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八十六章 冰海妖兽

韩立自然不知道,寒骊上人口中“虚天鼎”的事情。

此刻他正站在一间巨大的密室中,入目之处,皆是一排排精美玉石砌成的丈许高石台,有些发怔着。

这些石台密密麻麻,一眼望去足有百丈之广。而每一个石台都闪动着五颜六色的光罩,其内或多或少放有数个大小不一的玉简。

在在密室的另一端,一个向上的阶梯赫然出现在那里。入口处,有一层凝厚的障壁将其封得死死的。

“这就是贵宫的藏经阁?”韩立暗自吃惊,轻吸了一口气后,忽然转首对一名穿小极宫服饰的老者问道。

“是的,前辈。本宫藏经阁共分为七层,但每一层存放的都是不同类的典籍,而并非越高层存放的典籍就越珍贵的。但每一层之间都用结界分开,以防玉简被进入藏经阁的弟子弄混了。前辈想进入下一层时,随时吩咐晚辈一声就可以了,晚辈会一直在外听候前辈吩咐的。”这老者一副低眉垂目的样子,但身上散发的灵压显示,这竟是一名结丹中期修士。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韩立点点头,不动声色道。

“是!”这名老者恭敬应声的立即倒退了出去,还顺手将石门重新关上了。

眼见密室中只是自己一人,韩立不客气的走到一个光罩前,将手中一物对准光罩一晃。

顿时“砰”的一声轻响,光罩应声破裂溃散,露出石台上的三块玉简。

韩立随手拿起一枚,将心神沉浸其中了。

就在同一时刻,在韩立曾经去过的白凝阁,第二层处,有两名白衫女子面面相对的说着什么话语。

一名自然是白瑶怡,另一名却是在那寒骊上人住处出现过的另一名女修。

两人面容有些相似,但一个温婉可人,一个冰冷异常。

“我已和二姐说过了,这位韩道友,我了解也不多的。虽然他曾自称是海外散修,但是后来阴罗宗和天澜圣殿的人却说他是天南修士。此人的神通不下于元婴后期修士,曾经在阴阳窟中力敌银翅夜叉而不落下风。其它及如何从昆吾山脱身的事情,小妹就不太清楚了。”白瑶怡站在阁楼窗口处,一手扶着窗台,一手轻抚着乌黑的秀发,秀眉微皱,似乎有些不快。

“七妹不要见怪!只是一名中期修士,竟能有如此神通,而且还是出身天南那种偏僻之地,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另一白衫女子话语内容虽然婉转,但声音仍是冰寒,丝毫感情都不带的样子。

白瑶怡对此女如此口气并不在意,知道这是她这位堂姐修炼功法过于极端所致。但对方先前一直追问韩立的事情,仍让此女心中有些不快。

“我和这人也相交不多,只是上次出门时刚刚结识的。再详细的事情,我是无法说出什么了。不过先前告诉你的,却的确都是实言。怎么回事,大长老为何突然对韩道友如此感兴趣了?”白瑶怡离开窗台几步,悠悠的问道。

“没什么,还不是因为这人身怀一种极寒之焰,正是寒骊师兄想要寻找之人。说起来,七妹应该早知道此事的,为何不向我等提起?”白衫女子明眸闪动,冷淡的问道。

“我当日和他一别就是十年,根本不知道他是否能从昆吾山生还,怎会贸然向寒骊师兄提起此事的?至于如今,原本想替他找到冰灵花后,再趁机提及此事的,没想到任师兄先和大长老说起了。”白瑶怡不以为然的回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多问什么了。这位道友既然有如此神通,最好还是要拉拢住的。特别有关他的紫色寒焰,最好能弄清楚其真正威力。”白衫女子直言不讳了。

