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三十九章 化神修士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悠悠的男子叹息,从冰壁深处传出。

“呼道友!你不在魔陀山修身养性,到我这冰魂谷作甚?我可不记得有邀请呼兄到此的。”

“你以为我愿意到这里来吗,还不是因为昆吾山的事情。”灰袍老者鼻中哼了一声,似乎同样的不快。

“昆吾山!此事不是已经交给你我门下弟子了吗?又何必再多事?”冰壁中人无喜无悲的回道。

“真是如此简单就好了。我又怎会从魔陀山跑过来。你还不知道,向老鬼好像在昆吾山中出事了。”灰袍老者阴沉说道。

“向老鬼?不会搞错吧。他可是我们几个老不死中神通最大的一位,怎么可能会出事。”冰壁中人终于有些诧异了。

“我也不太信,但这是风老怪飞剑传书亲自告诉我的。你也很清楚,风老怪和向老鬼一向交好,故而互相都有对方的元神珠。这一次昆吾山现世时,恰好向老鬼就在附近,就去看了一下。结果进去后没多久,他的元神珠就淡下来。若不是身负重伤,就是被困在什么禁制中了。无论那一种情况,向老鬼都不会太好过的。偏偏风老怪自己现在也遇到了大麻烦,无法及时赶来相救,就传书希望我二人跑一趟看看!并说事后愿意赠送我两枚血气丹,以作补偿。”灰袍老者冷冷说道。

“血气丹!这一次风老怪出手还真大方!有了此丹,你我寿元又可以延长数十年的。不过,风老怪怎么知道向老鬼进入昆吾山了?”冰壁中男子谨慎的问道。

“这老鬼一向老奸巨猾,做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先留好后路,才肯冒险的。他在进入封印前,就事先用飞剑传书先给风老怪留言了。现在看起来,他这一手倒还真没有做错,最起码现在会有人前去救他。怎么样,白道友有没有兴趣前去看看,血气丹要是我们自己炼制,可不知要花费多久功夫呢!”老者劝说道。

冰壁中男子沉默了起来,并没有马上回答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缓缓的传声说道:

“算了,要去你去吧,白某就不惨合此事了。”

“怎么,连血气丹都无法打动你?”壁中男子的回答,显然让灰袍老者有些意外。

“我是很想要血气丹,但是更怕此次前去,反而得不偿失的。”男子冰冷的回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那魔物真的脱困而出了,你我联手难道还会真怕它不成。”老者冷笑的说道。

“怕倒不一定怕!就算它当年再厉害,经过如此多年镇压,再加上天地元气巨变,如今神通也不会比我们高太多的。哪像当初上古大战时,若是够强横的话,再甘愿冒些奇险,在人界施展出炼虚期的神通,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为何不去?”老者眉头微皱下,更加不解了。

“若是我三年前没有服下一枚火精枣的话,说不定就陪你走这一趟了。但如今我正在利用此灵物强行突破功法瓶颈。虽然希望不大,也不想因小失大的。”男子竟这样说道。

“火精枣?你竟然得到此灵物,难道你……你是直接生服的?”灰袍老者脸色大变了。

“当然,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利用枣中的火灵力!”男子毫无感情的回道。

“你竟真的如此做了!难道不知道火精枣不炼制成丹药话,其火灵力的霸道,足可以将你体内的法力强行点燃的。其中的危险,当年我们聚会时不是探讨过吗?”老者双目精光一闪,沉声说道。

“不用呼兄你说,我也知道其中凶险。但是不搏一下的话,难道我真要在这冰壁中终老此生不成?或者学向老鬼和风老怪,明明一身莫大神通,却为了不让精元随着施法流失,不得不扮小丑一样的混迹在低阶修士中,整日生怕动用法力过度,而让自己一命呜呼了!”白姓男子竟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白兄说的有些偏激了。他二人如此做,也是为了想找到当年灵界修士下界时的逆灵通道,看看能否不用进阶化神后期,就可直接借助此通道飞升灵界的。毕竟按理说,上界修士能够压制法力强行降临到我们人界来,我们人界修士也可借助此通道,用秘术暂时提升法力进入灵界的。”灰袍老者说道。

