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一章 九真伏魔阵

银月身形重新站稳后,脸色苍白,但望了“花天奇”一眼后,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讥色。

“你是我,我也是你。若是让那人知道此事,你以为你的处境能好到哪里去?况且虽然那人娶得的是玲珑,但他宠爱最多的还是我?不要忘了,当年是谁帮我将您压制住,并强行让你在体内沉睡的。”

一听银月这话,“花天奇”脸上笑容一敛,双目徒然露出一股煞气来。但随即冷笑一声,一扭首,单手猛然朝法阵外某处轻轻一按。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众人进来的白色传送阵忽然崩溃凹陷,原地竟露出一个丈许深的大坑出来。

正悄然退到传送阵附近的银翅夜叉和狮禽兽见此,顿时面色大变的身形一顿,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你两个想往哪去!一个和当年的空玄丹士一模一样,但身上却有如此浓的尸气,另一个虽然形态变化了不少,但本妃还有印象的,是空玄丹士当年饲养的那头灵禽不假。我没记错的话,空玄丹士在我被封印前就陨落许久了。看来你是他遗留的肉躯修炼通灵,竟然还再修炼到了银翅夜叉境界,我说的可有错!”“花天奇”盯着银翅夜叉,冷冷说道。

“没想到玲珑仙子,竟如此轻易看出了我二人来历!说起来,我当年也算是和仙子有过数面之缘的。”银翅夜叉神色阴晴不定,但终究苦笑一声的说道。

“和我有一面之缘的是你的前身,不是你。倒是这只狮禽兽,当年只不过是七级灵禽而已,现在竟也进阶到了十级妖兽,看来即使回到灵界也足以有立足之地的。”“花天奇”哼了一声道。

“不管怎么说,我脑中还记得仙子当年的绝世丰姿,仙子将这传送阵击毁是何用意?”被看破了来历,银翅夜叉反而镇定了下来。

“没什么,既然来了不要急着走了。本妃说不定还要借助你二人之力呢!”“花天奇”轻描淡写的说道。

银翅夜叉脸色阴沉了下来。

虽然此妖根本不想留在此处,但传送阵既然被毁,想另找出路就不是一时半刻功夫,眼珠略微一转后,也就暂时沉默了下来。

“花天奇”见此,不再理会二妖。目光朝徐姓青年,还有叶家几位修士又扫了一眼。嘴角一翘的冷笑起来:“好,很好!没想到这么多人类修士到此地来了,而且修为还个个不弱!”

“不管前辈在灵界是何显赫身份,又如何附身在花道友身上,我们叶家这次打开这昆吾山封印,只是为了通天灵宝而已。前辈只要肯将这八灵尺交给在下,我们叶家可以助前辈脱离此塔!”白袍儒生通过刚才细听,隐隐听明白了这位的大概来历,蓦然上前一步的恭敬道。

“徐某想说的话,想不到被叶道友先说出来了。”徐姓青年闻言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两人均都老奸巨猾,见附身花天奇妖妃方一出手,均知不可力敌,不禁都打起来拉拢的念头。

“八灵尺?好啊,你们谁有本事能收服此宝,尽管过来就是了。本妃决不阻拦!”“花天奇”目光一闪,竟满不在乎的如此道。

听了这话,叶家大长老和徐姓青年一怔,然后惊讶的互望一眼。

“怎么,让你们过来取宝,又有些害怕了!”“花天奇”口中发出了讥讽的笑声。

但白袍儒生和徐姓青年,却反而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另一边的木夫人,自从“花天奇”出现后,脸上一直露出警惕异常表情,此刻缩在袖中的玉手一动,竟悄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物来。动作异常小心,生怕“花天奇”发现似的。

“既然前辈不想要此宝,刚才老夫在下面收宝时,为何出手拦阻我?”远远躲在宫殿上空另一端的大头怪人,忽然尖利的问道。

“其他人取宝都可以,唯独你不行!”“花天奇”斜瞥了怪人一眼,淡然说道。

“为什么?”怪人面色一下异常难看,斜瞥了一眼自己的断臂,恨恨的问道。

“为什么?前不久你才见过元刹圣祖的分身吧!”

