光涌现,一层光幕再次浮现而出,将众人都罩在了其中,白蒙蒙飓风同样刮起,将光幕掩盖在了其下。

韩立眨了眨眼睛,仔细打量了下四周。虽然激发起来的禁制似乎一切都和前些日子的一样,但明显灵气波动还是有些不同的。以他接近阵法宗师的造诣,马上就看出了一些奥妙所在,心中默默分析着,但面上不动声色。

“开始吧!嘿嘿,这一次老夫若真是成功了,绝不会忘记几位道友之恩的!”乳白色寒光中的寒骊上人,口中发出一阵低沉笑声的说道。随即他两手一掐诀,身上的蓝色冰焰一阵急晃后,竟化为湛蓝之色,颜色之深犹如蔚蓝大海一般,让人一望之下,目光舍不得挪开半分。

“咦!想不到寒骊道友的乾蓝冰焰竟然已经精炼到了如此地步,这恐怕已经是我们人界能将寒焰精纯到的极限了吧?”老妪一见此幕,脸上现出羡慕的喃喃道。

“这就是完全精炼过的极寒之焰?”韩立心中一动,更多望了寒骊上人一会儿。

这时其他几人开始盘膝坐下,身下徐徐展开了巨大光莲。

韩立嘴角一翘的从容坐下,也手指一捏的催动起了法诀。

顿时各色寒焰同时在几人身上浮现,但是这一次韩立等人却没有马上动手什么,反而口中传出了低低的咒语声。

他们身下光莲在法诀声中持续变大,转眼间竟化为原先的倍许之大,身下的寒焰也在光莲加持之下,变得光芒夺目,大涨起来。

韩立只觉身上传来丝丝的炙热之感,身躯竟在这一瞬间,仿佛置身于一团骄阳之中,体内的紫罗极火彻底被激发了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