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九十六章 三大妖修

数名身体透明犹若水母的妖兽,顶着白茫茫的风雪,若隐若现的在一片雪地中前进着。

这种叫做“寒魅”的妖兽,是诞生于天地寒气之中,故而虽然只是五六级的妖兽,但对漫天的飞雪以及吹气成冰的酷寒,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一个个精神抖擞,如鱼得水般的自在。

忽然为首的一名的六级寒魅身形一顿,长在身体两侧的数对红眼,有些疑惑的盯向一侧风雪异常密集的某处,其他几只五级寒魅也一怔的同样望了过去。

破空之声骤然传出,接着风雪中激射出数道红丝出来,奇快无比,一闪间就洞穿了几只寒魅的身躯,竟将它们体内的妖丹一切两半。

“噗通”几声,这几只寒魅如同冰块一般的碎裂开来,掉落了一地。

这时风雪中人影晃动,一名头带白色斗篷的小极宫女修徐徐走了出来。

此女虽然看不清面容,但目光清冷的看了看眼前的碎冰,二话不说,身形一闪,片刻后就在风雪中消失不见了。

百里之外的另一处,一只身高两丈的牛头人身妖兽,竟两脚着地的独自一人在一片晶莹异常的冰湖上走着。

其头生一对漆黑弯角,浑身皮毛闪动着蓝光,但肩膀上却扛着一只车轮半大小的巨刀,屁股一扭一扭的前进着,显得有些笨拙和可笑。

但是若有人类修士看到此妖兽,恐怕绝对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竟是一只即将频临化形的七级妖兽。

而由于北冥岛禁空禁制全开的缘故,除了那些八级以上妖兽可以无视此禁制的继续飞遁前往,其他妖兽要到达小极宫,也只能步行慢慢前进了。

故而这只显然不太精通遁术的妖兽,也只能老实的一步步向前了。

突然这只妖兽肩头巨刃动了一下,仿佛什么东西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随之一旁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湖底传出。

冰河表面诡异的浮现出一道数尺宽,两丈长的犀利刀痕,仿佛深不可测的样子。

这时那头牛首妖兽才慢吞吞的打量了刀痕一眼。

而转眼间,里面涌出了大股的血水,小半截尸体竟随之浮现。看服饰装扮,正是小极宫的一名男弟子。

看来这人原本施展水遁术藏在冰下,准备偷袭路过的妖兽,结果竟被这看似愚笨的七级妖兽一眼识破,然后一斩击毙。

妖兽目中闪过一丝凶残之色,单手虚空一抓,就将这半截尸体吸到了手中。

接着大嘴一咧,它竟直接啃噬起尸体来。

一盏茶功夫后,这半具尸体就全进了此妖腹内,此妖才心满意足的揉揉肚子,继续一扛巨刃的前进了。

同样的一幕幕差不多的杀戮,在整座北冥岛各地发生着,不是这些低阶妖兽被偷袭致死,就是小极宫修士反被妖兽击杀吞噬掉。

不过双方动手的全都是低阶妖兽和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元婴期修士和八级妖兽却似乎对这些争斗视若无睹。一方根本缩在冰城中不出,一方则直接从风雪上空飞快掠过,丝毫不管下方发生的任何事情。

这倒不是这些高阶妖兽不想灭杀这此小极宫低阶修士,而是现在身处禁空禁制之下,在漫天风雪中搜寻那些精通各种遁术的小极宫修士,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些小极宫修士还身带某些能掩盖气息的特殊法器,发现起来就越发的困难。

而即使他们偶尔击杀了几名修士,对大局也根本丝毫作用没有的,反而不如节省法力,用在即将到来的真正大战上。毕竟真到了生死一搏的时候,一小部分法力都是极其珍贵的。

就在众妖逐渐接近冰城的时候,寒骊秘境中的某处殿堂中,那名姓柳的美妇端坐殿堂中的一把玉椅上,身前则坐着两排元婴级的小极宫长老,正静静的听着一名身着白色服饰的宫中弟子,汇报着派出弟子阻击妖兽的情况。

“这次派出的一百名高阶弟子,本命牌已经熄灭了三十七块。得到确切消息,击杀各阶妖兽共一百二十八只,大半是冰海妖兽。现在第二队弟子也已经派了出去,预计一个时辰后,就应该和第一批弟子汇合,和那些妖兽接触了。”那名弟子恭敬的说道。

“阵亡了三十七名弟子了,似乎时间差不多了,它们也应该都处于冰城十万里之内的范围了。通知叶长老,一个时辰后开始动用镇海钟。这一次,一定要重创冰海的低阶妖兽。否则攻打我们小极宫的时候,这些炮灰也是一个大麻烦的。”美妇听到这里,眼都没眨一下的吩咐道。

