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七十四章 脱困

圆盘在星光大放中狂涨起来,一会儿功夫后,化为一个直径数丈的光轮,滴溜溜旋转下,表面金光点点,随即无数星光汇聚中间处。

一下巨颤,一道水缸粗金色光柱从光轮中心处喷射而出。一下没入了高空的层层黄云中。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随即光柱附近的云雾一阵翻滚,整个第九层空间都一起颤抖起来。

而金色光柱没入之处透明大亮,传出几声障壁破裂的脆响,数道乌黑裂缝瞬间浮现在了光亮中心处,随之黑缝越来也多,变的密密麻麻。

一阵美妙无比的仙音后,一个巨大通道显现而出,金色光柱正好没入其中,周边无数的拳头大光团漂浮飞舞,颜色各异,艳丽异常。

就在这时,一个尺许大的圆盘,沿着金色光柱直接从通道中缓缓飞出,并在入口处一顿的停下,上面光芒闪烁不停,分明是和玲珑喷出的圆盘一般无二的样子。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逆星盘。韩立在一旁注视着空中出现的通道和圆盘,面无表情,心中却暗自心惊。

玲珑身上的银光却在此时,渐渐消散收敛,重新显现出身形来。

此女螓首微扬的望向空中的通道,玉容上竟露出几丝寂寥之色来,突然身形一晃的站到了头顶处的光轮上,缓缓向空中飞升而去。

目标正是那高空的巨大通道。

随着此女和足下光轮的接近,巨大通道中似感应到了什么,通道中的光团发出嗡嗡的清鸣声,而那只真的逆星盘也微微轻颤下开始转动起来,似乎因为光轮的接近而欢跃兴奋起来,显的灵性十足。

见逆星盘这种表现,玲珑却脸露一丝淡笑,又一转首深望了下方的韩立一眼。略一犹豫突然手一扬,黄、白、红三道光芒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韩立面前。

韩立一怔,却看出此女没有什么恶意的样子。下意识的袖袍一拂,一片青霞席卷过去,一下将三道光芒都收进了手中。凝望之下却是一枚白色玉简,血刃和最后一张破界符。

韩立心中一阵翻滚,未开口问些什么。就听到银发女子一声悠悠的叹息:“这是有关逆灵通道和空间节点的资料。比给那二人的稍多些,也许你以后能用的上。破界符和血刃到灵界也用不上。一齐给你吧。另外携带灵宝离开此山估计也不是容易之事,我再最后帮你一把。”

韩立听了这些话一呆,尚未明白对方所说的“帮一把”是何意时,玲珑已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冲着通道中的逆星盘轻轻一点。

顿时此盘一阵清鸣声发出,方向轻轻一转,圆盘中心处竟对准了韩立。

光芒一晃,一道金色光柱喷射而出,但如同能瞬移一般,下一刻就诡异的到了韩立眼前。光华一散之下,不由分说的将他和身后人形傀儡同时罩在了其内。

而几乎没有反应时间,韩立和傀儡就直接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竟不知被逆星盘传送到了何处去了。

做完此事后,玲珑就毫不迟疑的一下进入了通道中。

通道中各色霞光纷纷涌现,转眼就将玲珑和逆盘包裹进了其中。一阵轰隆隆之声大响,通道一阵剧晃后,此女就在通道中踪影全无了。

而通道入口马上寸寸的碎裂开来,刺目光华闪过后,入口就彻底崩溃消散。

片刻后,第九层空间恢复了原先的样子。一个人影都没有了,静悄悄的,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这时,向之礼和万年尸熊以及林银屏才刚刚走出了镇魔塔深处的大沟壑。在韩立从第九层空间消失的一瞬间,向之礼有些诧异的往天上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一疑惑。

“怎么了,向道友发现了什么不成?”万年尸熊虽然修为远不及向之礼,但是毕竟是从上古大战后,就存活下来的妖物,再加上背后另有一座大靠山,虽然不敢得罪向之礼,但也并不怕对方出来后突然翻脸。

“没什么,可能是感觉错了。我怎么觉昆吾山外面的封印好像被触动了一下,但用神识扫了一下,并没有其他发现。”向之礼一捻颔下不多的胡须,眉头一皱说道。

“那可能是封印在减弱中的发生的瞬间波动。否则如此大封印,哪是人力可以撼动的。”尸熊嘿嘿一笑道。

“可能如此吧。对了,先前你二人说这次事情都是叶家搞出来的。叶家修士都已经陨落了吗?那叶大长老也是元婴后期修士,应该颇有些神通。如今身在何处?”向之礼脸色一板的这般问道。

