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零七章 群魔隐现

“这里灵气充沛,老娘为什么要离开这里。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但人界想来也找不到比这里更适合的修炼之处。我就在这里修炼到飞升的那一天为止。”丑妇一听银翅夜叉提到本命牌,脸色为之一变,口气更加生硬了。

“圭道友,你明知道封印已破,留在此山修炼根本是不可能之事,又何必在口上硬撑。而且说起来,我等也算颇有渊源,正应联手共渡难关才是?”银翅夜叉眉头一皱“渊源倒还真有一些。你是人类修士的肉身修炼成灵,我和狮禽兽则是那人昔日饲养的灵禽灵兽,又是一起被那些修士封印在了困灵阵中。”丑妇倒没有否认,神色略缓的点点头。

“就是因此,我们三个才有联手可能。而那昆吾殿有专门克制我等的禁制存在,平常根本无法靠近此殿。现在有人类修士替我们开道,我等只要偷偷跟在他们后边潜入就可,到时一齐出手,夺得本命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哼!你说的倒容易。但是我听狮禽兽说,这两批修士人数可都不少,还有后期的修士带队。对了,你说的那个非常棘手疑似拥有通天灵宝的修士,似乎也和这些人混在了一起。到时候,可别本命牌没有得到,反把自己搭进去了。老娘可是被人囚禁怕了。宁愿不要着本命牌,大不了从此钻入此山灵脉深处中,再睡个千余年。到时候他们就算有本命牌,但老娘根本不和他们见面。他们又能奈我何。”丑妇心中一动,但表面仍然不肯轻易松口。

“圭道友不要忘了,我可同样擅长土遁之术。”银翅夜叉似乎有些不耐了,脸色为之一沉。

“你这话,什么意思?”妇人瞪起一对眼珠,目光一寒的盯向银翅夜叉。

“很简单,若是我的本命牌被这些人类拿去了,问起相关的事情,我肯定无法拒绝的将你的事情说出来。一只十级玄岩龟的妖丹,你认为这些修士会轻易放过你吗?到时候,我肯定少不了被派来追杀你的!”银翅夜叉淡淡说道。

“既然这样,你和我一起躲起来,不就行了。”丑妇哼哼几声,面现一丝怒色。

“我不会放过这一次夺取本命牌的良机,也没想终生困在此山中。要知道,无法吸取山外的阴月精华,我是终生无法进化到金身月尸的。”银翅夜叉不客气的说道。

“哼。你这是在要挟老娘!”妇人突然一蹦数尺高。指着银翅夜叉大口破骂起来。

“嘿嘿。是不是威胁。圭道友自己可判断一下。你不要忘了。你可还欠我一个人情没还。当年那群古修在我们身上打下了暴血咒。好让我们成为神智全无地蠢物。要不是我分一粒清虚丹暗自给你,你早成了只知道嗜血而狂地家伙了。还能有化形的今日。”银翅夜叉背后银翅一扇。声音一冷地说道。

“这个人情。我自然记地。”妇人一听暴血咒地事情。顿时气焰大降不少。

“但你也不要忘记除了我们外应该还有第四个被传来地家伙。我们到现在可都没有和它照过面过。也不知道对方是鬼是妖。若是能和他也联手地话。我倒可以考虑地。”妇人沉默了一会儿后于放松口气地说道。

“我早已四下寻过了。并没有找到第四个困灵阵所在。也没有发现其他妖鬼地踪迹。也许第四个家伙不太走运。早就不在了也大有可能。毕竟它可没有清虚丹保持神智。一个嗜血狂物相隔如此多年。还存在的可能性实在不太大。而且就算它真地存在,现在也没时间细找它了。”银翅夜叉摇了摇头说道。

丑妇听了这话,面色阴晴不定。

半晌后终究长叹了一口气,狠狠的说道:

“好,既然你都提起了清虚丹的事情,老娘就再出手助你一次。但是说好了,我等只要得到那本命牌,就立刻走人。老娘也不呆在这破山了,出去随便找个无人地方,从此隐修不出了。”

“这就对了。只要有自由之身,以我们的修为天下间哪里去不得。”银翅夜叉面上露出一丝喜色,这个玄岩龟所化妇人的神通甚至比他还强一分,可是一个大有力的帮手。

“不过在行动前,我们要先好好计划一番。那些修士既然已经知道了两位道友的存在,我们要小心一些,别反而中了人类修士的圈套。”丑妇答应下来后,整个人竟然一下变得冷静异常起来。

