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十九章 金磁灵木

“我们跟上。不要离这些老怪物太近了。这还多亏了此山禁制可以克制神识,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跟踪元婴后期修士的。”木夫人口中一声招呼,顿时两女周身白光闪动,悄然的遁出了石柱,另行施展秘术的跟了过去。

就在两女离开没多久,在二女所待石柱后面的另一根石柱后绿光微闪,一个浑身绿蒙蒙的高大人影浮现而出,一对晶莹碧目冰冷的盯着二女消失方向片刻后,随即又诡异一闪的消失不见。

当乾老魔等人赶到山门前时,韩立正站在山门和巨大宫殿中间的小路上缓缓行走着,每走一步都停顿一下,仿佛每一步都重逾万斤一般,而离那巨大宫殿还只有二三百丈距离样子。

不过此时的韩立,不但通体青光金弧缭绕,浑身上下更是被一层艳丽之极紫焰包裹着,甚至还早已用降灵符将自己化为半蛟半人的诡异形象,这让乾老魔等人看见后,均都一惊。

“这是什么神通,此人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名黑衫老者不禁失声叫道。

“管他怎么回事,在这小子好像被禁制困住的样子,正是除掉他的绝佳时机。”葛天豪阴厉之色一闪的说道,随即单手飞快一扬,一只火红长戈就化为一道红芒激射而出。

韩立先前用三焰扇击毁葛天豪炼化的一柄骨剑,让他吃亏不小。现在有机可趁,自然不肯轻易放过的。

但是红芒方飞出十余丈,就“砰”的一声直坠而下,狠狠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出来,随即被死死的压在了地面上。

“这是?”葛天豪一惊非小,忙催动浑身法力想找回此宝是那长戈如通过在地面生根一般,根本不动一下了。

“大行磁力?”林银屏见此情形,一声低呼。

“不是,是金磁重力,这是两旁的那些金磁灵木自行产生的天然禁制。任何人一踏入这些灵木影响范围,都会被此树无形磁光重力加身,可算是寸步难行的。”银翅夜叉朝两边焦黄的两排巨树瞅了一眼,突然淡淡的说道。

“寸步难行?那姓韩小子怎么走过的?”徐姓青年却冷笑一声,向远处韩立背影扫了一眼的说道。

“嘿嘿,道友真没看出来,还是故意对此人形态大变视而不见!变形前后的此人,修为最起码暴涨了小半左右。足有元婴中期的顶阶修为了,更何况无论辟邪神雷还是那紫色冰焰,都是非同小可的大神通。要是道友过去了,恐怕还不如变形后的此人能支持如此之久呢!”银翅夜叉瞥了青年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讥笑。

“是吗!听阁下口气似乎对这姓韩小子颇熟悉的样子,阁下难道认识此人?”徐姓青年面无表情,但话锋一转。

“认不认识此人,似乎都和阁下没什么关系。”银翅夜叉却听出了对方话里的试探之意笑着说道。

徐姓青年听到银翅夜叉如此回话,神色不变,但心中自然大怒。

“金磁灵木,莫非就是那号称落宝树的上古灵树,此树在外面可是早就灭绝的,听说凡是掺入金属性材料的宝物,都会被此树所克,怪不得葛道友的宝物会立刻落地了。而且此树散发的磁力是天生的,修士即使用神识扫视也根本无法觉察的。”徐姓青年眉头一皱说道。

“岂止如此。此树散发的磁场厉害之极,甚至可以互相叠加,重复施加重力在身的。具体会被施加多少重力,看看两排有多少灵树就可知道了。它们排的如此稠密,恐怕我们一入其内就要被四五颗此树同时作用吧。别人不知道,但在下自问是绝无法承受如此巨力的。”方脸修士脸色有些凝重。

“是吗,妾身倒是不信,想要试上一试。”

林银屏看着韩立缓缓前进背影玉容一冷。一拍腰间灵兽袋,顿时一只四脚的怪蛇飞射而出。

此怪蛇通体身披粗厚鳞片生一对肉翅,一副皮糙肉厚的样子。

“去!”

