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四十章 银月、雪玲、珑梦

韩立听到这话心中一凛,忙朝法阵中宫殿望去。

此建筑从外面看起来和刚才一样,并未有什么异样显露出来。

心中疑惑,他正想要再问一下银月,一股惊人灵压忽从宫殿中冲天而起,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后,一道黄光从顶部破开射出,随即化为一只黄色大手,直奔八灵尺狠狠抓去。

这一幕让宫殿外破阵的修士都是一惊,有几人更是直接惊呼出口。

就在这时,一声销魂的娇笑也从宫殿中传出,随即八灵尺附近的空间骤然波动,一个披头散发人影竟诡异浮现而出。

此人方一现形,一张口,一道手臂粗光柱脱口喷出,犹如雷鸣的一闪即逝后,那只黄色大手就被此光柱轻易洞穿而过。

一声凄厉惨叫传出,大手迅速消溃不见,随即一个被黄光包裹的人影浮现而出,并慌忙向后倒射出去。

披头散发之一声轻笑,鬼魅般一闪,竟不知如何的横跨十丈之远,瞬间追到了那人跟前。

黄光中修士大惊,张口一道血箭出。

此精血所化攻击,奇快无比,但散发人只是身形一晃,血箭如同打在幻影上般洞穿身体而过。而散发人一只手臂仿佛动了一下。

一声凄厉惨叫马上从黄光中修士口中传出,随即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一下化为一股黄霞四散飞射开来,随即又在远远另一端重新凝聚为人影。

只是此刻的他,面色苍白异常,浑身血迹斑斑,前胸数道长长的爪痕,一只手臂更是翼而飞了。如同丧家犬一样的狼狈异常。

“七叔!”

法阵外一名道姑打扮叶家修士,一看清楚此人面目后,难以置信的一声惊呼。

这位凄惨无比的断臂之人,竟是叶家辈分最高的那位大头怪人。这一下,几名叶家修士都吃惊不小,白袍儒生也脸色大变起来。

韩立和徐姓青年等人虽然不知这大头怪人具体身份,但神识扫过去后,元婴后期修为却都能感应到的。如此一来,他们心中骇然决不比叶家诸人小哪里去。

韩立朝那散发人凝神望去,但稍一打量后,心中却一呆。

这人一身蓝袍,服饰装扮分明是毒圣门修士的样子,虽然散发遮挡无法看清面容,但从身形看来,却似乎是毒圣门大长老花天奇。但他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分明从这人口中发出的是年轻女子的声音。

这可实在太诡异了!

若不是在场修士个个神通非常,并且八灵尺就在眼前,韩立绝对扭头就走。对不知名的危险,他一向避而远之的。

其他修士也看出了蹊跷之处,纷纷用惊疑目光瞅向这神秘的散发人。

这人竟然能将一位元婴后期修士,都逼得如此凄凉,难道他是化神期修士不成?

这个念头在众人心中一转后,人人都心中一凉!

神秘人见大头怪人侥幸逃脱掉了,冷笑一声并没有再追,而是朝法阵外的诸人看了两眼。

此人目光冰寒如刀,被其所触之后人犹如被大锥重击一般,人人面色微变。叶家的那名老道姑和化仙宗的秀丽女子修为最弱,更是身形一晃,不禁后退两步才重新站稳住。

韩立暗叫不好,目中蓝芒一闪,急忙调动了明清灵目加以抵挡,但被对方目光扫过后,仍觉浑身一寒,犹如身处酷冬一般。

他脸色有些发白了。

“咦!你是……”这神秘人口中传出女子的轻咦,目光骤然一转竟又回到了韩立身上,并不再挪移开了。她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这时,韩立腰间某只灵兽袋一动,忽然一道白光从袋口中射出,一个盘旋后,一只雪白小狐落在了韩立身前。

此灵兽还毫不犹豫的往地上一个打滚后,就在一团银光中化为一名年轻的少妇,一身白袍,貌美如花。

正是银月借助妖狐之体幻化出的人形。

“果然是你!”神秘人一见银月,身形一震,用女声冷冷说道,然后一扬头颅,遮盖面目的散发向后而去,露出了此人的真面目。

“花天奇!”四周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叫出了这人的名字。

这神秘人满脸碧纹,不是花天奇又是何人?

只是古怪的是,他容颜未变,但一对瞳孔却变成了翠绿的妖异颜色,并一动不动的盯着银月,脸上现出古怪的神色。

见此诡异情形,其他人也下意识的沉默下来。

以这些人的丰富阅历,如何不知道花天奇身上出了何事?这分明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这些人心中一凛下,纷纷暗自猜着此人的身份!

