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十八章 化仙二女

“现在妖物当前,两位道友还是想想如何打发它们再说吧。否则取宝只是做梦而已。”听到乾老魔二人的对话,徐姓青年扭首冷望了一眼光幕内,不满的说道。

“嘿嘿!这位是天澜徐兄吧?老夫可没兴趣宝物没有见到,先和什么东西拼的两败俱伤。况且就算在场之人一齐联手,恐怕也奈何不了这三位吧。”乾老魔冷笑一声后,竟大出众人意料的这般说道。

“乾兄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天澜草原和阴罗宗一向交好,青年听到此话也脸色一沉。

“没什么,这三位既然在我和叶道友争斗激烈的时候,也一直潜伏在旁边没有出手,应该心中另存什么目的吧。否则真要对我等不利的话,先前才是最佳的出手时机。”巨大白影中吐出了淡淡声音。

“你们知道此事就好。就算你们要动手,难道真以为能奈何了我们不成。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们三个也是为昆吾殿中的几样东西而来。在未进入大殿前,同样不想动手的。”银翅夜叉目中碧光一闪,不动声色的说道。

丑妇和狮禽兽站在其旁边一语不发,一副以其为马首的样子。

“我和圣女对殿中宝物一点兴趣没有,但是那姓韩小子身上的东西,我们天澜圣殿是势在必得。当然鬼罗幡若是找到的话,徐某是会原物奉还贵宗的。”徐姓青年自然也不想和三个神通广大妖物在这里拼上小命,听出乾老魔话中之意后,只略一沉吟,就神色一缓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等根本没有必要在这里争斗什么,还是先合力破除禁制取宝的好。否则我等这般多人在这里,反而被外人卷走了宝物,这才是天大的笑话呢!”葛天豪也顺势的如此说道。

这里的无论修士还是妖物,个个不知活了多少年,自然不可能真做让别人渔翁得利的蠢事来。几乎眨眼间就达成一个临时协议来。

虽然一等到了昆吾殿内,十有八九此协议马上破裂,但总比尚未见到宝物就先自相残杀的好。

“既然几位都没什么意见,就一齐动手破禁吧。”乾老魔见此情形,发出一阵怪笑,随即巨大白影两袖一甩,幻化出两只白色巨蟒,狠狠扑向头顶的光幕。

一旁的方脸修士,则默不做声的一点头顶盘旋的两口飞剑,顿时两道惊虹也直劈空中。

外面三妖和徐姓青年等人相互间并未放松警惕,但见此情景,也纷纷出手攻击起禁制来。

一时间各色光芒妖气混杂一起,在光幕内外同时爆裂而起,轰隆隆之声更是接连不断。

“啧啧,真没想到乾老魔一副火爆的样子,但转眼间和银翅夜叉、狮禽兽这样的妖物都能联手,以后遇到老魔,还真要多加小心一些。可别被他给蒙骗过去了。”斜坡下的石林中,一个翠绿的妙曼身影藏在一根粗大石柱中,喃喃的低声道。

“哼,以你现在修为,乾老魔根本不必对你动什么心机,那五子同心魔一扑而上的话,你根本避无可避。”另一个紧挨着的绿影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两人赫然是化仙宗的木夫人及那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子。

“师姐我难道真没有办法对付乾老魔了。”年轻女子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还想对后期修士怎样?别说是你,就是我正面和老魔对上,也只不过能堪堪自保而已。本宗的功法原本就不是擅长正面对敌。不过若是让我取到老魔的一丝精血,悄悄施展咒术的话,我倒有七八成的把握,暗中重创他!“木夫人冷笑的说道。

“我们化仙宗是半隐的宗门,单论功法秘术,恐怕不比十大宗门弱哪里去。若不是历代都必须遵守那些规矩,恐怕全力发展之下早出了后期的大修士了,哪还用惧怕乾老魔等人了。”年轻女子有些不甘的说道。

“本宗创派祖师原本就是昆吾三老后人,当初在离封印没有多远地方开宗立派并定下守城规定,原本就是为了就近看守这昆吾山封印的。只是如此多万年过去了,此事在多少代前就被遗忘的七七八八了。要不是,前不久我们收到向老传信,并重新翻查了本门的创派典籍,恐怕还对封印之事一无所知的。否则,我们何必非要冒奇险进入此山来。”木夫人叹了口气。

