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四章 保身

此刻的韩立,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恶风如刀,天崩地裂了。

虽然只是处在黑风旗威能边缘处,仍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五感一般,耳中传来的是呼呼啸声,眼中看到的全是黄蒙蒙一片,甚至神识也无法离开半步,一脱离护罩就被外边的恶风瞬间吹散了神念。

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什么三焰扇仿制的七焰扇,是在通天灵宝中排名末尾了,已能发挥三四成威力的三焰扇,和这黑风旗威能相比,根本是天壤之别。

好在他明清灵目神通尚在,将灵力注入双目后,在瞳孔蓝芒闪烁下,总算能模糊的看清楚十余丈内东西。

至于远处的九真伏魔大阵在如此凶猛的恶风下变成如何,他一时间无法弄清楚,只能从地面忽大忽小的震动,感应到其中的争斗似乎激烈异常。

抬首望了望天,天上情形一般无二,都被狂风刮的如同浆糊一般的混沌,无法远视哪里去。

韩立神色一变下,护罩上传来的嗡鸣声越来越大了,而为了维持此护罩,法力的流失也明显比先前多了许多。

黑风旗的威能竟还在不断提升中。

深吸了一口气,他下意识的往足下处望了一眼,似乎遁入地下是个不错的主意。

此念头方一出现,在他护罩旁丈许远处,一道碗口粗黑色风柱从地下冲天窜出,迅速狂涨转动起来。

顿时一股巨力上面传来,青色光罩竟不由自主的急往风柱中移去。

韩立心一惊,浑身法力骤然一凝,光罩光芒大放下,才勉强止住了移动。

随即十几道金色剑光从光罩中激射而出,围着光罩交织闪烁的一绕,剑气纵横交错之下,就将这还未正式发威的风柱搅碎成了黑气。但马上黑气又重新凝聚旋转,眼看将再次形成飓风。

韩立见此,脸色阴沉的一招呼银月,向后倒射而去。

看来这些风柱实在邪门,遁到地下也不太安全的样子。

小心的一连避过数根同样的风柱后,二人就到了空间最边缘的某一角处。

前面就是晦暗不明的灰色障壁了。

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此处不但狂风小了许多,那些黑色风柱也未在这里出现。

二人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韩立脸上凝重丝毫未见消失,反而朝宫殿方向望了片刻后,目中精光一闪,反手一抖,一口尺许长金色飞剑狠狠斩在了身后障壁上。

“兹啦”一声,灰蒙蒙障壁顿时裂开一道数尺许深缝隙,但白光一闪,又恢复如初了。

韩立眉头一皱。

这障壁看起来没有多坚韧样子,用飞剑就可以轻易劈开,但是厚度实在不知有多深,而且在禁制之下恢复速度也快的惊人,若不能一击洞穿障壁的话,根本别想离开此地。

想到这里,稍微沉吟一下后,韩立就手臂一动,顿时一只手掌按在了腰间储物袋上。

灵光一闪,那柄三焰扇就浮现在了手中。

灵力小心的缓缓注入抖此扇,顿时一层三色光晕在扇上浮现。

韩立吸了口气,单手持扇对准障壁轻轻一扇。

顿时一股三色火焰从扇面上涌出,所到之处障壁马上无声的消融分解,一个丈许大的孔洞显现而出。

但是目光只往里面看了一眼,韩立面色就变得难看之极。

因为这一击足足有十余丈之深,火焰才消失溃散,但这障壁却丝毫没有被洞穿的样子。

虽然并没有使出三焰扇全部威力,但此障壁之厚让他脸上也现出了踌躇之色。

三焰扇虽然威力不小,但既然前边一击没有见效,说再增添一些威力,就能击破这上古修士布置的古怪禁制,他实在不太相信。毕竟这里可是封印那珑梦妖妃和古魔圣祖化身之处。

而且三焰扇威力全开下动静不小,一击之后很可能引来那古魔圣祖的注意。到时候别障壁没有破开,先引火烧身就糟了。

况且他心中还怀疑这层障壁如此诡异,是否还暗含其它连环禁制在其中。万一破坏了障壁,再引发其他禁制反噬,这可不是说笑的事情。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握着三焰扇的五指略松了一下,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此处空间不会如此简单,主人还是不要冒然行事的好!”从见到珑梦后就一直有些恍惚的银月,忽然间开口了。

韩立闻言一笑,正想对此女说些什么,却蓦然脸色一沉,一转首,面对一侧狂风冷冷道:“什么人在哪里,鬼鬼祟祟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他一把扣紧了手中的三焰扇,扇面上顿时三色光晕再次流转不定起来。

“韩道友先别出手,在下可知道你宝扇威力,可不想平白挨上一击。”一个男子声音悠悠传来,随之在黄蒙蒙狂风中现出了两道白色人影,一男一女,竟是徐姓青年和天澜圣女林银屏。

韩立眉梢一挑,脸上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外,但口中却丝毫不变的冷声道:“哦,两位到这里,难道打算趁此机会和韩某动手吗?”

