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五十四章 圣兽之印

“韩兄想问什么?”灵犀孔雀上的脸孔,看了一眼人形傀儡和落在圭灵手中的林银屏,踌躇了一下后,只能苦笑的说道。

“听到道友口气,噬金虫最后化为成熟体,并非单凭自己就能进化而成的。这可有些古怪了。据我所知,这种奇虫在上古时候凶名赫赫,并没有什么主人,直接就以成熟体现身修仙界的,因为无物不噬和几乎不灭的特性,在当时谈虎色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你们天澜圣殿的噬金虫,恐怕也是得到上古时候遗留下来的虫卵,才有机会得以驱使此灵虫吧!”韩立晃了几晃,就回到了圭灵的身旁,望着那张虚影脸孔,不动声色说道。人形傀儡却周身银光一闪下,身形模糊,直接在原地不见了。

“若是按照普通方法,等个数万年时间,噬金虫自然有办法慢慢进化到成熟体的。 但是我们修士才有多久寿元。就算一代代传承下来,也没有多少家族或者宗门能够坚持如此时间的。特别是噬金虫已经快进化到最后一步时候,进化时间的漫长,更是让人失去培养的勇气。而道友也是驱使此虫的,应该很清楚成熟体和未成熟体间的差距之大。说是天壤之别,可一点都不为过的。”徐姓青年沉声说道。

“你这话倒是不假。我的噬金虫进化倒了现在这程度,在最近几年间几乎未有丝毫成长。你们天澜草原能培育出成熟体噬金虫,的确应该有什么要诀才是。就不知你们的方法,能缩短成熟体进化时间多久!”韩立吐了一口气,淡淡问道。

“足可以缩短到三分之一。而且道友若是不惜一些珍稀材料,只着重培养其中几只的话,时间还能进一步缩短的。”徐姓青年毫不犹豫的回道。

“三分之一,这倒的确不枉出手了。不过你打算如何告诉我秘诀,而且不怕我得到此秘诀,你们更无法对付吗?”韩立忽然嘿嘿一笑。

“道友说笑了,韩兄的噬金虫群徐某又不是没有听人说过,虽然虫群也进化到了最后一步,但明显还没开始成熟体的进化。就算得到我们的培养秘诀,没有数千年的苦心培养,也无法培养成功的。而数千年后的事情,哪是你我能操心的。”徐姓青年倒也没有隐瞒自己所想,直接说道。

“你说倒也坦然,的确数千年后的事情,这些噬金虫是否还能存在韩某后人手中,都是两说的事情。甚至知道此事的贵殿,说不定早就寻到了应对之策。”韩立嘴角一翘,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道友若是这样想,那也没有错。怎么,道友不想要此秘术了。若是其他条件的话,我也……”

“要,为什么不要。就算在下有生之年无法培养出成熟体来,但也总有借鉴之处的。韩某对培养灵虫可一向颇有兴趣的。”韩立添了添嘴唇,双手一抱肩说道。

“好,道友稍等一下,我这就将此秘诀复制在玉简中。道友也应该培养此虫多年,应该一眼就能看出真假的。”徐姓青年幻化的面孔,现出一丝诧异说道,但也丝毫没有反悔的意思。

随即白光一闪,此面孔没入灵犀孔雀身体中。

韩立微微一笑,却趁此机会目光一转,落在了远处宫殿中。

那三名妖物进入其中后,里面仍然寂静无声,仿佛仍空无一人的样子。

看到这种诡异情形,韩立眉头一皱,突然传音向圭灵问了几句什么。

丑妇闻言先一怔,但马上同样传声回了些什么。

韩立点点头后,脸色阴沉了下来。

“好了,韩兄接着。”对面灵禽忽然一张口,一道白芒飞射而出。

韩立双目一亮,袖袍一拂,一片青霞射出,一下将此物卷到了手中。

白光一敛,正是一块巴掌大的白色玉简。

韩立也没客气,立刻单手拿起此物往额上轻轻一贴,神识就沉浸了其中。

脸色开始时平静异常,但渐渐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随即又现出几分恍然。

他竟似乎对玉简中法诀马上就能领悟的样子。

足足一盏茶功夫后,韩立终于将神识从玉简中抽出来了,轻吐了一口气后,抬首望向对面一眼,蓦然说道:“徐道友,这培育噬金虫之法,不知是你们突兀族哪位高人创立的?在下还真是有几分佩服。竟然能想到用灌注之法和天地之力,强行往灵虫体内灌注五行灵气,来催熟此灵虫。这种方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出的。就算能想出,恐怕也要花费大量心血来一次次尝试,不知失败了多少回吧!”