“说起乾老魔,我倒更在意那个驱使辟邪神雷的青年,此人手中羽扇威力之大,就是元婴后期修士也退避三尺的。若是在封闭空间内动用,此宝威力更是倍增的,绝对是上古时候赫赫有名的七焰扇仿制品。”秀丽女子忽然提到了韩立。

“是通天灵宝的仿制品不假,但是不是七焰扇就不好说了。不过这人容颜陌生的很,其他神通也不小,背后银翅还能施展出少见的雷遁术,的确不是一般修士。但此人好像不是我们大晋修士,和叶家人也不是一路人的样子。算了,这人就算再厉害,我们也不用多加理会的。说起来,向老应该早进入此山了,为何不见出手阻止这些修士。以他老人家的神通,稍一出手,哪容乾老魔等人在此猖狂的。”木夫人有些疑惑起来。

“也许向前辈另有要事,或者直接去了镇魔塔那边吧,毕竟那边才是重中之重的。”年轻女子迟疑的说道。

“不可能。虽然镇魔塔才是真正控制整座昆吾山封印的阵眼处。但是若想重新加固封印,必须需要昆吾殿中的那只化龙玺才行。向前辈知道其中的利害,怎会不先去昆吾殿取宝。”木夫人面色阴沉的摇摇头。

“师姐的意思是,向前辈出了什么意外?这怎么可能,以向前辈修为,这世间怎么可能还有谁能奈何得了他,难道是那人已经脱困出来了。”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秀丽女子面容瞬间苍白无比起来。

“出来不太可能。前面的那些禁制都是刚刚破掉的。如若那人脱困而出,早就将所有禁制破掉了。哪还会等到现在。可能向前辈真被什么事情耽搁一下,还未进入此山吧。”木夫人神色一变后,就强笑的说道。

“希望如此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跟着这些人后面,看看能不能将那件化龙玺先一步拿到手吧。不过当年可以加固封印的除了这个化龙玺外,不是还另有一件天晶碑吗。那件宝物的下落,为何不直接留给我们这些后人。否则何必冒险跟在这些人后面了。”秀丽女子一听这话,又有些抱怨了起来。

“你这就不知了。那天晶碑只是备用之物。其下落是掌握在昆吾三老另一脉后人手上。为了就是怕我们两支中哪一家出了什么意外,还能另有东西可以控制此山封印。听说此宝藏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除了早就下落不知的那支人外,其他人都不知藏在昆吾山何处的。有这一明一暗两手准备,可见当年参与封印的古修们费尽了不少心机。”

“也不知当年昆吾三老如何想的,为何要留这么一个大后患给我们。一剑将那人斩杀了不就行了?何必要封印起来,还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座人界灵山。”秀丽女子秀眉微皱的说道。

“这一点,典籍上倒提到了些。好像被封印这人身份非常特殊,甚至其生死还牵扯到了上界的事情。故而当年的人界古修们谁也不敢妄自下手,只好将其封印在山中了。”木夫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

“原来这样,难怪当年之人如此缩手缩脚了。不过这人修为倒底有多高?连向老一提其此人,都有些坐卧不宁的样子。我们和向前辈也算认识好久了,可从未见过他们这些老怪物如此不安过的。”秀丽女子又好奇的问道。

“无论此人修为有多高,反正对方肯定是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捻死我们的存在,猜这些又有何用。”木夫人斜撇了一眼,没有好气的回道。

“这倒也是!”秀丽女子面露无可奈何之色。

“对了,那件四象尺,你带来了吧。后面抢那件化龙玺可全指望此宝了。”木夫人话锋一转,另提起了一事来。

“师姐反复叮嘱了数遍了。我怎会不带上这件镇宗之宝的。不过说起来倒也可惜,要不是师姐修炼功法属性和四象尺背道而驰,由师姐来驱使最合适不过了。师姐说过用来镇压那人的两件通天灵宝中有一件是八灵尺,不正是这件四象尺所仿制之宝吗?我还真想亲眼见下是何等模样的。”秀丽女子明眸一转下,嫣然一笑的说道。

“八灵尺,黑风旗,在典籍上只是略微提了一下。能否真的见到,我也……咦,乾老魔他们已经破掉禁制了,我们快跟上吧。”木夫人正想给自己师妹再说些什么,目光一转之下,却一下看到平台上的光幕,在各种攻击下寸寸的断裂开来,急忙神色一凝的说道。

秀丽女子心中一凛,同样抬首望去。正好看见乾老魔等人穿过溃散的光幕,向那山门处赶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