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七十六章 化丹

大汉一听此话,心中一沉,但丝毫不敢动怒,反而强笑着说道:“前辈,我们李家在这雪连峰定居,可是隆前辈亲口答应的。前辈想要自然可以,但是可否容晚辈先通知隆前辈一声?”

“隆前辈?你想用此人压我吗?不管是什么人,若是不服的话,尽管让他来找我。但是半日后,若此山还有人在此,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韩立双目一翻,脸色一狞的说道。

而大汉脸色大变,还想再说什么时,韩立却根本不愿多说的袖袍一拂,顿时一股青蒙蒙的劲风从袖中狂涌而出。

大汉一惊下,浑身护体灵光一闪,却只觉一股巨大灵压及身,原来到嘴边的话语竟在一股巨力下硬生生被逼了回去。

而那两名依仗法器才得以升空的老者,却根本连防护都来不及打开,就被此风一吹下,滴溜溜的在空中打起转来,连身形都无法稳定。

惊惧之下,这两人自然想施法护住自己,但身处此风中,法力却诡异的大变无法提起,竟仿佛被人直接禁制住了一般。

这一下,两名老者真的魂飞天外了!

好在此风只是一瞬间就从附近溃散消失,等两名老者重新稳定下身形,面无人色的向前望去时,却发现远处空空如也,韩立竟然不知何时无影无踪了。

“老祖,这人是什么时候……”一名黑袍老者心惊胆颤之下,冲那灰袍大汉想问些什么。

“命令族内所有人,马上收拾东西,两个时辰内必须立刻离开此山!”大汉脸色异常难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真要搬离雪连峰?我们李家当初可是好不容易击溃雪连七友,才占据此灵山的,到如今可还没满百年呢!再说这人如此霸道行径,隆前辈不会坐视不理吧?”一名黑袍老者失声说道。

另一名老者虽然没有说话,但也一脸踌躇。看来好不容易得来的基业,他同样舍不得如此丢掉。

“哼,你们二人糊涂。这人修为深不可测,敢名目张胆的做出这等事情来,肯定有所依仗的。这人给我的灵压,也比隆前辈强大的多,恐怕是元婴中期修士。有如此神通的修士,隆前辈纵然平时和我们有些渊源,肯定也会装聋作哑的,哪会为我们小小李家出头?而且这人虽然霸道,但总算给了我们离开的时间,否则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们全灭了,你以为有谁会为我们出头吗?不要忘了,修仙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但年我们占据此山,也同样因为实力比雪连七友稍强一些,才会得到其他势力承认的。只要我们李家的核心弟子尚存,顶多去其他地方再抢一座灵山就是了,总比硬抗一名元婴期修士,自寻灭族之祸好的多!”灰袍大汉脸色一沉,劈头盖脸的冲两位子侄一顿训斥。

两名老者则这才如梦方醒的连连点头。

随即三人就向下方飞遁而下,一闪即逝的没入山中不见了踪影。

一顿饭功夫后,此山彻底骚动了起来。

一个个人影或在地上飞奔,或御器腾飞起来,在山中大小楼阁,洞府山路间穿梭不停。人人面带惊慌之色,但总算行动还算是有条不紊,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混乱。

一个多时辰后,两队修士兵分两路,从空中和陆地浩浩荡荡的从此山撤离,足有两三百人之多,只是其中大多是炼气期的修士,能御器飞行的不过二十余人而已。

一干人的速度倒也不慢,转眼间就远离了此山,直往山脉之外而去。

这些人如此大举动,自然让附近地域的其他一些修士势力发现了。一个个诧异之下,自然派人过来打听消息。

李家之人倒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坦言相告。

这些修士一听,雪连山竟然被一位元婴修士占了,一个个大惊,急忙纷纷返回商量起对策来。

如此高深修为的前辈高人突然降临此地,对他们来说,可实在是祸福难料之事。但从对方强行占据雪连峰来说,恐怕还是后者居多一些的。

就在附近数股修士势力个个心惊胆颤,被搅的一阵鸡飞狗跳之际,韩立却无声无息的早出现在了雪连山峰顶的某块巨石之上,正将神识放出,仔细检查山中是否还有隐匿不出的修士。

结果一会儿后,他重新睁开了双目,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不再说话,一翻手掌,一叠阵盘阵旗出现在了手中。

然后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青虹围着此山飞快环绕了一圈,片刻后重新返回山顶上时,手中阵盘阵旗都已荡然无存。

