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二十七章 劫杀老魔

昆吾殿后半部处,一只巨梭在空中如同银龙般的激射电闪,而后面则银团、紫雾及一道血影紧追不舍。

各种法术攻击狂风暴雨般的击在梭上,但在表面泛起金银色异芒后,就生生全挡了下来。

日月梭不愧为人界三大灵梭之一,如此凶猛攻击也一时奈何不得的样子。

在巨梭内部,木夫人全神驾驭着灵梭,拼命躲闪着后面攻击,而一旁,秀丽女子单手紧抓那件四象尺,但面色无血,是双目微闭,明显一副虚弱样子。

看来先前强行动用四象尺这等通天灵宝,让此女法力几乎耗尽。

“乾道友,你真要和两个妖孽同流合污吗?我二人取这里的宝物,可是为了人界安危,重新封印此山用的。”木夫人修为远逊乾老魔和二妖,每一次想要夺路而逃都必被三人拦下,体内法力飞逝下不禁惊怒说道。

“哼,少说什么人界安危大话,你当老夫是三岁孩童。再说老夫什么时候和妖孽联手了。这二位道友只是对你二人袭击之事,也大感不忿而已。一个小小的化仙宗,也敢虎口夺食!识相话,乖乖将拿走宝物交出来。另外,那件玉尺是通天灵宝仿制品吧,也给老夫留下。”血影中传来乾老魔冷笑的声音。

听了这话,木夫人的一声叹息,知道再说什么也无意了。毕竟她们化仙宗在正魔十大宗门眼中,原本就不算什么的。

在乾老魔和银翅夜叉二妖联手之下,日月梭终于开始灵光黯淡,并渐渐被逼到了殿堂的一角。

在乾老魔面露狞色,准备给予二女致命一击,打破灵梭时,梭中却传来一阵梵鸣之音,紧接乾老魔和二妖附近浮现了朵朵白莲,一只白尺同时从梭中飞射而出。

“不好!”

无论银光紫雾还血影,同时如见毒蝎般的向后退缩射去,吃过一次苦头的乾老魔以及银翅夜叉二妖,绝不敢让这些白莲近身的。

有此喘息之机,白尺先一闪飞回了梭内,巨梭则马上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又出现在了老魔等人背后,直奔北极元光射去。

而那些白莲则无声无息的纷纷溃散开来,竟只是虚有其表的幻影而已。

乾老魔和银翅夜叉等见此大怒,心知上当了,立刻驾起遁光奋起急追。

但却已经迟了一步,金银巨梭一头扎进了北极元光中,数根银丝全都激射向此宝,但一接触巨梭表面后,就被一层银幕纷纷反弹了开来。

木夫人正两手掐诀,不停催动手中一块银牌,一脸的凝重之色。

这银牌银光闪闪,喷出一股股的霞光,巨梭表面银幕竟是此牌神通所为。而一旁秀丽女子因为用仅存法力再次祭出四象尺,虽然只是虚张声势也让此女摇摇欲坠了,彻底丧失了动手之力。

木夫人百忙中,扭首瞅了自己师妹一眼,面上全是担心之色。

“师姐不用担心,我只要回去静养数年,也就好了。”秀丽女子却一笑的开解道。

“希望如此吧。以你现在修为驱使四象尺,实在有些太为难你了。”木夫人无奈的说道。

“可是要不用此宝,我二人怎可能硬生生在乾老魔这等大修士手中拿走化龙玺的。倒是那姓韩家伙奸猾的很,一旦得到宝物后竟马上溜了。否则能替我们分担些压力的。”秀丽女子恨恨的说道。

木夫人听了只能苦笑而已,脑中同时闪过韩立模样和那把可怕之极扇子。

巨梭身后,血影、金光,紫雾紧追不舍的同样射入了北极元光中。

木夫人二女现在都处于虚弱之时,若不是日月梭实在神妙异常,恐怕早就被擒下了。故而这三位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不过一遁入北极元光中,老魔等人立刻察觉不妙起来。

前面银梭中的二女竟能借助手中银牌,直接控制北极元光中的幻阵禁制,虽然这等幻阵对他们三个来说不不算什么,但也稍一阻挡下,就让灵梭抓住机会,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密密麻麻银丝中,不见了踪影。

这一下乾老魔气得暴跳如雷,而银翅夜叉和狮禽兽下互望了一眼后,却用不善目光打量起了乾老魔。

老魔顿时有所感应的警惕起来,冷冷一扫二妖后不客气的说道:“怎么?二位还想打老夫主意不成?”

