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零一章 四散真人

“是吗!不知老夫门下这位弟子,如何得罪郑卫兄了,竟惹得道友不惜亲手教训?”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淡淡的声音,接着数道颜色各异遁光激射来,瞬间就到了几名毒圣门弟子的面前。

其中说话之人,面对红光中人影神色木然,正是那花姓修士本人。

“原来花兄真来了,郑某失礼了。在下刚才只是和贵门弟子说笑而已,哪会真的以大欺小!”大出在场其他修士的预料,红光中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修士,一见毒圣门几位长老来了后,竟马上打个哈哈的陪笑道,和刚才判若两人,竟一点不在乎自己脸面的样子。

“嘿嘿,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四散真人郑卫道友吧。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一阵大笑声从另一边传来,接着众人眼前一花,在红光和毒圣门诸修士之间蓦然多出了五个白乎乎人影,个个如同竹竿一般的站在那里。

“五子同心魔!原来是阴罗宗的乾兄到了!”红光中修士声音大变,似乎大吃一惊。

“好说,郑兄名头可一点不比在下小啊!”乾老魔一阵轻笑。

这话倒是没错。这位四散真人说起来,也算是大晋修仙界的一个号人物。

不过,倒不是说此人神通如何了得,而是这人实在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的奸猾角色。面对修为比他低的修士,他就凶神恶煞,丝毫情面不讲,遇到神通修为比他高地则立刻服软阿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脸面。但一旦有机可趁,这位又会立刻翻脸无情,经常干趁人之危,背后打闷棍的下三滥勾当。

这样的人物,自然得罪了不少修士,甚至连一些元婴级修士对他都恨的牙根痒痒。但这位虽是元婴初期的散修,修炼的也是那种最容易提升境界、神通却奇差无比的功法。却偏偏在早年时候无意中得到了一件上古时候的奇宝“四方飞天靴”,施展之下,遁速之快竟不比元婴后期修士差哪里去。

而且此人后来又修炼了几种专门保命的奇异秘术,加之很少招惹元婴中期以上的厉害修士,故而虽然被不少人恨之入骨,当却一直逍遥至今,成了大晋修仙界中最臭名昭着的几人之一。

这样地角色,花天奇当然不会给好脸色,倒是乾老魔对此人似乎颇感兴趣的样子。

不过这位四方散人,一见连阴罗宗大长老露面了,马上一边陪笑,一边开始往人群中后退而去,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

见对方这般胆怯模样,乾老魔也失去了对其再说什么的念头,而是用似笑非笑口气的对花天奇说道:“花兄,贵门弟子守住此地,莫非想连在下一齐挡在外面吗?”

“乾兄说笑了,我们毒圣门哪敢阻挡乾道友,就是其他道友,本门也绝没有拦阻的意思。只不过此处现在被幻阵遮挡,本门也是想先破解此阵,然后再让诸位道友进去的,以免有道友被困其中。”花天奇沉默了一下,目光闪动地说道。

“哦,这倒是乾某错怪贵门好意了。不过这区区幻阵,还难不倒在下。乾某现在就想进去,不知道友意下如何?”乾老魔嘿嘿一阵冷笑,步步紧逼的说道。

“没问题,乾兄只要能闯阵而入。在下决不会阻拦分毫。”花天奇似乎彻底放开了,毫不犹豫的说道,并一摆手示意门下弟子立刻让开道路。

其余三名毒圣门长老虽然心里有些不解,但是出于对花天奇的一向信任,谁也没有说什么。

那几名结丹期弟子,更是乖乖的立刻让到了一旁。

“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乾老魔哈哈一阵狂笑,五道白影一闪的直往白色光幕中射去,转眼间面那层光幕泛起一片蓝光,白影纷纷消失不见。

“还有其他道友想闯阵的吗,花某同样不会阻拦的。”花天奇一等光幕恢复平静后,脸上碧纹扭动几下,对周围修士缓缓地说道。

花天奇这一举动,反倒让原本气势汹汹的群修一时间面面相觑。就是刚才的四散真人郑卫,也躲在人群中,默不做声起来。

刚才众人都以为毒圣门想独占入口,自然个个大起敌意,一心想要先进入封印中。但现在对方让开出口,里面并且已经有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在前,却又纷纷小心起来。

