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零三章 杀心大起

听到“韩立、天南”一类的言语,富姓老者和白瑶怡都露出一丝意外,不禁疑惑的望向韩立一眼。

韩立却只是望着远处的五道白影,神色阴霾的一言不发。

要知道他可是亲手斩杀过一名阴罗宗元婴中期长老,连对方镇宗之宝鬼罗幡都被他夺走了一面,自然不可能再有什么化干戈为玉帛的说法了。更何况,他原本就想从阴罗宗中得到封魂咒的解咒之法的,而此法诀,阴罗宗中只有宗主和眼前的这位大长老知道了。

为此,韩立原本就有此行事了后,再打阴罗宗主意的想法。

故而如今意外和对方在这里遭遇,韩立不及防之下,倒已经暗自思量在这里和对方硬碰硬的可能性了。毕竟无论这二人都是阴罗宗位高权重之人,找到对方落单的机会,可实在不多的。

而他和堪比元后期的银翅夜叉火拼了一场,虽然那怪物本身没有合手法宝,自身又有禁制在身,才差点被他灭杀的。但他自付当时也没有尽出所有手段,留着那人形傀儡并未动用过的,对付眼前的元婴后期魔修未尝没有取胜的把握。

并且再加上对方五子同心即使名头奇大,但他的辟邪神雷在克制魔功上,还是有神效无比的。

就在韩心中念头如电,反复思量着利害关系时,远处五道白影最中间的一个,突然两手一掐诀,周身灰光芒一闪后,一名灰袍罩体的修士一下从白影中闪出,其出现的诡异程度,让人疑似鬼魅一般。

灰袍修士脸上有一层淡淡灰气遮挡,无法看清楚面目,但略带灰白的发髻和装扮,明显是一名年纪不小的老者。

乾老魔真身竟和附身魔子分开,直接现身而出了。

这一下,不光韩立,连富姓老者和白瑶怡也警惕心大起。双目不眨一下地盯住了老魔,想看这位阴罗宗大长老倒底有何打算。

可是老魔根本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单手往腰间一拍,一杆漆黑如墨小幡就出现在了手中,接着冲韩立三人所在方向轻轻一摇。

富姓老者面色大变,一只手马上扣住了一件宝物。

白瑶怡周身寒光大放,瞬间身形被护体灵光笼罩在了其中。

反倒是韩立眉梢一挑后,并没有其他的举动,但眉宇间越发显得阴冷起来。

“奇怪啊。奇怪……”那小幡只是黑芒一闪后,并没有任何异样出现,这让乾老魔口中自语不停,似乎有些诧异地样子。

“乾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出鬼罗幡,想动手吗?难道要挑起两宗大战!”富姓老者虽然对乾老魔忌惮异常,但他们这边有三名元婴中期修士,特别韩立神通更是高深莫测,自不会太畏惧对方的。

“两宗大战?没这个兴趣。乾某只是和这位韩道友有些旧事需要了断一下。两位事不关己,若是现在肯离开此地,乾某绝不会为难的。”乾老魔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扫后,平静的说道。

“乾道友的话深合我意,韩某也久闻五子同心魔的大名,正想和道友切磋一二呢!”韩立笑了起来,竟马上风轻云淡的附和道。

听了两人这话,富姓老者和白瑶怡面面相觑了。

乾老魔也有些意外,冰冷目光在韩立身上打转了数圈。

“这个……,乾兄!在下虽然知道韩道友和贵宗有些过节,但在这里贸然动手,有些不妥吧。乾兄不想先探寻一下此山?”富姓老者眉头皱起的劝解起来。

这倒不是他真想维护韩立,只是这昆吾山看起来十分凶险,好不容易有个得力的同盟者,自然不想就这般突生意外。况且也只有拉拢住韩立,他才能不至于势单力孤,不用怕这位乾老魔蓦然翻脸下手。

“此山,乾某当然会探寻的。但是这位韩道友也是本宗追寻好久之人,也不能就这般放过的。本人先和韩道友了断了此事再说吧。怎么,富兄想要插手此事?”乾老魔发出一阵冷笑。

“在此山之外,乾兄和韩道友之间恩怨,妾身不会过问。但在此地,我三人还要联手一探此山,恐怕不能让乾兄如愿了。”白瑶怡美目流转了片刻后,竟也决然的说道。

对此女来说,同样害怕失去了韩立这个大援,而让自己在此山身处险境。当然最主要的,此女和富姓老者见识过韩立神通的厉害,可并不认为韩立真会怕了乾老魔。

否则,是否还会说出这番话,可就是两可的事情了。

面对富姓老者和白瑶怡的出奇强硬,灰袍人目中寒光一闪,一望之下,目光仿佛就能直接冻彻人心肺。

但无论富姓老者还是白瑶怡,也并不是普通的修士,虽然心中暗惊,但脸上均都未露丝毫怯意。

“好,看在两位道友的面子上,老夫倒不是不能将此事搁置一下。但是本宗的一样宝物,遗落在了此人身上,必须给老夫现在交出来。否则,就是今日拼着大耗元气,说不得也要和三位道友斗上一斗了。”乾老魔寒光一敛,淡然的说道。