“哪里,道友神通如此广大,我二人怎会做这种不明智之事!”银翅夜叉略一犹豫,似乎觉得就是和狮禽兽联手也无法轻易拿下老魔,当即打了个哈哈说道。然后一招呼狮禽兽,二妖立刻施展神通破开一条出路,飞遁离去了。

对二妖来说,既然自己本命牌到手,此行主要目的就已达到,也就不想节外生枝了。

乾老魔看到二妖背影真在北极元光中消失不见,才一声冷笑,化为一道血影从另一方向激射而走。

无数银丝从血红影子中洞穿而过,却根本没有让老魔遁光停顿分毫,东一下、西一下后,就从幻阵禁制中飞遁而出。

这时老魔才心中一松,正想一口气飞到出口处时,却忽然神色一变的放慢了遁光,血光中一对精目闪烁不定。

“什么人,给老夫滚出来!”老魔忽然一声厉喝。

“乾兄不亏是阴罗宗大长老,的确是修为深厚!”一个淡淡男声从前方的某根石柱后传出,人影一晃,一名青年从容不迫的走了出来,身上顶着一个乌蒙蒙光罩。

“韩立!”乾老魔自然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双目半眯了起来。

“你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吧!专门是为了等候老夫。”看到韩立身上护罩将北极元光轻易挡在外面,老魔面上肌肉抽搐一下,阴森说道。

“看来不用我再说什么,乾道友已经猜到几分了。很简单,乾兄能否将贵宗封魂咒解咒法诀,给在下复制一份!”韩立不动声色说道。

“封魂咒?”这话让乾老魔有些意外,但略一思量后,就仰首狂笑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想要此咒解除法诀。但你以为,老夫会告诉你吗?”

“我就知道,刚才只是浪费口舌而已。但还是忍不住想试上一试。毕竟若是将十大宗门大长老抽魂炼魄的话,恐怕我也无法在大晋继续待下去了。”韩立叹了口气的喃喃道,仿佛在和邻人闲聊一般。

一听“抽魂炼魄”之言,乾老魔瞳孔一缩,但随即射出刀剑般精芒。

“想将老夫抽魂炼魄,也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有什么帮手一齐叫出来吧。光凭你一个元婴中期修士,绝不敢说此大话的。”老魔竟冷静的说道。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圭道友你也出来吧。”韩立却毫不在意的淡淡道。

此话方落,老魔一侧另一根石柱后光芒闪动,丑妇身披血红战甲的转了出来,单手持棍,面无表情。

“是你?这小子给你什么好处,你竟和他联手,我可以给你更大好处?”乾老魔先是一怔,但马上眼珠一转的说道。

“行!把你的性命给我就可以了。”丑妇哼了一声,手中黑棍猛然往地上一捣,两眼一瞪说道。此妖不得不臣服于韩立,正一肚子的闷气,自然不会给老魔好脸色的。

乾老魔听到丑妇这话,心中大怒,但面上却毫无异样,神识再次往四周一扫,终于确定再无第三人后,心中才踏实了许多。

若只是这两人的话,他自问脱身绝没有问题的。

心中思量过后,乾老魔不再说任何废话,身上血芒蓦然耀眼,一下化为血影向一侧激射出去,根本不想与韩立二人在此交手。

韩立对此却早有预料,一见此幕,二话不说单手一抬,一枚乌黑指环浮现手中,迎风狂涨。

单手一把抓住此宝,微微一晃,方圆数十丈内银波荡漾,一圈圈的银丝在清鸣声中汇集四周,北极元光瞬间形成了一片银色障壁,将四周堵得严严实实。

乾老魔所化血影固然厉害,仿佛能无惧伤害,但一见如此密集的光丝,还是大吃了一惊,遁光自然一顿。

就这片刻耽搁,丑妇毫不犹豫的虚空一挥手中黑棍,重重棍影顿时浮现在了血影头顶,黑压压的一砸而下。

尚未落下,一股巨压就先袭身而来,乾老魔只觉周身一紧,身躯竟瞬间被一股无形之力凭空禁锢而住,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老魔心中一凛。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就已将阳环祭出,凝重的冲其一点指后,从四周银波中立刻飞射出无数银丝,密密麻麻化为一张巨网,直奔血影罩去。

乾老魔面色大变,蓦然一声厉啸从口中发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血影周身灵芒流转之下,突然间小腹急剧膨胀起来,“砰”的一声闷响,整个身体竟自行爆裂开来,无数血丝四散遁逃。如此一来,无论重逾千斤棍影,还是北极元光所化巨网,竟全都失去了效用。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血丝一个盘旋后,在十余丈外的另一处凝结变形。

眨眼间,乾老魔所化血影完好无损的重新显现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