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七章 重获旧宝

这一次,古魔心神全被后面突然出现的韩立吸引,当魔髓钻炼制飞刀再次出现时,感应明显比上次慢了一拍。

而以此飞刀的诡异遁速,等古魔面色大惊的想再次避开时,却已经迟了。

同样的一幕,再次在古魔脖颈处上演,血线浮现,古魔另一颗头颅也干净利落的滚落而下。

韩立见此,自然心中大喜。但是未等他面上笑容露出,无头古魔手中双刀竟并未溃散消失,反而一扬,竟化为两道黑芒激射向韩立,随即狂风一起,无头魔躯竟化为一股浓浓魔气爆裂开来。

韩立虽然一惊,但又怎会让到手猎物真的逃到,不加思索的两手一掐诀,原本射出的紫色火蛟也同样一声的自爆开来。

寸许大的紫色火焰,遍布方圆十丈内范围,如同下雨般相仿。

而数十口金色小剑密密麻麻一搅,顿时将两口黑刃化为了乌有,紧接着众飞剑一哄而散,一道道金色电弧从飞剑上弹射而出,形成一张巨大金网,紧随紫焰迎头罩下。

“兹啦”之声大!

大半魔气根本未来及跑出多远,就被一块块的紫色巨冰硬生生冻结其内。其余黑气则一头撞到了金色电网之上,一阵霹雳声后,自然化为了乌有。

韩立见此,仍谨慎的两手掐诀,口中轻吐一个“爆”字。

整个金网爆裂开来,无数纤细电弧一击而下,紫冰顿时在其下纷纷瓦解崩溃。

碎冰中的黑气和其中被暗藏的无数缕古魔精魂,自然被扫荡一空。

有数件宝物从魔气中掉落而下。

韩立一见其中两件被根根黑丝包裹成团的东西时,双目一亮。

手指一弹,两道金弧激射而出,立刻让黑丝烟消云散,现出了两口金色小剑,表面略有些黯淡,似乎灵性受损不小样子。

正是韩立丢失多年的那两口青竹蜂云剑。

韩立大喜下,急忙试着用神念一催,两口飞剑一下弹射挑起,自行落入了其手中。

韩立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大半来。

还好,飞剑虽然长年被古魔封印,但剑内灵昧并未彻底失去,只要稍加重新祭炼一番,就可立刻恢复如初了。

而这时,远处的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等人,眼睁睁的看着韩立刚把古魔击伤,又紧追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将古魔真的这样斩杀灭掉了,连元神都未逃脱的样子,都面面相觑互望起来,都从对方的目中看出了几分惧意。

至于对于新出现的人形傀儡,这几位自然一头雾水,不知韩立从何处招来的这么一位厉害修士。先前众人传送进来时,可根本没有此人的。难道这人遁术竟高明如斯,可以同时瞒过这般多人的耳目。

心中这般想道,这几位自然更加心中难安了。

不过他们也不是平常之人,当即就将此心思强压在心底,反而不约而同的立刻对下面禁制攻击起来。

在黑色传送阵四周数杆阵旗,形成一层灰色光罩,将法阵隔绝在其内的样子。

也是此禁制,让另一端的传送阵也失去了效用。

各种攻击呼啸一声的向下砸去。

灵光闪动,轰隆隆之声过后,大出众人预料的是,阵旗所化灰色光罩竟坚韧异常。无论是银翅夜叉的煞魂丝,狮禽兽的一对利爪,甚至徐姓青年祭出的青色光团中圆珠,击在上面竟都只不过荡起一层淡淡波纹。那看似简单的七八杆灰幡,只在禁制中一晃,就若无其事了。

这一幕,让原本因为没有了古魔这个拦路虎,出去之路自然平坦的几人,全都心中一紧起来。

那头狮禽兽脾性最为暴躁,见自己要对利爪没有效用,当即双目凶光一闪,不加思索之下,血盆大口一张,金色音波就先从口中冲出,终于让罩壁一块深深凹下,仿佛有些不支起来。

徐姓青年见此,神念一动,头顶盘旋灵犀孔雀双翅一扇,五色灵光在劲风中席卷而出。一旁的林银屏则玉指一掐,从口中喷出一团团银色光球,一连串的击在了光罩上。再加上银翅夜叉猛然将无数道煞魂丝一凝,化为一只巨蟒,恶狠狠的来上最后一击。