“什么元刹圣祖,我根本不知道!”大头怪人心中一凛,但口中马上否认道。

“虽然你和此魔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身上仍然沾染一丝常人难见的魔气,我一眼就能看的出。你不承认也无所谓,但刚才你进入殿内后,一见我的魂匣便生出不利之心,这点没错吧!要不是我附身之人先前比你早一步将我惊醒,恐怕还真遭了你的毒手。竟敢用灭魂符对付我,你的胆子很大啊?”“花天奇”目中绿芒一闪,声音一下冰寒刺骨起来。

白袍儒生听了这些话,心中一愣,随即嘴唇微动的急忙向怪人传音了几句,似乎想问些什么。

但大头怪人却犹若未闻,寒着面孔的一语不发。

白袍儒生顿时面沉似水起来了。

“元刹圣祖,是什么?是上古妖魔吗?”这一次,竟是韩立忽然开口了。

“嘿嘿,元刹圣祖?”“花天奇”脸色微变一下,但随即冷笑的仰首望天,并有马上回答韩立此问。

韩立眉头微微一皱!直觉告诉韩立,那天南古魔会出现在昆吾山,恐怕就是和这个元刹圣祖大有关系的。

人人暗自思量不停,一时间此地竟陷入了沉寂之中。但片刻后,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响起。

“诸位道友不要上当了。此女根本不是什么上界妖妃,分明是那古魔圣祖化身变化迷惑我等的。你等若上前,真收走了上古修士用来镇压此魔的八灵尺,恐怕此魔真的就此脱困了。到时候,将为整个人界都带出一场大劫的。”

说话的人,竟是那化仙宗的木夫人,此刻她单手捧着一枚数寸大小的绿色玉玺,上面闪闪发光,竟浮现一只尺许大的五爪真龙幻影。此真龙幻影面对“花天奇”张牙舞爪的,暴怒异常,似乎见到什么非常厌恶东西的样子。

“化龙玺!”

“花天奇”一见此物,面色一变,不加思索的单手朝此女虚空一按。

“兹啦”一声,一股仿佛撕破空间的巨力直接往对方头顶压下来。

木夫人一惊,急忙一举手中玉玺。

顿时一声龙吟从上面传出,龙影瞬间狂涨十倍,竟一射之下从宝物上飞出,直接迎上了空中的巨力。

一声仿佛整个空间都一震的巨响后,龙影和巨力发出一阵白光后,竟同归于尽的消失了。

而趁此机会,穆夫人和身旁秀丽女子同时一扬手,放出金银两道光华出来,日月梭随之现形而出。

二女身形一晃,就此钻入了其内。

这“花天奇”见此,双眉倒竖,一张口,一道银色光柱朝灵梭一闪即逝的喷出。

大出众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一只身披怪异鳞片的巨鹿幻影,突然丝毫征兆没有的在大阵中浮现,竟一张口就将这此光柱吞入了腹中,然后再次一闪的不见了踪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八麒鹿!”

韩立心中一惊,急忙朝那八灵尺望去,只见原本在空中悬浮飘动的此尺,竟不知何时的微颤起来。而随着此颤抖,一圈圈七色灵光从尺上泛出,八只灵兽幻影也开始在灵光中清晰可见起来。此灵宝竟一副要被激发的样子。

不好!

“花天奇”一见此幕,脸色徒然一寒,随即周身银光一闪,竟二话不说的再次射入下面的宫殿中。

八灵尺蓦然发出刺耳的嗡鸣声,随后附近大阵也灵光大放,地面一阵剧晃后,竟裂开了九条裂缝,从里面轰隆隆的升出来另外九座祭坛出来。

这九座祭坛足足是外面小祭坛的数倍大小,每一座上面,还各有一柄金光灿灿巨刃倒竖在那里。式样外形都和原先石傀儡手中金刃一般无二,但它们太大了,每一口都有十余丈之高,仿佛九根柱子一般,让人生畏之极。

“九真伏魔阵”一见这九座祭坛,白袍儒生一怔后,顿时大叫一声。

韩立见势不妙,早已一把抓住银月手臂带其倒射退后,一听叶家大长老此话,脑中灵光一闪,似乎觉得好像在哪听说过此名称。

但是他尚未来及细思量此事,空间的一面在黑光闪动中,竟一下塌陷了下来,无数股魔气犹如乌蟒般的从里面冒出。

一阵得意的狂笑声传出,“嗖”的一声,一个双首四臂魔影在魔气从飞射而出,一顿下,就屹立在了半空中。

九口巨刃光华大放,从巨刃上各自朝空中射出一道粗大刀光,金蒙蒙一大片,在出现的一瞬间几乎就遮蔽了半边天空,朝着魔影狠狠压下。

魔影口中大笑,嘎然而止!立刻惊惧的向后倒射而回!

但刀光蓦然一闪,一缕金光就诡异的一下浮现在了魔影头顶,狠狠的一斩而下。

“轰”的一声,金光魔气交织闪烁!

一个妙曼无比的窈窕身影浮现在了魔影前,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抵住了此缕金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