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八十章 冰城

“这些人都是你的同伴吗?”韩立打量完手中圆盘,青光一闪下收了起来。目光朝其后的几人望了一眼,有些出乎谷天启意料的问了一句:“这几位道友,是晚辈不久前结识的。因为都想要拜入小极宫门下,这才同行的。怎么,有什么不妥吗?”谷天启一怔,有些不安起来。

“不是不妥,而是其中一个不妥罢了。”韩立盯着下面一名年轻貌美女修,冷笑道。

“什么?”谷天启有些莫名其妙。

“一个妖物混在你们中间,你说是不是不妥?”韩立嘴角一翘,淡淡道。

“妖物?”一听此话,谷天启脸色大变了,急忙朝那女修望去。

其余的几名修士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急忙远离此女几步,都一脸吃惊之色。

“前辈说笑了,晚辈是霜郡宁家弟子,怎会会是妖物?”那名年轻女子瞪大了眼睛,也被这言语吓了一跳,急忙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是啊,前辈,你是不是弄错了?宁道友的确是出身宁家,在下曾经见过数次的。”那名先前服用丹药的青年,看到年轻女修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忍不住替其分辨起来,其余几人也不禁露出了迟疑之色。

韩立却犹若未闻的轻哼一声:“一个小小分神,也敢在我面前鱼目混珠!给我出来!”随着此声话落,韩立单手虚空一抓,顿年轻女修头顶处灵光一闪,一只青色大手浮现而出,随即向下一把抓去。

那原本一脸委屈之色的女修,一见大手出现,身形一颤下,面上惊色消失不见,反而换上阴沉怨毒之色。接着身形骤然一晃,化为一道惊虹激射出去,瞬间就出现在了一侧二十余丈外的空中。

这哪还是练气期的修为,就是结丹期修士,也无法有此惊人遁速的!

韩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袖袍一拂,顿时一道黄芒射出,一闪即逝的消失后,竟诡异的一下出现在了此女头顶处,化为一只尺许长的降魔杖。

此宝在韩立法诀一催下,轻轻一晃,刹那间体形狂涨,幻化出数丈大的虚影,同时狠狠砸下。

年轻女修一见大惊,不及闪避下只能一张口,喷出一股黑色妖气想要抵挡片刻。

但“轰”的一声巨响,黄光闪动,黑气被一击而散,根本无法滞留降魔杖片刻,降魔杖虚影一下击在了此女天灵盖上。

年轻女修一声惨叫,躯体立刻翻身栽倒。但几乎与此同时,一道淡淡黑影从此女身上飞射逃出,一个盘旋后就要往地下钻去。

就在这时,雷鸣声大响,一张金色电网不知何时浮现在了黑影头顶上,尚未等其反应过来,就闪电般落了下来。

顿时爆裂声接连响起,黑色妖影连哼声都没有发出,就彻底被金光泯灭掉了。

这闪电般的几幕,让包括中年人在内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了。

韩立抬手一招,降魔杖轻轻一颤的缩小如初,飞射而回,没入了袖口中。

做完这一切,韩立反手扔出一个淡蓝色小瓶,射向了谷天启。

中年修士自然下意识的一把接住。

“瓶中丹药也许能帮你顺利通过这里,算我用此来换取你的定元盘。”面无表情的说完这话,韩立立刻周身青光大放,化为一道刺目惊虹激射遁走,转眼间就消失在漫天飞雪中不见了踪影。

中年人这才醒悟的紧紧抓住手中小瓶,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旁边也传来了其他人的惊呼之声,竟是那名年轻女修缓缓的苏醒了过来。刚才一击,竟然并未真对此女躯体造成什么伤害。

这时韩立按照手中圆盘指引,已经直奔小极宫而去了,但心中想起先前之事,还是微微一笑。

刚才年轻女子体内潜伏的是一只高级妖兽的分神,看实力最起码也是八级妖兽的分念。此妖兽倒也聪明,不知用何妖术竟将自己神念悄然附在那名女修体内,而此女还毫无觉察的样子。

若是这般下去,等他们真的走出此区域,小极宫修士一时不慎,还真有可能让此妖借助此女躯体掩护,混进了小极宫去。

既然碰上了,外加是举手之劳的事情,韩立自然就出手将此妖魂分念灭杀了,省的对方在自己去北冥岛期间,兴风作浪。

不过这妖兽如此处心积虑的想混入其中,难道是为了那寒髓而来的?

