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零二章 不期而遇

韩立缓缓站起身来,单手往附近一朵红云虚空一抓。顿时,一只青色大手凭空幻化而出,一把将那彩云抓紧了手中。

低沉咒语声响起!

韩立盯着大手,两手结成了一个古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大手一颤后蓦然五指一合,一下将那朵红云握进在了手心中。

青光大放,大手片刻间就化为一团刺目光球,耀眼夺目。

但韩立随即一张口,一偻青色婴火喷出口外,一下轻飘飘的缠在了光球上,随即汹汹火焰迅速淹没了光球,将光球包裹在了其中。

这时韩立才手中法诀一散,面无表情的望着光球,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嘴角抽搐一下后,突然袖袍冲着空中火焰一抖,一片霞光席卷而去。

火焰马上随之熄灭,露出了一颗淡红色的圆珠出来。

“看来真的没错了!这等高明的藏物化形手段,果然也只有上古修士才有的。不过懂得这种阵法的修士,就是上古时候也没有几个的吧?这也幸亏辛如音昔年赠送的典籍中,有一种相似的禁制。否则还真不知破阵之法的。看来以后还要再加强灵目的威力了,若能再持续百余年的继续使用明清灵液,应该也能看破这种顶阶的幻化之术了吧。”韩立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灵目现在无法看破此种法阵,颇有些郁闷的样子。

他不再理睬空中漂浮不动地红色珠子。目光四下望了一遍,又盯住了一朵蓝色云霞,同样一只大手抓去,再喷出一缕婴火过去。

这一次,云雾转眼间就在火焰中化为了乌有。

韩立脸上毫无异色,立刻又抓向另一朵蓝云。

一连失败了两次后,终于再炼化出一颗蓝色珠子来。

就这样,花费了小半日时间后,又炼化出了黄、青、金三颗珠子。

然后韩立开始郑重地冲几颗珠子一招手,原本漂浮在附近地圆珠顿时飞射而来。

随即十指连弹的一阵牵引,圆珠围着他缓缓转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渐渐幻化成一道五色圆环,环上灵光点点,显得神秘异常。

“去!”韩立双眉一挑,口中一声低喝。

十指动作一停,五色圆环溃散开来,圆珠随之以一种玄妙之极的轨迹,向四周突然飞弹而出。

转眼间,珠子飞到了附近五个看似毫无关联的地点,滴溜溜地转动不停,同时本身也一张一缩地诡异变化起来。

就在韩立双目一眯的刹那间,“轰隆隆”几声巨响后,五颗圆珠同时爆裂了开来,五颗颜色各异光球随之浮现,闪动着刺目光芒,仿佛空间同时多出了五颗妖异的骄阳。

即使韩立也下意识的双目一闭,不敢直视这五种刺芒。

而就在五种光芒交汇一起,遍布整个空间的一刹那,周围景色一转,随即眼前一花,韩立整个人蓦然出现在了某个熟悉地石阶上。而不远处的地方,赫然是原先它们看见地长有灵草的巨石。

“韩道友!”

“韩兄!”

一男一女的惊呼,在韩立身旁响起。

韩立目光一转下,才发现白瑶怡和富姓老者,竟也出现在了身旁数丈远处,两人神色萎靡异常,但此刻一脸的惊喜。

“两位也脱困了!”韩立淡淡的说道。

“是韩兄击破这古怪禁制的吧!老夫可是从未见过这种可怕地法阵,还真以为要被活生生困死在里面呢!”富姓老者后怕不已的说道。

显然这位九幽宗长老在那莫名禁制下吃亏不小,法力还是心神都受损不轻地样子。

“我的情况和富兄差不多地。妾身在那禁制里也是一筹莫展的。这次,多亏韩兄出手破阵了。”白瑶怡也苦笑一声地说道,玉容上隐现一丝感激之色。

“没什么,我也只是凑巧听闻过类似禁制,才能破除此阵的。这种上古禁制的确是非常少见的一种。富兄取走的那株灵草,我若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某样法器幻化而成的,道友恐怕上当不轻啊。”韩立嘿嘿一笑的说道。

“幻化而成,不会吧。我当时明明……咦,这是什么?”富姓老者听了韩立的话一怔,一边将信将疑的说着,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盒。

结果里面并没有任何灵草,反而多出一个普普通通的玉如意。

老者顿时目瞪口呆起来了。

“其实在我们三人一踏进那块巨石上时,就已经种了此禁制的幻术,道友摘取灵草只是激发此法阵最厉害的禁制而已。道友不访再看看那里!”韩立目光一闪,冲着巨石方向上随手一指。

