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二十四章 夺宝

就在宝物都要被取走时,妇人立足处绿光一闪,突然从地面上一下射出数条绿色长蛇出来,闪电般的几个盘旋后,就将妇人一下缠得如同粽子般,几只蛇口更是迅雷不及掩耳的狠狠咬去。

“砰”的几声,也不知妇人身上佩戴了何种通灵法器,未见施法一层白色光罩就自行浮现而出。青蛇反而被弹了开来,并就此显出了原形,竟是几条葱绿藤蔓。

这一下木夫人变得和韩立一般又惊又怒。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黄雀跟在自己身后,此前困住韩立并主动用法器打开那案桌上护罩的举动,岂不是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这偷袭她的到底是何人,如何能紧跟日月梭后面,而没被发现分毫的?

要知道她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此地,可全都靠当初昆吾三老遗留的那面银牌。此令牌可是可以暂时控制殿内的部分禁制,让其从地下驾驭日月梭跑到其他修士前面的。

这时一声“锵锵”难听的怪笑传出,接着一个绿色高大人影从附近地下无声无息的浮出,一对冰冷的绿眸冷冷一扫木夫人,目中寒意让妇人也不禁心中打了个冷战。

但一凝神看清楚绿影模样后,她又面色大变的失声起来:“木魁,人界怎么还有这种妖物存在!”

这绿影粗看之下虽然手脚头颅齐全,有些人的模样,但无论面目还是躯体全都被一块块树皮般的东西覆盖着,却更加像一颗能走路的怪树。

木魁听到木夫人如此喊道,目中闪过一丝讥笑,随即根本不再理会妇人,反而身形一闪的化为一团绿光往案桌上扑去。

它竟也想将那些宝物都纳入囊中。

木夫人心中一沉,她现在就算能脱困而出,也根本来不及阻止这妖物了。

但不可思议一幕随之出现。

这木魁所化光团尚未接近案桌,在案桌前被韩立斩成碎屑的三人望月图的残骸中,突然间灵光点点一下喷出了黄、白、红三股光霞来。

此霞光迎头一卷之下,竟将绿光如同皮球般的一下甩出了十几丈远去。

结果绿色光团光芒一敛,显出了木魁跌跄不停的身形出来。

此时这高大妖物竟仿佛无法自控般的一连在原地转了数圈,才勉强站稳住下来,但一抬首望向霞光的绿目,满是说不尽的惶恐。

而三股霞光在案桌上一个盘旋后,化出三道模糊不清的尺许高小人出来,轻飘飘的,但看样子分明是先前三人望月图中的道、儒、僧三人的模样,六道木然目光全都死死盯着远处木魁,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昆吾三老!”木魁口中一声惊恐之极的大叫,随即浑身灵光一闪,想也不想化为一道绿虹向北极元光方向激射而去,连头也不敢回过一下。

但是三个小人却默不做声的同时冲案桌上的小剑、降魔杖、书卷各自伸手一点指。

三样宝物发出嗡鸣之声的弹跳而起,接着一颤之后化为紫、黄、红三道惊虹射出,并马上一闪的在空中消失掉了,但在下一刻,它们又在木魁即将扑入诸多银色光丝中时浮现在了其后,同时汇合一起的狠狠一击。

木魁根本无法躲避!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三色光芒爆裂开来,瞬间将绿光淹没在了其中,散发的刺芒光团就如同骄阳一般,让人无法直视分毫。但等光芒一敛后,原地除了悬浮着三件宝物外,空荡荡的再无任何一物了。

这三件宝物一击,竟然将这看起来可怕之极木魁,躯体带元神的一齐凭空蒸发掉了。

与此同时,案桌上四个血色木牌中最下面的一块,自燃起来,转眼间化为一堆灰烬。

而三件宝物一灭掉妖物马上飞射而回,一个盘旋后老老实实落回到了案桌上原来摆放位置。而上面的三道人影一模糊下,就此溃散消失了。从始至终,竟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这三个小人是昆吾三老留在那图中的一缕神念而已,也是为了防止宝物落入妖邪之手,而特意留在昆吾殿中的最后一道禁制了。

那木魁无论心机还是修为,都可算厉害之极的大妖,比那银翅夜叉还要厉害一筹的样子,可被三个神念驱宝一击,竟就这般糊里糊涂的丢掉了性命,算倒霉之极了。

木夫人先惊后喜,身上绿藤在那木魁身死后,立刻从坚硬如铁变成了普通藤蔓,白色灵火一起就将这些东西化为乌有。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境后正想有什么行动时,“砰”的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仿佛什么东西破裂开来,但一声雷鸣马上又紧接响起。