“叶家其他人都已经被那魔物杀死了。至于叶家大长老,我进入第九层时候并未看见此人。肯定丧生在那魔物手上了。”尸熊一呆,但随即干笑的说道。

“没关系。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丧命了。这次既然惹出这般大祸出来,叶家就没有必要再存在了。回去后,大晋第一世应该重新换一下了。你们万妖谷没有什么意见吧。”向之礼冷哼一声,目中寒芒闪动的说道。

此刻的他,脸上的圆滑之色荡然无存,化神修士的本色尽显无疑。

万年尸熊心中一跳,但毫不犹豫的回道:

“这个自然。叶家纵然和本谷有些交情,但这一次犯下如此大错,的确应该抹去,重新派人执掌世俗界了。”

“熊道友能如此想最好了。对了,林道友,等出山后,你也马上返回天澜吧。道友好像在我大晋呆了不少年月了,但这里毕竟不是天澜草原,以后贵殿还是少派人到大晋吧。”向之礼话语一转,竟对一直默不做声的林银屏冷声道。

“妾身知道了。这次出去后,晚辈就马上返回草原。”林银屏一接触向之礼面无表情的目光,心中一寒,哪敢有半个“不”字出口。

况且她还身种韩立禁制,不管韩立能否在那魔气中存活下来,自然还是不和其再照面的好,省的受其挟制。而且她还幻想回到圣殿,召集殿中众元婴修士,看看能否破除此禁制呢。

见林银屏面现恭敬的一口答应下来,向之礼面上寒意稍松,正想再冲此女说些什么时,忽然从天空无尽之处,一道白光一闪即逝的破空射来,转眼间就到了三人头顶处。

尸熊大吃一惊,身上灵光一闪,就要出手抵挡。但是忽然周身空气一凝,身形变的重若千斤起来,同时一旁传来向之礼淡淡的声音。

“道友不必惊慌,这是天魔宗的呼道友给小老儿的飞剑传信。”

随即只见向之礼一抬手,冲那白光一招手。

顿时此白光一个盘旋后,就落入向之礼手中,竟是一把淡白色的小剑。尸熊身上的巨力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妖虽是虚惊一场。但在这一惊一乍中,同样出了一身冷汗。

向之礼双手一合的将那小剑夹在手中,低头不语片刻,就一抬手的将其重新扔回到了高空中,化为一道白光一闪不见了踪影。

“走吧,呼道友也已经进入此山,我们和其汇合一起,然后立刻召集南疆的大小宗门,将此山重新封起来。”向之礼望着白光消失的的地方,平静的说道。

尸熊和林银屏自然不会有其他意见,几人似乎都已将玲珑和韩立忘的一干二净了。

……

南疆某处风景秀丽的山峰之上,数名炼气期的修士正坐在一座小亭高谈阔论着,议论的事情自然是最近搅的整个南疆人心惶惶的巨大封印之事。

正当一名白袍中年人口若悬河的猜测着此封印下到底是何物时,石亭顶部金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后,一道光柱从虚空射出,将此亭斜着削去大半。

然后在几人目瞪口呆中,一名青袍修士和一名银光闪闪的人影同时在金光中现形而出。其中青袍修士一个跌跄,仿佛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但一挥手,那银色人影竟然蓦然的消失不见。

这几名低阶修士彻底陷入了呆如木鸡中。

“这里是什么地方?”青色人影站稳身形后,向四周一扫后,目光顿时落在了几人身上,毫不客气的开口问道,虽然声音平平淡淡,但任谁也能听出话语中的不容拒绝之意。

他正是被那逆星盘传送出来的韩立。

这几名低阶修士这才惊醒,神识纷纷向眼前的韩立扫去后,结果人人面色大变,根本无法看出对方修为分毫。

“这里是金图山,请问前辈是……?”那名白袍修士在几人中算是修为最高之人,此刻虽心中忐忑不安,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

“金图山,没听说过。这里还是属于南疆吗?”韩立根本没有想告诉对方什么的意思,面无表情的又问道。

“这里是南疆的中娄府!”另一名身材较矮的修士,急忙机灵的接口道。

“原来是中娄府!”韩立神色一动,点了点头。(文*冇*人-冇-书-屋-W-R-S-H-U)

中娄府正是和封印所在的普云府紧邻的府地,看来他倒没有传出太远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