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十五章 一扇惊敌

“若不是在这种情形下,韩某倒不介意和徐兄比划一二。但现在吗?”韩立望了望葛天豪等人,似笑非笑的摇摇头。

“哦!听韩兄口气,似乎很有自信的样子。听说道友击杀了阴罗宗一名婴中期顶峰的长老。不知此事是否属实?”白袍青年却丝毫不见动怒,反而冷漠的问道。

葛天豪等阴罗宗三人闻言,面色一变。

“到了这一步,在下就是否认也是无济于事的。的确是有一名阴罗宗长老,在天南时被在下灭杀了。难道徐道友,想为阴罗宗出头?”韩立嘴唇一抿,眸子一冷的说道。

“以元婴中期修为,击杀同阶顶峰修士,可想而知韩兄的神通不凡了。若不是和我们天澜结下的仇怨太深,在下也真想和韩兄结交一番的。不如这样,在下听说韩兄曾经用一个古怪小鼎,收走了我们圣殿的传承圣鼎和圣兽分身。只要道友肯将鼎拿出来交给我,在下可以做主可以让圣殿和道友化干戈为玉帛。当然,韩兄若是肯将那杆鬼罗幡交出,徐某同样尽力替道友化解和阴罗宗的恩怨。不知意下如何?”徐姓青年盯着韩立一会儿,竟说出这般话来。

“什么,徐兄这怎么行,他可……”

“圣女不用多说什么,这事我自有主张!”

林银屏脸色一变,急忙开口想说什么,但却被白袍青年一摆手,让吐到嘴边的语言又咽了回去。

一旁的葛天豪三人虽然同样吃,互望了一眼后却默契的没有出言反对。

“要在下宝鼎。这个恕难从命!几位道友还是动手吧。”一听对方提起虚天鼎。韩立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了。

“既然韩道友拒绝徐某好意,那就不要怪在下不留情了。”

徐姓青年见韩立如此强硬,面上露出一丝可惜之色。但随即脸孔一沉袖袍一抖下,手中蓦然多出一件碧绿色的玉如意。

此如意略一抖之下,一团团的绿光闪动不已,然后青年森然地望向韩立。

韩立见此也不言语,两手一掐诀,背后雷鸣一响,一对银白色翅膀在身后浮现,随后单手翻转,一柄古朴羽扇就出现在了手中,闪动着金银红三色的灵芒。

正是早就被暗中扣在手中的三焰宝扇。

面对如此多的对手,韩立不可能再用普通手段应付,故而一开始就拿出了最厉害的宝物。

徐姓青年目光被三焰扇的奇异光芒吸引,以他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了三焰扇的不凡。更何况三色灵芒蕴含的可怕灵压,即使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也眉梢不禁一跳,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

“徐道友,此子和我们阴罗宗也有大仇,我等又不是真和此人较技切磋,一齐上,将此人擒下就是了。”葛天豪同样看出了三焰扇的不凡,眼珠微转后,忽然这般说道。

然后他也不等徐姓青年说什么,冲另外两名黑衫老者一招手,三人各跨上一步,同时喷出了各自的法宝,两口式样奇特的飞剑及一口磷火闪烁的骨刀,盘旋身前不定。

林银屏神色一动下,默不做声的香袖一甩,一块绣着银蚕的锦帕,也光蒙蒙的出现在了手中。

徐姓青年眉头皱了一皱,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反而单手往如意上随意一拂下,绿芒越发的耀目,盯向韩立三焰扇的眸子瞬间冰寒无比。

五人的围攻之势眨眼间就要形成。

但早已蓄势对待的韩立又怎会真让自己陷入被动之中,当即雷鸣声一响,人就自银光中立刻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了身后十几丈远的某条石阶上。

见此情形,对面几人又怎会放韩立如此轻易离去,顿时两道蓝芒及一口绿虹同时激射而来,紧随其后的则是漫天的银蒙蒙丝线。

倒是徐姓青年不慌不忙的上前一步,衣衫飘飘的看似从容,人却诡异的一下出现在了十丈之外的地方,竟丝毫不比韩立的雷遁慢分毫的样子,而其手中的玉如意绿芒在一阵模糊中,竟然化为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头颅,似蛟非蛟,似马非马,恶狠狠的盯着韩立。

韩立吸了口气,脸色骤然一冷的同时,手中羽扇对准对面几人狠狠一扇而去。

凤鸣之声直冲九霄之外,随后一只三色火凤从扇上浮现,两翅一展之下直奔对面扑去,迎向了葛天豪等人的法宝。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在广场低空处,一团不停涌现三色符文的神秘光晕骤然浮现,光芒不算多么刺目耀眼,但是那种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庞大灵压,让所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猛然一跳。

