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五十六章 空间碎裂

听玄青子此言,林银屏望了灵犀孔雀一眼,又瞅了韩立两下,面现一丝犹豫。

但就在这时,灵犀孔雀头颅上白光一闪,徐姓青年脸孔再次幻化而出,在文士和老道吃惊目光中,先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两位道友不用找在下了,我现在躯体以毁,如今只剩下元婴寄身在灵禽身上而已。”

“怎么可能!徐兄可是后期修士,躯体怎会轻易被毁?难道镇压在这里的古魔圣祖已经脱困了。”玄青子大吃了一惊,面容失色起来。

“听道友口气,早知道这镇魔塔中有何魔物的。”徐姓青年脸色阴沉了下来。

“徐道友不要误会,原先贫道也不知道的。是后来接到师门消息,才对这里情形稍有些了解的。古魔圣祖之事甚大,还望道友多给我二人讲一下的。”玄青子打了个哈哈后,含糊道。

徐姓青年自然心中不信,但现在自己是元婴之身,倒也不好过于追问什么。当即叹了口气回道:“那古魔圣祖确已经脱困出来了,不过我的躯体却不是被古魔所毁,而是中了万妖谷的万年尸熊的暗算。”

“万妖谷?不可能,贫道一直守在外面的,那熊师如何混入进去的。难道是在我们之前进入此山的。”玄青子一愣,但马上就想起了这种可能。

“不错,那头尸熊不但比你我进入的早,而且不知道使用何种秘术,竟变化成一名类修士模样,还丝毫尸气未露,否则,徐某又怎会被其暗算了。”徐姓青年一想起躯体被血刃吞噬之事,心中不由的大痛。

“若是那尸熊出手暗算的道友,这倒大有可能了。万妖谷谷主有一颗‘迷形珠’异宝,听说吞下此珠,不但能随意变幻形貌,而且可以遮掩妖气、尸气等异灵气息,普通修士根本无法发现的。就是我那面妙音宝镜,也没有能力破除此宝神通的。”七妙真人却眉头一皱的说道。

“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万妖谷的确有这一宗异宝。不过听说吞下这颗珠子后,法力会大受限制的,否则珠子的神通就会失去。徐兄,那尸熊在偷袭你时,是不是已经现出了原形。”玄青子老道也恍然了起来。

“两位道友这般一说来,倒不假了。那尸熊的确在偷袭我后,才现出了炼尸身份。”徐姓青年脸上全是恨恨之色。

“道友能在尸熊偷袭下,还能逃出元婴,也算不幸中的大幸。而且道友还没夺舍过吧,只要回去找到合适躯体,再苦修百余年,想必修为就能尽复的。”中年文士打量了一眼灵犀孔雀,也不知看出了什么,微笑说道。

“七妙兄真是慧眼如炬,现在虽然能暂时寄附灵禽体内,但也不是长久之法,在下还是要早早找到合适身体的好。”徐姓青年轻叹了口气,回道。

中年文士听了这话不再说什么了,而是目光一转,落在了圭灵身上,面现一丝凝重。

“这位道友,面生的很。不知如何称呼?”七妙真人缓缓问道。老道在旁边同样目闪动不已,细细打量着丑妇。

毕竟圭灵十级妖兽的修为,根本无法瞒过同阶的这两位大修士。

丑妇脸上毫无表情,但韩立却忽然一笑的开口了。

“这位是圭灵道友,和韩某一样,因为触动禁制被误传送进此山的。”

“触动禁制传送进来,这倒是非常罕见的事情。不知韩道友是何宗门修士,贫道似乎以前未见过道友的样子。”玄青子见丑妇一语不发,一副以韩立为马首的样子,目中闪过一丝讶色,原先对韩立的漫不经心当即一变,含笑回道。

“韩某只是一介散修,道友不知道自然毫不稀奇。不过,能和天魔宗七妙真人在一起,想必道兄身份也非同小可。在下冒昧问一下,两位道友是如何进入第八层的。据在下所知,那边的传动阵好像因故不能激发的。”韩立从未见过玄青子,但刚才听了他们的言语,倒也隐隐知道对方十有八九也是十大宗门长老,自然打起来精神应对道。

“贫道真是糊涂,还没有先介绍下自己,老道是太一门玄青子。至于如何进来的。我二人可并未用什么传送阵,而是用我们太一门的破界符,破开这第八层的障壁,强行挤进来的。”玄青子不在意的说道。

“破界符?这符箓就能破开空间障壁。”韩立一听这名字一怔,随即又面露怀疑之色。

“光靠符箓当然不行的。还要配和专门秘术和本门的天阿神剑。不过贫道倒没想到,一进入此地竟又被困在另一个空间内了。”老道回头看了一眼,原先遁出的那个黑风旗禁制的空间,啧啧一笑的说道。

