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六章 斩魔

古魔手中双刀一抖,顿时刀光化为无数巴掌大黑月牙,密密麻麻冲韩立激射而来。此妖魔竟不管其他修士,似乎认准了韩立这个对手了,打算要穷追不舍。

这也难怪,这些人中就数韩立和那天澜圣女的修为最低,而林银屏却是在空中和徐姓青年在一起,相比之下自然是孤零零的韩立,似乎是最好击破的对手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此古魔并非是当年的那条魔魂,从未和韩立交手过,否则绝不会有这种让其一定后悔的念头。

韩立眼见古魔气势汹汹攻来,没有露出惊色,反而袖袍一抖,一面银色小盾飞射而出,转眼间化为巨盾挡在了身前。

他望了此魔一眼,轻叹了口气。

古魔远远见到韩立这种表情,不禁一怔,但马上感到足下处传来一丝异样灵压。

尚未等它低首看去,“噗嗤”一声,一团黄光包裹条人影从地面下诡异的浮出,出现在背后数丈远处。

随即此人影一声低喝,双手一挥,一柄银色巨斧带着一股恶风狠狠斩下。

此正是一直潜伏在韩立足下处的丑妇圭灵,以此妖十级妖兽的可怕修为,再加上蓄势以待的全力一击。

斧刃尚未落下,但斧上蕴含的可怕灵力已让附近地面轰隆一声,蓦然塌陷了尺许来深。

古魔面色一变,顾不上对韩立的攻击,身形一晃下就鬼魅般的身形一转,同时手中双刀向上交叉一斩。

黑芒暴涨,两道粗大刀光飞射而出,正好击在了银斧上。

黑银两色光芒诡异的撞到了一起,马上爆裂了开来。

一股热寒两种属性的气浪向四边八方狂卷而去,刀芒竟暂时让巨斧下落之势为之一顿,才溃散消失。

趁此机会,古魔才来及施展其他魔功,两手一掐诀下,身躯突然传出骨节爆响之声,身体一下暴涨起来,同时裸露出的地方,更是浮现出一片片碗口大黑青鳞片,发亮的犹如瞬间覆盖上一层光滑战甲一般。

原本受伤部位也被黑色魔气笼罩,肉芽蠕动不停,竟在飞快痊愈的样子。

当古魔身形足足打了一圈后,目中凶光一闪,深吸了一口气,再一张口,一圈圈震波仿若实质的激荡而出,落下的巨斧陷入其中,顿时一凝,竟仿佛被无形之物挡住一般,无法再落下分毫。

而此魔则口中骤然响起了古怪咒语声,鳞片黑光一亮后,冒出尺许长黑紫色魔焰,整个人都被包裹其中,熊熊燃烧,显得诡异异常,完全一副要动用什么厉害秘术样子。

圭灵心中一凛,但身形却不见后退反而口中一声大喝,身形骤然间狂涨,身上同样浮现一层青色战甲出来,竟就此施展出了巨大术来。

银斧在此妖变大同时,也灵光大放的随之巨大起来,在此威能下,终于再次一斩而下。

圭灵的这一变化显然有些出乎古魔预料,看着身形比他还要高大倍许的丑妇,此魔也心中一惊,口中魔咒不得不一停,双手黑刃向上飞快一迎,身形却一飘向后而去。

黑色刀刃和巨斧方一接触,爆发出惊人轰鸣,一股灵风随之四散而开。但早有防范的古魔却安然无恙,身形反而借助这股灵风,一下遁速加快的倒射出去,未受丝毫损伤的样子。

不过在倒射途中,古魔狞笑一声,第三只手臂持有的青色长戈骤然冒出一层黑色魔焰,随之一挥,化为一道流星直奔圭灵巨大身躯射去。

速度之快,犹如电闪雷鸣,一闪后就击在了圭灵庞大身躯上,和战甲爆发出一团刺芒来。

接着古魔未等身形稳定,口中咒语声再起,就要施出已经准备差不多的秘术来。看来他也不认为,刚才一击真就能灭杀一只十级化形的妖兽。

但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此魔身后丈许处,微弱黑光一闪,一枚晶莹如墨寸许飞刀浮现而出,无声无息,随即黑线一闪,此飞刀一闪即逝的诡异不见了。

