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六十五章 大战再起

“你以为我会答应吗?”银发女子用手指一点,将身前圆盘定住,淡然说道。

“你既然是妖族,肯定和人类三皇扯不到什么关系的,七大妖王当年多次联手杀入我们古魔界,灭我圣族之人无数。你既然和他们几人扯上关系,我也不必给嗷啸老祖什么面子,直接把你灭杀即可了事。”魔像满面杀机的说道,随后两手一搓,一股冲天灵压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而魔像身上原本模糊不清的身体,瞬间清晰起来。

一道道晶芒从魔像手中激射而出,没有向银发女子激射而去,反而往自身嘶嘶的缠绕而去。

转眼间魔像竟由一股黑雾化为一具高大的晶莹巨人,但双目依然闪动着让人望而生畏的紫芒。

“不要以为一个逆星盘就真能在本圣祖面前张狂起来,我倒也看看你是否真能接下我这一击。”巨人口中发出森然的声音,单手一抬,手心处晶光流转,竟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喷出似的。

银发女子玲珑见到此幕,非但没有惊慌,反而花容一展的轻笑起来,仿佛寒冬融化,百花齐放,神情竟和先前的冷若冰霜大不相同,犹如换了一人似的。

“你以为你还有时间留在此界吗?”

“什么意思?”晶莹巨人目光一闪,为之一愣。

而就在这时,原本围绕祭坛闪烁不定的那些石柱,突然有十几根灵光一敛,变得暗淡无光起来,原本正在激发的超大法阵顿时停了下来,正从祭坛里面源源不断供给魔像的漆黑魔气戛然而止。

晶化巨人一见此幕,顿时面露出惊怒之色,他刚才因为用神念晶化魔躯,已将原先的真魔气消耗一空了,现在又一下断了最后的魔气供给,如此一来,后果会如何,她岂会不知的。

当即它口中发出一声尖叫后,抬起的手掌光芒一闪,一道碗口粗细晶柱骤然喷射而出。

但此晶柱只来得及喷出一半,元刹圣祖就发出不甘的几声大吼后,凝聚的晶化躯体就寸寸断裂开来,蕴含里面的元刹圣祖神念在没有躯体的支援下,瞬间云消雾散,彻底从这世间消失了。

而那半截晶柱则一闪即逝的到了银发女子身前。

但早有准备的此女飞快一抬手,一道银色法诀击在了身前圆盘上。

顿时圆盘狂涨丈许大,星光狂闪不定,半截晶柱竟然被一吸而进。但是显然这次攻击真的非比寻常,虽然只是不完全攻击,但仍然让那逆星盘嗡鸣直响,然后一颤的向后倒射出去。

后面的玲珑脸色一变,显然此情形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当即不加思索的单手银光一闪,轻飘飘的拍在飞来的圆盘背面。

但是此圆盘只是略微一顿,就立刻星光大放,那半截晶柱竟不可思议的从星盘背部一闪而出,狠狠击在了玲珑的小腹处。

银发女子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种事情,一惊之下,周身银光一起,但那截晶柱丝毫阻碍没有的从女子身体上洞穿而过。

此女一声闷哼,身形一个跌跄,面上满是痛苦之色,但单手却立刻银光闪动的按在伤口处,让人无法看清其伤势到底如何。

原本此女身躯是依仗强大神念凝聚而成,普通的攻击根本不在乎的,但刚才的晶柱却偏偏是更大强大的神念凝聚而成,身受重创也是毫不稀奇之事了。

刚才让人眼花缭乱的一幕,却让所有人怔住了。

玄青子等人见那位魔像竟然被解决了,自然是大喜过望,而那元刹圣祖分神所化的黑甲女子,则难以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它费尽心机才召唤来的本体神念竟这般轻易的被击溃了。而那些石柱明明坚韧异常,也没有人攻击,又如何失灵的。

黑甲女子惊怒之下,还一肚子的疑问。但她目光在哪些毁掉的石柱根部一扫后,却脸色一变,忽然单手冲其中一根石柱虚空一抓。

那根看似完好无损的柱子,轰隆一声的拔地而起,又一下重重落到地上。

玄青子等人见黑甲女子这般怪异举动,不觉同样望去。

只见石柱拔出地面的一端,坑坑洼洼,参差不齐,分明是被什么根根咬断的样子。

黑甲女子脸沉似水,马上一拳朝某处地面狠狠一击。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个数丈深的大坑,蓦然在爆裂中出现,而在四溅飞散的碎石中,赫然有点点金光混在里面向四周射去。

