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二十五章 阳环之威

就在韩立为眼前奇景骇然之时,深藏其体内的那枚金刚舍利所化金刚罩,竟也随着巨莲出现,一涨一缩的感应起来。

韩立一惊的急忙体内法力一凝,瞬间将此宝异状压下,然后才深深看了一眼远处彩莲,二话不说的背后银翅一扇,人就从原地凭空消失。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北极元光附近,化为一道青虹的遁入了其中。

对韩立来说,既然宝物已经到手两件,自然拔腿开溜远离这混乱局面才是明智之举。那突然出现的玉尺,显露威力实在可怕惊人,虽然神通偏向困敌幻化方面,但毫无疑问威能并不在三焰扇之下,十有八九也是某件通天灵宝仿制品。

他虽然对此尺主人刚才偷袭自己之事心中大恨,但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和对方硬碰硬的。毕竟无论乾老魔还是那银翅夜叉都和他不太对路的。万一被这几人围攻,他即使神通再大,也非得丧命此处不可。

在那金银巨梭上,那化仙宗秀丽女子,正两手掐诀的催使着那柄白色玉尺,一脸吃力之色。故而虽然看到韩立一下退走,也无暇旁顾。只要韩立并未拿走那最重要的化龙玺。此女也只能当做视若不见。

这时那原本因为韩立一扇之威暂时遁开的妇人,一见自己师妹将乾老魔等人困在其下,也只能恨恨的望了一眼韩立消失的方向,人却“嗖”的一声化为惊虹没入了巨大彩莲中。

也不知是秀丽女子操纵控制的缘故,还是妇人本身神通不惧那彩莲,竟在巨莲内丝毫不受宝物威能影响,轻而易举的一把将那化龙玺抓到了手中。

但此女长袖一卷之下,将那口紫色小剑也卷入了手中之时,七色佛光一闪,在所有人头顶的莲花却寸寸的崩溃开来。原本倍受压制的乾老魔和二妖顿时脱困而出,稳住身形后,六道凶光同时瞪向了妇人。

竟是那年轻女子终于法力无法支持,而让“四象尺”的威能为之一收。

妇人面色为之一变!

韩立这边刚一头扎进北极元光中不久,竟迎头碰见了那名玄岩龟所化的丑妇。

这妖物此时浑身浮现一身青色怪异战甲,那些原本无坚不摧的银色光丝一击在其上,竟然微微一顿的被反弹开来,让它竟在北极元光中安然无恙。但奇怪的是,披上此甲的丑妇此刻只是一步步缓缓步行前进,似乎无法施展遁术的样子。

这就怪不得那银翅夜叉和狮禽兽甩开它,先走一步了。

韩立一出现在此妖前面,丑妇自然一眼也看见了。一怔后,它马上露出警惕之色,一根乌黑棍子般的法宝浮现在了身前,同时一对眼珠滴溜溜在韩立身上扫视个不停。

韩立神色如常,当即遁光一闪的向一侧遁去。

他和此妖可没什么纠葛,心中也没有除妖降魔的想法,而此妖在北极元光中受限制不小,估计也不会主动出手的。

但这一次,韩立却失算了。

当他马上从丑妇附近一掠而过时,丑妇忽然神色一动,蓦然一转首,脸现惊恐的死死盯向韩立。

这让韩立吓了一跳,遁光下意识的一顿,手中立刻扣住了一物,疑惑的盯向此妖。

“你拿走了那东西,把它给我交出来!”丑妇口中蓦然发出刺耳的尖叫。随即它一把抓住身前黑棍,使劲冲韩立一晃,棍子状宝物一下化为数丈之长,一晃下就有无数道黑糊糊棍影如同小山般幻化而出,劈头盖脸的朝韩立压下。

此丑妇面上已换成了一脸的疯狂!

那如山的棍影让韩立心中一凛,对丑妇神情和口中说的话却一头雾水,但也没有露出什么惧色,当即单手一抬,一个乌黑指环顿时浮现飞出,竟直接迎向头顶的棍影而去。

远处的丑妇见此,心中大喜。

她手中之棍,乃是被困期间采集地下的五金之精炼化而成,再经过数万年的不断培炼,早已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这些幻化棍影看起来不起眼,但每一棍都会有千斤之力,她绝对有自信,那不起眼的指环一接之下立刻会被击成粉碎的。

如此想到,此妖心中暴虐大起。顿时不惜透支的激发潜力,又往棍中狂注几分灵力进去,让那棍影再一下涨大了小半,准备就此一下将韩立击毙在此,好永绝后患!