不说这幻阵是否难破,万一那位阴罗宗的大长老,在幻阵中突然打开杀戒,他们又有谁能够单独抵挡。自然迟疑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形,花天奇脸上露出一丝讥笑,当即不再理会其他人,一转身冲门下弟子吩咐道:“不用你们守在这里了。这点幻阵,我们几人多花点时间,联手也足以闯过的,你们回地表上去吧。”

“是,大长老!”那七八名毒圣门结丹弟子躬身领命,然后头也不回向上方飞走,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接着在花天奇一声招呼中,四名毒圣门长老也一同步入下方的幻阵中,一股霞光后,他们几人也消失不见起来。

剩余修士一阵的骚动。

他们可大都是独行侠,就是有结伴而来的,也顶多是两三名结丹期修士而已,又怎敢进入此阵。

剩余的几名元婴期修士则各自独处一处,也均都露出思量之色。

眼看入口无人阻挡了,这里反而一时冷场了下来。

“这位道友,不如我二人联手进去如何?”在人群后,那四散真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一名身材高大汉子面前,笑嘻嘻的说道。

“跟你一起进去?还是免了。道友大名,在下可是久仰的很!”那名元婴期大汉一听郑卫这话,当即一翻白眼,没有好气的样子。

“道友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看了看,这里的元婴修士,除了你我二外,还有其他三人似乎都是面孔陌生的散修之士,我们几人若是联手一探的话,倒也不用怕那乾老魔和毒圣门的人。”郑卫仍不以为意,和颜悦色的说道。

“哼,你先说服其他人再来找在下吧。”大汉闻言心中一动,但对方实在声名狼藉,仍不加思索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好,有道友这句话就行。其他人都交给郑某了。”郑卫拍着胸脯的保证道。随即在大汉惊疑的目光中朝远处一名浑身紫光的老者飞去。

“这位道友,可想进入里面探寻一下?在下和那边的道友已经商量好了,准备再找三位道友同行,不知阁下可愿意加入?”尚未等老者面对不速之客露出讶然之色,郑卫就先露出一副笑眯眯之色。

老者眉头一皱,冷冷的望了郑卫一眼,才抬首向另一边的大汉望了一眼,正好迎向了大汉看过来的好奇目光。

目光略一接触后,老者随即面露一丝恍然,嘴角也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不久后,五名原本素不相识的元婴级散修,也一同进入到了幻阵中。如此一来,留在外面的高阶修士,顿时荡然无存。

……

就在诸多元婴修士进入到了幻阵中去同一时间,韩立却目中蓝芒闪动的不停打量着四周。

如今他正独处一片如若梦幻般的空间中,四周全都是虚无缥缈的各色彩云,上没有天空,下没有大地,竟凭空悬浮在空中。

“这鬼地方太邪门了,怎么飞也飞不出去,既没有禁制出现,也不太像是幻术!难道真要硬生生的被困死在这里。”韩立喃喃的自语道,神色间大见郁闷。

自从数日前,三人无意中发现阶梯旁边的一块山石上,出现一株非常罕见的灵草,富姓老者当即心切的前去采摘。

结果,老者方一将灵草拔下,却顿时触动了什么禁制,韩立只觉的眼前一花,竟独自一人的出现在了这里。

白瑶怡和富姓老者,却踪影全无。

面对着法阵禁制,韩立虽然还称不上是阵法大师,但对一些上古奇阵同样大有研究,一开始自然不会畏惧什么。

但没多久,韩立却大感不妙起来。

因为他连此地的一切是否都是幻术都无法确定,只知道自己无论飞行了多久,出现在面前的都是这般一模一样的情形。而明清灵目的神通,更是早就使用了出来,结果并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

至于用飞剑法宝等攻击,也全都一一试过。结果一击出后,畅通无阻的击出老远,然后又溃散消失,根本无法击到实处。

这样一来,哪怕他攻击再犀利也毫无用处。

在这空间到处飘荡了如此久后,仍一无所获的韩立,如今终于停了下来。

他双目一眯的沉吟一会儿后,忽然盘膝坐下,轻轻闭上了双目,脑中开始将凭生修习过的各种上古奇阵,细细的再思量一遍,看看能否找出类似的禁制,从而能够破阵而出。

时间缓缓的过去,韩立身形一动不动,如同木雕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终于神色一动,缓缓睁开了双目,目光同时朝四下的彩云望去。

“啧啧!原来是这样,果然如此。”韩立的目光中带有一丝异样,轻轻自语了一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