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一十章 铸灵堂

见到此幕,那边大汉等人脸色微变,随即他们四人凑在一起小声嘀咕起来。

与此同时,韩立耳边也响起了富姓老者的传音声:“看样子此阵破后,我等联手之势也算瓦解了。不知韩兄,下面有何打算?”

韩立瞅了一眼不远处的老者,略一沉吟后,同样嘴唇微动的传音过去。

“这里通向的地方如此多。韩某下边也打算独自行动了,只要不取选那几个特别引人注意的去处,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的。”

“原来如此!但富某可不敢一人行动,被那银翅夜叉和狮禽兽暗中偷袭,在下可没有自保之力的。在下和白道友选同一条石阶吧。能否有收获,就看各自的机缘了。”老者沉默一下后,苦笑的回道。

这位九幽宗长老倒没有么埋怨之意。毕竟如此多人探宝,的确不太适合多人往同一地方寻觅。否则真出现了什么珍稀宝物,一番争抢是避免不了的。

而韩立神通显比他和白瑶怡高出一大截,还不如就在此地分头行事的好。

“富兄,韩道友!我等先走一步了。”那边似乎也商量完毕,当即大汉冲这边打了声招呼,就两两一组的在几个石碑前略转一圈,兵分两块路的飞向其中两条石阶。

不后,他们身影就没入远处的灵雾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富姓老者和白瑶怡暗中传音完毕。和韩立告辞一声后。二人上也挑选一条没有人去过的石阶,迫不及待的施展轻身术离开。

偌大的广场,片刻间,竟只剩下韩立一人而已。

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韩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目光在那些石碑上一扫。

除了前边几波人走过的和“昆吾殿”“镇魔塔”等一听就是昆吾山重地的处所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模棱两可,让人无法判断的去处。

“慧明阁、祥云殿、勾玉潭……铸灵堂。难道和炼器有关地。”韩立目光一顿,停在了某块石碑上。

他虽然知道昆吾殿、灵宝阁这样的去处更可能寻到重宝,但去的修士肯定不少,他可没兴趣为此拼上小命。

既然已经得到了培婴丹,这次能安然逃脱此地才是最根本的。

韩立心中思量着,觉得这铸灵堂十有八九不会有人,而他又感些兴趣,当即身形一晃,就走上石碑后面的石阶,往山上而去。

就在韩立身形消失不久,广场中心处黄芒闪动,银翅夜叉、丑妇、狮禽兽三个妖物在光芒中同时现形而出。

“土遁术,也只能施展到此了。再向前的话,就会触动地下的禁制了。”银翅夜叉将光华一敛,扭首望着通向昆吾殿的石阶,缓缓说道。

“这里残留的灵气波动很强烈,看来那些人类修士刚将那些法阵破掉的。”丑妇也两手掐腰的说道。

就在这时那只狮禽兽忽然间低吼两声,然后双翅一展,一下飞到低空中,在几个石碑上接连盘旋几圈,随即又飞了回来。

“这几个地方都有人过去了!啧啧,狮禽道友的嗅觉还真是灵敏。”银翅夜叉先是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这样正好。那些人类修士分开行动。我抢夺本命牌更容易得手了。不过,闯昆吾殿的修士若是神通不行的话,恐怕还无法破除此殿的禁制。”丑妇眉头一皱的又担心起来。

“哼,没关系。若是这些人类不行,我就在暗中助他们一臂之力。只要不碰触那几种克制我们的禁制,其余的我们破掉还是有几分把握的。”银翅夜叉胸有成竹的说道。

“既然这样们走吧。先看看走这条石阶的修士倒底是那些人?夜叉兄,我三人中就你的隐匿之术最高明,出手替我们遮掩下身形吧。”丑妇大咧咧的说道。

“知道了。”银翅夜叉毫不在意的答应一声。

随后背后双翅轻轻一抖,一股银霞从上面狂涌而出,将它们同时席卷其中,随后光芒一闪,几个妖物就隐匿不见起来。

这时,在昆吾山半山腰的石亭处,一只五色孔雀才刚刚从光幕中探出半边身子来……

对这一切,韩立自然不知道。

他此刻脚尖点地,身形犹若无物的一荡数丈远去,拐了几个弯后,白玉广场早已甩的无影无踪。

石阶两旁都是一些高大的灵树,其中既有韩立认识的,也有从未见的,他颇有些兴趣的望了两眼。

这些树木在这昆吾山上也不知生长了多少万年了,就是原本普通的灵木,现在也都成了上好的炼器材料。

不过,韩立自然不会为了这些东西而放慢脚步。走了大约一刻钟后,眼前豁然一亮,终于在远处隐隐看到了一大片楼阁。

韩立面露一丝喜色,当即身形加快了几分,转眼间就到了石阶的尽头,但随即神色一动的止住了脚步。

因为面前一层白蒙蒙光幕横在了身前,透过光幕看去,后面赫然是一堵青色巨墙,六七丈之高,将后面的遮掩的严严实实。但面对石阶处则有一个高大碑楼,可以隐隐看到墙后的大片楼宇,而在碑楼显眼的顶部,用银粉书写着“铸灵堂”三个大字。

