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九章 吞婴

白袍儒生被逼出来的同时,远处正斩下的黑红刀光也大受影响,一闪后,黑红异芒降低不少,竟让大头怪人的巨剑和银色飞叉挡住了巨刀的斩下,怪人身形一晃,人就趁此机会向外激射而去,总算遁出了巨刀一斩范围。

“七叔,你想逃到哪里去?黑血刃是叶家传承之宝,也是本族处置叛逆的法器。你既然和这古魔圣祖勾结在一起,将叶家抛置在了脑后,就不要怪做子侄的不客气了。这件八灵尺,是叶家必得之物,若想将此物拿给那妖魔,就先把自己的命拿来吧。”白袍儒生不理胸口处的伤处,凝望着远处怪人厉声说道。

听到儒生此言,大头怪人面孔开始有些红白交错,但随即冷笑一声,露出满不在乎之色,竟丝毫辩解意思都没有。

看到怪人不在乎的表情,儒生脸上煞气一闪,双眉竟渐渐倒竖了起来,整个人竟一下变得异常凶狠。和其先前一直表现的儒雅形象,竟大相径庭。

黑袍女子先前一击没有击杀儒生,已有些意外,此刻见儒生露出这股凶煞之气,眉头一皱,二话不说就虚空一抓。

动作轻描淡写,丝毫不见火气。

但马上“兹啦”一声破空声传出。

五道半尺长的晶莹利芒,从手上脱手射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儒生面前,速度之快如同瞬移一般。

白袍儒生瞳孔骤然一缩,但奇怪的是,却并没有任何躲闪之意。只是一张口,喷出一圆盘状火红法宝,略一转动下红芒万道,竟将其身形淹没在了其中。

五道利芒却并没击到此法宝上,因为一只白色大手浮现在了儒生身前,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把抓去,就将这些利芒抓到手中,五指略一用力就将晶莹爪芒捏的溃散消失。

黑袍女子见到此幕,目光闪动下,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时,宫殿中才传来了珑梦的冷笑声:

“元刹,你能驱使人类为你取宝,我同样也可以和人类修士联手。别想轻而易举的破掉八灵尺的禁制。我倒也想看看,被镇压了如此多年后,你当年纵横人界的魔功,在面对着佛宗灵宝下能施展几分出来。就算你真能侥幸破掉八灵尺,不知道最后面对本妃时,那借助外力吸取的一些魔气,还能再残留几分出来。”

黑袍女子听到此话,脸色微变,眼神骤然一冷。但口中却淡淡说道:“不管还有多少魔气,对付你一个没有躯体的残魂,本圣祖还是大有把握的。再说这里有这么多灵丹妙药,本圣祖魔气耗损些怕什么。”

“灵丹妙药?老魔,你想……”珑梦声音一顿,随即想起了什么,声音马上一变起来。

但是未等此女把话说完,黑袍女子诡异一笑,一手冲空中黑风旗轻轻一弹。

顿时一道绿色法诀弹射而出,一下击在了此灵宝之上,没入了其中。

原本静止不动的乌黑巨旗一抖,旗尖随之一沉,上面黑芒爆闪,一道乌黑光柱喷射出来。

此光柱一闪即逝,方一离开黑旗就凭空消失了,下一刻则出现在了远处的方脸修士面前,乌黑光柱随后爆裂开来。

点点黑色灵光四散之后,瞬间一道乌黑风柱在原地冲天而起,竟一下将没有料及的方脸修士卷入了其中。

风柱中凄厉呼啸声大起,浮现出无数诡异的黑色风刃,在剧烈的旋转下,仿佛成千上万的利刃向中心处的乱切而去。

方脸修士大惊,急忙将浑身灵力狂注入到身上的骨环内。

骨环上幻影重生,一层刺目黄芒组成光罩形成,将修士护的严严实实。

但黑色风刃太多,太密,而且似乎还蕴含什么特殊神通,每一道风刃斩在光罩上,全一闪不见踪影,竟不见其爆裂开来!

而光罩表面却在片刻后,诡异的浮现出一道道巴掌大豁口,密密麻麻,仿佛凭空消失的一般。

在如此诡异攻击下,黄光所化光罩固然凝厚坚韧,也刹那间七零八落,然后在方脸修士难以置信目光中,黑色飓风旋转猛然加剧,光罩就在无数黑芒闪动中崩溃开来,骨环竟也开始寸寸断裂开来。

方脸修士面无血色,随即一咬牙,张口喷出一口青色飞剑来,然后一声低吼的人剑合一,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出。将那明显毁坏在即的弥天镯丢在了原地。