趁此机会大头怪人急忙悄然的后退,拉开和“花天奇”的距离,同时急忙服下一粒丹药,并掏出数张符箓贴在了断臂处,顿时一阵白光亮起后,伤口马上收缩愈合恢复起来了。

然后他才一抬首,脸色铁青的重新望向“花天奇”。

韩立望着眼前情形,双目也半眯了起来,同时心念急转。

看样子,这位大概是召唤银月到此的东西了。只是不知她和银月是何种关系,是敌是友?

“雪玲!许多年前你就应该找到这里的,没想到如此多年过去了,你才来到这里。不过,你的气息竟变得如此弱小,还寄身在四瞳妖狐这种妖兽身上了,不觉得有辱我们银月天狼的身份吗?”“花天奇”脸上异色一收,淡然说道。

银月抬起纤纤玉手拂了下额前的青丝,默然了半晌后,才用一种不太肯定语气说道:“你是玲珑!”

“花天奇”听了这话,目中异色一闪,凝望了银月一会儿后,突然发出咯咯的娇笑声来。

“真没想到,我狼族第一美女,天奎神狼的宠妃竟然会失忆了。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当年元刹圣祖分身将你元神逼离了肉身,你的神识怎么可能还保持完好如初。我的好妹妹,我可不是玲珑,而是珑梦!”

此人明明是男人的面孔和身体,笑声却异常的销魂娇媚,让人实在感到诡异无比!

韩立却眉头一皱,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还未明白此女和银月关系,但听刚才的言语,竟隐隐对银月遭遇一副幸灾乐祸的意思。

银月则黛眉紧锁,一对明眸盯着“花天奇”,玉容阴晴不定,仿佛对方的话语,让其想起了些什么。

“你的话,让我记起了一些往事!但还有许多有些模糊不清,但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我,我就应该是你吧!”银月红唇一动,镇定的说道。

“哼!看来你还能记起一些事情的。的确,你我原本是同一人,你我合起来才是一个叫玲珑的人。当初她为了应付第五次的千年雷劫,被逼修炼我们银月狼族的无上秘术,结果半途出了差错,硬生生将精魂一分为二,化为了你我两个独立的元神。只不过,以前你元神比较强大,身体自然以你为主,我受你压迫,不得不长时间处于沉睡中而已。但现在,情形却正好相反,你的元神衰弱到如此可怜,我举手就能将你灭掉了。”“花天奇”的声音骤然阴寒了下来。

银月闻言神色一紧,但随即就恢复如常了。

“虽然我记的事情不多。但噬血魂印,却还记得很清楚。你杀不了我的。若是我真的形神俱灭,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的。”银月竟冷静异常的说道。

一听银月这话,“花天奇”脸色一沉,双目蓦然绿芒大放。银月马上随之一声低呼,身子一颤下竟被一股无形巨力硬生生击飞出去。

韩立嘴唇一抿,不加思索的反手一抓。

顿时一只青色光手在银月身后浮现,一把将银月身体捞在了手中,然后才轻轻的放下。

一见此幕,“花天奇”一怔,随即勃然大怒,目光一转的竟立刻瞪向了韩立。

暗叫不妙,韩立不及多想的一抬手,元罡盾立刻巨大化后挡在了身前。

“轰”的一声巨响后,银盾表面银光狂闪,整个盾面一下凹陷数寸去,留下一大块清晰异常的凹痕。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附近的其他修士原本对“花天奇”和银月的对话,一头雾水,但一见此幕后,同样一阵骚动。

而银翅夜叉和狮禽兽二妖,自从“花天奇”现身后,就面带困惑之色,当听到玲珑和雪玲等称呼后,瞬间露出惊惧之色来。这二妖竟似乎知道一些这两个称呼的来历似的,互相间打了个招呼后,竟开始悄然的往传送阵方向退去。

“花天奇”见一击没有奏效,显然有些意外,轻蔑一哼后就想再出手,但她马上想起了什么,瞅了瞅韩立,又瞥了眼银月,忽然轻笑了起来。

“雪玲!你的气息在这人身上如此浓重,而你刚才又从此人的灵兽袋中出来,莫非你已经成了此人的灵兽不成?”

“就算如此,又如何?”银月闻言,玉容上阴霾之色闪过,冷冷回道。

“咯咯,没什么!若是如此话,那我可要恭喜此人了。能将天奎妖王宠妃收为灵兽,恐怕就是灵界三皇也不敢如此妄想的。”“花天奇”一阵娇笑后,不怀好意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