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零八章 玄青子

小湖北边二十余里的地下深处,仍有数百修士簇拥在了封印裂缝的入口处。

因为幻阵自爆,让数丈宽的裂缝一目了然的出现在了众修面前,但同样因此也让此通道变得更加危险起来,入口处银光闪动不已,仿佛银浪般的席卷而出,显得诡异之极。

而在入口处,那些自视无法参与争夺的散修和小势力修士躲得远远地,除此之外还有三伙修士聚集在那里,似乎僵持不下。

一伙全部都是翠绿衣衫的女修组成,个个年轻貌美,身材妙曼,而看服饰打扮,却是南疆本地的修士。为首的却只有两人,一名元婴中期的妇人,姿容平常,一名元婴初期的年轻女子,却秀丽动人。

与这群女修正面相对的却是三十余人的一伙修士。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伙人却隐隐分城两拨,一批黑色衣衫,另一伙则都是雪白长袍。

在他们面前分站着五名元婴修士。葛天豪和天澜圣女林银屏赫然都在其中,但最惹人注意的确是天澜圣女旁边站着的一名清秀的年轻男子,从灵气波动看来,竟是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正是天澜草原的那位姓徐的大仙师。

最后一群修士人数最少,只有三名青袍道士,为首一名白发红面老道,仙骨道风,赫然也是一名后期大修士。

“木夫人,贵宗何必要趟这次的浑水。不是贫道瞧不起夫人,而是此行实在危险异常,一不留神就可能让化仙宗元气大伤的。我是看在昔日的情面上,才竭力劝阻的。”白发老道冲那妇人正色道。

听口气道竟然和那名妇人颇相熟的样子。

“玄青子,太一门即使称正道第一门,也不能如此霸道吧。这封印明明身处本宗的势力范围怎么我们化仙宗反而不能进去了。至于危险,本宗弟子还不放在眼里的。”那名妇人淡淡的回道。

这群女修竟然是离封印最地南疆另一大宗。化仙宗地修士。

说起来此宗的名头在修仙界甚至比圣门还响亮几分。因为此宗功法缘故。大部分弟子都是女修。门中高阶修士长老也都是女子。但是此宗能威震南疆靠宗内那防不胜防地诅咒阴毒之术。据说可以远隔万里之外。就可施法杀人于无形。

故而修仙界经常传出。得罪此宗的修士虽然远在风马不相及的他处莫名毙命地消息。这让其他宗门修士大都对此宗士女修忌惮非常,轻易不愿招惹的。

这位化仙宗地‘木夫人’更是曾经有过一日同时咒杀三名不同地方同阶修士的骇人传说。老道昔年更和此女还有一番说不明的恩怨在内。

故而老道即使身为大晋数一数二大宗的长老,也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

“玄青道兄。别的宗门事情葛某不会过问。但是我们阴罗宗一定要进去的。”另一边的葛天豪也开口了。

此人陪着一行天澜修士日夜赶路,方一进入南疆就遇到了阴罗宗另外两名长老,知道了地下封印的事情。当即带着所有人赶到了此地。如今他自觉己方人手还在太一门之上,当然也不会轻易退却了。

“葛道友真要进去,贫道也不是非要阻拦。不瞒诸位,贫道得到密报,这个封印可是有人处心积虑解开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下边是什么东西,但想一想绝不是什么好事。另外,就算贫道不插手此事。此裂缝变成这样,几位道友如何通过。现在此裂缝就是贫道也不敢贸然一闯的。”玄青子听了这话没有动怒,而是扭首看了一眼入口中的银色霞光,不置可否的说道。

一听老道这话,绿衫妇人和葛天豪等人皆都沉默下去。这的确是个不好解决的问题!

现在裂缝中禁制波动如此的狂暴,进入其中的确是一件危险异常的事情。

“我们化仙宗近年刚好得到一件日月梭,算是天下少有的几件攻防一体的宝物。我和师妹联手的话,倒愿意试上一试。”妇人一拂当额前的青丝,缓缓的说道。

“日月梭?三大灵梭之一的那件宝物。夫人竟有此宝!”老道一脸的意外。

“没什么,本宗也是刚刚得手的,正想将此宝当成我们化仙宗的传承之宝!”木夫人不动声色的说道,没有丝毫的忌讳。

“既然夫人有此宝。贫道就不多说什么了。木道友好自为之吧。贫道也会在两日后,进入此封印的。”老道点点头,果然不再多说什么。

“两日后?刚才道友不是说自己也无法通过的吗,现在这话是何意思?”葛天豪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贫道没有说吗?两日后,天魔宗的七妙真人会赶到的。有七妙道友的灵龟飞车,通过此裂缝也不成问题的。”老道一捻胡须的说道。

