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九十章 寒焰修士

出乎韩立意料,接下来数日内,小极宫除了戒备增加了一些外,并没有想象中的骚动,并且白瑶怡也不见了踪影,似乎另有要事在身了。

韩立对此不置可否。

现在的他,除了碰到化神期修士全力追杀,或者身处什么绝地外,此界已经没有什么能危及其性命了。所以原本像这种往日躲之不及的大漩涡,他竟镇定异常的没有一走了之。

其中固然是因为已经答应了寒骊上人助其冲击化神期,最重要的还是这位小极宫大长老给的冲击瓶颈的秘术,竟然只有他需要施法的部分而已,要想一窥此秘术完整,还必须亲身参与一回才可。这让韩立一发现此事后,心中有些郁闷。

除此之外,特意留意的太阳精火消息也丝毫头绪没有,他更不愿就此离开。

他再次去了藏经阁一趟,将剩余两日时间用完,全力用来寻找太阳精火的消息,可惜并没有任何线索。

韩立并不觉得意外,若是能如此轻易找到什么,他反而有些吃惊了。

接下来的时间,韩立老老实实在贵宾楼打坐修炼,大门都不出一步,仿佛真将小极宫当作了自己的洞府一般。

一个月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小极宫一直风平浪静,但任谁也能感应到暴风骤雨降临前的那份凝重。

而就在这一日,韩立的修炼被打断了。终于有客来访了,而且还是一名面容和白瑶怡酷似的女子。同样的元婴中期修为,但似乎已经到了中期的巅峰,比白瑶怡犹胜一筹的样子。

“阁下是白仙子的堂姐?”韩立双手倒背的盯着面前的女子,有几分诧异。

“不错,妾身白梦馨是小极宫的内宫长老,也是宫内修炼了极寒之焰的修士之一。”

“哦,在下是听寒骊道友说过,除了他之外贵宫还有两人修炼极寒之焰的,原来道友就是其中之一!不知白道友突然到此说出此事,有何见教吗?”韩立嘴角一动,目光闪动的说道。

此女虽然秀丽异常,但晶白的面孔,还是让他看了心中微寒,明显和其修炼的功法有关,韩立倒也不敢小视分毫。

“没什么,听说韩兄神通了得,堪比后期大修士,而且修炼的紫罗极火也奥妙无穷,妾身想用自己修炼的凤离冰焰和道友切磋一下极寒之焰,不知道友可否赐教一二?”此女一抬手,竖起一根白皙的玉指,指尖处寒光一闪,一缕白色冰焰浮现而出。

此冰焰犹若淡淡青烟,袅袅飘动,实在看不出有何威力。

但同样修炼有极寒之焰的韩立,却能通过一种冥冥中的灵觉,诡异的察觉到这缕白焰的可怕,脸色不禁凝重起来。

“也好!韩某对贵宫三大寒焰之名,也久闻了,就此领教一二吧!不过,道友就打算在这里切磋?”韩立向四围打量了一眼,忽然轻笑起来。

“为何不行,妾身只是想试试道友的极寒之焰的威力,又不是真的争斗拼法。”白梦馨面容上难得露出一丝淡笑,樱口一张,冲着指尖上那缕白焰吹了一口寒气过去。

白色冰焰一吹之下涨大数倍,略一盘旋后,化为一条白色小蛇直奔韩立扑咬而去。

韩立眉头一皱,袖袍朝四周一拂,顿时数道颜色各异的阵旗激射而出,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他再一张口,一小团紫色火焰喷出,化为一只紫色小鸟,迎向了对面的火蛇。

在韩立和白梦馨的注视下,白紫两色光焰碰撞到了一起,交织闪烁中传来低沉的雷鸣声。

刹那间紫焰大涨,一点点将白色冰焰吞噬其内,片刻后白蛇就荡然无存了,只剩下光芒更胜往昔的紫色火鸟在原地盘旋飞舞,如同火之精灵一般。

白梦馨见到此幕,脸上闪过一丝动容来。

而韩立却从容的抬手一招,紫色火鸟就化为一团紫焰飞射而回,一下没入大袖中不见了踪影。

“道友的紫罗极火果然不同寻常,如此的话,妾身也就安心了。韩兄跟我来吧,其他两名拥有极寒之焰的同道也已经到了本宫,正在大长老住处等候道友呢!”白梦馨不再迟疑的说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原来如此!看来是白仙子对在下不太放心,才特意出手相试的。”韩立不以为意的一笑。