正好身处光晕之下的徐姓青年更是口中一声“不好”,手中绿如意猛然往身前一挥,一只蛇身兽首的不知名怪兽马上从玉如意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化为一团绿光瞬间将青年罩在其中。

至于那两口飞剑和一口骨刀,则在光晕出现瞬间,就躲避不及的就被淹没在了其中,后面林银屏驱使的锦帕银蚕喷出的密密麻麻银丝,更是稍一和光晕接触下,马上凭空化为了乌有。而光晕还不肯罢休,一涨一缩之下向四周疯狂扩张而去,光芒刺目,小半白玉广场都受其影响的的寸寸碎裂,随即表面融化开来。

这等威能,这等气势,实在有些天地为之色变的样子。

韩立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根本没有丝毫停留在原地的意思,银翅再次一抖下,就化为一道银弧连闪数下的直奔山顶而去,同时在途中飞快取出一个小瓶,往口中滴下一滴万年灵夜。

虽然三焰扇威力奇大,但他韩立可不认为真凭此宝一击,就能在广阔之地灭杀这几人的。估计顶多出其不意下,让这些人吃些苦头罢了。而敌众我寡之下,自然还是暂避锋芒的好。

说来也巧,这条离韩立最近的石阶,却恰好是往昆吾殿而去的。韩立虽然心中有些嘀咕,但也根本别无选择的。即使前边还有乾老魔等其他修士,他自问只要借助山上的禁制和地形,足以和这些敌人加以周旋的。

于是他在雷遁下,转眼间失在了石阶尽头。

在广场处,巨大三色光晕只出现了数秒,就一闪后彻底消失了。而广场边缘处,却出现了葛天豪等一干人,个个狼狈之极的样子。

其中最糟糕的就是葛天豪了。

他那口骨刀,虽然不是本命法宝,也是精心炼化过和其心神有些联系的宝物。故而骨刀在光晕中瞬间融化消解后,他立刻心神受创,差点影响其逃遁光晕影响的范围。

就是如此,他还是被光晕之边轻扫了一下。结果护体灵光立刻崩溃,一条手臂焦糊一片了,隐隐受伤不轻的样子。

而那两名黑衫者的飞剑同样没有幸免,但这二人见机的快,发现不对劲的瞬间就立刻切断了和飞剑的联系,故而除了半片衣衫和眉毛发髻被化为了乌有外,倒是安然无恙。

林银屏所站位置离圆晕爆裂处最远,再加上那些银丝被毁只是让法宝损耗了些灵气,并未受太大波及,并且身前也多出了一面不知名的乌黑巨盾,将身形藏在了其后。

至于徐姓青年修为最高,虽然正好处于三焰扇威能最强的中心处,仍依仗那柄绿如意的保护瞬间就遁了出去,看起来一丝无损的样子。

但这位天澜大仙师,此刻却脸色难看之极,低首看了看原本紧抓宝物的手掌。

只见那柄玉如意,正泛起一层绿芒的断裂开来,一声脆响后,就化为一堆晶莹的碎屑从手心处飘落而下。

为了抵抗那三色光晕威力,这件古宝尚未来及发挥真正威力,就硬生生被毁了。

“哪件扇子倒底是什么宝物?难道就是传闻中的通天灵宝?”葛天豪强忍着手臂上的痛苦,一边急忙从储物袋中取出灵药涂抹伤处,一边满脸惊怒的说道。

另外两名黑衫老者也面色苍白无比,一副心有余悸的后怕样子。

“哼,真是通天灵宝,葛道友恐怕就不能活着在这里说话了。这应该是某件通天灵宝的仿制品。没想到,此人竟然还有这种宝物。怪不得见我们如此多人,还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徐姓青年抬首的望着远处的石阶,面色阴霾的说道。

“仿制品就有这般威力?”葛天豪骇然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扇子应该是那种威力单一,没有其他什么变化的仿制品。有如此威能倒不足为奇。”青年摇摇头的说道“怎么办。此人有如此重宝。比我们原先预想的要棘手的多。还要追上去吗?”一名黑衫老者目光闪动说道,显然此扇威力让他有些退缩了。

“道友放心。那扇子纵然犀利,但消耗的法力绝对非同小可。否则他就会转首逃走了。只要在此人法力未回复前追上他,那扇子不会轻易动用的。现在才正是灭杀此人的最佳时机。”徐姓青年淡淡的说道,随即单手往腰间一拍,一团五色光霞飞射而出,然后光华一敛后,一声清鸣中显出那只灵犀孔雀出来。

“上山,这次决不能放此人逃脱掉,否则以后后患无穷!”深吸了口气,白袍青年冷声说道。

然后他率先向石阶飞射而去,五色孔雀则双翅一展的紧随过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