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八章 反目

韩立等人尚未反应过来,就在黑袍女子冷笑声中,远处那抹光亮飞快消失,所有人眼前一黑,都陷入一个昏沉沉的空间之内。

这位元刹圣祖竟然催使黑风旗的空间神通,重新将小片空间封印起来,将众人都困在了其中。

徐姓青年等人都面色大变。

“快传送离开!”

“咦!刚才传送进来的那人呢?”

“传送阵失效了,无法激发了。”

一连数声惊怒声传来,大部分人都有些慌乱起来。

韩立心中一沉,他同样没有发现传送进之人如何不见了踪影,更没有看清对方的容貌。不过这与传送阵失效相比,自然不算什么了。

他身形一晃,就到了传送阵前。

林银屏和圭灵正在传送阵中,四下探查此法阵不停,脸上均带有焦虑之色。

“让我看看!”韩立口中沉声说道,然后单手一扬。

顿时一道法诀打在了法阵边缘处,结果灵光微弱一闪,就丝毫反应没有了。

韩立神色阴沉了下来。

这时,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同样围了过来,只是他们可并不怎么精通法阵,此刻见韩立如此神情,银翅夜叉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传送阵出问题了?”

“传送阵没问题,但是却被黑风旗的空间之力封住了。除非打破这个空间。或者黑风旗主人主动放开此禁制,否则我们无法传送出去的。”韩立望着传送阵,缓缓说道。

“打破空间?怎么打破!难道要我们灭了那元刹圣祖不成,我们要是此神通,何必还要急急忙忙的离开?”银翅夜叉一听这话,大急的说道。

“道友和我说又有什么用?好在,此魔现在一心对付宫殿中那人,现在只困住我们,还来不及对付我们。我们仔细斟酌一下,看看能否想出什么脱身之策。抱怨之言,道友还是免开尊口。”韩立两眼一反,不客气的回道。

银翅夜叉闻言大怒,目中凶厉之色一闪,随即想起了什么,哼了声后竟又将怒火强行压下,目光闪动不定的思量起来。

一旁的徐姓青年目露沉吟。

林银屏和圭灵则无奈的走出法阵,个个眉头紧皱。

就在韩立等人一时间在这封闭空间内束手无策时,空间之外,黑袍女子被一股黑色飓风包裹其中,看了看空中乌芒大减的巨旗,面现出一丝冷笑。

此刻除了她身边的几根风柱外,附近狂风已经渐渐停息,四周在显出一副狼藉之像后,渐渐清晰可见起来。

虽然施展了空间神通,让这黑风旗威能被占用不少,但是眼前的九真伏魔大阵已经被毁,剩下的威能也足以对付没有人控制的八灵尺。此灵宝虽然厉害,但是全靠自己的灵性又能发挥多少神通出来,也只能镇压下宫殿中没有自己躯体的狼魂吧。

如此想着,目光往向身外扫去。

只见八只灵兽幻影在飓风撕扯下不停的碎裂溃散,又在八灵尺神通之下,重新凝聚一起。虽然它们无法攻进飓风之内,此女也不愿轻易走出飓风保护。

黑袍女子面无表情的将目光一转,突然望向了宫殿上的某人。那位自从斗法以来,一直在呆在附近没有离去,也不敢有其他举动的大头怪人。

刚才黑风旗下的恶风虽然凶猛,是宫殿中心处却是安然无恙的安全之所。此位倒是完好无损的。

黑袍女子明眸异芒一闪,口中传出悦耳声:

“叶道友,你去将那八灵尺给本圣祖取来,放心,有我看着,不会让珑梦道友对你出手的。”

怪人一听这话,面上一怔,显出了犹豫之色。

“怎么,道友害怕本圣祖无法保证你的安全?”黑袍女子轻笑起来,轻拂了下额前的青丝,就随手一抬,指向了远处的叶家修士。

那几人正在原地放出护身法宝,簇拥着白袍儒生的幻影,,此刻一见黑袍女子此举动,顿时大惊起来。

纤纤玉指一动!

但指尖处丝毫灵光未见,黑袍女子仿佛只对空气虚弹几下而已。

叶家修士一头雾水,大头怪人见此情形,也是一怔,未明黑袍女子是何用意。

“噗”“噗”几声闷响传出,叶家修士中的道姑和一旁的老者,眉宇间诡异的绽开了一朵血红小花,尸体直接翻身栽倒。其护身法宝和护体灵光,竟丝毫没起作用的样子。

剩下的方脸中年人,却身前却白骨环影一闪,黄光一荡后,挡下了一枚半透明的圆珠。

此珠子只有拇指大小,晶莹剔透,被黄光一弹而开,就“砰”的一声,自爆消失。被这几人簇拥的那名白袍儒生幻影,同样在眉宇间挨了击,虚影也瞬间破裂消失。

“咦!”

