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魔珠

巨大骨架受创后,只是微微一晃,骨架上灰白光芒流转一下,那些孔洞就弥合如初了。

对普通修士来说致命的攻击,竟对此魔头不起丝毫作用。

韩立眉头皱了下,看来不先将乾老魔击杀,这五子同心魔很难灭杀掉的。

巨骷髅看似动作不快,但几个大步后跨出一大段距离,到了圭灵的面前了。

一对空洞洞眼眶中血芒一闪,两只骨手虚空朝自己身上一抓下,两截肋骨直接飞出体外,化为了两口丈许长白刃,一把抓住。

略一挥舞下,黑色的魔焰片片浮现而出。

圭灵所化巨人见此,冷哼一声,抬腿抢上前两步,举起手中巨斧狠狠就是一劈。

银芒闪动,轰鸣声随之响起。

巨骷髅两手一挥下,手中的骨刃一下暴涨倍许,也不甘示弱的交叉一迎,就在头顶处硬生生的架住了巨斧。

此魔头仿佛也力大无穷的样子。

圭灵对巨斧被架毫不意外,随即目中异色一闪,口中一声低喝:“虎噬”。

一片银光晃动,斧面上蓦然浮现一只巨大兽头,仿佛一只长着独角的白虎样子。

此兽血盆大口一张,半截身子闪电般一探,竟一口将巨骷髅头颅咬下,三下五除二吞进了腹中,马上又缩了回去。

这银色巨斧不但是一件凶刃,竟还拥有自己的器灵。

这一下不禁韩立怔住了,化为血影的乾老魔也吃了一惊。

圭灵丑妇所化巨人却丝毫迟疑没有,手中巨斧挥动如同车轮一般飞快,无头骨架彻底被大团寒光罩在了其下。

“咔嚓”之声响起!

凭借此斧锋利和浑身无上巨力,瞬间将巨大骨架斩成了无数段,碎骨掉落一地。

手中巨斧方停,圭灵一张口,喷出一股黄色妖焰罩住地面上残骨,要一口气彻底解决掉这五子同心魔。

不过远处的乾老魔吃惊过后,倒变得镇定下来。见圭灵用妖火炼化与其性命攸关的魔头,也不言语的两手一结印,心中一催魔功。

汹汹燃烧黄色妖焰中立刻刮起了一阵寒风,让火焰声势一敛。

五缕晶莹黑丝在黄色妖焰中浮现,接着激射而出。在十余丈外爆裂开来。

五股灰白之气从地上窜出,随即雾气一散,五具洁白骷髅晃悠悠的重新出现在那里。

“化魔无形!想不到,你竟让子魔化身连这种神通也修炼成了。就不怕有朝一日被反噬吗?”圭灵真吃了一惊,口中发出巨吼的喝问道。

“反噬?老夫只要小心行事,怎会让它们有此机会的。”乾老魔淡淡的说道,神念一动下,却将魔功催的更紧了。

转眼间,五具人骨往中间一扑,重新合为巨大骷髅。然后两手一动,立刻幻化出两口骨刃,狠扑向了丑妇。

这一次,圭灵并没有再催使巨斧上凶兽攻击,而是挥起巨刃和对方战在了一起。

只见一大团寒光和两团稍小些的白气,在两个巨大身躯间不停发出激烈异常的碰撞,轰鸣声震耳欲聋,整个大殿都在巨声中颤抖不停,随时都可能塌下来的样子。

韩立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虽然圭灵回复法力又变成巨人之身,附近残余北极元光,似乎无法对其造成了什么损害了。但是显然无论巨大术还是其身上的血红战甲,都不可能比那巨大骷髅在北极元光中呆的更久。

此战还要速战速决才行。

如此思量着,韩立目光朝远处血影看了一眼,眼中厉色一闪,神念暗自操纵头顶阳环微微一颤。

血影身后处,一下射出数条银链来,如同毒蛇一般无声无息。

乾老魔正同样在思量着应对韩立二人联手的对策,不知是其自持不死之身,还是在北极元光中神识被压制的太厉害了。

等银链都到了近前时,才猛然察觉的急忙身形一晃的想要避开。

但银芒骤闪,七八条银链出其不意下,一下洞穿了老魔的血影身躯。

老魔先是一惊,但低首看了看身上洞穿而出的银链,面上就显出一丝冷笑。

这点伤势对他来说,根本不用在意,回复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但马上乾老魔就发现了不对劲,这些银链洞穿后竟没有就此消失,竟犹如实质的凝结在其身躯上,还闪动着微微银芒。

