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五十五章 叱念真雷

“我虽然不惧你们天澜圣殿,但的确不想结下这么一个大敌,不过种下圣兽之印和加入你们圣殿事情,就算了。我怎么知道,这所谓圣兽之印有什么古怪在上面。你们天澜圣殿不再找韩某麻烦也就是了。当然,你们若是真不识好歹,硬要再死缠下去。也不要怪韩某心狠手辣了。”韩立盯着徐姓青年的元婴,平静的说道。

“这个自然。以道友如今神通,我们天澜圣殿又怎会做毁诺的事情。道友可否将本殿圣女先放了。”徐姓青年闻言一喜,急忙大声说道。

“别急,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完呢。”韩立哼了一声,没有好气的说道。

“韩兄还有何条件,尽管讲来?”徐姓青年一怔,随即心中一凛。

“圣兽分身我会还给你们。但不是马上可以做到的事情,大概还要等上一些年头。放心我可以答应你们,不伤此兽性命。”韩立脸露出一丝诡异。

“无法马上归还圣兽分身?这……这不太好办的。”徐姓青年一听这话,迟疑了一下。

“这只是其一而已,其二,作你们事后不会反悔保证,我要在你和这位圣女元婴上下些禁制。放心,不是那种禁神之术。修为到了你我这等境界,禁神术还能在起什么效用。只不过在下正好得到上古秘术‘叱念神雷’的炼制之法。你只要让元婴吞下一粒含有在下神念的此雷,就可以了。”韩立对徐姓青年的表情视若无睹,悠悠的说道。

“‘叱念神雷’,这绝对不行!”徐姓青年心中一惊,想也不想的大声说道。

“若是不愿意,我就将你二人从这世间抹去,然后抽空跑一趟天澜草原,当三大仙师落单时,将他们一一灭杀。再回天南告诉慕兰人一声。我想慕兰人会很高兴,可以重新回到草原的。到时候莫要说天澜圣殿,就是突兀族能否还存在世上,都是两说的事情。”韩立慢条斯理说道。

“你敢这样做?”徐姓青年元婴一听这话,背后寒气直冒,惊怒之极叫道。

“为什么不敢。先前你说的加入圣殿种下圣兽之印等事情,也不过是想束缚住韩某手脚而已。想要绕过此印记,另行对付在下的方法,可不是一两种而已。况且韩某从没有受他人掌控的习惯,我的一切,只能由我自己掌握。你不愿被种下叱念真雷,我也不可能轻易放过这次良机,只有让你们从这世间彻底消失了。也罢,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我五根手指屈完,你还没有说出同意的言语,我就当你拒绝此条件,立刻就会动手。一!”韩立并没有多耽搁下去的意思,微抬起一只手掌,屈起了大拇指后,森然说道。

“我怎知道,种下真雷后,你会不会趁机对付我们。”徐姓青年有些惊慌,但仍不肯轻易放弃的说道。

“我现在就可以灭杀你,还需要多此一举?”韩立冷笑一声,口中吐出一个“二”字,又屈下了一根手指。

“但……”元婴站在孔雀头颅上,一边口中喃喃不停,一边眼珠滴溜溜乱转,似乎想看看是否还有机会逃掉的样子。

但不知何时,圭灵却已经到了灵犀孔雀的另一侧,用不善目光虎视着元婴。

徐姓青年一惊,心蓦然往下沉去。

在眼前三人同时锁定下,以他元婴之身想要逃出去,绝对是痴心妄想。

“四”

转眼间韩立就屈下第四根手指,手掌只剩下小拇指而已。

几乎与此同时,圭灵和人形傀儡都不再掩饰的放出冲天气势,惊人灵压开始向灵犀孔雀威逼过去。

手中一挥,那杆银斧就出现在了圭灵手中,而人形傀儡手中雷火弓红光大放,弓上金雷竹小箭也翠芒闪烁不定起来,死死的对准了远处的灵犀孔雀。

至于韩立,则面无表情的另一只手翻转,灵光一闪,那柄三焰扇就直接浮现而出。轻轻一晃下,扇面上符文涌现翻滚,三色光晕大放,并开始发出清亮的凤鸣之声。

躲在五色灵光中的徐姓青年见此,元婴脸上瞬间无血了,但是嘴巴却仍然闭得紧紧的。

韩立目中寒光冷冽似刀,嘴唇一动,一个“五”字就要脱口而出。

“好,徐某让你在元婴下禁制!”徐姓青年终于从韩立脸上的煞气看出了其决心,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

