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五十二章 条件

“怎么,你认识这炼尸?”韩立头也不回说道。

“姑且算是吧!”迟疑了一下,圭灵老实回道。

“什么意思?”韩立目光闪动下,还是回过首问来。

“它未变成炼尸前也是一只灵兽,当年和我等算是有过一些交情的。其主人也是从灵界下到人界的人类修士,不过我等自从被封印在昆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它的,也不知其如何变成炼尸的。”圭灵解释道。

“这么说,它本体原先也是灵界妖兽?”韩立神色一动。。

“不错。当年从灵界下到人界的修士,修为不能太高,就是所带灵兽也同样大有限制的。而我们几只随同下到人界的,是在被抹去了原有的记忆后,才被允许下来的。”圭灵叹了口气。

“被抹去记忆,灵界你一点都不记了?”韩立心中一凛,随即又有些失望起来。要知道他原先还真想从圭灵口中问出一些灵界事情来的。

“除了知道自己是从灵界下来的,其他丝毫关于灵界的记忆都没有。”圭灵露出了一丝惆怅之色。

韩立沉默起来,心中念头一转,又想起了银月来。

银月身份大不简单,应该对灵界有些记忆吧!他心中又活动起来,但马上又将此事压在了心底,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下意识将目光朝其他地方一扫。

从障壁中出来后,此空间可变的有些诡异了。

四处空荡荡的,竟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样子。不但宫殿上空原本悬浮的八灵尺不见了踪影,连那杆原本禁制他们的黑风旗也不翼而飞。怪不得他们如此轻松的就破禁而出。

地面上到处都是巨大深坑和一道道数丈长的沟槽状爪痕,竟仿佛被什么巨兽抓过一般。宫殿一小半也完全被击碎成了废墟,一副经历过惨烈异常激战的样子。

韩立神识早已扫过宫殿残骸,可惜里面设有的隔绝灵觉禁制仍然尚存,一时无法发现什么。

但这也让他心中一松,毕竟那元刹圣祖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若是和此魔正面硬碰上,他肯定不敌的。

不过现在唯一的传送阵,让人被隔绝到了黑风旗禁制的空间内,要想再离开此只有另行想法了。

目光闪动下,韩立开始思量起脱身之策来。

“韩道友,你若肯出手相助我和徐兄,你和我们天澜圣殿的过节,我以圣女身份可以一力承担,就此化解你和天澜草原的恩怨。”就在这时,林银屏突然冲韩立焦虑的娇呼道,声中充满了焦虑之意。

“我已经被你们突兀人追杀了如此之久,还有什么恩怨可化解的。在下没兴趣出手的!”韩立神色木然,一口回绝道。

“韩兄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因此才到的大晋,若是我和徐仙师在这里陨落,你认为其余三大仙师,会轻易罢手吗?”

韩立听到此话,嘿嘿一笑,扫了血海中一眼。

林银屏正将手中锦帕催动的银光刺目,竟一时将煞魂丝逼退了几分,脸色却苍白异常,显然开始使用催使潜力的秘术,提升自身法宝威能了。

徐姓青年因为被偷袭在先,又被困在血海中,驱使的两件法宝虽然威力不小,此刻也摇摇欲坠,马上不支的样子。

情形最好的,反倒是周身五色灵光闪动的灵犀孔雀。

此上古灵禽虽然无法从紫雾中脱离,但是狮禽兽也一时无法奈何的样子。毕竟此凶禽最厉害的金波攻击,恰好被五色灵光克制的样子,无论多少金波击在灵光上,都马上溃散消失。

“林仙子现在就是说的天花乱坠,在下也不会出手的。说实话,若不是两位看起来此劫难逃,在下都想趁火打劫一回的。至于那三名大仙师若是真的找上门来,韩某并不介意和他们切磋一下神通的。”韩立神色从容,不紧不慢的回道。

这句话,他倒是并没有虚言。

经过斩杀古魔一战后,韩立如今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个大概了解。有几近隐身的人形傀儡和完全听命的圭灵配合后,他就是同时和三四名元婴后期修士周旋,也不会太落下风的。

况且那天澜的三名大仙师,不可能全都离开草原找上门来的。

除非他们想真断绝了自己一族人的命运。毕竟没有大仙师坐镇的天澜草原,若被慕兰人知道此消息。恐怕突兀人转眼间就会有灭族之祸的。

心中对此一清二楚,韩立自然对这位天澜圣女的威胁,根本不屑一顾。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那名白毛炼尸一听这话,顿时脸上一松,口中发出一阵阵的怪笑:“韩道友真是明白事理之人,我又没有对韩兄出手,他怎会中你们这些雕虫小技,你们二人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韩立面上毫无表情,心中闻言却冷哼一声。

