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三十章 破珠

乾老魔一见韩立堵在了前面,心中一凛下,血魔珠不禁一顿。

后面银光中人影则趁机手一动,一张巴掌大火红小弓出现在手中,抬手虚空一拉弓弦,顿时无数红色箭矢密密麻麻激射而出。

而与此同时,韩立也诡异冲老魔一笑,手中三焰扇一亮之下,在凤鸣声中,一股三色火焰从扇上涌出,瞬间化为一只火鸟扑向血魔珠。

前后夹击之势顿成。

乾老魔心中大惊,三焰扇的威力,他可已经见过一次的,自然决不肯硬接的,但是后面之人的攻击也同样犀利无比,他先前一不留神下,就已经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了。

无奈之下,血魔一声尖啸,骤然向后面倒退射去,同时血光大涨下,一个灰蒙蒙鬼脸在珠上浮现,一张口,一道黑气喷出,瞬间化为一杆数寸大小幡旗。

迎风狂涨下,此幡化为数尺大小,阴气骤生,碧光闪闪!

阴罗幡!

韩立眨眼间认出了此物的来历。除了魔气更加浓稠外,此物几乎和先前他得到的那杆一般无二。

老魔身为阴罗宗大长老,有此宝是毫不稀奇。韩立心念如电的念头飞快一转。

而就在这时,此幡已在血珠身前一展。

附近立刻阴风大作,黑雾弥漫,一个个扭曲变形鬼头纷纷在魔气中涌现。口喷磷火的迎向那漫天火矢。

箭矢自然也没客气的狠狠射入阴气,顿时爆裂声响成一片。

但趁此机会,乾老魔却在此幡威能掩饰下,驾驭血魔珠和阴罗幡向一侧遁去,趁机还向后面望了一眼。

只见那只火凤双翅一展的紧追其背后不放。

老魔心中大凛,心中一狠心。

那面阴罗幡绿芒大放下,幡面上骤然浮现出一个黑洞出来。

漆黑如墨的阴气一冒出后,从里面一下跳出一个寸许高小鬼出来。此鬼一飞出幡旗体形马上狂涨,竟化为一只身高过丈、青面獠牙厉鬼。

此凶鬼身披乌黑油亮的战甲,手中还持着一杆托天叉,叉尖上绿火嶙嶙,竟一副全身披挂,神通不小的样子。

这鬼物似乎在幡旗中被禁制了许久,刚一变身完毕,尚未看清楚附近情形,就兴奋的厉啸起来,但马上长啸嘎然而止。

因为那三色火鸟,已经扑到了鬼物跟前。

恶鬼面上一惊,匆忙之下只能一张口,慌慌张张的喷出一股漆黑阴气来,同时手上托天叉一举,就想抵住火鸟的靠前。

也怪此鬼倒霉!

以其神通纵然没有乾老魔和韩立等人厉害,但也不下于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但被囚禁在幡中数百年,刚刚现世就碰到了三焰扇这种异宝,再加上一时疏忽,根本未来及仔细打量三色火鸟,将它当成普通灵禽来处理了。

如此一来,“轰”的一声闷响,火鸟在和阴气接触的瞬间,爆裂了开来。

一轮神秘光晕诡异浮现,一涨一缩间骤然扩大到了十余丈之广。

威能之内,三色符文翻滚涌现,那恶鬼及其附近阴气化为了乌有。

血魔珠却趁此阻挡,用阴罗幡一裹,一下遁出了三色光晕之外,躲过了此劫!

乾老魔心中暗叫侥幸,往阴罗幡上看了一眼后,心中又大感痛惜起来。

这件阴罗宗镇宗之宝,此刻光芒黯淡,一副灵性大失的样子。

会出现这种情形,自然是因为此幡禁制主鬼和大片鬼雾被三色光晕灭掉的缘故。

说起来,阴罗幡能号称阴罗宗镇宗之宝,威力自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它们的真正威力,也只有集齐了十八杆阴罗幡后,才会显露出来。

有这十八杆阴罗幡都在手的话,不要说是韩立和那丑妇,就是化神期修士碰上,乾老魔自认也能自保不死。

但可惜阴罗宗祖训历代有规定,非到阴罗宗有灭宗大祸的时候,十八杆阴罗幡是不会汇聚一人手上的,平时是交由宗内修为最高的十八名修士共同执掌,这一点就是他身为阴罗宗大长老,也丝毫无法改变的。

更何况如今还有一杆,落入了对方手中。

乾老魔恨恨的想道,血魔珠上却再次浮现一张鬼脸出来,张口想将元气大伤的绿幡吸进口中收起。

经过三焰扇这一击后,他对韩立的忌惮之心倒去了大半。

如此威力宝物,消耗法力肯定多的惊人。对方已经在和化仙宗两名女修动手时,动用过一次了。刚才又击出一扇。对方在短时间内,应该无法再动用此宝了。

否则别的不说,只要连扇几下,恐怕他早躲无可躲的葬身此宝威能之下了。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声雷鸣从远处银光中人影手中发出,一道翠绿刺芒激射而出,轰鸣一闪下,就在途中又消失不见。

“不好!”