丑妇的凶相落入眼中,韩立立刻猜到了几分对方的算盘,虽然不知对方为何初次见面就如此拼命,但也同样杀心大起。

当即面无表情的冲那乌黑指环一点指。

指环在快接触棍影前一瞬间,猛然发出嗡鸣之音,随之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附近的银色光丝一听此嗡鸣声,立刻一颤的全都朝此激射而来,密密麻麻的北极元光汇集速度之快,瞬间就从所有棍影中洞穿而过,原本声势惊人的棍影眨眼间就千疮百孔,凭空溃散消失了。

“你能控制北极元光!”丑妇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满是震惊之色。

两仪环分为阴阳二环,阴环在身可不惧元光伤身,阳环在手才可操纵元光攻敌,这枚黑色指环正是那枚阳环。

韩立冷哼一声!

若是在北极元光之外,他对这相当于元婴后期的妖物自然忌惮异常,几乎没有可能击杀对方的。但现在对方被困北极元光中,而他又有两仪环在身,这自然是两码事了。

既然对方主动找死,他也不惜多花些手脚解决掉对方。虽然还看不出对方本体是何物,这种等阶的妖物,肉身和精魂绝对是罕见之极的顶阶材料。

心中如此想,韩立也没心思和此妖解释什么,抬手一道法诀打在了指环上。

指环一个盘旋后,嗡鸣声更加响亮起来,在黑幽幽神秘光芒下,数十丈范围的银色光丝都处在了此环的控制之下,在韩立神念一动之下,四周北极元光立刻掀起一片银色波浪,一波接一波的朝中间的丑妇席卷而去。

丑妇口中一声惊呼,不敢驱使宝物再对付韩立,而是急忙张口喷出一团黑红色精血来。两手一掐诀下,此精血迎化为一团血雾瞬间将身上战甲包裹其中。

随即此战甲由青色化为了血红色。

就在这时,那声势惊人的元光银浪就已经源源不断的袭来,一下将丑妇席卷进了其中。

丑妇身上的战甲泛出的青红色异芒,拼命抵挡着丝丝银线的侵蚀,并发出仿佛金属摩擦的刺耳之声。

虽然丑妇已经使出了压箱秘术,但先前依仗着战甲才勉强抵挡住北极元光的它,如今面临的银色丝线袭击几乎是先前的数倍之多,几乎眨眼间,战甲表面便不堪负荷的浮现出坑坑洼洼的无数小坑出来。

丑妇面色难看之极,忽然口中一声尖鸣,两手一搓下往战甲上一按,一层层灰白色异光一圈圈的荡漾开来,一层岩石状的东西在战甲上浮现而出,竟又在外面形成了一层防护,这才稍微抵挡一下银色光丝,让北极元光对战甲的侵蚀稍缓了一下。

这些灰白色异物,同样一层层的被银丝催毁的七零八落,必须让丑妇不惜真元的不停施法填补才行。任谁一看就知道被催毁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但就是这点时间,杀心大起的韩立也根本不会给此妖物的,当即两手冲阳环一连打出数道法诀去,让此环滴溜溜在空中一转后,更远处的北极元光马上也呼应的发出刺目银芒,放眼望去,如同浪涛般的此起彼伏,声势好不惊人。

丑妇见到此景,脸色变成了和战甲上异物一般的灰白色,远处的北极元光在韩立一催下,铺天盖地的朝这边飞卷而来,顿时丑妇身上战甲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上面浮现的异物根本来不及浮现,就银色光丝摧毁的一干二净。下面战甲开始寸寸的显出的裂缝,眼看崩溃只是片刻的功夫。

丑妇终于露出了惧怕之色,眼珠滴溜溜的急转不停,目中全是惊惶神情。

“道友住手,请饶我一命,我愿意奉你为主,做你的灵兽!”

当战甲一角崩溃开来,数十道银丝洞穿而过,将丑妇一只手臂化为血雾,丑妇绝望之下再也顾不上其他的大叫起来。

对这不知活了多少万年的玄岩龟妖来说,它怎甘心真的就命丧此地的。

“做我的灵兽!”一听这话,韩立神色一动,就用阳环控制北极元光的攻势暂时一缓。

“你当我是三岁孩童,禁神术对你这种修为妖物根本没有多大作用,怎让我对你放心,怎做我灵兽?”韩立望着在无数银丝包围下的丑妇,不动声色的说道。

此妖物若不能马上说出个所以然来,他立刻就会催动北极元光将对方灭杀,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他可不会给对方留下拖延的时间。

“根本无需我细说什么,道友是否在昆吾殿中得到一块木牌,只要拿出来细看就知道了。那就是我大道未成前,就被下了禁制的本命元牌。”丑妇也看出此刻的韩立杀心未泯,当即惨然说道,不敢有丝毫迟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