“这个自然!”这一次,银翅夜叉毫不迟疑的赞同道。

一旁的狮禽兽,也扬颈的低吼一声。

随即三个妖物就在巨树之下,低声商量起来。足足过了一顿饭时间后,三者才蓦然腾空而起,一起向石阶所在方向飞快遁去。

转眼间巨树下就变得寂静异常,只有阵阵的微风吹过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巨树附近另一颗看似普通的大树,突然间一阵晃动,接着由大到小的骤然间缩小起来。在一阵绿光笼罩中,大树表面某处一阵凸鼓,蓦然多出了两颗硕大的碧绿眼珠。

此眼珠晶绿异常,略一转动间,冷冷望向银翅夜叉等消失的方向,竟不含一丝感情的样子。

这树木竟然是不知名妖物所化,银翅夜叉等三个妖物妄有一身惊人的神通,竟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此妖。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此妖眼珠直直瞪着空中半天后,忽然周身绿光一闪,“嗖”的一声,所化树木竟一下钻入地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此地才真正的安静无人起来。

而另一处,韩立等人一狮禽兽不见后,也没有继续在石殿中多停留的打算,而是飞快的遁出了石殿。

结方一出殿外,他们自然遭遇到了原先叶家修士一样的禁空情形,纷纷从空中跌落而下。

这让他们吃了一惊的同时,同样大喜起来。自然也知道他们终于到了昆吾山的要害之地。

“那是什么?”白瑶怡却一声娇呼,明盯着石阶远处,玉容满是震惊。

其他人一怔之下,急忙望去。这才发现数里外的地方,石阶竟蜿蜒曲折的没入到一大片参天绣林中。

这片绣林全都是一人抱的紫色巨竹,密密麻麻,几乎遍布远处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前边原本应该存在的白玉广场,也彻底被竹林掩盖的无影无踪。

而林中竹海弥漫着淡淡的紫气,隐隐传来的惊人灵压,更让韩立等人心中一凛。

“这个法阵好像比冰焰两极阵还厉害的多。不过,这也应该是那群人布置的最后一道禁制了。只要破除此阵,就可以追上他们了。”花天奇仔细打量一番后,凝重说道。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吧?”乾老魔一阵狂笑,五魔子一下化为一片霞光,直接向竹林席卷而上。

花天奇略一踌躇,也带着毒圣门几人向紫竹林飘去。

“我们也走吧。咦,韩兄,你怎么了?”富姓老者招呼一声,正想也抬腿就走时,却忽然发现身旁的韩立脸色难看之极,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样子,不禁心中一惊。

“没事,我们过去吧。”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瞬间恢复如常了。接着身形一晃间,竟不想多说的直接飘出数丈许远去。

老者摸了摸下巴,心中虽然惊,但也能将此事闷在心底,紧跟了上去。

富姓老者自然不知道,就在刚才,韩立体内的数十口飞剑同时无故一颤起来。这让他一惊之下,顿时知道古魔也在此山中。

这让韩立脸色怎会好看哪里去!

难道古魔就在前边的修士中?这魔头怎会混入其中并跑到此山来?难道这里有什么古魔在意的东西,还是另有什么阴谋?

一连串的念头,瞬间在韩立脑中狂涌而出,让他心神彻底混乱起来,怎么也无法保持心境的平静了。

这并不是说在拥有了三焰扇和元婴后期傀儡的韩立,仍然还对此古魔惧怕异常,而是现在此魔出现的时机实在太诡异了。

如此大的大晋竟让他接二连三的碰上此魔,再加上天南的万丈魔渊之事还记忆犹新。这让韩立心底深处,实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此刻乾老魔驱动五魔子已到了竹林跟前,一股股的灰色寒气从白影中喷出,扑向了绣林。

而紫竹林一阵嗡鸣声发出,一连七道紫蒙蒙光柱蓦然从竹林各处冲天而起,接着随即绣林中的紫气一下如同活过来一般,化为紫色的波浪竟一下抵住了灰色寒气,两只如若两只怪兽一般的交织撕扯起来。

后边赶到的毒圣门四老和大汉等修士见此,也毫不迟疑的各施展神通,顿时各式各样宝物化为各色光霞,狠狠卷向竹林而去。

就在韩立也默默的喷出数口飞剑,心不在焉的加入到攻击之中时。在封印外面,那个因为幻阵自爆被重新封死的地下通道外,却又来了数批不速之客。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