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三十四章 血刀

“算了,就算那妖魔再强大,被镇压了如此多年,也十分虚弱才对。况且下去的有不少后期修士,足以应付一切的。”韩立深深望了一眼崖底,淡然说道。

随即一招呼圭灵,二人就轻飘飘的往崖下落去。

这一沉,堪称深不可测。足足飘下一盏茶功夫,竟然还没有见到底部的样子。

韩立纳闷之余,心中也有点骇然。

这时他们身处之处已经显得有些晦暗不明了,四周到处黑乎乎的,无法看出太远去。

倒是抬首望了空中,上面白光还隐约可见的。

若是普通修士,在这神识受限制的地方,肯定只能察觉到附近数十丈动静而已。

但韩立身处,却将明清灵目的神通打开,瞳孔中蓝芒闪烁不停,将附近数百丈一切都纳入了掌控中。

也知往下落去多久,圭灵突然轻声的提醒道。

“韩道友,我们到底部了!”

韩立闻言一动,望去。

果然下方不远处传了几点亮光,隐隐有个高大建筑的影子。

神色动了几下,他正想看个清楚时,目中余光一扫下,仿佛看到一侧什么东西一闪,一道血红匹练,从黑暗中无声无息的飞卷而出。

韩立顿时感到一股刺鼻血腥扑面而来,让人闻之欲呕。

四散真人!韩立几乎瞬间想起了这人来,心中一凛。

血光快似闪电,一闪就到了眼前。若不是韩立一直高度警惕,恐怕发现对方同时,只能束手待毙了。

如今他不加思索的手一扬,一面银光闪闪的小盾就祭了出去。

正是那面元罡盾!

此盾狂涨下,一层白光罩在盾上浮现而出,将韩立护在了其中。

血光转眼间一卷而过,韩立被淹没在了其中。

“嘶啦”一声传来,血光中蓦然显出一柄丈许长凶刀,狠狠斩在了光罩上。

此刀式样奇特,宽不过两指,奇薄如纸,闪动着妖异血芒。

光罩一晃后寸寸的碎裂开来,血刀顺势一下又直接斩在了元罡盾本体上。

盾上亮光一闪,表面变得如同镜子般光滑。顿时血芒银盾交织的一闪,竟一时僵持在了那里。

韩立神色略缓,刚想心中一松,血刀却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弯曲,竟如同毒蛇般绕过盾牌,从一侧扎来,其动作诡异利索,几乎让人难以置信。

韩立却真如被毒蛇咬了一般,身形骤然向后倒射而去,同时十指对准此刀连弹不已。

“砰”“砰”之声接连响起,十余道青色剑气接连射出,却被血刀锋利之极的全一劈而开,竟连丝毫停顿都没有的到了韩立身前。

韩立脸色一白,一张口,一团青光包裹着一物出了口外。

“当”的一声脆响,这口血刀竟未能劈开青光中东西,终于被挡了下来。

光中包裹的,竟是缓缓转动的虚天鼎!

“咦!”远处黑暗中传来一人意外的声音。

而韩立趁此机会,背后浮现出了风雷翅,一展之下,立刻在电光中出现在了十余丈外的地方,脸色铁青的一抬手,元罡盾和虚天鼎立刻飞射到了其身前。

这时,附近的大片血光,却毫不客气的从四面八方齐往韩立这里一涌而上,血腥之气之浓,几乎让人窒息。

韩立冷哼一声,两手一掐诀,身上雷鸣声大起,一层金色电弧瞬间浮现在了四周,电弧狂闪所过之处,血光纷纷溃散,让那些血光都无法近身分毫。

辟邪神雷!黑暗中那人见此情形,更加意外了,知道这次碰上了棘手的对手。

“四散真人?”韩立朝远处人影望去,口中冷冷的说了一句。

那人并没有回答什么,血刀发出阵阵的嗡鸣,突然裹着血光向来路激射而回。然后黑暗中人影一晃,化为一道惊虹的朝下方飞遁而去,片刻后,没入下方一个巨大黑影中不见了踪迹。

“道友没事吧!”

刚才偷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圭灵仿佛大感意外并未来及出手。此刻惴惴不安的上来问了一句,生怕韩立有责怪之意!

“没事,果然有几分像魔龙刃,要不是我的盾牌可以消弭并反弹部分攻击,普通的宝物恐怕早就被一斩两半了。”韩立平静说道,抬手一把将那元罡盾抓到了手中,并翻转朝上面看了一眼。

一道细细刀痕,深深的出现在了盾面之上!