“是,宫主!”一名鹤发童颜的长老一听这话,立刻单手一扬, 一道传音符脱手射出,一个盘旋后就飞出了殿堂。

“丁师弟,将禁制大阵全部开启。估计动用了此宝,冰海的那群高阶妖兽兔死狐悲之下,恐怕要发狂的。”美妇又淡然的吩咐道。

“是!”另一名长老起身答应了一声,化为一道遁光走了出去。

“另外通知出城的弟子小心,那镇海钟效用顶多只能维持一柱香时间,并且动用一次就要沉睡百余年时间。一过此时间所有弟子马上传回城中,再立即关闭各处秘密传送阵,省的被妖物利用侵入本宫!”

“遵命!”

在美妇命令一连串出口后,人影接连晃动下,一个个元婴级修士领命出去了。

几乎与此同时,在冰城数百里外的地方,大群高阶妖兽全都抵达了同一地点,并在一座小型冰山上分别落下了遁光。

前方就是小极宫镇宫大阵的笼罩范围,望着那白蒙蒙的大片寒雾,所有化形级别的妖兽,都脸露凝重之色。

这群妖兽明显分为两伙,一伙只有十余名,围着一高一矮的一名老者和一名幼童,另一群则有二十余只,却簇拥着一名身材修长的银衫女子。

但奇怪的是,人少的那群妖兽个个穿戴整齐,除了相貌有些怪异外,举止动作都和人类修士一般无二,并且瞅向另外一群妖兽的目光,竟带一丝蔑视的样子。

另一伙数目较多的妖兽,则个个恶形恶色,并且大多身穿皮毛之类的简单服饰,有些甚至直接赤裸上身。

它们还将一些仿佛兵器般的刀剑斧钺,或背在身上,或直接拎在手中。至于腰间虽然也有兽皮炼制的储物袋,但不知为何不将这些武器收进其中。这伙妖兽每个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凶残之气,看向另一伙妖兽的目光,也不怎么和善。

这两伙妖兽分别站在冰山顶端两侧,界限分明异常,竟颇有些水火不容的样子。

不过,若是不知名的修士无意中经过这里,看到这两伙妖兽,恐怕会立即吓的抱头鼠窜。

因为这群妖兽全都是八级以上的化形妖兽,而那名老者,幼童,及那名银衫女子更是高达十级的妖兽。

如此强大的力量,恐怕就是比起正魔十大宗绝大部分门派来说,都能力压一头的。更何况高阶妖兽,原本就比同阶修士强大几分的样子。

妖兽中那名一身皂袍的老翁,面孔方正威严,双目炯炯有神,满头灰发隐隐泛着青光,竟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而看似才六七岁的男童,则眉清目秀,仿佛天上玉童一般。但偏偏一对眸子微微泛红,仿佛有一层血色罩在瞳孔上一般,但嘴角始终泛着一丝淡淡的轻笑。

至于另一边的银衫女子则姿容淡雅,肌肤似雪,竟是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

不过就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目光略一转动间,附近簇拥她的那些凶悍异常的高阶妖兽,纷纷低首不敢直视,一个个诚惶诚恐的样子。

“凤仙子,没想到这些小极宫的人类修士,还真舍得出手,竟然将岛土积攒近千年的寒气一次都放了出来。小极宫以后再遭遇什么大敌,我看他们如何应对。”那名老翁突然间嘿嘿一笑的说道。

“青道友又何必明知故问?我们这次并非冲寒髓而来,小极宫的人类修士可不知道此事的,自然会拼命抗敌,法宝尽出了。否则一旦被我们攻入,就算他们存下再多的寒气,又有何用?”那名银衫女子神色一动,冷淡的回道。

“不过,这一次凤道友竟会亲自出马,老夫还真是有些吃惊啊!我可是听说,两千年前仙子就已经闭关,再不离开冰渊岛了。”那名孩童也开口了,但吐出的却是苍老异常的话语声,仿佛七旬老翁一般,实在和其容貌大不相符,诡异之极。

“若是其它事情,自然不会让我动心的。但事关飞升灵界之事,本岛主怎会放心只让手下来的?道友不也是将化身亲自派了出来吗?”银衫女子目光在幼童身上一转,平静的说道。

“哈哈,老夫也没想到一说此事,仙子就一口答应了,这倒大出老夫的意外!看来凤道友也对这小极宫不满已久了,早想借机除掉昔日冰魄仙子留在人界的这一脉修士了。说起来,这一次倒是凤道友大大借用了我们万妖谷之力了!”幼童双目一眯,笑嘻嘻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