毕竟他早就打听过了,小极宫中一直没有传出寒髓丢失消息。如此长时间,小极宫不可能还没发觉寒髓丢失的事情。看来时出于什么特殊原因,竟然将此事掩盖了下去。

他心中有些不解的思量着,遁光却在驱使下,快似闪电,没有多久竟遁入空中到处都是拳头大冰雹的诡异区域中。

这些冰雹夹在风雪中,个个晶莹剔透,砸在护罩上发出低沉的“呯呯”声,竟仿佛巨石相击的模样。

但以韩立的修为,对这些巨型冰雹自然不屑一顾的。

飞行了半个时辰后,韩立眼前一亮,冰雹、风雪荡然无存,终于飞出了这片区域。

前方不远处出现一座依山而建的冰城。

此城远远看去晶光闪闪,在阳光下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再加上附近还有一些淡淡白气环绕此城,竟让冰城仿佛天山仙境一般,实在不像人界建筑。

韩立面露一丝惊讶之色。

不过,他目光很快的落在冰城后方的那座巨山上。

此山相对世俗之人来说已经算是十分巨大,足有万丈之高的样子,但和以前见过的昆吾山这等巨无霸相比,自然不算什么。

但让韩立真正吃惊的是,此山仿佛一根擎天巨柱般笔直,山体表面也晶莹闪烁,披上一层不知多厚的冰层。

若不是山上偶尔显出的丝丝翠绿点缀着此山,韩立都要怀疑此山通体就是一座寒冰之山。

虽然有明清灵目,但如此之远,韩立也无法看清楚山上的具体情况,只能隐隐约约在冰上顶端看到一片五光十色的建筑群,看来就是那所谓的小极宫了。

韩立望着远处的冰城巨山,并没有马上飞遁过去。

因为在冰城和他之间这片冰川区域,看似普通,却暗中隐藏着各种无形禁制,让精通阵法之道的韩立能清楚感应到其中的可怕。如果贸然闯进去,恐怕立刻就会激发起其中的厉害。

而且就在他走出先前区域的同时,冰城中早就有数道遁光射出,冲其所在飞射而来,竟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到来一般。

韩立眉梢一挑,忽然想起什么,低首看了看手中的那块定元盘,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看来这定元盘不但有带路的功效,还能让小极宫的修士随时掌握持有此法器修士的行踪。

他刚有些想明白时,数道遁光转眼间就到了眼前。

一男两女,三名白衫修士,其中男的为结丹期修士,两名女子却是筑基期的。

那男子三十许岁,面容清秀,略一扫韩立一眼,就脸露一丝惊容的急忙躬身施礼道:“晚辈外宫执事石云,请问前辈尊姓大名,到本宫有何贵干?”

这名小极宫修士,远远就看到韩立从风雪中飞遁而出。虽然早知道对方不是一般修士,但真确定对方的确是元婴修士,而且还是一名陌生的中期修士,还是让他不禁有三分紧张。

“我叫什么就不用说了,到贵宫是访友的,贵宫一位长老和我有些交情的。”韩立从容的说道。

“本宫长老?不知道前辈想找哪位长老?晚辈立即给前辈通报一声。”听到韩立如此一说,男子神色一松,连忙用讨好的语气说道。

“白瑶怡仙子和我昔年有过数面之交,不知是否在宫中?”韩立缓缓的说道。

“原来是白师叔!师叔并未有外出,不过现在好像正在闭关,晚辈立刻发出一道传音符告知师叔一声,请前辈稍候一二!”石云听韩立准确的说出了白碧瑶的名字后更加安心了几分,然后就当着韩立的面,马上放出一道传音符出去。

在此期间,韩立一直悠然的站在原地没动一下,目光却开始仔细打量着远处的情形。

青年见状,眨了眨眼睛,满脸是笑的就又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一道刺目赤虹从韩立身后风雪区域中飞射而出,和韩立他们竟然仅仅只有百余丈远的样子。

结果一声轻呼从遁光只传出,那道赤虹竟然光芒一转,直奔韩立几人射来了。

结果赤虹尚未到眼前,一声爽朗的大笑声就先从里面传出。

“这位道友可是到本宫访友的?不知尊姓大名?任某可否认识一二啊?”

光芒一敛,竟在韩立面前显露出一名面容白皙的青年出来,但是其头发却有些灰白,双目闪动间充满 了一股沧桑之感。

韩立目光一眯,仔细打量了几眼身前之人,神念一扫下,显示此人也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这让他有些意外。

当尚未等韩立开口,一旁的石云则却一脸惊喜的上前一步,双手束立的恭敬道:“弟子拜见碧师叔,不知师叔此行是否顺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