“啊?”

黑袍女子和大头怪人同时出声。只是黑袍女子现出的是诧异之声,而怪人则是一惊。

“映月环?不对,仿制品!”黑袍女子喃喃一声,现出一丝意外。

“圣祖,你这是什么意思?”怪人面容一下阴灵下来。

“什么意思?既然叶道友不放心本圣祖,本人自然要给你施展下手段看看了。怎么,这些人难道和你还有什么关联?”黑袍女子目光一瞥,漫不经心的说道。

“哼!”大头怪人冷哼一声,仿佛有些不满,还是没有说什么,但目光最后落在了白袍儒生虚影消失之处,面上又有些惊疑起来。

这时两名身死叶家修士尸体爆裂开来,两只元婴惊慌的从里面飞出,直奔方脸修士射去。

方脸修士脸沉似水的将身前骨环一收,让这两元婴进没入其袖口中不见了踪。然后在再次放出骨环出来。

在此过中,他眼也不眨的的注视着黑袍女子,生怕其趁机再突施辣手。

不知是一击不中,不屑再出手,还是刚才真只想让大头怪人见识下神通,黑袍女子并没理会方脸修士收拢元婴举动,而是冲怪人继续说道:“叶道友只要帮我将这八灵尺收起,也算助过我一臂之力了。等脱困出去后,我自会给你灌注魔气,你寿元大增。而一会儿对付那妖妃时,你也可无需出手。难道这点事情,道友也无法做到?”

说到这里,黑袍女子的玉容阴寒下来,黑白分明的明眸突然罩上了层血色,看起里显得妖异之极。

大头怪人神色一变,自然听出了这位元刹圣祖化身的不满,当即思量下后,知道此险不冒看来不行了,一咬牙也不说什么,身形向八灵尺飘荡而去。

就在大头怪人身形方一动的同时,宫殿下一声冰寒冷哼传出,在怪人头顶处突然空间扭曲,一只十余丈惊人巨手一下浮现而出,毫不客气一握成拳,犹如小山似的向怪人一砸而下。

感到巨拳带来的可怕灵压,大头怪人一惊非小,当即就要倒退避出。但是就在这时,黑袍女子一声轻笑,玉手冲着宫殿方向轻轻一拍。

“轰”的一声巨响,巨拳仿佛被什么东西重击一般,竟一震的被击的横飞出去,随即溃散化为点点白光。

怪人心中大定,当即不再迟疑的遁光一闪,化为一道黄光直奔八灵尺卷去。

但此遁光方射出十余丈,却从一侧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随后附近虚空异芒一闪,一柄黑红色怪刃从中激射而出,化为一片黑红刀光,直奔怪人席卷斩来。

“黑血刃!”

大头怪人倒吸口凉气的脱口叫出,不加思索的一张口,一柄黄色小剑喷出口外,化为丈许大巨剑,略一盘旋下幻化出重重剑影,将自己护在了其中,随即怪人再单手一翻转,一个洁白无暇的小瓶出现在了中,临大敌的对准飞来的刀光就瓶口倒。

一片白霞从瓶中射出,一下迎上那道一闪即逝就到的刀光。

两者方一接触,黑红刀光略微一搅,就将看似凝厚的霞光撕裂成了碎片。随即黑红光芒一涨,刀光往中间一凝,化为一口数丈长的黑红巨刀,对准怪人迎头就是一斩。

大头怪人面色有些惊慌,两手一掐诀,催动黄色巨剑抵挡,同时袖袍一抖下,又一口飞叉化为一道银芒向空中射去。

黑红巨刀落下后被重重剑影一挡,略一顿,但随即低沉的嗡鸣,所有剑影竟如同纸屑般的被一斩而碎,直接辟在了巨剑的本体上。

黄色巨剑发出一声哀鸣,剑体上和刀光一击之处,竟立刻现出一道裂缝来。

怪人面色一白,不禁张口喷出一口黑血。所幸这时,那口飞叉正好飞至此处,一抖后幻化出一片银光,急忙协助巨剑抵住了巨刀的斩落之势。

不过很明显即使加上这口不凡的银叉,两件宝物也根本抵挡不住此刀光多久,大头怪人周身灵光一闪,就要向一侧倒射出去。

远处的黑袍女子见到此幕,面色一沉,单手冲着宫殿上空的某处无人处一弹。

顿时一声闷哼传来,一道淡淡的白影一个跌跄后,在那里现形而出。

正是叶家大长老,那名早就隐形的白袍儒生。

不过此刻的他面无表情,胸口出多出一个细细的血洞出来,看位置正是心脏处,却不知为何竟然一副没有大碍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