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三十六章 联手

“没想到韩道友还敢出现在这里,徐某倒真有几分佩服了。”徐姓青年冷笑一声,抬手一道银光射出,将一只面对他的石人击成粉碎,率先在开口了。

“为何不敢来。现在灵宝当前,道友还有心思找在下的麻烦不成!”韩立回了一句,不动声色的目光一瞥。

只见那只被击碎的石人残骸,在祭坛中白光一闪,就重新凝聚如初,并继续挥动手中金刃,放出刀光击向天空。他心中有些诧异了!

听了韩立这话,这位天澜草原大仙师脸上煞气一闪,正想再说些什么时,远处的银翅夜叉,却在空中双翅一展的淡淡道:“阁下莫非忘了和在下的恩怨。虽然宝物当前,我也不介意先处理一下私人恩怨的。”

此话刚落,一旁狮禽兽口中也发出低低吼声,威胁之意毕露无疑。

“是吗?”韩立听了这话,不惊反笑了起来。

一旁的圭灵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和韩立并肩站在了一起。

这一幕,让银翅夜叉脸色微变起来。

“圭道友,你这是何意?为何和这个人类修士在一起?”

“何意?你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老娘被你们狠狠利用了一把,只顾自己本命牌却根本不管老娘死活。,现在我本命牌落在他人手上了,不想魂飞魄散的,自然也只有听命从事了。”圭灵双目凶光一闪,突然指着远处的银翅夜叉破口大骂起来。

这一幕,让所有的修士为之愕然了。

银翅夜叉则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一旁低吼的狮禽兽,也马上闭上了嘴巴。

说起来,这三妖当年大有渊源,自然也有一番交情的。若是可以的话,二妖倒是想帮丑妇将本命牌一起拿回的。

但是当时的情形实在特殊,他们能将自己的本命牌抢到,已经是大为侥幸的事情了,实在无法顾及圭灵的本命牌。况且韩立也滑溜之极,宝物一到手里就立刻开溜,他们却被困在四象尺威能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立跑掉。

“圭道友放心,我二人自会帮你将本命牌抢回的。”银翅夜叉神色瞬间恢复如初,盯着韩立阴沉说道。

“到了此种地步,说这些还有何用。老娘现在不得不听命从事,若是和你们对上,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圭灵却根本不领情,双目一瞪的说道。

银翅夜叉闻言苦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但却狠狠盯了韩立两眼。

韩立却神色如常的视若无睹,心中同时打定了主意。若是银翅夜叉真找自己麻烦,说不得让圭灵和他对上了。

“韩道友,不知和乾老魔一战结果如何。这老魔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莫非他命丧道友之手了?”化仙宗的木夫人忽然展颜娇笑道。

这话内容让其他修士都是一惊。

“原来在北极元光中偷窥我们一战的,真是夫人。还未请教夫人尊姓大名。”听到妇人如此不怀好意一问,韩立眼角一跳,随即目光在对方和身旁秀丽女子身上一扫后,从容的问道。

“这里不认识我二人的大概也只有韩兄了。妾身出身南疆化仙宗,可算是此处半个地主了。倒是韩兄面孔陌生的很,莫非不是我们大晋修士?”木夫人花枝招展的身形乱颤,平凡面孔上竟增添几分风情出来,瞳孔深处却又冰寒一片。

“在下来历似乎和当前事情扯不上什么关系。倒是韩某在昆吾殿时,是颇受了二位道友一番照顾的。至于乾兄和在下只是切磋一下而已,最后当然各行散去了。怎么乾道友没有到此吗?韩某还以为他先来了一步呢。”韩立面无改色的信口胡扯,让一旁的圭灵听了心里直翻白眼,大为的无语。

木夫人纵然心里有些怀疑,但是若说韩立真击杀那大名鼎鼎的乾老魔,她自己也不怎么相信的。所以在听了韩立不善的回答后,竟然掩口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另外几名面孔陌生修士,见如此多人重视新出现的韩立,互相打了个眼色后,抽身后退一些,停止了对法阵中石傀儡的攻击。

其中一名元婴后期的白袍儒生,目光一闪下,嘴唇微动的向韩立传音起来:“这位道友,看起来你似乎和此地其他人都有些恩怨。在下是叶家大长老,执掌大晋皇族一脉。道友有没有兴趣和叶家联手。我们叶家只要这柄八灵尺,宫殿内其他宝物全归道友所有。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韩立听了这话微微一怔,但脸上没有任何异色露出,也没有回答什么。

