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九十二章 冰魄寒烈阵

韩立身上浮现出一层紫罗极火,任凭寒风从身前吹过,一动不动。

结果白风一触紫焰,立刻诡异的融入其中,化为了无形。

而同时韩立目光稍一斜瞥,就见整间大厅都变成了冰川之地。但其他几名拥有寒焰的修士,也都安然无恙。

除了白梦馨放出的白色冰焰外,寒骊上人手中小鼎悬浮身前,从中喷出一股乾蓝冰焰将他护在其中。

青衫中年人则盯着一层黑色冰焰所化的护罩,双手倒背。

老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黄色拐杖,从拐杖一端喷出片片的黄焰,自己则躲在其后。

而灰袍僧人则双手一合,从手上喷出一股淡绿色冰焰,化为一条绿蛟盘绕自身,绿焰闪动间,就将寒风挡在了其外。

至于白瑶怡等修为稍低些的其他修士,虽然同样有神通可以抵挡寒风,但身上光罩、法宝在寒风中闪动不已,显得有些大为的吃力。

眨眼间,石门中吼声噶然而止,寒风随之渐渐停歇,消失四散,整个殿堂一下变得寂静无声起来。

韩立目光闪动下,单手一掐诀,身上的紫焰晃动几下后,就收入了体内,然后朝那石门望去。

只见门后一片晶莹雪白,但密密麻麻的无数高大冰柱耸立其中,竟仿佛迷宫一般的场所。

韩立心中一动,神念立刻向其渗透而去。但方一进入石门不久,神念就变得呆滞不灵起来,里面果然被施加了特殊的禁神禁制。

老妪等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石门后的情形,一个个神情各异。

“几位道友小心了!这虚灵殿,老夫也是第一次进入其内。虽然里面大半禁制老夫可以控制,但还有一些不是在下了解的。诸位跟紧在下,千万不要走错了地方,触动了什么其它禁制。”寒骊上人长吐了一口气,转身对韩立几人郑重的说道。

“这个自然,我等怎会在贵宫禁地乱闯的?”老妪看出了寒骊上人的担心,淡淡的回道。

韩立和灰袍僧人同样表示如此。

寒骊上人见此,满意的点点头,又对白瑶怡等其他小极宫长老吩咐道:“这一次冲破瓶颈,快则三五日,迟则月余。若是那些妖物在此期间进攻本宫,你们按照原定计划应付即可。若是另有变故,超过两个月我还没有从里面出来,你们同样按照备用计划处置吧!”

“是,大长老!”群修一脸肃然,齐声答应道。

“我们走吧!”寒骊上人随即回过身来,袖袍一抖,一个拳头大洁白阵盘出现在了手中,然后单手托着此法器,带头向石门走去。

韩立四人自然紧跟其后。

一进入石门,寒骊上人单手掐诀,往手中阵盘上打出一道法诀后,顿时敞开的大门在轰鸣声中合拢了上去,各色符文重新浮现而出,灵光闪动。

老妪和灰袍僧人见此,互望一眼,目中都露出一丝异色。

“几位道友放心,这虚灵殿虽然外面打开比较吃力,但是从里面开启时,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老夫将其暂时关闭,也是防止有人进来打扰我们。”寒骊上人开口解释道。

老妪二人听到此言,自然不好说什么了。韩立则神色淡淡,似乎对此一点都不在意。

众人走出十余丈,就走到了一根根冰柱前,白色晶光闪动不停,让人一阵眼花缭乱。

“这些万年玄冰柱子一共一千零八根,全都经过上古修士精心炼制过的,这就是上古时候有名的”冰魄寒烈阵“.若不是持有相关法器就进入此阵中,恐怕转眼间就会被法阵中的玄寒之气,永久冰封其内。刚才我等在外面感受的寒风,就是此法阵因为封闭上千年,而自行产生的冰寒之气。就算我等五人都身怀极寒之焰,在这法阵中能否存活下来,还是两说的事情。”寒骊上人不动声色的提醒道。

老妪和僧人听了这话,望了眼前的玄冰柱几眼,面上不禁露出将信将疑之色。

“呵呵,寒骊道友放心,我等可没兴趣真体验此阵的威力!”韩立轻笑了一声。

寒骊上人闻言,哈哈一笑,随即手中阵盘冲着对面一望无际的冰柱群一晃。

顿时一道乳白色光霞从阵盘上喷出,所过之处,那些冰柱白光晃动,竟如同幻影般的接连闪动,让出一条数丈宽的通道来。

阵盘上白霞不断,寒骊上人单手抓着阵盘,走了进去。

一行人紧跟而随,不敢轻易落下。

韩立走在最后,目光不时朝四处打量着。

一根根的玄冰柱粗大的出奇,几乎要两人才能合抱过来,每一根冰柱表面都看似光滑异常。

凝望下,在冰柱内隐隐有各色符文翻滚。但方想再细看时,符文又消散不见,实在神妙异常。

而抬首望去,五六十丈高处全是厚厚的淡白色寒雾,冰柱上半截全没入其中,无法看到全貌出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冰柱中蕴含着可怕的冰寒之力。即使相隔数丈之远,仍能感应到它们散发的丝丝极寒之气。虽然还无法和极寒之焰相比,但这种寒力也绝非普通寒气可比的。

怪不得寒骊上人如此的自信!