看来他很清楚,继续留下绝对是死路一条而已,也只有拼命一试了。

“不要!”白袍儒生一见方脸修士此举,面色大变的急忙大叫道。

但此话却已经迟了。

青虹方一没入那黑蒙蒙飓风中,就青光一阵乱闪,随即传来了一声凄厉惨叫,青虹就通体爆裂开来。

方脸修士马上被乱刃分尸了。

但碎尸中一阵尖啸响起,立刻射出三个颜色各异的光团,光团中各有一个寸许高元婴,三个联襟一起,同一方向飞射遁去。

不但方脸修士元婴,其他被他收起的另两名叶家元婴,也再次被逼的逃命了。

但四周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风刃,他们根本无路可逃,方飞出一小段,就被诸多风刃困在了一起。眼看也要被撕裂成无数块,飓风中却黑光一闪,所有风刃都一颤下消失不见了。

三个元婴先是一愣,但随即大喜的护体灵光闪动,就要再次飞射而逃。

刚动手的黑袍女子见此,嘴角一丝讥笑泛出,单手五指微曲,虚空冲飓风缓缓一抓。

几个元婴顿时感到四周空气白光一闪后,随即一凝,手脚身体无法动弹分毫,几乎与此同时,飓风中也浮现无数的黑色光点元婴身上一聚,将它们包裹其内形成了三颗黑色光球来。

黑袍女子这时两手一掐,口中发出古怪玄奥的咒语声。

黑芒一闪,光球就在飓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下一刻黑袍女子身前灵光大放,三颗光球诡异的从虚空中滑落而出,竟被这元刹圣祖施展大神通给挪移到了跟前。

“妖魔,你想做什么,住手!”儒生见此大急起来,忙冲附近漂浮的黑血刃一点指,其就立刻光芒大放的要飞斩过去救人。

“已经迟了!”珑梦淡淡的一声道。

随着此声话落,黑袍女子美丽异常双目血色一闪,蓦然一张红唇,一片血色霞光喷出,透过光球将三个元婴罩在其内。

元婴满脸惊恐表情,身形却在霞光中飞快缩小,转眼间化为指头大小,被霞光包裹着一倒卷下,就被黑袍女子直接吸进了口中,然后吞进了腹中。

这一番举动看似繁杂,但在黑袍女子一呼一吸之间就已完成了,仿佛熟练异常。

纵然儒生平常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脸色铁青。

而那口黑血刃此刻才刚灵光大放,正微微颤抖着。片刻后,这位叶家大长老最终压下心中的惊怒,还是让黑血刃回复了平静。

“珑梦前辈是何意?为何不救我叶家修士,以你的神通应该可以做到的。莫非先前说的联手之事,只是虚言而已!”儒生厉声说道。

“哼!我为什么要救?那人只是个元婴中期修士而已,虽然手中有一件仿制灵宝,但威力低的可怜,连正体十分之一都没有,我灵力有限,救一个无用之人作甚。而且不要搞错了,本妃不是和叶家合作,只是和你联手一次罢了。”珑梦在宫殿下冷冷的回道。

“就算如此,你就不怕此魔吞噬了元婴,元气尽复?”儒生脸色仍然很难看。

“你知道什么?吞噬元婴固然可以让老魔法力暂时提升一些,但这样做的后果,却需要他短时间内强行用魔气炼化元婴,反让其魔气消耗甚大的。看来他是准备动用我那具银狼妖体的神通了,故而不惜大耗魔气。我没有说错吧,元刹!”珑梦森然说道,最后一句话竟冲黑袍女子说道。

“不错,我原本也没有相瞒你的意思。你自己躯体的厉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的。原本还想保存些法力,只凭黑风旗破掉这八灵尺的禁制,但现在我忽然觉得这样做,拖延的时间未免太久了。为了不至于迟则生变,本圣祖就是拼着魔气大损,凭这具化神末期的狼妖之体,尽快灭杀你们。”黑袍女子口中毫不掩饰的说道。

随即此女轻吐一口气,两手一掐诀,通体被一团银光包裹其中,光芒刺目耀眼,犹如一轮银色骄阳般让人无法直视分毫。

银光中,一声直动九霄的狼嚎声传出,随后现出一股强大异常灵压,凭空降临此空间。

整个空间在这强大灵压干扰下,发出低低的嗡鸣,大地也在剧烈颤抖中,现出大小不一的一道道裂缝来。

银光一涨一缩间,狂涨数十倍之大,随后光华一敛,一只仿佛巨山般的双首银狼现形而出。

两只狼首一黑一银,银色狼首双目紧闭微微低垂,黑色的则仰首龇牙,怒目圆睁!

看这巨狼前爪上利爪,仿佛一柄巨刃,两颗头颅好似阁楼般大小,还有那强大的难以置信灵压,无论白袍儒生,还是与其相对峙的大头怪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眼都不眨的注视着此庞然大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