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二十六章 降伏

“本命元牌!”韩立露出意外之色。

那件血红色木牌拿到手时,他并未来及细看,但好像的确异常于普通宝物样子。如今听丑妇如此一说,倒有些将信将起来。

当即也不言语的往腰间储物袋上一拍,顿时一道血芒从中飞出,一个盘旋后落入了手中。

正是那块木牌!

韩立目中蓝芒闪动,这时才真正看清楚了此物样子。

巴掌大小,表面罩一层血光,正面浮现一小团雾气般的灰白色东西,在血光中微微糯动,竟仿佛是活物一般。

韩立神识飞快往上一扫,眼中蓝芒一闪,面上露出一丝喜色。单手一掐诀,扬手打出一道青光。

顿时木牌上血光大放,那一小团灰白色雾气马上消散,却在其中浮现一只黑白两色灵龟图案。

“玄岩龟!你本体是这种灵兽!怪不得防御如此惊人,在北极元光中也能支持如此之久了!”韩立凝望着木牌上半天,瞳孔蓝芒一敛,抬首淡淡说道。

“道友已经知道妾身并没有虚言相骗。这本命元牌是当年昆吾三老亲自炼制的,现在人界再也无人能炼制这种顶阶命牌了。只要此牌在手,我等生死就操于令牌主人之手。”丑妇在北极元光中一动不动的解释道,生怕招惹了韩立误会。

“话是不错。不过这本命元牌也要看落在什么人手中了。若是元婴期以下修士想要炼化此牌,让道友俯首听命,恐怕修为不够,反被令牌上禁制反噬了吧。”韩立平静的说道。

“怎么,道友拥有此牌,还对妾身不放心吗?”妇人一张丑脸越发难看了。

“当然不放心!纵然我炼化此牌,可以随时禁制住你。但你修为远高于我,若是豁出去性命不要,也是可能挣脱控制,反戈一击的。韩某可没有兴趣提心吊胆的,我留你何用?”韩立脸色蓦然一沉,同时头上阳环一阵嗡鸣发出,将丑妇团团围住的银丝刹那间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道友若还不放心,我愿意将小半元神附在本命牌上,若是真有不善之心,道友立刻就会发觉的。”丑妇心中一惊,口不择言的急忙大声道。

“哦!分裂元神!这个方法倒是可以,你既然如此说了,就把元神分裂开吧。”韩立不动声色目光闪动说道。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丑妇倒踌躇了起来,但当瞅到韩立眼神再次阴厉下来时,此妖心中一凉,不再迟疑的单手往后脑一拍。

“噗”的一声,天灵盖上黑白异芒一闪,一个赤裸的丑妇元婴在头顶浮现而出。

此元婴一张口,喷出一拳头大绿光。

在丑妇脸现痛苦之色后,绿光一阵急颤,分裂成稍小些的两团来。

其中一团一个盘旋,马上钻回元婴鼻口中,另一团则迟疑一下后,缓缓冲韩立飞来。

韩立见此,不客气的将本命牌冲飞近的绿光一晃。

一蓬血光喷出,一卷之下就将绿光拉扯进了木牌中。木牌上血光大放并隐隐传来清鸣之声。

韩立低首看了看此物,发现上面黑白色灵龟清晰了许多,且仰首甩尾,犹如活过来一般。

韩立这才真正放下心来,一张口,竟将手中之物直接吞进了腹中。

对面的丑妇见到此幕,心中冰凉一片,知道从此除非进阶到化神期,否则再也无法逃脱对方掌控了。

吞下木牌后,韩立却心中大松,当即手指一抬,冲空中指环一点。

顿时,原本包围丑妇的北极元光向四下散去。

韩立身形一晃,人瞬间就到了丑妇身前,打量了此妖残缺一臂的狼狈样子后,眉头一皱。

手指不经意冲身前护罩一弹。

顿时乌蒙蒙光华一闪,阴环所化光罩将丑妇也罩在了其中,将四周残余银丝都隔绝在了外面。

“放心,我并没有永远束缚你的意思,只要我坐化掉或者能飞升灵界,自会还你自由的。我没有让你做家族和宗门传承灵兽的意思。”韩立将另一枚阳环一收后,轻描淡写说道。

“道友此话当真!”丑妇一听这话,原本黯然神情一振,脱口问道。

“信不信,道友以后自然知道。但我们人类寿元相对你们天地灵兽来说,根本不值的一提,只要你在此期间全心为我出力,我自不会亏待你的。况且我的灵兽并非你一只,不久你就会发现,做我灵兽也许并不是坏事!”韩立未对此妖自持身份的没有改口称呼在意,反微然一笑说道。