“知道了!有机会的话,我自会试探一下的。”白瑶怡黛眉一动,勉强答应道。

“如此甚好,我先告辞了!最近可能有妖物进犯北冥岛,你也多留心一下吧!”说完这话,白衫女子面无表情的下楼而去。

白瑶怡没有接口,只是透过窗口,看着白衫女子所化遁光从阁楼前一闪消失,一脸默然之色。

时间过得飞快,韩立在小极宫藏经阁中一呆就是七八日光景,没有外出一步。将自己感兴趣的典籍已翻看了众多,受益实在匪浅。但就算这样,他才不过看到第三层而已。

这让他一想起此事,只能暗叫可惜。剩下的时间,估计也只不过够他看到第四层典籍而已。

这一日,他正翻看一本介绍上古时期稀有灵药的典籍,忽然间一道火芒一闪即逝的射入密室中,竟对入口处的结界视若无睹。

韩立一怔,但马上虚空一抓,顿时将那火芒吸入了手中,化为一团汹汹火球,正是一枚传音符。

用神念仔细一扫火焰中的信息,韩立脸上露出了欣喜。

当即他将手中玉简往石台上一放,立刻化为一道遁光向楼下而去一盏茶功夫后,一道青光飞射到白凝阁前。

那里一名窈窕女子绰约而立,正是白瑶怡此女。

光芒一敛,韩立身形在此女面前现形而出,口中急忙问道:“白道友,已经找到了冰灵花,此事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原来以为起码要月许才能有消息的,可没想到韩兄竟然说动了大长老,发动了如此多人手寻找此灵花的位置。如此一来,速度自然也快了数倍。”白瑶怡望着韩立,嫣然一笑。

“这可太好了!白仙子现在可方便,我们这就动身吧!”韩立强压住心中的喜悦问道。

“当然可以,妾身在这里就是打算给韩兄带路的!不过这次发现的万年玄冰位置比较远,已经出了北冥岛范围,一去一回恐怕要数日光景的。”白瑶怡一抿小口,轻笑起来。

“嘿嘿,这点时间算什么!只要能摘到玄冰花,就是跑上年许,韩某也一定要去的!”韩立一阵大笑后,毫不犹豫的说道。

白瑶怡听到韩立如此一说,却只是笑盈盈的不语。

而下面,二人没有再耽搁什么时间,随即出了这寒骊秘境,离开了冰城,一路向北边飞遁而去。

在路上白瑶怡在遁光中,向韩立讲起了此万年玄冰的具体情况。

“在一群雪吼兽的巢穴中?”韩立有些意外的说道。

“不错!当时发现玄冰的弟子,还因为一时不慎,被那雪吼兽发现,一直追出百余里,被击成了重伤,差点就此陨落了。”白瑶怡点头的说道“哦,这些雪吼兽是几级妖兽?”韩立起了些兴趣。

“这恐怕要让韩兄失望了!这种妖兽只是五六级妖兽而已,可无法入道友法眼的!”白瑶怡微笑道。

“五六级,的确没有什么活捉的价值!”韩立嘿嘿一笑起来。

“不过,再往前就会出了北冥岛了,以后我们就要身处冰海中了。这里可不比岛内,完全是妖兽的天下,各种妖兽层出不穷的。并且离开岛屿越远的地方,妖兽的等阶就会越高的。当然一般说来,数日的路程内,不可能会出现八级以上的妖兽,我二人完全不用担心的。但是在冰海深处,却经常有许多可怕妖物,十级妖物也并非没有的。甚至上两代的大长老,还曾经在远离北冥岛的冰海深处,见过一只十级的上古冰凤,这可是真正的上古灵兽血脉。单凭此兽一只,就足以力敌我们小极宫大半修士了!”白瑶怡声音凝重了起来。

“十级冰凤?”韩立一听此话,吓了一大跳。

“韩兄不必担心的!据说当初本派祖师在此开宗立派时,曾经和这冰海中几头神通最大的妖兽,狠狠打过一番交道的。互相间还立下了约定,我们小极宫不得随意对冰海中高阶妖兽出手,高阶妖兽也不得出现在北冥岛百万里内,否则任由我们小极宫修士处置的,低阶妖兽则不受此约定限制。历次围攻我们小极宫的群妖,都是从大晋其它地方跑到北地来的妖兽。若是冰海妖兽也插手的话,我们小极宫早就踏平不知多少次了。此种情形从古至今就一直如此的,否则我们小极宫怎能在半岛上屹立至今?”白瑶怡解释起来。

“有这种事情?这么说来,我们此行应该没有什么风险的。”韩立惊讶之余,却脸上一下笑着说道。

“这也不一定!约定也只是约定而已,时常还是有高阶妖兽暴虐之气大发,什么都不顾的闯进来。如此一来,我们几乎每年都有宫中弟子死于妖兽之手,我们此行还是要小心些的好!”白瑶怡摇摇头说道。

“只不过数日的路程,转眼就回,哪会如此凑巧的?”韩立望了望下方的晶莹冰川,淡淡的说道。

随即青光大放,遁速一下又快了三分。

其实白瑶怡同样如此认为的,刚才只是讲述一下而已。见此情形,明眸流转下,周身寒光刺目,瞬间又跟了上去。

一路上果然没有见到什么高阶妖兽的影子,而且冰海如此之大,就连低阶妖兽二人也未看见几拨的。

于是经过三日三夜的不停飞遁,他们终于赶到了一道巨大冰缝上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