“师姐小心!”秀丽女修一声惊呼。

妇人心中一凛,不加思索的玉手一抬,五根玉指虚空向案桌上一抓,顿时案桌上的所有宝物全都一颤的腾空而起,被其直接摄了过去。

而就在这一刹那,在案桌的空中一声霹雳,一个人影在电光中浮现而出,同样冲那几件宝物一把抓去,顿时原本正飞向木夫人的几件宝物一顿下,马上又向那人倒射而去。

正是刚刚从巨帕中脱困而出,并马上用风雷翅遁到此地的韩立。

木夫人一见此幕,自然惊怒交加,一张口数道寒丝发出破空之声的激射向韩立,竟是数根银色飞针。

同时她还双袖一甩,一片红霞从中飞出,直卷向那几件宝物。

见到此幕,韩立脸色一沉的一张口,一颗白色晶球喷向那些飞针,正是那枚雪晶珠。一只手则反手冲那些宝物再虚空一抓,顿时一只青色大手浮现在了宝物上空,一把捞下。另一只则手掌一翻转,一柄古朴羽扇浮现在手中。

面上凶光一闪,韩立竟丝毫犹豫没有的对准妇人狠狠一扇而出。

前番他先被巨梭中女子偷袭暗算,又被此妇人用宝物困住,心中早已恼怒异常,故而现在一到夺宝的关键时候,当即不客气的立刻动用了三焰扇。

结果那几口银针被雪晶珠挡了下来,光手一把抓下也被妇人霞光往上一扑的缠住,无法落下。但三焰扇一颤下,一股金红三色火焰狂涌而出对面的木夫人见此,面色不禁大变。她可是亲眼见识过三焰扇的可怕威力,自然知道此扇威力绝不是她可以硬接的,无奈之下,顾不得宝物的只能身形一晃的倒射飞出。

三色火焰一击落空后,仍然一闪的爆裂开来,直径近十丈的三色光晕释放出的惊人灵压,即使韩立也不禁被逼了连退数步。而那些宝物虽然处在了三焰扇威能边缘处,但无论韩立先前青色大手,还是木夫人红色霞光全都在这灵压一冲下,全都溃散不见了。

几件宝物纷纷从高空往地面跌落而下。

韩立见此大喜,正要有所行动时,忽然从那北极元光中同时激射出三道遁光来,一道血影,一团银芒,还有一团紫雾,这三种遁光似乎都精通某种诡异遁术,马上或是凭空在原地消失,或忽然化为一股清风。

韩立一见此景暗叫不好,但动作更是不慢,一声雷鸣比这几人还先一步的到达这些宝物的上空,但仅仅是先一步而已,其他三个影子,几乎同时在下一刻也在那些宝物附近纷纷现形而出,纷纷攻击邻近之人的同时,又施展神通向某件宝物抓去。

离韩立最近的是一块不知名木牌和那红光闪闪的书卷,他也顾不得其它宝物,当即化为一片青霞一掠而过,就将这两件东西席卷进了其中。当他还想再卷向附近的那件降魔杖时,头顶就同时十余道血色光柱和一股金色音波滚滚袭来。

无奈之下,韩立只能霞光一起的暂时退去,暂时避开这些攻击。

而降魔杖顿时被随后紧至的血影一把捞走了。

那团紫雾和银芒却根本不看其他宝物,却拼命般的将散落他处的另两块木牌一下罩住了,一副生怕别人抢夺的样子。

韩立见此一怔,而那道血影一闪下,竟又冲那件碧绿色的印玺状宝物抓去。

“住手,这化龙玺你不能拿?”一声女子大急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只乳白色玉尺突然浮现在了血影上空,毫不留情的一尺砸下。

此尺实在古怪,尚未真正压下,尺上就突然传出梵音佛鸣之声,无数朵乳白色莲花,仿佛天女散花一般在附近空中大范围浮现而出,个个碗口来大小,每一个莲瓣上都泛起七色的佛光,不但血影,连另外的银团和血影竟也一同罩在了其下。

倒是韩立因为倒射而退的缘故,恰好处在了此尺的威能之外。

结果在韩立目瞪口呆之下,所有白莲在那女子娇叱声中同时爆裂开来,随即化为一朵七色巨莲一瓣瓣的绽放开放,无数的佛文在每一莲瓣中涌现而出,梵音之声更是如同雷鸣般的响彻整个大殿起来。

被困在彩莲中间的血影、银色光团及紫雾中的妖影,不要说去捡其他宝物了,竟知为何的连身形都无法站稳了,一个个东倒西歪,仿佛喝醉了酒一般。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