林银屏口中发出一声低喝,遥遥冲韩立背影一点指。

怪蛇身上蓦然多出一层黄蒙蒙护罩,在空中一个盘旋后,激射进了山门内。

如此一来,在诸多目光注视下,怪蛇同样飞进十余丈后,就“嗖”的一声,和先前长戈一般无二的直坠而下。

但此蛇的确身体坚韧异常,还有一些蛮力的样子,方一落地,但四足一用力,竟然一个翻滚的站了起来,背后双翅也同时吃力的扇动几下,想要飞起的样子。

见到此幕,林银屏面上不禁显出一丝喜色。

但是她笑容尚未消失,就“噗嗤”一声闷响传来,此蛇身体就爆裂开来,浑身血肉一下被重力压成了肉酱般的存在。

“怎么可能,这磁光真这般厉害?姓韩小子身体是什么做的,连我的灵蛇都无法承受住,他怎么还能无事的。”林银屏面色有些发白,难以置信的失声道。

“不用多想了。我在那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妖气,应该是使用了什么秘术借用了某种妖兽力量暂时附身了,这才会让身体一下变得如此强横的。不过此人本身的神通也的确了得,竟然不动用法宝就可同时驱使三种威能来硬抗如此巨力。老夫也无法做到这一步的。”乾老魔冷漠说道,竟叫其猜出了部分实情来。

“竟有这种秘术,此人懂得旁门左道还真是多!”听到老魔如此一说,林银屏等人才有些恍然了。

“好了,别说废话了。你们这些人类再说一会儿,那人可就走进了昆吾殿中了。”三妖中的丑妇,眼见韩立身形越来越近那巨大殿堂,却眼珠一转的粗声粗气大声道,声音却如同破锣般的难听。

“放心,昆吾殿禁制不可能仅剩眼前一道的。在那殿中还不知道有何等更厉害禁制等着他呢。而且既然知道金磁灵木的来历,破禁倒也不是什么困难之事,只要我们驱使不含金属性材料法宝将这些巨树一一砍倒,此禁制自然就被轻易破除的。”徐姓青年淡然道。

“这般简单!”丑妇眨了眨双眼仿佛有些不信的样子。

“金磁重光只胜在防不胜防,让人一但陷入其中就无法自救。其他的倒不值一提的。“徐姓青年说着,不客气的一抬手,一口淡黄色的小剑脱手射出,随即一道黄虹直奔离他最近的一颗巨树横斩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后,大树周身淡金色光芒一闪,飞剑所斩树干处竟只多出一道深深的剑痕,竟然没有被一剑斩倒。

“咦!”徐姓青年大出意外的轻咦出声。

“看来徐道友忘件事情了。这些金磁灵木原本就坚逾金石,再加上在这昆吾山不知经过多少万年的天地灵气滋养,早已不是普通的灵木了。要毁掉它们恐怕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我等别再耽搁了,一齐动手吧!”乾老魔的声音传来,随即巨大白影口一张,一颗白色晶球滴溜溜的直奔另一颗巨木砸去。

葛天豪等人互望一眼后,也不再迟疑,纷纷从身上取出了或玉、或木的各种宝物,铺天盖地的朝两侧巨树祭了出去。

一时间各色灵光将两侧的几株巨树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而无论乾老魔还是徐姓青年等人都没有注意到,眼见人类修士攻击那些金磁灵木,银翅夜叉三妖虽然也各喷出一件宝物加入攻击,但看似平常面容下,均都心中暗自大喜不已。而这三妖喷出的宝物,看似威力不小,但其实落在那些巨树之上却见效极小。但此种情形却被声势浩大的攻势给巧妙的遮掩住了,人类修士竟一时均未能发现其中的蹊跷之处。

“真是愚蠢!没想到后面的这些人类,竟真作出了砍倒那些金磁灵木的举动。”正在前边吃力前进着的韩立脑中,传来了银月的叹息之声。

“这也怪不得乾老魔等人疏忽,毕竟他们可没有明清灵目神通,可以和我一样直接透视到这些巨树内部。自然不知道每一颗树中都铭印着上古时候的大光轮降魔咒。而且不是你提醒,我也不一定发现其中蹊跷的。谁能想到上古修士竟然可以将符咒刻印在了树木体内的。”韩立却神色不惊的说道。

“但如此一来,银翅夜叉三妖就能够肆无忌惮的通过此地了。要不要提醒那些人一声!”银月踌躇的一下,犹豫的问道。

“提醒?为什么要提醒。后面的这些人,除了叶家修士外,天澜圣殿和阴罗宗都是一路人,三妖过来正好,正好可以牵制下他们。我刚才之所以没有驱使法宝击毁那些巨木,只是一人之力实在单薄,毁掉它们还不知要花费多大的功夫,否则,我自己就主动动手了。”韩立微微一笑。

“这倒也是。不过,主人最好还是早一步进入殿中取宝的好。只要宝物到手,以主人神通趁乱全身而退还是能做到的。然后只要在山中隐秘之地躲上几日,等那裂缝重新回复正常后,就可离开此山了。”银月也轻笑一声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