“自从圣殿得到噬金虫卵后,就一直由殿中精通驱虫术的长老,专门研究此灵虫催熟之法。足足花费了上千年功夫,才最终摸索出此可行之法。可惜的是,还是无法解决虫卵稀少的问题,而且其中需要的辅助材料也珍稀异常,并无法大规模催熟此虫。”青年无奈的回道。

韩立闻言点点头,没有感到意外。若不是他有神秘小瓶和发现霓裳草的神奇效用,恐怕也无法一次又一次的催生和进化如此多噬金虫的。

“好了,我救你二人出来了,你也将法诀给在下了。先前的交易就算完毕了,下面徐兄是打算自己兵解,在下放你魂魄重新轮回。还是让我亲自动手,将你寄身灵禽连元婴一起都化为灰烬。”韩立忽然神色一沉,盯着对面的灵犀孔雀,脸上煞气浮现。

才刚一说完此话,他身后马上一声雷鸣,银白双翅闪现。双手同时一握拳,顿时轰隆隆之声大响,全身浮现出一层金色雷衣,金弧狂闪,声势惊人之极。

而几乎与此同时,在灵犀孔雀身后处,银光微闪,人形傀儡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手中红光闪动,一只小弓上翠芒大放,正好对准了此灵禽。

灵犀孔雀惊惧一震,双翅一展,瞬间一层五色灵光将其团团护在了其中,再一张口,一团黄光从中喷出,竟是徐姓青年元婴飞射而出,转眼间落在了此灵禽头颅上,然后望向韩立发出几声苦笑。

“道友且住手,你和我们天澜并没有到这种水火不溶的地步。我们完全可以把手言和的。就算道友真的不怕其他三大仙师追杀。难道就不顾及自己的宗门和后人吗?”

“你想逼我有生之年,将你们大仙师全都灭杀吗?”一听这话,韩立神色一动,但马上森然的说道。

“韩兄何必如此?先前我和圣女追杀道友,那是因为我们修仙界原本就是以强者为尊。道友以一介元婴中期修士身份,竟然在我们草原上击杀击伤如此多高阶仙师,我们圣殿自然必须拿下道友了。到后来道友又收走了圣兽分身,这更犯了我们圣殿大忌。不得不追到大晋来了。现在却不同了。道友可以驱使两名后期修士,本事神通也不下于大修士,已经有了和我们天澜圣殿平起平坐的资格,我们也不想和道友两败俱伤,自然言和为妙。而且这昆吾山中危险异常,你我双方还是联手更容易自保的好。”徐姓青年见韩立并没有马上打断其讲话,心中稍微一安。急忙将原先早就思量好的话,都一口气讲了出来。

“说完了?”韩立静静听完徐姓青年的话语,丝毫表情没有的问了一句。

“怎么,道友觉得徐某所言不实?”徐姓青年见韩立这般神情,心中咯噔一下,小心的问了一句。

“罢手,倒不是不行的。但你用什么方法,让我相信你们真心和我和解。光凭区区几句话,或者一些口头上的誓言吗?”韩立冷笑一声,脸带一丝讥笑。

“当然不可能!我们圣殿圣女在此,可以使用秘术召唤出天澜圣兽真灵,替道友种下圣兽之印。邀请道友做我们天澜圣殿的客卿长老。这样一来,只要道友将圣兽分身归还我们,让我们回去后也能向其他人有个交待,圣殿也不可能再对自己人下手的。”徐姓青年急忙如此说道。

“圣兽之印,我路过草原时倒听到一些的。听说种下此印记的人,都是圣殿最核心的人,互相之间不能互起杀戮之心,否则事后印记便会发作,让人染上极其古怪的诅咒,神识长年刺痛无比,简直生不如死。”韩立闻言有些意外,沉吟了一下说道。

“韩道友知道此事就行。我等和韩兄并没真到你死我活,生死大仇的地步,主要还是圣兽分身的被擒的缘故。至于死伤的那些仙师,相对韩兄现在的实力来说,算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徐姓青年元婴见韩立有些动心,继续极力的劝说道。

韩立则眉头紧锁,神色阴晴不定着。

这时,徐姓青年元婴识趣的住嘴不言了,只是静静的等着韩立的决定。不过眉宇间,隐现不安之色。

他很清楚,韩立若是真的要灭杀他们,在眼前几人的联手下,区区一个元婴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可算是生死全都取决与对方一念之间了。

故而,纵然他是一名元婴后期修士,此刻心中也七上八下,如履薄冰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