“太一门破界符和天阿神剑的大名了,妾身也久闻大名了。让我等束手无策的空间障壁,竟被二位道友视若无物,太一门和天魔宗还真不愧为大晋正魔第一大宗。”林银屏轻叹说道。

“林仙子说笑了,你们天澜圣殿的宝物可也不少,只是恰好本门这口神剑有些破空的神通而已。”玄青子一捻胡须,客气的说道。

林银屏听了老道谦虚之言,却不禁苦笑不已。

天澜圣殿论高阶修士也许不在两大宗门之下,但若是说起宝物,又怎能和从上古时候就传承下来的两家宗门相比。

“对了,乾老魔在什么地方。我听玄青子道友说,这老魔也同样进入了此山。”中年文士忽然目光四下一扫,神色一动的问道。

乾老魔!

徐姓青年和林银屏一听此话,都忍不住瞅向了韩立。

毕竟当初那化仙宗木夫人曾经说过韩立和乾老魔动手一战的事情。原先他们自不相信老魔会命丧韩立之手,但是目睹过韩立神通后,此刻却不禁有了几分怀疑。

二人这种神色,落入玄青子和七妙真人眼中自然大感诧异,不禁互望了一眼,目光同样落在了韩立脸上。

韩立心中暗叹了口气,但表面风轻云淡的说道:

“乾道友和我在昆吾殿分手后,就不知所踪,也许去其他地方寻宝吧。说起来,我也同样没有见到阴罗宗的其他人。”

“韩道友说的是葛道友他们吧。韩兄不用多想了。葛道友他们在来的路上,被叶家大长老偷袭一下,已经陨落了。连元婴都被化为了乌有。”徐姓青年木然的说道。

“原来如此!”韩立有些恍然。

“这昆吾山还真是凶险万分,竟然有这般多修士都陨落了。”玄青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盯着韩立异色一闪后,竟感概了一句。

“阴罗宗的人不在也好,省的碍手碍脚的。几位道友将古魔圣祖事情,先说一下吧。”中年文士一扫远处的宫殿残骸一眼,有些凝重起来。

“七妙兄所说不错!不瞒几位道友,我等此行其实就是为叶家和那古魔而来,此事事关整个修仙界,还望诸位道友能配合一二。”玄青子同样笑眯眯的冲韩立等人说道。

听了这话,徐姓青年和林银屏没有马上接口什么,反而神色有些古怪。现在的他们可被种下了禁制,在不知韩立想法前,自然不敢胡乱说些什么。一时间林银屏和那张幻化出的徐姓青年脸孔,都有些阴晴不定样子。

圭灵则自始至终一语不发。

如此一来,韩立平静异常神色,落在这两大修士眼中自然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玄青子二人互望一眼,面上都露出一丝讶色来,显然他们也看出了徐姓青年和这位天澜圣女似乎有几分忌惮韩立的样子。

这让二人心中一凛。

“既然二位道友想知道古魔之事,就由韩某来说吧。”韩立目光一动,平静说道。

“好,韩道友既然……”

玄青子老道笑着刚想说些什么,忽然间从宫殿方向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宫殿中蓦然喷出十几道乳白色光柱出来。

老道顿时脸色一变,话语声嘎然而止。

随即整个第八层空间一阵的剧晃,嗡鸣声大起,地面缓缓开裂,空间白光闪动,所有的一切都在扭曲变形。

“不好!那古魔圣祖正在开启第九层的封印!它是怎么做到的,这不可能!”七妙真人见到此幕,却失声叫道,脸上同时露出了恐惧之色。

第九层封印?

韩立一听这话大感惊讶,不过眼见整个空间似乎都要崩溃的样子,及多想的自身灵光一闪,元罡盾脱手射出,化为一层银色光罩将其护在了其下。

但还未等他再有什么举动时,宫殿方向喷出的十几根光柱,忽然间颜色一变,竟化为漆黑如墨的颜色,接着光柱涨大变形,竟一下弯曲的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所过之处,空间撕裂碎开,白光黑芒交织闪动。

“空间裂缝!”

一见此幕,韩立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勃然色变。

随即想都不想手掌一翻,一张火红符箓浮现在手中,往身上一拍,赤红蛟影在身上浮现而出,又一敛的消失不见。

韩立眨眼间就化为了半人半蛟的形态!

而就在这时,在林银屏惊呼的声音中,一道乌黑裂缝就瞬间到了众人面前。

韩立只觉眼见黑芒一闪,无尽黑暗就将他都吞噬进了其内,根本避无可避。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