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五十章 血刃再现

就在黑袍女子终于现出了银狼妖身的同时,韩立却和徐姓青年,圭灵等四人,缓缓围住了一名浑身冒出淡淡红光的人影。

四人均都盯着这人,神色大为不善。

而银翅夜叉和狮禽兽,则远远的看着此幕,一幅不会插手的样子。

“几位道友这是何意,为何围着郑某,在下可没有得罪过诸位的!”

红光中人影是一名貌似五十余岁的老者,一幅和蔼可亲模样,此刻却眼珠乱转,却正是那位四散真人!

“阁下既然传送进来,为何要偷偷摸摸的藏起来。若是不是心怀鬼胎,就是另有所图。”徐姓青年面无表情说道。

“道友真是说笑了。在下冒然进来,一见如此多高人站在跟前,敌友未分前,自然要小心为上了。”四散真人口总连声的叫苦不迭。

“是吗?那就藏到妾身之旁了?道友遁术还真是神妙,若不是灵犀孔雀的五色灵光恰好扫到那里,恐怕妾身还一无所知呢。”林银屏秀眉一挑,脸色不太好看子。

“仙子误会了,那是……”

四散真人一脸陪笑的想解释什么,但就在这时,韩立却冷声道:“在进入镇魔塔前,是阁下用宝物出手暗算的我吧?你当时逃遁极快,但背影却让我看到一二,而且那柄血刃纵然被封印起来,但那股凶煞血气,还是从你身上隐隐透出。这一路上,那血刃恐怕吞噬了不少元婴修士了。那几名和你一起进入的修士,我一路来时,可一个都未曾遇见,他们的下场,嘿嘿……”

徐姓青年和林银屏一听这话,心中一凛。

四散真人笑容一凝,但马上把头摇的跟拨楞鼓一样。一口否认道:“韩道友可不要说笑了,什么血腥煞气。郑某只是一介散修,哪有这种逆天斩杀同阶的宝物。没有证据的话,道友可不能胡乱冤枉在下。”

“证据?可笑,不是那人的话,你就去死吧!”韩立脸上寒色一闪,一声厉喝后,一柄寸许大金色小剑从口中喷出,化为一道金光狠狠斩向四散真人。

徐姓青年和林银屏互望了一眼,并没有出手阻挡的意思。

四散真人却是一惊,口中不停的说着“讨饶”“误会”等言语,但也袖袍一抖下,却放出一口蓝色飞剑来抵挡韩立此击。

两口飞剑顿时交织缠斗在了一起,空中灵光闪动,爆裂不停。

韩立见此,却冷笑一声。

两手一掐诀,青竹蜂云剑立刻金光大涨,蓝色飞剑一声哀鸣后,就被金光一闪后斩为两截,化为废铜烂铁的从空中跌落而下。

四散真人一惊,无奈的又一扬手,再祭出一面青色铜盾去,结果同样被斩成数片,根本无法抵挡韩立的剑光。

这一幕,让徐姓青年眼角一跳。

毕竟庚精这种世间罕有的材料,可不是哪口飞剑都有掺入的。韩立的飞剑犀利,让这位大仙师心中大为警惕。

金色飞剑,顺势就往四散真人头顶落去。

四散真人面色连闪数变,忽然足上白光一闪,人就化为一片白影的往一侧飞射而去。

但是面前黑白灵光一闪,圭灵却木然的挡在了前边,四散真人一惊,只能身形一扭,再次换一个方向遁走。

徐姓青年却从容的脚步一动,同样诡异当住了其去路,让四散真人不得不遁光一停。

就这片刻耽搁,金光已到了其头顶处,一声嗡鸣后,化为片片剑影直接罩下。

四散真人眼见避无可避,面上终于浮现一丝凶厉,袖袍蓦然一抖,一抹血光急斩而出,“砰”的一声,金色剑影顿时一散后还原,尺许长金剑倒飞出去数丈远,而那抹血光却一抖之下,化为十几道血芒急追而去。

连串的斩击声接连而起,血光瞬间将金剑淹没在其中,浓浓的血腥之气,让此空间的所有人、妖,都眉头暗皱。

他们可都不是普通修士,自然能感觉到此血气的可怕。

韩立却眯着眼睛的看着空中发生的一切,神色动也不动,仿佛空中被攻击的并非是他本命法宝一般。

徐姓青年看了韩立一眼,目中闪过一丝诧异!