老者和白瑶怡闻言的望去,只见巨石之上,赫然有一株接长着一串紫色浆果的灵草。

“这些上古修士真够阴险的,竟然会在这里布置下这般阴险的陷阱。他们到底是如何想的!”老者马上变得气急败坏了。

白瑶怡也杏唇微张,一副愕然的样子。

“两位道友不用吃惊,这种古禁制原本就必须有一样法器被入阵之人主动触动,才能彻底激发威力的。自然会变幻成这般模样了。而这禁制,我只是暂时破除,并未彻底摧毁的。”韩立悠悠的说道。

“这昆吾山不像是仙灵之山,倒像是龙潭虎穴了!”老者眼看到手的灵草没有了,自然满是悻悻之色。

“以后还是多小心吧。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古修遗址,有什么古怪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惹祸上身。这一次,在下凑巧能破除此阵,但下一次韩某可就没有这种把握了。两位道友知道在下的意思了吧。”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声音微微一沉,忽然冰冷下来。

“这个?富某以后不会再轻举妄动了。”富姓老者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这次取灵草,他还真有些冒失了。

白瑶怡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既然两位道友都已经明白了。我们走吧。山上的声音已经停止了。我们耽搁了这几日,其他人说不定早已到达山顶了。”韩立转首望了山顶方向一眼,然后一马当先的再次沿石阶前进。

白瑶怡二人自然紧跟而走。

这一次,没有在遇到什么麻烦。数个时辰后,三人终于一连飞过数道巨大山梁后,终于来到了当日叶家修士进来的那个石亭处,当日向之礼也是在这里凭空消失不见的。

看到一旁的石亭,老者和白瑶怡还未怎样,韩立却轻咦一声,忽然盯着石亭外的某处地面,停下了脚步。

老者二人见此,也不禁随同望去,结果这二人也发现了异样之处。

那处松软的地面上,有一个浅浅的淡淡脚印。若不仔细留心话,还真容易忽略过去的。

“果然有其他修士来过这里!”白瑶怡贝齿微露的轻吐一口芬兰,黛眉紧锁的说道。

“不光是这样,你在看看那片的山石!”老者喃喃一声后,也冲着石亭一旁的某块山石扫了一眼的说道。

而在此山石上面,赫然有一道长约数丈的沟槽,窄而深细,一看就是极厉害剑气留下的痕迹。这正是当日那位叶家七叔飞射而出的黄色剑气无意中在此处留下的痕迹。

“这个剑痕也是崭新的,看来这里不光有人,还似乎和什么东西动手过了。难道是那只银翅夜叉?”白瑶怡秋波流动的说道。

“也许吧!看来那些人也是沿着石阶而上的。如此一来甚好,有人替我们开路了。我们也可省却一番麻烦的。”韩立却异常平静的说道。

富姓老者听了这话,笑了一笑正想说些什么时,忽然附近的一块光幕上白光一闪,一个白乎乎人影从里面飞射而出。

因为人影出现的位置正好面对着韩立三人,自然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结果韩立和白瑶怡自然立刻惊喜交加起来。

他二人万万没想到,自己想要找的出口,竟然就在了眼皮底下了。

不过一旁的富姓老者一见这白影,却面色马上大变起来。

“五子同心魔,是乾老魔的化身魔子!”韩立闻听此言一怔。虽然觉得五子同心魔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的,但一时尚未想起所谓的乾老魔倒底是何人,白瑶怡一听此话,却也脸色蓦然苍白起来。

而就在这时“噗”“噗”几声接连传来,从那白色光幕中又有四名一模一样人影钻了出来。

五道若有若无的淡白色人影,就这样并肩站成一排,十道木然目光同时望向对面的韩立三人。

“阴罗宗大长老!”一见五人这般诡异的模样,韩立终于想起了对方的来历,面色也瞬间难看了下来。

“原来是富道友,真是巧的很啊!怪不得乾某手下四处寻找道友不见,原来竟先一步进入到此地了。这一位仙子看服饰装扮这般奇特,莫非是北夜小极宫的修士。在下和贵宫的柳夫人也算是旧识了。至于最后这位道友,啧啧!莫非就是出身天南的韩兄了。韩兄,你可让本宗和天澜圣殿的人好难找啊!”乾老魔的声音先是一番惊奇,随即惊喜的狂笑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