韩立一听此话,目光闪动的点点头,单手一掐诀,口中传出一阵上古咒语声。

半晌后,脸色一白,竟从眉宇中挤出一粒豆子大小的白色光团,似乎还包裹着什么,向徐姓青年元婴轻飘飘飞去。

另一只手中三焰扇却仍然低鸣不止,韩立没有撤去法力分毫。显然为了防止徐姓青年借机发难,而特意用来戒备对方的。

圭灵和人形傀儡同样没有放松,甚至在徐姓青年感应中,他们身上气势反而更强了几分,死死锁定元婴所在,根本无机可乘。

徐姓青年暗叹了口气,大为忌惮的望了那白色光团两眼。只见外面白蒙蒙的,里面却隐隐有五色灵光闪动,正是上古时候传闻中的叱念真雷模样,应该不会错的。

叱念真雷眨眼间就到了跟前,却被五色灵光罩挡在了外面。徐姓青年略一踌躇的对上韩立冰寒刺骨的眼神后,只能无奈的放白色光团进入灵光内。

结果突然白光一闪后,光团直接投入元婴体内不见了踪影。

徐姓青年连忙用神识仔细检查自己元婴的情况。

结果却丝毫异常之处都没有,那叱念真雷竟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见此情形,非但没有安心,反而越发心惊起来。

传闻中这叱念真雷是修士神识凝聚而成,可以聚散无形。这竟然是真的。

如一来,他以后如何设法驱除。

而这时,韩立淡淡说道:

“道友可不要抱着强行驱除的想法。这种上古秘术可不是光凭法力强横可以解除的。只要道友老老实实。韩某自然不会催动此禁制的。否则万一发作起来,可不要怪韩某没有事先提醒。”

徐姓青年元婴听了这话,自然脸色难看之极。

韩立扭首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天澜圣女,眉头皱了皱,踌躇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同样如法施展了一番,将另一枚叱念神雷打进了此女元婴中。

可怜此女尚未清醒,就稀里糊涂的被韩立种下了禁制。

“你不杀我们,难道想凭此禁制一直要挟操控我二人不成?”徐姓青年再用神识在元婴中寻觅了一遍,还毫无所获后,不甘心的恨恨道。

“要挟你们?就算是吧。不过你们放心,只要在这昆吾山中乖乖听话,助我一臂之力,出了此山,就各奔东西,你们还是天澜圣殿的长老和圣女,我还是会回天南继续潜修的。至于这叱念真雷。过个三四百年,也就会失效了。”韩立淡淡回道。

“三四百年!”徐姓青年实在无语了。

“好了。我们在此耽搁的时间也不少了,也该行动了。”韩立斜瞥了一眼还昏迷的林银屏,袖袍冲其轻轻一甩,一片青霞飞卷罩去。

此女被青霞一罩下,眼皮轻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美目。却正好看到了身旁的韩立,立刻一惊,不假思索身子一晃,人就到了十几丈外之处,并警惕异常的立刻喷出了一口银色飞剑来。

“林道友,且慢!”徐姓青年元婴自然不会让林银屏轻举妄动,急忙出声喝住了此女。并嘴唇微动的飞快传音过去。

韩立并未阻拦,只是双手倒背,面无表情。

圭灵则飞回到了韩立身边,人形傀儡则在他神识一动下,再次的隐匿消失。

而刹那间功夫,就在那位天澜圣女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被种下叱念真雷的禁制,玉容骤然失色,目中无法掩饰惊慌之意。韩立见此,目光闪动几下,当即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时,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整个空间一阵的剧晃,就在韩立为之一怔之际,一道粗大剑气突然从他们原先被困的障壁中洞穿而出,接着上下微微一晃,顿时一个丈许大的巨洞现出,接着两道惊虹从里面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落在了韩立等人的附近。现出了一道一儒两人来。

“七妙道兄!”林银屏一见其中的皂袍文士,却娇呼一声,脸上竟隐现一丝喜色。

“咦!原来是道友。林仙子怎会也到此地来了。”那名皂袍文士长着一副鹰钩鼻子,显得阴厉深沉,一见林银屏在此,有些意外的说道。

这人竟是那天魔宗的长老七妙真人。因为天魔宗和天澜圣殿同样有些利益上的交易,故而此老魔和身为天澜圣殿圣女的林银屏,倒也有些交情。当初那件可看破幻变形之术的妙音宝镜,就是此老魔借给此女一用的。

而其旁边的那位白发红面,道骨仙风的老道,自然就是太一门的玄青子了。老道一见此女,上前笑眯眯的招呼一声,但目光就朝韩立等人身上一扫,渐渐露出惊讶之色来。

“林仙子,这两位道友是什么人。徐道友的灵禽在此,为何不见徐兄本人?”老道笑容一敛,有些惊疑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