韩立正思量间,一行人就走出了数百丈之远。而这些冰柱竟无穷无尽一般,始终紧密的排在两侧,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只是千余根而已,大阵端的是神妙万分!

这种情形让其他人也均都暗自吃惊。

结果众人足足走了一盏茶功夫后,才终于豁然一亮,走出了冰柱群。前面竟出现了一座祭坛似的高台,二十余丈高,百余丈广的样子。

高台通体洁白如玉,被一层淡蓝色光幕罩在其中。在两侧则各有一个淡金色的偏门,七八丈高,表面交叉贴着几张上古符箓,竟被封印着,仿佛另行通向什么地方。

寒骊上人见此光幕,却脸现欣慰表情,将手中的阵盘一收,大步上前走到了祭坛之前,双手一抬,蓝光闪动,乾蓝冰焰释放了出来,瞬间化为一层将手掌包裹了起来。

五指晃动间,双手竟直接按在了光幕之上。

顿时蓝焰和光幕交织闪烁,整个祭坛光幕都随之轻颤起来。随之通体泛起一层刺目亮光,竟仿佛化为了有形之物。接着“砰”的一声脆响,整个光幕犹如水晶一般,竟以寒骊上人双手为中心寸寸的碎裂开来,转眼间化为了乌有。

寒骊上人毫不迟疑的身形一晃,人就站在了祭坛之上。

韩立等人也纷纷化为一道道遁光,出现在了寒骊上人身旁。

而这时的寒骊上人,却倒背双手,低首打量着身前的地面不停。

韩立目光随之望去,这才发现在祭坛中间处,竟然铭印着一个古怪法阵,二十余丈大小,但是中间处竟然有一个巨鼎图案,看式样分明和他体内的虚天鼎一般无二。

韩立脸色微变,但随即就若无其事。

“韩道友,以前见过类似的法阵?”寒骊上人不知有意无意,目光正好从韩立面孔上扫过。韩立虽然神色马上恢复如常,但先前异样还是落在了其目中,竟张口直接问道。

韩立心中一惊,但徐徐回道:

“嗯,在以前的某个上古洞府中见过类似的。但仔细一看,还是不同的,只是一时的错觉罢了!”

“是吗?”寒骊上人似笑非笑的抽动了下嘴角,不知是否真的相信韩立之言,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袖袍一拂,那只冒着乾蓝冰焰的小鼎从袖袍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法阵中间处。

韩立抿了抿嘴唇,不觉屏住了呼吸,其他人也眼都不眨的注视着此幕。

单手作出拈花状,另一手再对准小鼎虚空一弹。

“轰”的一声闷响,小鼎体积迅速变大,然后又“噗嗤”一下,鼎中冒出猛烈异常的蓝色冰焰,瞬间布满了小鼎表面每一寸地方,先前的那只巨鼎赫然重新现出。而这时,一旁的白梦馨和青衫中年人,也同时上前一步,单手一抬,各自喷出一股白焰和一股黑焰,同时击在地面上的法阵两侧。

顿时“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传来,此法阵各处灵光闪动,竟然被这两股寒焰激发而出。中间巨鼎图案更是泛起刺目蓝芒,接着光芒缓缓浮出,竟幻化出一只蓝色光鼎出来。

原本悬浮在法阵上空的巨鼎,一等光鼎完成浮出,竟然在寒骊上人操纵下立刻一落,两者蓝色光芒一阵狂闪,瞬间合二为一。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巨鼎稳稳的落在法阵中间处。

寒骊上人口中蓦然传出怪异的咒语声,乾蓝冰焰顿时仿佛火山爆发一般,从巨鼎中汹汹喷出,转眼间将整个法阵覆盖其下。

法阵和这些乾蓝冰焰方一接触,就爆发出耀目的灵芒,随之整个祭坛开始剧烈颤动。

而法阵以巨鼎为中心,竟缓缓裂开了一条缝隙,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宽。

让韩立等人纷纷腾空飞起,往下惊疑不定的望去。

只见那只喷出蓝焰的巨鼎,此刻彻底悬空浮在原处。而在其下的裂缝中,隐隐冒出一片乳白色光芒来,似乎里面通明大亮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