“逆灵通道从当年天地元气大变后,就不知有多少化神期同道去寻找过了。不要说大晋,大半个人界都早被翻过多少遍了。要是能找到的话,早就该有眉目了。哪还用我们再去寻找。多半这个逆灵通道要么根本不存在,要么就不是在陆地之上,而是身处那片荒海之上,根本无从找起的。”冰壁中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也许吧。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们飞升灵界的一个希望,总比我们坐等的好。”灰袍老者似乎也觉得男子之言有理,面露一丝无奈。

“比起逆灵通道,还是老老实实进阶化神后期,然后自行飞升上界更实际一些。当年若不是上古魔界搞得鬼,让我们人界天地元气变得如此稀薄,以我等资质,又怎会全都停滞在初期境界而无法寸进。”说到这里,男子又有些恨恨不平起来。

“白兄再怨天尤人也没用的,从最后一批古修飞升后,以后虽然不能说没有修士再修炼到后期,继续飞升灵界的,但总共也就是那寥寥几人而已。和上古时候相比根本天壤之别。到了近些年,情况似乎更糟糕了。近万年竟一名飞升修士都没有。这就怪不得风老怪他们明知渺茫,也把希望寄托在逆灵通道上了。”灰袍老者同样大感郁闷。

“他们有他们做法,我有我的修炼之道。好了,话就到此吧。现在呼兄已经知道白某的意思了,要么直接拒绝风老怪,要么自己独自走一趟吧。我还要闭关,恕不远送了。对了,以后我会叫门下弟子彻底封闭此谷,不将火精枣彻底炼化,不会再见任何人的。你和那几个老怪物也说一下吧!”冰壁中男子有些不耐再说下去了,匆匆的说完最后几句话后,直接下了逐客令。

随即冰壁中声音全无!

灰袍老者面色阴沉,在冰壁前迟疑了好一会儿后,猛然一跺足:“为了这两枚血气丹,老夫也只有冒险一次了。有了这百余年的寿元延续,足以弥补我此行的精元流失了。”老者喃喃说完这话,周身绿光一起,化为一道惊虹飞射而出,就此离开了此谷。

昆吾山镇魔塔八层的殿前,韩立面无表情的两手一掐诀,空中十余口飞剑发出一阵嗡鸣的凝聚一起,然后突然化为一柄数丈大巨剑,金光一闪的骤然劈下。

“轰”的一声巨响后,巨剑斩过之处,一具白玉石人直接化为碎石。

目光在那石人残骸上略微一顿,碎石并未再次重新凝聚如初。

韩立微点下头,伸手一点,巨剑“嗖”的一声飞射而回。这已经是他彻底击毁的第四具石傀儡了。

这些位于大阵中的石傀儡,看似在法阵配合下仿佛拥有不死之身一般。但实际上它们被击毁次数达到一定程度后,终究会变的无法恢复的。

不过这也是在同时有如此多元婴中后期修士不停攻击的情况下,否则若是仅仅两人的话,恐怕就是将法力耗尽,也不可能摧毁全部石傀儡的。

而这些石傀儡手中金刃,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的法器,不但犀利异常,而且每一口都有灭魔的神通。

韩立亲眼所见,从这些金刃上发出的刀气,几名修炼魔功的修士,绝不敢让它们近身分毫的。否则护体魔气准会直接洞穿,无法抵挡一下的。

至于想要直接入阵的修士,则祭坛上石傀儡会同时放弃外边之人,而汇聚无数道刀气走玄妙之极的轨迹,共同攻击法阵中一人。

如此一来,任谁也无法抵挡这种连绵不断的厉害攻势,而偏偏此法阵是一种同时兼具数种功效的禁制,闯进大阵后同样无法尽快破除。这里的修士都不是普通之人,自然都清楚其中的奥妙所在。

当即也无人去冒什么风头,全都闷头只攻击自己附近的石傀儡。等将这些傀儡消灭一干二净后,这个大阵再去破除就事半功倍了。

韩立击毁眼前的这具傀儡后,并未再动手什么,而是眉头一皱的四下扫了一眼,只见祭坛上还能活动的傀儡只剩下几只而已,看来此阵被破就是眼前的事情了。

他正如此想着,忽然脑中的银月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声娇呼,随即发出阵阵的低呼,仿佛极为痛苦的样子。

这让韩立一惊,不禁传音问道:

“怎么回事,银月?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韩立声音中略有一丝关切之意。

“不要紧……宫殿中的东西好像醒了,给我的感觉非常奇特,好像很熟悉,很重要的样子,不……我的头好痛……”银月勉强只说了几句,就忍不住的继续呻吟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