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八十五章 三大寒焰

“需要聚齐五种极寒之焰,这还真是非同寻常的大手笔!大概也只有小极宫能做到,否则就算太一门,天魔宗这等宗门,也不见得能汇聚如此多修炼极寒之焰的修士。不过,种方法应该只对同样修炼冰属性的修士有用吧?”韩立轻吐了一口气,直接了当的问道。

“不错,这种方法的确只对修炼冰属性功法,并且本身也具有极寒之焰的修士才起效用的。其他四人中三人也是修炼冰属性功法的,只有道友和另一位只是无意中得到寒焰的。”寒骊上人眉头一皱的回道。

“既然如此,上人打算用什么代价让在下出手?虽然韩某不知这种突破境界方法的具体步骤,但肯定是一种大伤元气的事情,而且说不定对辅助之人还有什么危险的。”韩立目中寒光闪动,但脸上丝毫异样未露。

“好,老夫就喜欢韩兄这样的直爽之人。有什么条件直接拿到桌面上来谈,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只要韩兄肯出手相助,有条件尽管提就是了。师某能做到的,绝不会说一个不字!”寒骊上人听韩立如此说,不怒反喜起来。

听到对方说的如此痛快,韩立轻笑了起来。

“道友都如此说了,韩某也不客气了。首先这种刺激突破境界的方法,在下需要一份详细口诀。若是危险程度在韩某接受范围内,在下自会出力的。否则道友就是出天大的好处,韩某也不会冒太大风险的。当然这种方法秘术,也算是在下出手的酬劳之一了。”

“没问题!师某可保证这种方法绝对没有什么危险,一定不会让相助的诸道友有任何风险的,当然元气受损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寒上人自信的说道。

“损耗点元气,对在下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其次,在下此行目的,想必道友也听说过了,我需要找一些冰灵花来炼制丹药。虽然已经找了白仙子帮忙,若是道友也肯出力的话,想必会更容易一些的。”韩立微微一笑的又说道。

“嘿嘿,这是小事一桩,在下马上就可以发动全宫之力,尽快帮道友找到足够多的冰灵花。”听到韩立此条件,师相面不改色的一口答应下来。

“刚才道友说的精炼寒焰秘术,韩某需要复制一份口诀,好用来提升紫罗极火的威能。”

“可以!”

“最后一个条件,久闻小极宫是上古时候就传承下来的古宗门,在下对那些上古典籍颇有些兴趣,不知可否能进入藏经阁一观?”

“这个…好吧,在下也答应了!”

韩立说出最后一个条件时,寒骊上人略一迟疑,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点下了头。

“师道友答应的如此爽快,到时在下不出手也不行了。”韩立露出满意之色。

“哈哈,道友在这里稍候片刻,我先就将精炼寒焰的秘术给道友复制一份!”寒骊上人一声干笑,颇有些趁热打铁意思的说道。随后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一块白色玉简,开始往里面复制法诀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片刻后,寒骊上就复制完毕,又从储物袋中掏出另一块玉简和一枚玉佩一起抛向了韩立。

韩立不假思索的抬首一抓,就将三件物品虚空吸到了手中。

“另一枚玉简中就是老夫研究出的刺激境界的方法。不过道友切记,这种方法只对元婴后期修士才有用的。另外那枚玉佩,道友拿着它就可以进入我们小极宫的藏经阁了。但事先给韩道友说楚,本宫的藏经阁虽然藏书不计其数,但是上面都有特殊禁制,不能直接复制的,只能自己默记翻阅的。而且也只能给道友十天时间,十天之内能看多少算多少了,到时就会收回此玉佩。韩兄没有什么意见吧?”寒骊上人望着韩立,正色说道。

听到对方如此一说,韩立一怔,但望了望手中的玉佩,嘴角一动的露出苦笑来。

“十天就十天吧,在下已经拿了这些东西,总不能再还给道友吧?早知道,在下就先说清楚了,道友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的。”

“彼此彼此罢了!道友不也狮子大开口过了吗?”寒骊上人笑眯眯的,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

“嘿嘿,在下收了东西就不会轻易反悔了吗?先去藏经阁看看了,若是有冰灵花的消息,到藏经阁找在下就可以了!”韩立低笑一声,竟就此起身,说出了告辞之言。

“那恕师某不远送了,在下召集他人也需要一段时间。道友若是没有要事的话,尽可在本宫长住一些时日。修炼上有什么要求,向白师妹提就是了!我会嘱咐她尽力满足道友的要求的。”寒骊上人同样起身,说道。

