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三十五章 八灵尺

“我的确是身受重伤,为了拒敌,才将本命飞剑中苦修多年的玄冰寒气放出来的。当时比较混乱,其他人和伤我之人都想尽快进入下一层,我这才侥幸逃过一劫的。”白瑶怡心有余悸的说道。

“哦,听道友之言,似乎出手之人,你也不太熟悉!”韩立眉梢一动的问了句。

“那人应是开启封印的那批修士中人,我当时正和另一人相持不下,才被那人暗中偷袭的。这玄冰寒气所化巨冰,除非后期修士亲自出手破坏,否则不是一时半刻可以破开的。不过我重伤之下,同样也无法破困而出的,这还要多亏韩道友出手相救了。否则时间一长,同样后果不堪设想的。说起来韩兄倒是厉害,举手投足间就将我这寒气化去了。”白瑶怡面现一丝异色的说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不知白道友为何到此的?”韩立不以为意说道。

“当时我和富道友与韩兄分手后,去搜寻了昆吾山一处密阁,倒也得到了些好处,原本已经知足了,打算抽身而退的。但万万没成想,在镇魔塔这边突然出现了如此惊人的异宝天象。也是我二人贪心作祟,就鬼使神差的跑过来凑热闹了。结果半路上碰到了许多修士互相追逐着也往镇魔塔那边去。里面既有认识的阴罗宗等人,也有另一批开启封印的修士,还有银翅夜叉和那几名散修。其实见到场中那么多大神通之人,我二人已经后悔,产生了退意。只是当时有人不由分说的向我二人攻击,就这样被卷入了其中。我更是一直被人追杀下,被迫逃到了这里。倒是富道友在途中不见了踪影。看来是找到了机会脱离了这场混乱。”白瑶怡非常识趣的将自己经历向韩立大概讲述了一遍,同时目光在一旁丑妇身上打量了几眼,脸色有些不安起来。

显然感应到了圭灵的妖兽之身和身上的可怕妖气。

“白道友不用顾虑,这圭灵道友已经答应和我联手了。否则韩某孤身一人还不敢轻易到此的。”韩立看出了此的惊疑,微笑说道。

圭灵这时也挤出一丝笑容来。

“原来这样,我说以韩兄的才智,怎会和我二人一般糊涂!”白瑶怡虽然不信看丑妇和韩立之间关系像表面上说的这般简单,还是心中一松。

“不过,我在来的路上,已经见到了富道友遗骸,他已经陨落掉了。”韩立神色一正的讲出了富老者遇害消息。

“富道友身亡了?”白瑶怡大吃一惊,目中闪过骇然之色。

“是我亲手将其躯体处理一下的。连元婴都没有来及逃出来的样子。对了,刚才你在冰中,有没有感应到还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韩立突然想起了那手持血刀之人,目中寒光一闪的问道。

“其他人?没有感应到。怎么,还有其他修士进来了?”白瑶怡一怔,不知韩立为何有此一问。

“既然这样,那就没事了。白道友元气受损不小,现在有何打算吗?”不知出于什么考虑,韩立沉吟了下后,并没有将四散真人之事说出来,而是转首看了眼下层的入口,淡淡的问了此一句。

“还能怎么样,不管这里有何种奇宝,我也不会妄想了。准备马上离开此。在外面等裂缝重新开启了。”白瑶怡不加思索说道。

“这样也好。那我就和白道友在这里分手了。在下对此宝还颇感兴趣的。“对白瑶怡退缩,韩立没有露出丝毫意外,并说出了告辞的言语。

“既然韩兄对此有信心,那妾身就不多劝阻了。多保重吧!”白瑶怡听了韩立之言,苦笑一声道。

“白道友也保重!”韩立双手一抱拳,身子一晃的奔远处入口而去。

圭灵默不做声的跟在了后面。

白瑶怡望了望二人的背影,轻叹了声,随即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药,倒出一颗火红丹药服了下去。

已经走出二十余丈远的韩立,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一转首,遥遥的问了句:“白道友,韩某久闻北夜小极宫名声,以后可否有幸去拜访一二的。”

“韩兄说笑了。本宫当然欢迎韩道友前来。”白瑶怡一呆,马上嫣然一笑的回道。

“有白道友这句话,那韩某就放心了。”韩立微然一笑,这才真的头也不回的远去了。

白瑶怡等韩立身形在入口处消失不见,面上笑容才渐渐收敛起来,玉容上现出一丝沉吟来。

此女虽然答应的痛快的,但对刚才之言自然大感惊疑,不知韩立为何忽然提起了小极宫来。

第七层,就是当初古魔等人大战厉鬼之处,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韩立和圭灵非常容易的找到了通往第八层的小石室,黑白两个小型传送阵赫然还在那里。