几乎与此同时,古魔以其可怕灵觉竟提前察觉到了不对劲,身形一动的要激射出去。

但刹那间,古魔一颗头颅仿佛被尖锥样东西一扎,神识骤然剧痛一下。

即使此魔神识再强大,受此意外攻击身形也不禁一滞,动作迟疑了一下。

就这一点点的耽搁,一颗头颅脖颈处浮现出一道淡若不见血线,随即此头颅丝毫征兆没有的滚落而下,脖颈处鲜血一下激射出数尺来高。

此刻,远处韩立才脸色发白的放开了双手捏掐的一个法印,神色显得萎靡不少。

刚才古魔神识中的一击,就是他参照大衍诀的“惊神刺”,自己略微改动而自己研究出的一个简化版神识攻击。

此种识攻击虽然因为没有修炼大衍诀最后几层,而威力远不能和真正的“惊神刺”相比,但是蓦然施展出来后,只要没有特意提防,任谁也会中招大受影响的。故而这种秘术,被他起名为“失神刺”,以和真正的“惊神刺”相区别。

不过这种神识攻击手段,即使被他特意消减了威力,一击出去后,还是让他神识一阵眩晕不停,实在无力再施展出第二击的。

古魔残余头颅眨了下双目,似乎还不相信眼前事情,但马上发出一声惊怒的厉啸,身上骤然冒出无数魔气将全身都罩在了其内。

随即魔气一翻滚,此魔就身形一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在三四丈外地方,空间一阵异动!

随即一股黑气诡异的冒出,古魔一个跌跄,就在魔气中显现而出。看来被斩去的一个头颅,虽然没有真的灭杀此魔,但也让其真的大受重创。

而从圭灵现身一斧劈下,到古魔被斩掉头颅而身受重创急遁,这一连串动作如同电光火石般,只是一瞬间事情。

让上边的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看的目瞪口呆!

这和他们当初商量的不太一样,他们原先计划的只不过联手一击下,将此魔暂时从传送阵附近惊退而已。

至于能否击伤此魔,根本就不在他们考虑中。

可现在此魔被他们逼到下边后,韩立前边虽和他们计划一样,和圭灵俩手偷袭了此魔一下,但后边变化又是怎么回事?

韩立竟真一副想要灭杀此魔的拼命样子。而那口诡异飞刀又如何出现在古魔身后,他们居高临下竟同样没有发现此宝的出现。

若是出现在他们身后,他们能否发现?

此种念头一浮现出,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都觉背后一寒,面色微变起来。

不过说起来也算古魔倒霉!

如此多大修士级别对手一口气接连攻来,根本没有给它喘息之机,空有一身惊人神通却根本来不及施展几分,就莫名其妙遭了重创。否则让它真施展出惊人魔功,即使韩立等人联手,想要重创此魔也绝非一时半刻之事。

故而现形而出古魔,残余头颅一扭,用怨毒之极目光恨恨瞪了韩立一眼,就黑气再起的要向黑袍女子方向遁去。

它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形,根本无法再在韩立等人手上讨得好去,倒丝毫没有硬拼意思。

但韩立望向此魔的目光,却露出一种讥讽的表情。

一团银光突然在古魔附近爆裂开来,接着人影一晃,一个诡异的浮现而出。

古魔大吃一惊,如同惊弓之鸟的急忙做出戒备姿态,魔气滚滚滚的将自己包裹其内,然后才望去,结果方一和对方双目接触,却蓦然一阵天旋地转,脑中顿时除了两团妖异紫光外,再也没有其他感觉了。

“迷魂术!”

古魔神识强大就是元婴后期修士也不能相比的,故而曾经震慑住乾老魔的眩光晶,只让此魔瞬间失神一下,就马上清醒过来。

但就这片刻失神,一枚翠芒在雷鸣中就蓦然到了魔气之前,其中交织闪烁金弧让刚清醒古魔,看的一清二楚。

“辟邪神雷!”古魔一惊,竟认出了当年让不少上古妖魔大吃苦头的金弧来历。若是未受伤之前,他还有办法催动秘术抵挡一二,但现在心中不愿硬接击,生怕元气再次大损。

当即此魔单手一挥,顿时身前一股魔气骤然一聚,瞬间化为一面乌黑小盾,直接迎向绿芒。而他自己则身形一晃,一下到了数丈外另一地方。

可就在此魔身形方一站定的同一时间,猛然背后雷鸣声一响。

“不好!”此魔顿时心中一凛,尚未等他行动,伴随着一道银弧,韩立双翅展动的浮现在了此魔身后,双袖一抖,一只紫色火蛟和数十口金色小剑激射而至。

此时机韩立掐的巧妙异常,古魔就是想躲,也根本来不及完全避过。

无奈之下,此魔唯一的头颅骤然间一百八十度的转动,竟诡异之极的一下面对韩立起来,然后口一张,激荡异常的黑色震波一圈圈的再次脱口而出,而两只魔臂一晃之下,两口黑刃马上浮现而出,紧随其后的一挥迎上。

但此魔万万没想到时,就在他头颅刚一转动的同时,其原先的前方波动一起,那口斩掉它一只头颅的黑色飞刀再次诡异的浮现,并一闪不见。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