所有人都知道能否脱离这里,就在眼前一击,自然全力而为,不会再留什么余力。

刹那间,惊人灵光瞬间将此禁制淹没在了其下。

灰白色光罩终于发出了破裂之声,而就在这时,韩立和圭灵驾起遁光,几个闪动后也飞回到了这里。

人形傀儡却隐匿起来,不见潜伏在了何处。

韩立的到来,看似风平浪静,但却让其他人全都大为的忌惮了。而在几杆阵旗刚刚哀鸣一声,齐齐断成两截时,诸多人影蓦然动,同时向法阵中抢去。

但数团灵光在相互间暴裂开来后,几道人影却又同时跌落开来。

竟在此时互相攻击,将其他人击退开。

“韩道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徐姓青年面色铁青,单手托着青色圆珠,盯着韩立恼怒问道。

“什么意思,这要问徐道友自己了。”韩立似笑非笑的说道,身前有数口金剑漂浮不动,一只手上却抓着那柄让其他人心中大凛的三焰扇。

“第一波要传走人,一定要有我才行。我可信不过你们人类修士!”银翅夜叉一对肉翅将身子护在其内,对韩立二人冷冷道。

“哈哈,这可就难了,这小型传送阵一次顶多传送两人,早出去之人万一将外边法阵破坏掉,那留在这里的人,岂不要等死了。”韩立面上笑容一敛,声音冰寒下来。

说话间,狮禽兽和圭灵等人也稍慢一拍的围了上来。

三方互相忌惮之下,竟一时僵持了这儿。

就在这时,远处宫殿方向声冷冷娇叱传来!

“竟当着我的面,灭杀我圣族之人。你们一个人也别想走了!”

声音冰寒刺骨,听似不大,遥遥传来后却在每一人耳中清晰响起,竟正是那黑袍女子的嗓音。

这元刹圣祖化身在古魔身死瞬间,就感应到了此事。但是此刻才刚刚缓过手来,大怒的说道。

此刻黑风旗,在其手中发挥出了近半威力,将九真伏魔大阵压的支离破碎,就是宫殿上空的八灵尺,也在嗡鸣声中驱使八只灵兽幻影出现在了此魔附近,参加了对其围攻。但是圣祖化身在黑风旗近乎逆天的攻防一体威能下,根本无法伤其分毫。

此女原先是打算先解决那伏魔大阵,然后再出手降伏那八灵尺,结果现如今一见自己唯一一名手下,竟然如此意外的身亡,顿时激起这位圣祖的杀意。

黑袍女子脸沉似水,一连数口精血喷到了空中小旗上,然后十指连弹,一道接一道的法诀打出。

小旗放出刺目乌芒,体形骤然狂涨,转眼间就化为一面十余丈长,碗口粗的巨旗,旗面上紫色符文流转不已,黑气缭绕。

附近飓风在此旗一变化后,同样有所感应的威能大增,恶风席卷过处,竟将九真伏魔阵中祭坛都刮的寸寸断裂。几口金刀更是在风中滴溜溜一阵乱转,眼看九真伏魔被破在即!

至于那八灵尺,在此女真靠近宫殿前,威能不会尽显而出的,只是此尺幻化出的八只妖兽幻影围着此女攻击不停,但在黑风旗下同样被冲天风柱吹的东倒西歪,身形不稳。

另一边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等人听到黑袍女子森然话语,再感应到狂风的骤然巨变,都心中一凛,要不是三方互相虎视眈眈,恐怕都马上就冲进传送阵中逃离而走。

“让圭灵道友和林道友二位先传送过去。圭灵道友是妖兽之身和银翅二位道友也算旧识,而在下自信圭道友不会做出弃在下而走的事情,林道友先过去的话,徐道友也可以安心一些。第二批狮禽道友和徐道友再传过去,我和银翅道友最后再走。快些开始吧,迟则生变!”眼见宫殿方向轰鸣声震耳欲聋,空中阴云密布,十几道黑色风柱正在交织融汇一起,连附近空气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让韩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及多想的猛然说道。

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同样感到了此空间的异变,即使有的还心存顾忌,但此刻也没有更好方案,再拖延下去,恐怕真要被一锅端了,只能互望一眼后,略微点了点头。

当即圭灵在韩立吩咐下,立刻和林银屏身形扑出,就要走进传动阵中。

但是谁知道,二人刚踏进一只脚去,传送阵中白光闪烁,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法阵中间。竟有人在此时,从外面传送而进。

这一下,让韩立等人目瞪口呆!

而就在这时,突然从中心处传来黑袍女子清冷的一声话语。

“混沌开天!”

随着此声话落,一道漆黑如墨光柱在远处破空而起,随后此光柱在半空中诡异的一顿,然后整个天空以此光柱为边界,突然间一分为二的分裂成了两半,一边仍然阳光明媚,另一边却无边黑幕席卷而来,一下将大半天空都遮蔽其下,转眼间就到了韩立等人的头顶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