说完这话,他看似随意的朝宫殿方向瞥了一眼。

那边虽是狂风猛烈之处,大半黑色风柱都汇集在那边,但是仍然掩不住风声里隐隐传来的雷鸣之音,更偶尔有一两道刺目金光撕裂长空,竟能瞬间亮彻整个空间。

看来那九真伏魔阵果然非同小可,在黑风旗如此凶猛威能下,竟还支持至今。就不知道是否八灵尺也加入了争斗,韩立心中自思量,但一见那黑袍女子还无法分心这边后,心中暂时一安,当即重新盯着眼前男女,神色不惊不喜。

“道友不必如此,这一次我二人过来并非是找韩兄麻烦,而是一起商量保身之策的。”林银屏似乎早预料到韩立的敌意,抬手放出一张隔音结界后,就不慌不忙说道。

“什么保身之策?”韩立心中一动,口中仍丝毫感情不带道。

“韩道友何必明知故问。那古魔圣祖的黑风旗如此厉害,我们几人联手也不可能是他对手的。不趁此魔现在被那灵界妖妃缠住离开险境,难道还等此魔回头从容收拾我等吗?”因为时间不多,此女倒也没有玩其他花样,直接坦言其来意。

“哦,难道二位不想要通天灵宝了?”韩立双目一眯,淡淡问道。

“道友说笑了。灵宝固然珍贵,但怎能和我等性命相比。这古魔圣祖被困此塔下边如此多年,体内早就真元亏空。而我们元婴却是其恢复元气的最好良药。他一旦缓过手来,绝不可能放弃我等的。”徐姓青年似乎对古魔们颇有些了解,断然说道。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韩立隐隐猜到了对方想法,但仍木然问道。

“自然是你我联手,偷袭守在那边传送阵处的古魔,然后夺路而走了。”徐姓青年毫不迟疑说道。

“就凭我们几个?你们真的知道那双首四臂古魔的厉害吗?”韩立冷笑一声,反问了一句。

“怎么,我们几个难道还拿不下此魔?”林银屏有些意外,轻笑一声问道。

“你们若是知道此魔,当年曾经在三名大修士和十几名其他元婴修士围剿下,仍然能脱身而逃,不知还是否有这般自信?”韩立单手抚摸了手中的羽扇,缓缓说道。

“这古魔就是当年从你们天南跑出来的妖魔?”徐姓青年蓦然一惊!

“不错,就是此魔。”

见韩立如此肯定,这位慕兰大仙师和一旁的林银屏望了一眼,也面现一丝犹豫之色。

“那我二人加入如何。这总能逼退此魔了吧!”从几人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冰寒声音,就在韩立几人脸色大变之际,空中的黄风中青紫两种光芒一闪,显出银翅夜叉和狮禽兽二妖的身形来。

这二妖浑身灵光环绕,竟完全不惧空中恶风,悬浮在那里安然不动。看来银翅夜叉的风遁神通,在此中恶劣环境下反而如鱼得水了。

“是你们,二位也想一起联手?”看清楚二妖后,韩立重新镇定下来。

“当然,我二人虽然和你们不是同类,但是在这古魔圣祖眼中却没什么区别,不走的话同样凶多吉少!”银翅夜叉不客气的说道。

“好,有两位道友出手相助,再加上圭灵道友,就万无一失了。事不宜迟,马上动手吧!谁知道那法阵和八灵尺能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徐姓青年一口同意了下来,面上煞气一闪后,扭首看向了韩立。

显然只要韩立答应下来,他们联手之势顿成。银翅夜叉二妖,也同样望向了韩立。

韩立下意识添下嘴唇,稍一沉下默后,终于缓缓点下头。

“我们只是暂时逼退此魔,并不是一定要灭它,这些人手的确够了。好,我这就将圭灵道友唤回来。”既然心中有了决定,韩立不再迟疑,马上两手一掐诀,体内圭灵本命牌一颤后,马上开始闪动着微弱灵光。

二银翅夜叉和狮禽,则趁此机会也从空中落下,站在了一旁。

只是片刻功夫,韩立所立之处黄光一闪,丑妇犹如鬼魅一般,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其背后。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