望着眼前传送阵,韩立摸了摸下巴,目露思量之色。

“银月,你有什么感应吗?这两个法阵都是短距离传送阵,应该是通往下一层的。不是说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你。你能感应到什么吗”韩立在神识中暗自向银月问道。

“奇怪,这两个传送阵内,好像都隐隐有种我熟悉的东西。不过白色的那个好像更强烈些。”银月缓缓回道。

“这就够了。那我们就从白色传送阵过去。黑色的那个,隐隐有股邪气,让我不太舒服的。”默然了一会儿后,韩立平静的冲银月说道。

随后,他二话不说的走进了白色传送阵内,圭灵见韩立此举后,并不多问的也走了进去。

一道法诀打在法阵边缘处,四周灵光一闪,他们就在白光闪动中消失不见了。

几乎在身形在第八层刚一出现的同时,韩立和圭灵就立刻一个忙着先祭出了元罡盾,一个则身上瞬间浮现出了血红战甲出来。

毕竟谁知道传送阵这边,是否有人在守株待兔着。以二人的阅历,自然不会疏忽这一点的。

原先料想的攻击并未出现,但阵阵的轰鸣声如同惊涛骇浪般传来,而传送的一丝不适方一消失,韩立双目四周一扫后,顿时为之一怔。

眼前的情形实在太混乱了。

天空上,飞剑法宝漫天飞舞,到处灵光爆裂,遁光飞射。

韩立只是匆匆一扫,就看到了有十几道人影之多,其中银翅夜叉二妖、徐姓修士、天澜圣女以及化仙宗的两人等居然都在其中,还有数名脸孔陌生的修士,看来应该是所谓的叶家修士。

倒是葛天豪等人踪影全无,不知是在半路上被谁灭掉了,还是并未到此来。

但这些修士此刻并未互相攻击,而是四散在一座宫殿四周。宫殿附近则有一座巨大法阵和数十座祭坛,每座祭坛上都有一个数丈高的白玉石人。

这些石人身披金甲,双手合持金色巨刃,竟全都活过来了。它们配合这巨大法阵的禁制,劈出一道道数丈长金光,和众修士对攻着,竟似丝毫不落下风的样子。

但附近众修士目光却并未全落在这些石傀儡上,而是不少人一边攻击着,一边不时的朝宫殿上空望去。

在宫殿上空十丈高之处,有一把式样奇特的翠绿木尺漂浮着,散发着淡绿色灵光。

此尺半尺来长,式样古朴,缓缓转动不停。

若是这样,只是一件普通宝物的样子,自然没有什么稀奇的,不会引得如此多修士注意。关键是木尺每转动一圈后,附近就骤然浮现无数朵淡色莲花,似真似假,缓缓飘舞着。而在这些莲花中,还有八只大小不一的灵兽幻影,若隐若现,仰首对着此尺发出清鸣之音,仿佛在祭拜此尺一般。

“狻角兽,八麒鹿,金鳞蛟……”韩立稍一辨认后,不禁倒吸了一口灵气。

这些灵兽幻影,竟无一不是上古时候大名鼎鼎的妖兽!

“八灵尺!没想到昆吾三老,竟没有将此灵宝带回灵界去!”韩立尚未反应过来,一旁的圭灵先吃惊的喃喃道。

“八灵尺?”韩立神色为之一动。

“八灵尺也是通天灵宝之一,只是在上古时候动用次数并不多,所以此宝名声不显。但既然能成为通天灵宝,威能肯定非同小可的。”银月缓缓说道。

“怎么,你没事吧!”韩立却眉头一皱,心细的听出了银月声的异样。

“不知道,很奇怪。这件通天灵宝,我明明原先不认识此宝的,但是刚才脑中却一下浮现出此宝的详细信息。而且那宫殿中好像有东西正在召唤我。不,不是东西,是非常亲近的人在召唤我。也不对,是我的另一半在那里面。”银月仿佛神识恍惚了,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韩立眉头一皱,正想仔细再听银月说些什么时,远处的徐姓青年和银翅夜叉等人和妖物却都发现了韩立的到来,顿时十几道满含敌意或惊疑的目光同时射来。

心中一凛下,韩立自然也顾不得再详细问银月什么了。而是目中精光一闪的大步走出了传送阵,接着身形腾空升起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