四散真人似乎也发觉了不对劲,神色一沉的冲空一点,顿时所有血光飞射而回,一个盘旋后,重新在其头顶处凝聚成一把半尺长短刃出来,鲜红似血,被一团淡淡血雾包裹着。

“果然是你!你这血刃是仿制魔龙刃炼制的吧?”韩立凝望短刃,缓缓说道。

魔龙刃词语一出口,其他人都动容了,就连银翅夜叉这样的妖物,也目中异光一闪,盯向了空中的血刃。

四散真人没有回答韩立此语,反而盯着韩立这边的哪口金色飞剑,脸上现出吃惊的表情。

因为此飞剑在血刃如此多斩击下,剑身仍然金光闪闪,竟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的样子。这让深知此血刃威力的四散真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不用费心了。我的飞剑有些特殊,你的血刃就算威力再大,想要摧毁它,还是痴心妄想的事情。”韩立嘴角一翘,抬手冲空中一招,那口飞剑一抖下飞射而回。

“怎么,你不想杀我了!”四散真人见此,目光一闪的说道。

“杀你?为什么要你?你斩杀的那些人和我非亲非故,我可没兴趣替他们报什么仇。但你若真的不是我想的那人,杀了也就杀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但现在你有如此大威力的宝物,我们反倒可以和和你联手一次的。”韩立阴森一笑,竟如此说道。

“韩道友意思是……”徐姓青年色一动,隐隐猜到了韩立想法。

“要想从这出去,也只有依仗蛮力了。那黑风旗纵然是通天灵宝,但元刹圣祖却需分心应敌,想必无法将此宝威力发挥出多少。若是强行攻击空间一点的话,应该有机会击破此空间的。”韩立沉声说道。

有过一次在灵缈园击破空间的经验,他心中倒有几分把握的。

虽然说那时是找到了空间的不稳一点,才能做到的。但同样,现在困在此地的元婴修士也不只他一人,若能配合巧妙话,威能够大,应该同样能做到的。

“韩道友说的倒有道理,不知银翅道友觉得如何?”徐姓青年略一思量,转首对银翅夜叉问道。

“这人的血刃看起来威能不小,只要能离开此地,当然可以一试!”银翅夜叉盯着四散真人片刻,目中一丝奇怪之色闪过后,就毫不犹豫说道。

韩立见此,微点下头,又冲不远处的四散真人淡淡说道:“我们的条件你也听到了。我们可没拿你怎么样的意思。联手破开此空间,帮我们,也是帮你自己。你不想就这样也被那妖魔吞噬元婴吧。”

四散真人神色不变,但目光闪动不停,显然在思量韩立的建议。

“离开这里后,我们各行其事,几位不会秋后算账吧!”四散真人终于开口了。

“你当我们是正道那群吃饱了没事的家伙,只要不再对我们出手,谁有兴趣找你的麻烦!”徐姓青年冷哼一声,不屑说道。

“这倒也是。若这里有太一门那些家伙话,我还真要多加考虑一二的。现在既然几位道友都如此说来,郑某当然不会拒绝的。”四散真人忽然一笑,竟满口答应了下来。

对方如此快同意,既有些让韩立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当即几人凑在一齐,商量如何配合之法。

显然破除这空间障壁,攻击威力越大越好,不过这也不是说,所有攻击同时发出就可。毕竟几人的攻击方式、法宝和属性都不同,同时混在一起的话,反而可能起到相反效果,降低攻击的威能。

“韩道友,我记得你身边还有一位隐身不出的同道,何不叫他一齐出来,那位道友的飞刀明显威能不小的。”才商量了几句,徐姓青年忽然对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银翅夜叉等人也面容一动,同时望向了韩立。

韩立心中却对徐姓青年暗骂不已,但表面上神色如常,略一沉吟后回道:“几位放心,那位道友自会出手助我们一臂之力的。叫他出来就免了。因为功法缘故,不方便和诸位道友现身一见的。”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徐姓青年露出不满之色,但刚刚见过,韩立击杀那双头古魔的诡异神通,倒也不敢强逼什么。只能冷哼一声的做罢。

一旁的四散真人自从答应联手后,脸上一直笑嘻嘻的,此刻见韩立似乎和徐姓青年他们矛盾不小的样子,瞳孔中一丝冷色悄然闪过。

就在这时,他脸色忽然微变,随即又恢复如常,接着缓缓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面孔,仿佛沉吟的样子。

但实际上四散真人嘴唇微动个不停,竟在和在场某一人暗中传音着。

片刻后,再次抬起首来,此位面孔上再挂满了笑眯眯的神色。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一只背在身后的手掌,手背上不知何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数寸长白毛,一根根坚硬如针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