“我不信又能怎样,但只要道友真守诺的话,我为你驱使一些,倒也没什么。”丑妇苦笑一声。

“好了,我是怎样人。道友以后接触多了,自然了解了。你先服下小瓶中的东西,回复下法力和伤势再说。”韩立神色一板,抬手扔出一个小瓶。

“回复法力?咦,这瓶中难道是……”丑妇将信将疑的接过小瓶,并打开瓶盖,一股精纯之极灵气扑面而来,让她失声起来。

“这里面是一滴万年灵液,足以让你回复损耗法力了。我马上还需要你出力的。”韩立双手倒背,悠悠的说道。

“多谢道友!”有此事,丑妇当然不会拒绝,口中一声称谢后,立刻将瓶中一滴灵液吸入口中。

灵液在体内略一运转后,化为一股精纯之极灵力,片刻就充盈着身体各处。

丑妇大喜,单手一掐诀,浑身泛起黑白两色灵光,然后一扭首盯着断臂处,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让韩立暗吃一惊的情形出现了。

只见丑妇伤口处黑白色灵光交织汇聚,无数肉芽在灵光中疯狂生长,转眼间一个完好手臂就初见雏形了。

“不灭之体!”韩立动容了。

这种妖兽罕有神通,他可只是在坠魔谷火蟾兽身上见过一次。而丑妇此神通显然不知比那火蟾强了多少倍去,仅仅几个呼吸间,整只手臂就完全长了出来。

这让韩立大为骇然。

看来他能降伏此妖,真是大为侥幸。

要不是在这北极元光中,此妖为抵御元光已经法力大耗,光是这种大神通,应付起来就绝不是轻易之事。

其实韩立并不知道,丑妇在此前通过金磁灵木那禁制,已经法力大损了。否则刚才抵御这北极元光,说不定还能坚持的更长久一些。

毕竟此妖可是十级妖兽,一身深厚修为还在韩立预想之外。

“好了,真不亏为千年灵液。要我自己恢复法力修复肉体,恐怕要两三日的打坐休息才行!”丑妇口中咒语一停,同时挥动了下新长出的手臂,气色好了许多。

“韩某现在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但既然和那银翅夜叉混在一起,想必你也听他说了一些有关我的事吧。”韩立在一旁缓缓说道。

“妾身叫圭灵,韩道友的事情,在下的确听说了一些。但也只是有关道友神通方面的一点事情。”丑妇迟疑的回道。

“有关在下的事情,我自会找时间给圭道友说上一说。你的修为神通都非比寻常,我虽然控制了命牌,也不会真把你当成低阶妖兽驱使的,平常时候你我还是平辈相交就是了。”韩立忽然轻笑的说道。

“妾身多谢道友了。不知道友刚才所说的需要出手,指的是何事?”此妖想起了韩立先前所说之事,脸现一丝郑重。

她实在有些担心,这位会不会让她出手对付银翅夜叉和那只狮禽兽。她和二妖虽然谈不上生死之交,但毕竟有些交情的。

“一会儿乾老魔进入北极元光,从这经过时,你配合我出手,灭杀此人。”韩立眼中寒光一闪,口中却风轻云淡说道。

“乾老魔,你说的是那个使用魔功的元婴后期修士?”丑妇心里微松,谨慎问道“不错,就是此老魔。原先我也没有打算在这里出手的。毕竟这人魔功了得,一身遁术更是非同寻常。即使能操纵北极元光,我留下他的希望也渺茫的很。但现在有道友在一旁相助,自然就大不相同了。”韩立冷笑的说道。

“既然道友如此说了,我自会全力协助道友的。”此妖受制于人,倒也痛快的一口答应下来。

“那就由劳道友了。不过一会儿出手时,先将元婴暂且留下,我还需要问些事情的。”

“知道了!不过请恕妾身直言,就是道友占据地利之便,再加上我出手相助,重创这位乾老魔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要想真的灭杀他,机会还是不大的。我亲眼看到,他施展魔功可以不惧这北极元光洞穿身体,要是一心逃命,凭我二人也很难阻挡的。”丑妇扭首看了一眼韩立来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出言提醒道。

“的确,光凭我二人还是单薄了一些。但若是再加一名元婴后期修士呢!”韩立面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之色。

“还有一名元婴后期修士?”丑妇听到这话一愣,下意识朝四下一望,但并未在附近发现有什么人隐匿着,随即将目光重新落在了韩立身上,一脸的惊疑神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