韩立目光四下望去,光幕宽广异常,将这庄园般的铸灵堂全都罩在了其中,并没有什么可以取巧进入的。

看样子当年封印此山的上古修士,临走前开启了所有禁制,将这里的一切都护住了,也许他们想着以后还有机会重回此山的。

他心中漠然的想着,但动作毫不迟疑,袖袍一抖,一道金光飞射而出,狠狠斩在了光幕上。

“兹啦”一声脆响,飞剑所化金光依仗锋利,硬生生劈进了光幕尺许深去,还是不得不停滞了下来。随即破开的光幕白光大放,又要重新弥合的样子。

韩立眉头一皱,抬手冲光幕一点指,“嗖”的一声,飞剑立刻飞射而回。劈开的光幕再次合上。

望了望这足足有丈许厚的光幕,韩立估量一下,即使动用巨剑术来攻击恐怕都不会见效的。毕竟像这样的屏障类禁制,若不能一击毁去,几乎可以瞬间就恢复如初的。

当然若是他有心,也可以放出噬金虫,来慢慢吞噬光幕上的灵力,估计花个数日时间,也能破掉此禁制了。

但他又怎有这般多时间,慢慢等下去。

只是略一盘算,他心中立刻就有了决定,单手往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拳头大光团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现出一把式样古朴的羽扇,表面金银红三色灵芒闪动不已。

冲空中一招手,此扇发出一声凤鸣的飞落而下,落在了韩立手中。

随后不客气的两手一搓,光芒大放下,此扇一下化为数尺大小。

韩立单手持扇,目中冰冷的望着眼前光幕一眼,微微一晃手中宝扇。

“噗”的一声,在他刻意控制体内法力情况下,扇上虽然同样涌出一股三色火焰,但这一次此火并未化为火凤现身,而是直接喷在了光幕之上。结果火焰所过之处犹如春阳融雪,光幕顿时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融化消失,转眼间一个大洞就现在了光幕之上。

韩立目光一闪,手中三焰扇一收,身形随即化为一道青虹,直接射进了光幕之中。

青虹光华一敛,韩立在碑楼前显出了身形,然后转首看了一眼。

只见就这片刻间,光幕再次的开始弥合起来。

韩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看来出去时,还要多费一番手脚才行。

想到这里,他又查看了下体内的法力。虽然因为有过一次动用三焰扇的经验,这一次操纵此扇只动用了小半威力,但法力仍然损失了近三分之一。

他摇摇头,一转身,大步向石墙后的钟楼阁走去。

前边几座楼阁式样一样,都是两层大小,十余丈高的小楼。韩立随意走进靠近入口处的一座后发现,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桌椅外几乎空无一物。似乎只是专门供人休息用的地方。

看来即使里面有些私人的物品,也在上古修士撤离时,早已收拾的干净了。

虽然心中早有所预料,韩立还是暗叹了口气。

如此一来,他对其它的楼阁也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果然如此,一连将其他几处一样的阁楼也转了一圈后,同样一无所获。

下面的其他几座仿佛仓库一样的石屋,也同样空空如也。

无论里面石架石台,还是一些巨大的金属箱子,全都空空如也,连一丝炼器材料的影子都没见到一点。这让几乎转过了一小半地方的韩立,大感气闷。

当韩立从最后一座石屋中走出来时,人却出现在了一座石殿前。

这石殿看起来没有多大,至于百余丈之广的样子,但通体赤红颜色,犹如一层火焰在整座石殿表面燃烧一般。

“化灵殿”

韩立望着殿门上边挂着的火红牌匾,低声喃喃自语一句。

虽然只是站在石殿外,但一股炙热气息,就已经从殿内向扑面而来。

他心中一动,随即双手一背的走了进去。

结果人才刚一走进殿门,两耳中立刻传来雷鸣般的轰响声,这让韩立双目一眯,目光急忙向殿内一扫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