白梦馨仍然没有说什么,微点下头,随后两手掐诀,人就化为一道白色遁光,直接从窗口处飞射而出。

韩立见到此幕,摸了摸鼻子,面露一丝无奈。

此女进来的时候也是同样从窗口飞入,让他着实吓了一跳。

不过眼见此女已遁走,韩立也只能化为一道青虹,同样从窗口遁出了阁楼。

一顿饭功夫后,韩立和此女就进入了寒骊上人所在的万年玄冰大厅。

厅中那只冒着乾蓝冰焰的巨鼎依然如旧,而在附近几只蒲团上则盘坐着四人。

寒骊上人和一名青衫中年人坐在一起,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妪和一名灰袍长眉的僧人,则坐在稍远些的对面。

韩立和白梦馨一进入此大厅,四人目光马上落在了二人身上,但韩立清楚的感应到,那老妪和僧人只是在白梦馨身上一扫而过,目光却主要落在了自己身上。

韩立自然也不会客气,神念也同样一扫而去。

这二人的修为也不弱,老妪和自己差不多的境界,而僧人却有中期巅峰修为。

韩立缓步上前,向四人微微一拱手,就不动声色的坐在了另一块蒲团上,正好离四人均都不远不近。

而白梦馨则坐在了寒骊上人另一侧。

“龙夫人、摩鸠大师,这位是韩道友。他就是师某找到的第五名修炼有极寒之焰的同道。有几位相助,老夫花费数百年时间,苦心研究出来的冲破化神瓶颈之法,今日总算可以一试了!”寒骊上人先和颜悦色的介绍了一下韩立,就目中难掩兴奋的说道。

那老妪面无表情,冷冷看了韩立一眼,没有说什么,似乎脾气有几分古怪。倒是那灰袍僧人一副慈眉善目的高僧模样,冲韩立报以和蔼一笑。

“听寒骊道友说,韩兄和老衲一样修炼的并非冰寒属性功法,却也能拥有极寒之焰,此事可是真的?”僧人不愠不火的问道。

“韩某也只机缘巧合下,侥幸得到的。”韩立平静的回道。

“听说道友的寒焰,竟然是自己独创的。新寒焰的出现,可都是数万年前的事情了,不知能否让老身见识一下?”老妪冷淡之极的说道,声音却仿佛处子般的悦耳,这让韩立一怔,不禁望了老妪一眼。

“韩道友不用吃惊!龙夫人是‘柳翠派’的大长老,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所以才能让声音一直保持年轻时的模样。”寒骊上人却恰到好处的给韩立解释道。

听到寒骊上人这种说法,韩立仍然难掩心中的诧异。驻颜有术的女修,他自然见的多了,但是专门保持年轻时声音的功法,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过的。

见到韩立用这般怪异的眼神望着自己,老妪满头白发一颤,冷哼了一声:“怎么,道友对我们柳翠派的功法,有什么指教吗?”

“哪里!在下只是一时好奇而已,在下的寒焰,根本没有经过精炼,哪敢和几位道友的极寒之焰相比?”以韩立现在的神通,自然不会再怕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但同样也不想无故结怨什么仇家,故而打了个哈哈的应付道。

老妪听韩立如此一说,倒也不好过于咄咄逼人,只好眼帘一垂,不再说什么了。

而这时,白梦馨却嘴唇微动的向寒骊上人传音了几句。

寒骊上人只听了几句,眉宇间顿时闪过一丝喜色,随即深深往韩立身上看了一眼后,就轻咳一声的开口了:“好了,龙夫人和魔鸠大师都是老夫相交多年的好友,韩道友也和本宫的一位长老交情匪浅,所以这一次,才能请得三位出手相助老夫一次。虽然按照我的估计,成功几率只有三成而已,但老夫现在的情况,实在无法再拖下去了,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师道友,虽然你的寿元将近,但是我一路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不少高级妖兽,开始聚集在北冥岛附近了。现在还尝试此秘术,对贵宫来说风险似乎同样太大了些?”那僧人貌似很关心的问道。

“魔鸠道友尽管放心!这一次突破瓶颈成功固然最好,在下就从此不怕那些妖物了。若是不行,本宫也已经安排好了后手。不会因为老夫的陨落,而出现满宗被灭的事情。”寒骊上人自信异常的说道。

“既然师道友如此说了,贫僧也就放心了。”灰袍僧人微笑着说道。

“老身也没有什么意见,早就想一睹此秘术的真正奥妙了!”老妪同样的点点头。

见二人如此说,寒骊上人大为的满意,目光落在了韩立身上时,韩立淡然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下没什么意见,早就等待多时了!”

“好,好!既然三位都没有什么意见,那几位道友就跟我来吧!我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寒骊上人一搓双手,欣喜的站起身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