“道友不要觉得我们叶家贪心,这等至宝就算道友侥幸能拿到手,势单力弱之下也决没有机会保存多久的。”儒生一见韩立修为不弱,并且还能驱使圭灵这等高阶妖兽,拉拢之心颇切。

韩立眉梢动了一动,终于同样开口,传音了过去:“你们叶家身为大晋第一世家,哪还用在下一个外人帮手。而且你们不是有两名大修士进入此山的吗?不知另一位道友身在何处?”韩立目光闪动间,将那几名陌生修士都看的一清二楚。里面并没有似古魔幻化身,心中虽然一松,但却更加忌惮起来。

“想不到,韩兄竟然连我叶家来了什么人都知道。不瞒道友,在下那位长辈应该也在此塔中。虽然在下并没有联系到他,但相信到了关键时候,他一定会出手的。说不定,他已经潜入宫殿中也不一定!”儒生心中一凛,口中却嘿嘿一笑。

“是吗?若是宫殿中空无一物,在下岂不是白忙乎了一场,还要彻底得罪其他人。”韩立沉默一下,才如此回道。

“这个简单。在下先前在昆吾山其余地方,倒也得到了数件威力不小宝物,若道友真没有所获,在下愿意将它们拿出,全都赠与韩兄。韩兄若是怕得罪其他人的话,我们叶家也可以在事后,接纳道友作为叶家的客卿长老,或者一次付给道友百万灵石。”白袍儒生见韩立有些动心,急忙将自己想好的条件全拿了出来。

要知道,他因为大头怪人其他几名叶家修士莫名不见了踪影,正心中大感焦虑,觉得事情在脱离掌控中,自然不惜血本的拉拢韩立这位看似大晋之外的修士。

“客卿长老就算了。那百万灵石,韩某倒大感兴趣的,大不了事后,在下立刻离开大晋就是了。”韩立略一思量,竟就轻笑一声的答应下来。

“如此最好,叶某就和道友如此说定了。一会儿,道友见机行事就可以了。”白袍儒生似乎非常欣喜。

“怎么,你真要将这八灵尺让与他人?”银月作为韩立的心神相连器灵,将韩立和儒生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让与他人?当然不是。我和他只是达成一个口头约定而已。像这种没有任何保证的协议,他和我都不会真当真的。只不过叶家现在自觉势弱,而我也需要有人帮我牵制一下其他人。仅此而已。”韩立悠悠的对银月说道。

“我想也是!只要能破除大阵,到时候谁能得到八灵尺,还是要各凭神通的。”银月叹了口气的说道。

韩立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了。因为这时那白袍儒生一提法力,大声对其余人说起来了。

“几位道友,既然这位韩道友也到此了。我们破除这上古大阵应该更有几分把握了。先前的约定应该对韩道友同样有效吧。”

“哼!凭我们这些人已经足够破除此阵了。何必还要再加什么人,将其拿下就是了。”徐姓青年冷哼一声道。

“拿下?徐兄莫非在说笑了。若是徐兄出手能做到的话,在下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况且外面的封印随时都在减弱,你认为我们还有时间在这磨磨蹭蹭的吗?”白袍儒生脸色一沉,阴森说道。

“这句话倒是真的,外面已经来了太一门的玄青子,另外听说天魔宗的七妙真人也要到此,我们顶多还有一天时间取宝而已。否则到时候,正魔第一大宗有人到此,你认为这口八灵尺还有我们的份吗?”木夫人一拂额前青丝,竟如此说道。

太一门!天魔宗!

除了三个妖物外,包括韩立在内的所有修士都大吃了一惊。特别是叶家大长老,更是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

徐姓青年和林银屏互望了一眼,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虽然它们天澜圣殿和天魔宗也打过一些交道,但也绝不会认为对方会和他们平分这昆吾山宝物的。

“好,就让他也加入破阵行列吧。倒是大阵一破,谁能得到这件通天灵宝,就各凭神通吧!”徐姓青年不愧为大修士,马上就作出了取舍来。

其他人还有银翅夜叉等妖物各怀鬼胎,但也没有谁再反对此事。

韩立见此,嘴角一翘,随即袖袍一抖,十余口金色飞剑就激射飞出,二话不说的攻向下方的石傀儡去。其他人也纷纷不愿耽搁的再次强攻起大阵来。

下方原本静止不动的傀儡们,马上重新活动起来,毫不示弱的挥动金刃对攻向空中。

顿时刀光纵横,轰鸣再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