黑甲女子另一只手掌朝那里虚空一按,一点金光方向一改的激射而来,被轻易摄到了手中。

瞥了一眼手中金灿灿那些灵虫,此女吃惊的喊出了其名字。

“噬金虫!是你在底下埋伏了如此的虫子。”黑甲女子蓦然扭首,狠狠瞪向了远处面色微白的玲珑。

银发女子却冷笑一声,按在小腹上的银光一敛,收回了手掌,原来被洞穿之处的孔洞竟然荡然无存。

“逆星盘!莫非就是传说中,可以跨界穿越,用来抵消大部分界力的那宝物。”玄青子凝望着圆盘的目光一直没有挪动,忽然开口了。

“玄青子道友,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敢心生妄想不成。” 万年尸熊身前一口血色光刃漂浮身前,却阴森的说道。

“哈哈,熊道友说笑了,现在这魔物未除,我们怎会做这种事情来,大敌还是眼前的此魔才对。先前召唤本体神念,肯定让其大耗了不少魔气,此刻法阵被毁,正是我们灭杀此魔的绝佳时机。几位道友,我们一齐动手吧”七妙真人打了个哈哈,目光一转的盯向黑甲女子。

元刹圣祖分神所化的黑甲女子闻言,忽然冷笑了起来。

“你这妖魔,有什么可笑的,现在那位圣祖既然已经不在此界,你还真以为自己还可以和我们相抗吗?”玄青子脸上厉色一闪,大声喝道。

“嘿嘿!你若真是如此想的,早就冲本圣祖动手了,哪还会只是在这里聒噪,我现在纵然情形不妙,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不但宝物尽数被毁,恐怕连法力也一样所剩无几,而且你们真的以为毁坏了几根柱子,此法阵就无法再用了吗?”黑甲女子面露诡异的说道,然后忽然身形一晃,竟诡异的一下浮现在了石碑前边,五指一张,一把按在了镶嵌石碑的化龙玺上。

原本因为那些石柱的被毁,回复了平静的石碑黑芒一闪,再次的轻颤起来,几乎与此同时,在那些被毁石柱处,突然魔风一起,从地下再冒出来十几根黑色气柱来,这些气柱内嗡鸣声大起,其他石柱竟也再次灵光闪动起来,整个法阵竟一副要再次运行起来的样子。

“不好,快阻止此魔!”玄青子一见此幕,神色大变,来不及多想的手中天阿神剑狂挥几下,一道道深黄色剑气直劈去,同时遁光一起,直奔祭坛射去。

尸熊和七妙真人也不敢懈怠,当即一片血光和七团灵光呼啸着也一同击去。

圭灵则手中巨斧一挥,一道道车轮般大小的银芒,飞射而出。

就连那林银屏也香袖一抖下,一对弯月红刃,化为两道火光斩向过去。

似乎被刚才黑甲女子召来的魔像屠杀一番后,所有的修士一时间同仇敌忾起来,生怕此魔解开封印,借用真魔气再召出什么可怕的存在。那种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的体验,实在让所有修士绝不想再体验到第二次。

而那两只鹰翅人身的魔物化身,也同样扑向了这几人。一时间祭坛附近魔气翻滚,灵芒乱射,一场大战马上再起。

但在此时,却有二人并未出手。并且在仅相隔十余丈距离面面相对着。

“你说什么?”韩立在刚听到对方意外的传音后,心中一沉。

“我说借你的虚天鼎一用!”银发女子平静无波的说道,目光直视着韩立。

“哼,我为什么要给你。”韩立瞳孔微缩,冷哼一声道。眼前的银发女子,虽然不知道拥有银月的多少记忆,但绝对已成了一个陌生的女子,韩立自然警惕万分。

“为什么?自然借此鼎中的天澜圣兽分身一用。那所谓的天澜圣兽,也是灵界颇有名气的一位大人物。其凝聚出来分身正好做我的临时身躯一用,否则单凭现在的神念之体和人类身躯,和我的银狼之体争斗起来自然吃亏不小。”银发女子斜撇了一眼玄青子等人,一副淡然口气。

“不借!”大出乎这位玲珑仙子的预料,韩立目光一闪下,竟一口回绝道。

“你说什么!”银发女子明眸冰寒,骤现煞意。

“既然那位元刹圣祖本体神念已经不在了。我看不出,为何还要多此一举。”韩立盯着此女不客气的回答道。

“你想找死?”玲珑一听韩立此言,怒极反笑起来,纤纤玉指一抬,顿时从指尖处冒出寸许长的晶芒,伸缩不定,仿佛随时都可能射出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忽然祭坛方向的魔气中一声充满杀机的厉啸传出,随即魔气翻滚下,一个三头六臂的巨大魔物隐约现形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