老魔神色一变。

“迟了!”韩立淡淡一声道。

那数条银链顿时如同毒蛇般的一个盘旋,竟就此将血影死死的缠在其内,略用力一勒下,就将血影硬生生撕裂成了七八块去。

老魔又惊又怒,残破身躯化为血雾,往一侧射去,然后一聚,就要重新凝结出魔躯来。

眨眼间,那几根银链就立刻如影的尾随而至,同样的一幕,在尚未幻化成形的血影身上上演了。像撕纸屑般,再次将乾老魔的魔躯硬生生撕裂成数块之多,根本不给老魔凝形的时间。

如此一连五六次,血雾明显比先前稀疏了一些。

“找死!”一声爆喝,从血雾中的惊怒的传来。

乾老魔显然发现不妙了。

在这北极元光中,他就是将血雾飞遁的再快,韩立都能随时在四周飞快凝聚出条条的银链,他根本避无可避。

当即血雾不再幻化凝形,反而往中间猛然一聚。血光在上面一闪后,眨眼间现出一颗拳头大的血色珠子。

此珠子鲜红似血,闪动着妖异红光,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之气,从珠上散而出,让人一看就知绝对不是寻常宝物。

“血魔珠!”韩立一见此珠,嘴角不禁抽搐一下,脱口叫出声来。

“你真当老夫怕了你。拿小命来吧。”老魔声音竟从那血珠上传出,随后此珠就化为一道血芒直奔韩立这边激射而来。

一副暴怒要拼命样子。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不敢怠慢的单手一扬,一连数道法诀打在了头顶阳环射上。

顿时在血魔珠飞遁的途中,一下浮现出十余条银链来,纷纷光芒一闪的击向血珠。

血魔珠遁速奇快,但仍被这些银链一一击中。

一阵嗡鸣声从珠上传出,在绿光闪动中,这些银链就被轻易的反弹开来。

韩立面上丝毫表情没有,一只手一翻转,顿时一团金色电光在手心中浮现,另一只藏在宽袖中的手掌,却一下紧扣住了三焰扇的手柄。

老魔已经将元神元婴藏在了血魔珠中,要想灭杀他,看来还要摧毁此珠才行。

血魔珠在魔道中可算是大名鼎鼎,以寄附元婴元神在其内,几乎相当于第二肉躯一般的宝物,罕有魔修炼成过。

听说要炼成此宝,不但需要收集上百种不同灵兽精血,而且需要修炼某几种特殊的魔功,才能将此珠炼化从而得心应手。而且此珠具体炼制之法,据说早就下落不明了。可没想到竟落在了阴罗宗手中,并让老魔早就炼制成了。

不过,这也是他的一个契机,只要此珠一接近,他就不惜大量辟邪神雷的困住此珠,然后再用三焰扇出其不意一击。

不管此珠倒底有何神通,也不可能在宝扇威能下丝毫无损的。

就在韩立思量好对策,准备迎头给老魔一击时,那道飞逝而来的血芒在途中突然一顿,珠上窜出尺许高的血焰,一闪下就在原地凭空消失。

韩立心中一凛,神识急忙朝四下放出,生怕老魔用遁术欺近身旁而不知。

但下一刻,韩立有些怔住了。

因为血魔珠裹着火焰再次现出后,现身的竟不是韩立附近某处,而是遥遥一侧的北极元光禁制前。

然后那边传来老魔一声狂笑。

“小子,你真当老夫糊涂了不成!在这里和你们两个高阶修士拼斗,乾某怎会做这种蠢事。等到了外面,找齐了人手,老夫再好好招待二位!”

话音未落,血魔珠就一头扎进了银光闪闪,犹如波浪般的密密麻麻银丝中。

看似稠密异常的极元光,在此珠泛出的血色火焰燃烧下,纷纷融消溃散,竟无法再困住的样子。

这时,韩立才醒过神来,但明显追之不及了。虽然大感意外,但奇怪的是,其脸上却并未露出丝毫慌乱之色,反而木然的一转首,看了还和圭灵斗在一起的五子同心魔。

只见巨骷髅手中骨刀,仍被舞的厉啸不断,丝毫没有一同要退走的样子。

韩立神色一动,这才背后雷鸣声响起,一对羽翅浮现而出。随即银光一闪,身形在原地凭空消失,突然同样出现在了一侧的北极元光前。

他双目冷冷的盯向老魔逃走的方向,单手一抬,那把三焰扇就出现在了手中。

随即面上略一犹豫后,韩立又一张口,一团青光包裹着某物也喷出了口外。

里面隐隐约约的是一只拳头大小鼎,竟是那只虚天宝鼎。

韩立这边才做好这一切,北极元光中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隐隐传来乾老魔的几句咒骂声。

北极元光一阵晃动,一道血芒和一道团银光一前一后,从里面飞射而出。

前面那道正是被血焰包裹的血魔珠,只是此刻的血焰似乎少去了小半,而在其后面的光团则银光刺目,让人无法看清楚,但仿佛有一个瘦削人影在里面晃动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