“宝物?你指的是那面鬼罗幡吗?”韩立打了个哈哈,不客气的说道。

“正是此物。当年本宗四长老在天南陨落而亡,此幡应该落在道友手中了吧。只要现在归还此物,本人可以暂时放你一马。”乾老魔沉声的说道。

“放我一马?道友口气还真够大。鬼罗幡我可以归还给你。但是却有个条件。不知乾兄可否愿意一听!”韩立沉默了一会后,突然仰首望天,嘴角挂起一丝讥笑说道。

“条件?你杀了本宗四长老,拿了本宗的传承之宝,还敢在老夫面前提条件!你真当老夫不敢取你性命?”乾老魔怒极而笑起来。身后的五道白影一晃,同时上前一飘,一下站到了乾老魔的身前。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一旁的富姓老者则听的大为惊讶,面露一丝古怪。

阴罗宗四长老无故不见的事情,同为魔道十大宗门之一,九幽宗自然也知道一些的。

可老者万万没想到,这位在魔道中名声不小的魔修竟然是死在韩立手中,好像连阴罗宗大名鼎鼎的鬼罗幡也落入了他人之手。难怪这位乾老魔,明知道现在不是争斗的最佳时机,也不肯轻易放过他们这位韩道友。

至于韩立隐瞒出身来历,并非海外修士而是天南修士的事情,倒不值一提了!

“哼!归还贵宗。乾道友说的轻松。不知贵宗四长老为何无缘无故跑到我们天南去,还暗中对在下伴侣下手?阁下觉得,我会轻易交出此幡吗?”韩立面色一沉,蓦然森然说道。

“四长老为何去天南以及因何命丧你手,老夫不关心,也没兴趣知道。但是本宗的传宗之宝,老夫一定要拿回来的。否则,我们阴罗宗的颜面何在?”老魔断然的说道。

“这么说,乾道友根本没有一丝想听在下条件的意思了!”韩立双目瞳孔一缩,露出一种极其阴霾的眼神。

“哈哈,讲条件?你若是十大宗门的大长老,也许老夫会听你说上一说,但你区区一个天南修士,也配和老夫谈什么条件?”乾老魔仰首望天的一阵狂笑,身上蓦然爆发惊人的煞气然后身形一晃,竟一下没入一道白影中不见了踪影。

五道白影顿时身上灰光大放,十道原本毫无生气的眼神,眨眼间露出了嗜血的狂热之色,一下变得极度危险起来。

“糟了!我差点忘了。这老魔修炼的是‘逆情断天大法’。此功法最讲究率性而为,我们刚才的威胁言语起了反效果,反激恼了这老魔。”一见乾老魔发狂的样子,富姓老者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后悔的说道。

白瑶怡闻言黛眉微皱一下,但不及多想一抬手,一口冰晶飞刀就腾空而起,随即化为一道白练在头顶盘旋不定起来。

韩立则神色如常的双目一眯,藏在袖袍中的一只手略微一动,三焰扇就诡异的出现在了其手中,另一只手则悄然的按在了储物袋上,神识也瞬间锁定在了人影傀儡上。

他已经决定,只要双方一动手,趁着老魔被老者和白瑶怡牵扯部分心神时,就立刻杀手锏齐出,争取刹那间重创对方。

哪怕无法当场取了对方性命,也要让其修为受损,好为下一次再对这位阴罗宗大长老下手,硬生生创造出条件来。

毕竟南宫婉的封魂咒是韩立一刻未能忘记的事情。只有拿到了真正的解咒之法,他才能安心下来的。就算为此无法在大晋立足,以后要日夜被阴罗宗修士追杀,他也不惜了。

而这时,那五魔子口中同时发出呜呜的怪鸣声,接着身形瞬间奇淡无比起来,远远看去,白影仿佛成了五股轻烟轻轻晃动,然后身形一长,就要恶狠狠的飞扑下来。

可就在这时,光幕上原来白影钻出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爆裂,一大团刺目银光在那里爆发而出,光芒刺目耀眼。

尚未等韩立等人明白怎么回事,银光中就“嗖”“嗖”声响起不断,近十道各色遁光紧挨着的从里面飞射而出,接着一个盘旋后,遁光纷纷光华一敛,在附近现出了诸多人影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