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六十九章 逃脱

不过韩立只是在这二人身上一扫而过,目光就落在远处的祭坛,脸上几分紧张。

刚才那位元刹圣祖分神引爆了黑风旗,明显是针对封印的。而祭坛上空被一大团乌黑刺芒笼罩着。虽然无法看清什么,但四周石柱却大都在刚才的空间撕裂中毁灭。只剩下一小半,孤零零的竖在那里,显然这个法阵已被毁的十分彻底。

在韩立双目微眯的注视下,远处的黑色芒团闪了几下,就急剧缩小,然后骤然间诡异的消失了。

显露出的情形,让韩立瞳孔不禁一缩。

百余丈高的祭坛,此刻只有五六十丈高,上半部分如同被擎天巨刃凭空消去一般,只剩下半截。

而在祭坛附近则漂浮着两物一人。

一人是浑身被紫色光罩护在其中的向之礼,原本光芒刺目的护罩此刻摇摇欲坠,仿佛一吹即散的样子。

向之礼本人更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仿佛刚经历过什么激烈大战。

两物其一,是那件直径尺许的逆星盘,此物滴溜溜的在空中转动着。周身被一团仿若胶质金光包裹着,显得神秘莫测。另一物则是悬浮在祭坛正上空中,是一小半截黑乎乎东西。

其古怪形状让韩立一怔,但随即就认出,竟然是只剩下小半截的黑风旗。

此灵宝大部分,都已在先前的自爆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剩下的这部分,还闪动的黑光,竟未被彻底毁去的样子。

韩立四下一扫,没有看到玲珑和那黑狼的身影,心中正大感诧异时。忽然逆星盘一转动,从中心处喷出一股金光来。

一个妙曼身影随着此金光显现而出,然后冷冷的盯向黑风旗。正是玲珑此女。半截黑风旗同样发生了异变,一股黑气从上面狂涌而出,随即凝聚化为一只数尺大的双首黑狼来。此狼身上皮毛黯淡,四目无神之极。

那边向之礼一见此狼,脸色一沉,深吸了几口气,原本苍白异常的脸色瞬间容光焕发,随之二话不说的一抬手,伸出两根手指冲此狼一点。

“噗噗”两声轻响,一金一红两道剑光从指间冲出,方一脱手后就化为十余丈之巨,仿佛两条天外神龙,交叉着直奔黑狼一斩而去。

向之礼到也机灵的很,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明显这位满身魔气的家伙,肯定是镇魔塔镇压的魔物不会错。自然要趁对方虚弱的时候,先下手为强了。

但此狼脸现怒色,随即双首齐扬的各喷出一股黑色光柱,一下抵住了巨大剑光,但是方一接触就立刻显出不敌,显然刚才引爆黑风旗让其魔气已经快消耗殆尽了。

但此狼却也不惊,反而阴森的朝下方祭坛一扣后,突然口中发出洞穿金石的厉啸来。

远处的韩立,脸上一丝讶色,因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数十丈之高祭坛瞬间碎裂起来,仿佛海滩泥沙砌成一般,在呼啸声中化为了乌有。

几乎与此同时,从祭坛残骸中蓦然冒出一股股漆黑似墨魔气,迅速向整个空间蔓延而去。

“不好,封印被打开了。”万年尸熊大惊失色起来。

玲珑一见此幕,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向之礼虽然不清楚此前的事情,但一见如此多魔气从下方冲出,似乎马上想起了什么,面容也一下难看之极。

韩立眼见如此多魔气冒出,嘴角抽搐一下,一言不发的冲空中一指,悬浮头顶的金色巨剑,一声嗡鸣后,化为一道金虹,向不远处的障壁连斩而去。

轰隆隆之声发出后,障壁上刺目金光爆裂而来,但马上又有无数赤红箭矢密密麻麻攻击去,竟是那人形傀儡手持雷火攻放出了漫天火矢来。

刹那间整面障壁都微微颤抖起来,但离击破此壁却明显差着远呢。

韩立面沉似水,单手一翻转,三焰扇就出现在手中心,但未等他深吸一口气后,想要扇出此扇时,一道刺目的血光和两道弯月飞刀同时飞射过来,插在了此障壁上。

韩立一怔的目光一扫,却是那万年尸熊和林银屏也已飞遁到了附近,满脸焦虑的出手了,看来他们也很清楚,若不能早一步击破那障壁逃之夭夭,绝对无法抵挡魔气的侵蚀。无论是想借助玲珑之力飞升灵界,还或是对通天灵宝大有心思的,自然都要先以保命为主了。韩立也没有说什么,手中三色火焰光芒大放下,一只三色火鸟从扇面上长鸣飞出,狠狠击在了障壁之上。

下一刻,三色光晕浮现而出。各色符文闪动间,壁障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并开始扭曲变形。

其他宝物的攻击,自然更是也同时狂暴起来!