“有劳道友操心了!”韩立不客气的双手一抱拳,即周身青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从入口处飞射而出。

见青虹从通道中消失,寒骊上人脸上笑容渐渐收敛起来。而就在这时,大厅角落中的两根晶柱灵光闪动,随即人影一晃,从里面各自闪出一男一女出来。

男的四十余岁,一身青色儒衫,相貌普通。女的二十余岁,身着白衫,面容秀丽,竟和白瑶怡有五分相像的样子。但是玉容苍白异常,竟隐隐呈透明之色,看起来有几分诡异。

“寒骊师兄,这人身上紫焰还没有测试过,到时不会出什么问题吗?万一威力不够怎么办?”那名青衫男子方一现形出来,就眉头紧锁的说道。

“此人身上寒焰有些混杂,但似乎含有乾蓝冰焰在其内,威力不会小到哪里去的!而且现在,我哪还有时间再等下去?若不冒险一试,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寒骊上人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

“师兄寿元真的无法再延续下去了?据我所知,好像万妖谷又蠢蠢欲动了。在北冥岛外围,不少弟子已经发现了低阶妖物的踪影。毕竟最近招收和回宫的几批弟子中,也出现过被高阶妖物附身的事情。但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将这些人暗中监视起来,并未惊动它们。”青衫中年人露出担心之色的说道。

“先不要打草惊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距离上次群妖进犯已经近千年,万妖谷现在动手并不是意外之事,有何可惊慌的!”寒骊上人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可是在这种时候,师兄要突破瓶颈,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不如将这些妖物击退后,再尝试突破吧?”青衫中年人迟疑的说道。

“击退?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历次万妖谷牵头,众妖攻击本宫,并非没有出现过,用妖阵一围十余年的事情。我的寿元只有寥寥数年而已,哪还能再等下去?况且现在突破瓶颈。马、李二位道友也会赶来本宫,再加上这位自己来的韩姓修士,我们立刻凭空多出三名元婴期帮手,到时候他们总不会坐视本宫被众妖围攻吧?”侏儒一捻胡须,平静的说道。

“可是我们宫中的寒髓,已经被那叛徒偷盗而走。将此事直接公开不就行了?何必还要为此惹来众多妖物攻打?”一直没说话的白衫女子突然冷冰冰的说道,声音冰寒刺骨,仿佛一尊冰雕一般。

“白师妹想的太简单了!不要说此事一公开后,本宫会颜面尽失,大损我们北地第一宗的名头,而且我们说寒髓没有了,那些妖物就会相信吗?根本毫无用处的。你们很清楚万年之期又要到了,那座虚灵殿中冰玉洞也要开启了。若是运气好的话,我们应该又能搜集到一些寒髓的。外界谣传,我们本宫只有一瓶寒髓,又有谁知道,我们早就开始将灵液用在修炼上了。否则本宫三大寒焰,哪是能代代都有人修炼的?那丢失的一瓶寒髓,好在是在冰玉洞开启前的事情,否则今后数代都无法有人修炼三大寒焰了!”寒骊上人叹了口气,转首盯着附近巨鼎中的蓝焰,带有一丝侥幸的说道。

青衫修士听到寒骊如此一说,也只能面露苦笑之色。

“好了,你二人精炼的黑水冰焰和凤离冰焰也都滞不前了。等得到了寒髓,你们拿去几滴吧!寒焰威力越大,助我突破瓶颈的希望也就越大几分。”寒上人忽然话锋一转,如此的说道。

“多谢寒骊师兄!”青衫中年人大喜,口中急忙道。那名白衫女子仍然冷冰冰的样子,但目中也露出一丝喜色。

看来这寒髓对他们真的重要之至。

“白师妹,回头你让瑶怡打听下这姓韩修士的底细。此人也参加了十年前的昆吾山封印之事,当时陨落元婴修士不计其数,此人能安然脱身,应该神通非比寻常才是。”寒骊上人又对白衫女子如此吩咐道。

“我知道了,会向堂妹说此事的。”白衫女子冷漠的答应道。

“如此甚好,你二人也出去吧!”寒骊上人满意的点点头。

于是白衫女子二人当即告辞,也化为两道遁光飞射离开。

寒骊上人在原地怔怔一会儿,再次转首过来,盯着巨鼎口中喃喃了一声。

若是有人还停留在厅中,就可听到“虚天鼎”三个字眼,从寒骊上人口中清楚的传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