韩立眼角不禁一跳,眼神阴沉了下来。

手中灵力往盾牌上狂注而入,盾面上银光流转,刀痕在灵光中渐渐的消见了。韩立反手将盾牌收起,一张口将虚天鼎也吸入了口中。

“那人模样,韩兄是否看清楚了!”圭灵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没有,那人浑身灵光遮蔽,我也无法穿透灵光看清对方到底是不是四散真人。但是对方修为的确不太高的样子。”韩立缓缓说道,然后低首朝下方黑乎乎巨大建筑望去,双目微眯的沉吟起来。

圭灵不知韩立在思量何事,虽然很想马上下去,也只能在一旁静静陪着。

“圭道友!这一次的迟疑,我就当做第一次发生,可以视作不见了。希望下次该出手的时候,不要再心存其他的念头了。”韩立头也不抬的淡淡道,随即也不等圭灵分辨什么,就化为一道青光直奔下方遁去。

丑妇先是心中一惊,但见韩立没有要对她不利的样子,心中又一松,但人却一时停在原地,脸上红白交错不停起来。知道自己刚才心存的一些不轨心思,终于还是因为那本命牌身附着的部分精魂,而被对方感应到了。

半晌后,丑妇苦笑一声后,才无奈的化为遁光直追韩立而下。

韩立这时已落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平台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除了在面前不远处一黑乎乎的向下石阶外,并未有其他的入口。

“镇魔塔!这那里像塔了!”韩立喃喃说了两句,这时圭灵也飞身落在了他身后,一听韩立此言,忙上前解释起来:“道友不知,这镇魔塔和世俗的宝塔不一样的,而是古修们倒过来修建的。塔尖在下,塔底在上。越是被关押在下面的妖魔鬼怪,才是越厉害的。”

“原来如此!”韩立恍然的点点头,再四周看了看,好像一点没有为刚才的警告之言,而对此妖有什么异样。

这反让圭灵心中对韩立,更加忌惮起来。

抬手扔出一颗月光石,漂浮在头顶处,韩立招呼圭灵一声,就走进了石阶中,二人终于进入了魔塔中。

前几层的镇魔塔非常广大,也非常的平静,连个鬼影都没有。显然是被前边进入的修士,给灭杀的一干二净了。

但是打斗的痕迹,却骤然多了起来。看来为了不让其他人先进入下层,那些修士的争斗更加激烈了。

当进入到第三层时,一个浑身焦糊的尸体出现在一根石柱旁边,韩立站在旁边辨别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这人自己并不认识,看来应该是所谓的叶家修士才对。

不过这人天灵盖大开,元婴倒是离窍飞走了,就不知成功逃掉了。还是在混乱中被灭掉了。

第四层时候,并没有意外的发现,倒是在第五层的时候,却多出了两具尸体来,一具浑身碧绿,一看就是中了什么奇毒而亡的尸体,面目浮肿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另一具却竟是那几名散修中颇受韩立注意的大汉,不过一颗硕大头颅掉在了一边,躯体更是被谁用飞剑斩成了七八截之多。

看着大汉满面难以置信的样子,似乎到死前仍然不能相信自己竟会身死此处。

韩立虽然心中大凛,但并没有因此止步不前,将尸体随手化为灰烬后,就凝重的带着圭灵进入到了第六层。

结果这一次,他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位活人,一位被巨大冰块封印其中的宫装女子。

竟是白瑶怡此女。

此女双手掐诀,捧着一口晶莹剔透的飞剑,双目微闭着。

若不是隔着冰山,能感应到此女微弱的灵气波动,望着此女苍白异常的面容,韩立几乎以为此女也已经陨落而亡了。

他并没有急着给此女解封,而是先用神识将这一层都扫过了一遍,没有其他的发现后,才单手一抬的轻轻往巨冰上一按。

“噗嗤”一声,一层紫色火焰将其手掌包裹,然后原本白色的巨冰,瞬间寒气被此冰焰吸收而入。

转眼间,巨冰由大到小的骤然缩小起来。片刻后,白瑶怡终于从巨冰中被放出来了。

当最后一层寒冰也从此女身上消失后,白瑶怡睫毛微动了两下,就自行睁开了双目。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身前处的韩立。

其原本有些紧张的玉容,顿时为之一松。

“原来是韩兄,我还以为是其他人呢!”此女虚弱一笑,似乎元气损耗的着实不轻。

“我没记错的话,白道友修炼的就是冰属性功法,莫非刚才是自行将自己冰封起来的。”韩立眉头皱了下,在此女秀丽的面容上一转后,缓缓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