“七妙真人也要来此?”葛天豪等人大吃了一惊。

“不错,贫道接到的密报,原本就是牵扯到正魔两道的事情,正好是贫道和七妙道友负责的,而我二人不久前,才在南疆附近分头行事的。如今既然线索找到了。自然要将七妙兄找来助贫道一臂之力了。并非老道胆小,而是若是秘报属实,老道自认一个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还是等七妙道友一起进入封印内,比较稳妥些的。”老道悠然的说道。

听到连天魔宗的七妙真人都出动了。葛天豪脸色实在不好看。他阴沉一会儿后,嘴唇微动的和天澜圣女与徐姓青年传音起来。。

徐姓青年神色不变,而林银屏却听的黛眉紧锁。

葛天豪见此,又急忙说了两句什么,徐姓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缓缓的点点头。林银屏虽然有些迟疑,但并没有出口阻拦什么。

葛天豪这才脸色为之一松,然后冲玄青子决然说道:“听玄青道友口气,封印下的确大有问题的样子。但是本门大长老既然已经下去了。葛某总不能坐视不理的。虽然我等没有日月梭和灵龟飞车这等宝物,但还是要一试的。”

“嘿嘿!老道都说的如此明白,葛兄自付有所依仗。贫道也不会当这个恶人。有什么神通通过裂缝,尽管施展就是了。”玄青子毫不意外,目光斜瞅了天澜的徐姓大仙师一眼后,一脸的平静。

看来这老道对天澜修士一行的来历,知道甚清。

“既然这样,我等也不客气了。徐道友,还要有劳你出手了。”葛天豪闻言打了个哈哈,一转脸后说道。

“嗯,既然葛兄一力要求。徐某姑且一试。”青年单手往腰间一只灵兽袋一拍,顿时一片彩霞从袋口中席卷而出,接着灵光一闪,一只五色孔雀在空中现形而出,数尺长的彩翎散发出一圈圈的光晕,实在夺目耀眼。

“这是灵犀孔雀!”玄青子双目一下微眯来,脸上隐隐有些变色。

“不错,这灵犀孔雀释放出的五色灵光天生可以隔绝天地灵气。由它开路的话,我等同样可以进入的。玄青兄,我等就先走一步了。”

葛天豪等人一见徐姓青年放出灵禽后,不再迟疑什么。在那孔雀一声清鸣后,一头扎进了银色光霞后,他们几名元婴期修士纷纷放出护身法宝,急忙尾随遁入其中。

转眼间外面只剩下天澜和阴罗宗的低阶弟子了。

而这些人似乎事先得到了命令,一见葛天豪等人安然进入一会儿,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当即也不在此停留,纷纷驾起遁光向地表遁去。

片刻间,入口处就剩下玄青子等人和化仙宗的女修了。

木姓妇人见此,沉吟了一下后,同样转首吩咐了几句。顿时门下那些女弟子也一哄而散,离开了这里。

等目睹门下远离了此地,妇人这才冲那名秀丽女子点点头的示意道:“师妹,放出灵梭吧!”

“知道了!”秀丽女子应声答道,随即玉手往柳腰上一摸,顿时手中多出一件银蒙蒙的两头尖宝物,往空中一抛。

几乎与此同时,妇人香袖一抖,一道一般无二的金色宝物也祭了出去。

顿时一银一金两道光芒,在空中碰触到了一起,交织闪烁下非但没有爆裂弹飞,反而瞬间合二为一,化为一个金银色巨梭,丈许大小,气势惊人。

“走!”妇人口中一声娇喝,随即和秀丽女子化为两道惊虹,一闪即逝后没入巨梭中不见了踪影。

巨梭表面金银光芒同时闪烁,滴溜溜一转后,一下激射而出,飞遁进了裂缝之中。

“老道费了这般多口舌,你们还非要进去。出了什么事情,倒也不要怨老道没提醒了!”玄青子一等巨梭也踪影全无后,脸带一丝异色的喃喃道。

随即他冲身后两名结丹期道士一摆手后,当即三人就在入口处盘膝坐下了,闭目养神起来。

有这么一位大修士守在入口处,远处的其他修士只能面面相觑。

在封印里面的昆吾山顶部,某个阴晦不明的封闭空间内,一个体形大的难以置信的巨物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在身体表面贴着无数张禁制符箓,缠着密密麻麻的一根根锁链。

这些符箓一个个灵光闪动,一看就知全都是等阶极高。而锁链则相反的乌黑无光,却隐隐渗透出一丝丝的血痕。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