一见这熟悉一幕,乾老魔心中一凛。

先前他就是不及防之下,被此物偷袭了一下,可大吃了一些苦头。翠芒中竟蕴含了专克制魔功的辟邪神雷。他不及防之下,来不及施展秘术抵消,结果让护体血焰损失了不少。

老魔吃过一次苦头,自然不会再让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

鬼脸一口将鬼幡吸进嘴中后,接着血魔珠一晃,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丈许处绿芒浮现,一根数寸长翠绿短箭闪动着金色电光,出现在了那里。

雷鸣声一起,短箭一闪,从珠子上洞穿而过。

“血魔珠”无声无息的化为了乌有。

竟是乾老魔在千钧一发之际,使用秘术将血魔珠遁移了开来,原地只留下一个幻影而已。

在离此地仅仅十余丈远处,一团血焰凭空爆裂开来,血魔珠出现在了其中。

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几乎在血魔珠出现的同时,微弱的黑光一闪,一枚晶莹如墨的寸许长飞刀,无声息浮现在了血魔珠后面。

黑芒一闪,一道黑线轻易的从血魔珠上一掠而过,飞刀就出现在了另一边上。此珠的护体血焰竟未能阻挡分毫!

清脆的破裂声和乾老魔的惨叫声同时传出,血珠表面寸寸的碎裂开来。

“不可能!血魔珠怎么这么简单就……就是太一门的天阿神剑也无法做到的,这飞刀是……”血珠中传出乾老魔难以置信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惊怒道。

随即血珠一声闷响,彻底爆裂开来,现出一个元婴来。

此元婴实在诡异,不但浑身被一层淡淡血雾笼罩,双手抱着数寸大的小幡,浑身上下竟被五个骷髅头死死咬住不放。

而骷髅头漆黑如墨,微微蠕动着仿佛在吸食元婴的精血,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乾老魔元婴一见寄附的血魔珠彻底不见,口中立刻发出刺耳的尖叫,马上裹着阴罗幡抵挡住四周的北极元光,就化为一团黑气向远处射去。

正和圭灵所化巨人打的难分难解的巨骷髅,也呼应的口中一声厉啸,身体往后一跳后骤然瓦解分开,化为五道灰白之气,向老魔激射迎去。

虽然血魔珠被毁,老魔无法再幻化出血影之躯来,但只要和五子魔汇合一起,同样可以借体任意寄附其中之一的。

圭灵自然不会轻易放五子魔离去,当即身形骤然间缩小成寻常模样,然后驾起黑白遁光追去。

无论五子魔还是圭灵,离韩立他们这边还有五六十丈之遥。若是老魔元婴有寄附之物或者元婴身处北极元光之外的地方,都可以使用瞬移之术,几个闪动就和五子魔汇合一起。

但现在不得不用普通的遁光而逃,这又怎能逃过可以施展雷遁术的韩立之手。

韩立面无表情的背后双翅一动,人就出现在了黑气正前方的地方,一扬手,雷鸣大响,数道金弧就化为一道金网迎头罩下。

老魔自然识得辟邪神雷,当即元婴面色大变的一张口,一团血雾喷出暂时抵住金网,就瞬间方向一变,飞快向一侧遁去。

但谁知道前面光华一闪,一团银光一下挡在前面,随即光芒一敛,显出一个面容苍白的中年修士来。

此人一身黄衫,神色木然,单手持着红色小弓,正是韩立炼制的人形傀儡。

不过此傀儡无声息出现在此,并没有马上开弓攻击,反而趁老魔吓了一跳之际,看似平常双目骤然间放出刺目的紫光来,并一圈圈向四周荡漾开来。

老魔元婴一瞅见此紫光,只觉其是如此的绚丽动人,有一种要将精魂都融入其中的感觉。

自身更是因此暖洋洋的,什么事情也不愿去想,也不愿去做。

“不对,这是迷魂术!”老魔虽然现在只是元婴在外,但多年精修强大神识刹那间就让其自行醒转了过来。

心中骇然的他,急忙一扭首,不敢再看对方双目分毫,同时护身黑气一翻滚,就要瞬间向另一方向遁去。

但是就在这时,其头顶上空突然传来一阵灵气异动,老魔一怔的不禁抬首看去。

结果在他上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小鼎来!

此鼎缓缓转动着,正散发着淡淡青光。

虽然头一次见到此宝,但凭借数百年的阅历,老魔还是瞬间感到了此鼎的诡异,当即想也不想的人就化为一道黑气激射了出去。

小鼎传来一声清鸣,忽然放出一股青蒙蒙霞光来,直奔老魔逃遁方向席卷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