当初在障壁中,这位所化的四散真人不知用何秘术,偷偷现出一丝炼尸身份,却被袋中的啼魂兽马上发觉了。他一惊后,自然发现了此妖和那银翅夜叉的传音。

依仗自己的神识比起元婴后期修士来说,还强上那么几分,他当即不动声色的偷听了部分。

为了不让这两个妖物发现自己的偷听,他自然不敢强行侵入他们神念中,只能听了个大概而已。

但就这模糊的一部分也让他知道,这位白毛炼尸竟然打算联合银翅夜叉二妖,一破开障壁后,趁其他人心情激荡,警惕心最低之时,就对和它们一起先出谷的人类修士出手。

至于这人是突兀人还是韩立一伙,对他们来说却都是无所谓的。韩立只故意迟出去了一步,才让那徐姓青年和林银屏一伙人倒了大霉。

所以韩立自不会对对方什么好脸色的。

他虽然从未见过这位白毛炼尸,但有元婴后期修为,并且长成这般面孔的炼尸妖物,自然只有万妖谷那位万年尸熊了。

久闻此妖不知多少万年前,就修炼成灵,在大晋妖族中可算是大名鼎鼎的角色。而万妖谷作为大晋可以和太一门,天魔宗并驾齐驱的一大势力,身为副谷主的此妖化身为一位人类散修出现在此,这可有些耐人寻味的。

而此妖化身的四散真人,也不知是真有这么一名散修,是被其杀害后幻化而成,还是根本就是此妖以人类修士行走的一个化身。

此妖修炼的隐匿功法还真是神妙异常,竟连他都无法看出其炼尸身份来。不过这样一来,它似乎修为大受限制,否则当初用那血刃偷袭阴罗宗那位黑衫长老时,就不会让其元婴轻易逃掉的。

韩立看着远处血海中漂浮站立,浑身尸气冲天的万年尸熊,面无表情的思量着,目中忽然一缕寒光闪过。

他虽然没有心思出去救以前的对头,也不会真让对方血刃轻易吞噬下元婴后期修士血肉精魂后,静等此宝威力大增,掉头对付他们。只要徐姓青年立毙之时,就是他出手夺取血刃的时刻。

想来血刃就算转化威能再快,中间肯定还会有一段时间耽搁的。这段时间内,就是他夺取此宝的最佳机会!

这等邪门的宝物,自然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较为稳妥的。韩立早就冷冷的有了决定。

当即不动声色下,韩立嘴唇微动了几下。

一旁的圭灵目光一动,面色如常。

“韩兄,你若肯出手相助,我愿意将噬金虫最后化为成熟之体的秘诀相赠。这个条件,总能打动道友了吧。”一直沉闷不语的徐姓青年忽然深吸了口气,厉声冲韩立喝道。

“噬金虫?”韩立为之一呆,面露奇怪之色。

“不行,噬金虫最后转化成熟的方法,是我们圣殿的不传之秘,怎么可以轻易泄露给外人!”林银屏一听此言,却蓦然一惊的反对道。

“命都没了,那还顾得上什么不传之秘。难道你就真被这血刃吞噬,连投胎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再说我们若是陨落掉了,慕兰人就会趁此机会反攻草原,区区一个秘术和本族兴衰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徐姓青年不等林银屏说外,就脸色铁青的打断道。

林银屏一听这话,脸如白纸,终究不再开口了。

万年尸熊一看韩立面露沉吟,顿时暗觉不妙。

当即此妖也顾不得保存什么法力,两手一掐诀,法力往血刃所化血光中狂注而入。顿时血光暴涨倍许,蓦然化为一只巨大鬼脸,大嘴一张,就急忙向下方血海中的徐姓青年大口吞去。

几乎与此同时,四周血雾一阵汹涌翻滚,一波接一波血浪形成一个血色漩涡,竟将徐姓青年瞬间死死卷住,让其避无可避。

徐姓青年一惊,心中大叫不好,只能猛然一催青色圆珠和银钩两件宝物,强行向鬼脸狠狠击去。

但是鬼脸口中血光一闪,一蓬血丝喷射而出,刹那间就将两件宝物死死缠住,一卷之下就吞入了口中。徐姓青年面色大惊!

鬼脸却再次一张大口,獠牙毕露下,一阵阴森的狞笑声传出,豁然向再也没有阻挡的下方血海一扑。

徐姓青年随即一咬牙,体内元婴双目圆睁,就要脱体而逃。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