而就在此时,四周蓦然升起无数股白蒙蒙的雾气,一会儿功夫就将整座灵山都淹没进了其中,到处白茫茫的一片。

看了看眼前法阵形成的禁制,韩立点点头。

这套法阵是他取自乾老魔的储物袋中,算是较高阶的一套布阵器具。对付元婴期修士自然不值一提,但若是结丹期修士误闯其中,脱身也是大费周折的。

而且他也并未因此罢休,伸手又摘下腰间某只灵兽袋,随手扔到了半空中,两手一掐法诀,冲空中一点。

顿时袋口大开,一股冰寒之气从里面喷涌而出,其中夹杂着十余条晶莹雪白的带翅蜈蚣,正是六翼霜蚣。

这些蜈蚣一从袋中飞出,围着韩立头顶一阵盘旋,口中低鸣声不止,欢跃异常。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

看来此地的寒冰天气,似乎让这些灵虫也大为的兴奋,当即他神念一动,十二条六翼霜蚣立即向四周雾气中射去,眨眼间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有此幻阵和十二条相当于结丹期修士的六翼霜蚣潜伏阵中,想必就是元婴初期修士也无法轻易侵入此山了。

真正安下心来后,韩立不再耽搁了,当既用灵目神通找到了山腹中灵气最浓密的一点,然后用土遁术潜入其中,再开辟出一定空间,将那个天机府放了出来,轻飘飘的进入了此洞府中。

韩立先将那些灵虫安排妥当后,就立刻进入了闭关用的密室中,盘膝坐下,双目缓缓闭上,开始入定起来。

这一坐,足足有一日一夜!

当韩立再次睁开双目时,神色淡然从容,心绪平静无波。

单手往腰间储物袋上一按,一个朱红葫芦出现在了手中,从中一倒,一颗拇指大小的药丸滚落而出,翠绿欲滴,香气扑鼻,正是韩立先前之行中的主要目标“培婴丹”

照那九幽宗的富姓老者所说,炼化此丹最起码需要半年之久,韩立自然不会再拖延下去的。能早一步将此丹炼化,对其今后的修炼和应敌自然都大有好处的。

张口将绿色丹药吞进了腹中,韩立顿时只觉仿佛吞进了一团温凉的东西,但马上丝丝的灼热又从上面散发而出。

韩立不敢怠慢,将葫芦一收。闭上双目,同时两手掐诀,再次开始了入定。

而此刻若是有其他修士内视韩立体内情形,就会发现韩立的两寸多高的元婴,此刻竟然在体内睁开了双目,并张口喷出一缕缕的青色婴火,将那翠绿欲滴的丹药包裹其中,正一点点的炼化着。

整间密室鸦雀无声,仿佛就此无人了一般。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大半年。密室中始终保持着安静,但是雪连山外却在此期间,先后来了数波人。

其中既有附近修士势力的结丹修士,也有慕名而来的其他地方的高阶散修,更曾经有一名银袍老者单独来拜访过一次。此人也是来人中,唯一的一名元婴初期修士。

但无论是何人,一见那白蒙蒙的无边雾气,再高喊几声无果后,也只能无奈的返回。

那银炮老者倒是有些不服气的样子,曾经闯过一次白雾,结果只是短短的一点时间,就在一阵尖利的虫鸣中被迫退了出来。

其一条手臂变得晶莹剔透,竟被一层寒冰封住的样子。

虽然啊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这位银袍老者却不敢再次轻易闯进此禁制了,只能仰叹的无功而返。因为他很清楚,对方在法阵中布下如此厉害的灵虫,明显不愿见外人的样子。而且从灵虫如此厉害,就足以证明对方的确是神通远超自己的元婴修士,自然不会再做惹怒对方的蠢事。

没多久,以雪连峰为中心,方圆十万里内的大小修士势力,均都知道了雪连峰中来了一位大神通的前辈高人,连连续称霸此地数百年的“隆前辈”似乎都不敢招惹的样子。

如此以来,所有势力都为之侧目。

雪连峰千余里内自动成了一片禁区,所有从此地经过的修士都远远的绕行,生怕干扰这位高人的清修,从而给自己招惹什么大麻烦。

好在大半年过去了,雪连山始终保持着一开始时的安静,这位高人似乎无意插手此地的事情。这让其他势力忐忑不安下,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这一日谁也不知,正在密室中闭关的韩立终于炼化掉了培婴丹,睁开了双目。

脸上莹光闪闪,一副修为大进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