眼见在各种攻击下,壁障扭曲到了极点,却始终未能崩溃破裂。

韩立面色阴厉下来,一边飞快掏出玉瓶,服下灵液恢复法力,一边心念急转的想要另施展其他手段。

就在这时,一道黄芒一闪即逝的飞射而来,光芒一敛后出现一枚黄色符箓,贴在了障壁上。

顿时一层黄光瞬间布满了障壁,韩立一愣,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时。

又有一团刺目金光包裹着什么,从天外流星般射下。

一只被层层金焰包裹的怪兽,在障壁附近一闪幻化而出。

空间障壁巨震下竟就此碎裂开来,一个从外面射进数缕白光的空洞,现形而出。

惊喜交加下,韩立不假思索的身形一动,顿时化为一道惊鸿直接从孔洞冲激射而出,人形傀儡同样一闪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眼前一亮,韩立就出现在一间有些熟悉的大厅中,另有数道遁光几乎紧跟着韩立飞射而出。在此地空中一个盘旋后,纷纷现出了身形来。

除了那万年尸熊和林银屏外,另一人竟然是刚才还身处祭坛附近的向之礼。

而这大厅,竟是镇魔塔的第七层!

韩立有些吃惊的望着向之礼,对方却冲韩立嘿嘿一笑,似乎开口想说些什么。

但这时一道金色光柱直接从障壁中喷出,随即汇聚一点,形成一巨大光团,人影一闪,银发女子竟手持逆星盘的出现在了光团中。

小老头张开的嘴巴,马上一闭,竟将到口边的话,马上吞了下去。

而障壁上的孔洞已飞快的缩小,转眼间弥合不见了。

大厅中几人沉默不语,互相警惕下,竟一时面面相觑起来。

“哼,你们在这里再多呆一阵,那魔物吸收够了足够多魔气,我等几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玲珑冰冷目光在韩立和向之礼的面上一扫后,却先开口了。

“你是珑梦前辈?”向之礼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问道。

毕竟当初将他关进幻妙天象的是珑梦和魔魂融合的新灵魂,和玲珑给他的感觉自然大不一样。

“你知道的倒不少,是不是昆吾三老,给你们留下了什么口信。不过那所谓的珑梦,只是我的一部分而已。”玲珑毫不客气的说道。

如此复杂的关系,自然让向之礼眨了眨眼睛,一时有些迷糊。

玲珑秀眉一皱,但还是嘴唇微动的传音过去,仅仅几句话,向之礼先是吃惊,接着恍然,然后双目急忙重新打量了一下玲珑,用神识确认了一下眼前的银发女子的确没有半分魔气后,才神色一松,急忙一抱拳道:“恭喜玲珑王妃,今日得以脱困,有关王妃之事,当年三老的确给我等晚辈,留下一些指点之言。当年之事,三老也是被逼无奈,毕竟当时的珑梦仙子元神竟然和魔魂融合一体了,他们实在不敢就此放珑梦仙子就此离去的。”

“哼,此事等我回到灵界再说,你还是想想如何控制魔气吧,我的躯体只要被真魔气浸泡超过三天,就会彻底固化成为魔化之体,到时候此魔一恢复当初的神通,再有祭坛下无穷魔气相助,一旦离开了此处,想要重新转化出一支魔人大军,并不是多难之事。整个人界也会重现上古大战时的混乱景象。”玲珑冷冷的说道。

“不用王妃说,晚辈也知道一些的,别说真魔气的可怕,就是此魔一恢复当初的惊人修为,我们人界恐怕就无人能治他了,但仙子第九层中已经充满了魔气,我等就算想乘其虚弱之际击杀对方,恐怕也是没有此能力的,此魔有魔气源源不断补充,只要和我们故意躲闪下去。我二人就不得不再次退走的,而且那枚我从太一门讨要来的破界符,也只剩下两枚而已。”向之礼摊了下双手,苦笑的说道。

银发女子听了这话,知道对方所说属实,也不禁沉吟下来。

“既然这样,难道不能将那魔气重新封印起来吗?”林银屏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了。

“哪有如此容易之事,原先封印法阵都被毁了,而能够控制昆吾山禁制的化龙玺,在我离开时也被此魔一掌硬生生的拍碎了。否则,若是能抢到此法器。倒可以另行启动备用的法阵,再将魔气镇压下来的,但如今……”向之礼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这话一出,大厅中又陷入了沉寂中。

“既然有备用法阵,以上古修士的才智,不会真的只有化龙玺这一个控制法器吧?” 沉默不语的韩立,平静的开口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