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一千章 幻妙天象

“不可能!在两件通天灵宝镇压下,这一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挣脱九真伏魔大阵。况且封印已经裂开了缝隙,前辈真脱困了的话,早就可以离开此山。怎还会继续滞留此地。多半前辈只是一丝神识挣脱出来,想将晚辈惊退吧。”向之礼惊慌之后,马上想起了什么,神色眨眼间就恢复了镇定。

“你知道九真伏魔大阵和通天灵宝!难道是昆吾三子的后人?”那女子声音声虽然还是悦耳动听,但是话语骤然冷了几分。

“晚辈并非昆吾三子三位前辈的后人,但是有关前辈的事情,这一界的确有几人知道的。晚辈恰好就是其中之一。”向之礼一边说着,一边滴溜溜的四下张望个不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哼!不要找什么了。本妃真身的确还未脱困,但也不会让你破坏万载不遇的脱困良机。你就先在这里老老实实待上数月吧。”

那女子刚冷冷的说完这话,石亭上空一阵空间扭曲,接着一个白色的漩涡凭空出现在那里,大片五色霞光突然从漩涡中迎头向小老儿罩下。

“幻妙天象!”向之礼一见此幕,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的周身银光一起,化为一道遁光激射而出。

但是那五色霞光略一旋转,顿时一股巨大吸力凭空生出,竟硬生生的让老者遁光微微一滞。

随之霞光一卷而过,向之礼整个人瞬间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有这个人来过一样。

“看样子要再沉睡一段时间了。能到这里的修士越过越好!希望睡醒之日,就是我真正脱困之时!昆吾三子,我要让你们知道封印本妃的代价!到了那一日,咯咯……”那女子虚弱的喃喃了几句,就咯咯一阵疯狂的娇笑,然后声音噶然而止了。

七日后,就在叶家攻破了万修之门,却再次陷入一个高明之极的幻阵时,韩立三人也被一道古怪禁制阻挡在了石阶的某处后,不得不苦苦冥思破除之法。封印所在的地表之上,那个无名小湖附近却热闹非凡来。

聚集此地的修士,已经多达千人之多,遍布方圆数十里地各处,甚至连元婴期修士,都有十几人出现。

其中最惹眼的赫然是并排站立在湖面一岸的四名毒圣门长老。其余的元婴修士则大都单独行动,显然都是闻讯临时赶来的。

这时毒圣门的几位长老面前,正有一名门下弟子汇报些什么。

“大长老,我们已经搜寻了地下大半的封印,已经有些眉目了。在离这里二十余里外的地下,那里被人故意用幻阵掩饰住了什么,精通阵法的弟子,正在那里极力破除。只是那虽然是个临时法阵,但因为布阵之人实在高明,故而破除还需要一些时间。”那名头缠红巾的弟子。恭敬地说道。

“有头绪有就好。我们已到此地数日了,若是还是找不到封印的入口,那才麻烦了。不过你们要注意,不要让其余人发现你们的举动。先回去吧,一破除幻阵马上通报我们。”脸带碧纹的中年修士长出了一口气,吩咐道。

“是!”那名弟子躬身应道。然后伸手掏出一张土遁符,往身上一拍,身形一下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这时另一名毒圣门长老,忽然开口了:

“花师兄,不必过于忧虑。我们南疆没有元婴后期修士,就算有其他宗门修士赶到,我们四人联手也不用怕谁的。”

“话是如此说不假,但是每耽误一日,赶到这里的高阶修士就会多几个。而南疆也不是本门一家独大,也有几家不在我们毒圣门之下,若是他们也在我们进入前赶到的话,肯定大为的不妙。更何况再拖延一些日子,正魔十大宗门的人恐怕也会插手此事的。”花姓中年人阴灵的说道。

听到这话,其余毒圣门长老有的不以为然,有的却同样露出一丝不安。

而就在这时,忽然间花姓修士轻咦一声,蓦然抬首向一侧天空望去。

其余人一怔,也一同望去。

只见天空远处灵光闪动,一大团灰的雾团凭空出现在天边处,接着向这里飞遁而来,速度奇快无比。

毒圣门四人的神识自然感应到了雾气中的可怕灵压,几人脸色不禁一变。

雾团转眼间就到了小湖上空,然后噗嗤一声,雾团爆裂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空中却出现了五道淡淡的白影,个个面目模糊,一动不动。

“五子同心魔!”花姓修士的神情一下凝滞了下来。

“五子魔?难道是阴罗宗乾老魔的化身魔子?”一名毒圣门长老也脸色发青的低呼一声。

“哼!除了这老魔,天下间还有何人修炼这等魔功?乾老魔真身可以附身五子任何一魔,除非有能力同时灭杀五子魔,否则他几乎就是不死之身。”花姓中年修士冷哼一声后,也轻声说道。似乎忌惮之极。

“我倒是谁对乾某的五子化身如此了解,原来是毒圣门的花道友。没想到道友竟然会尽起门中人手到此,难道对这里封印的东西,知道些什么?”一个风轻云淡的声音从空中悠悠传来,但却有些飘忽不定,让人无法确定出处。

“呵呵,乾兄说笑了。花某怎会知道什么。只是这里离我们毒圣门较近,在下就带着几位同门前来看看罢了。倒是乾兄身为阴罗宗大长老,怎会有闲情到此的。”花姓修士深吸一口气后,强笑一声的回道。

“哦,是这样。我记得离这里最近的宗门,好像是化仙宗吧!不知贵门何时搬迁了?至于乾某,只是到南疆办些事情,凑巧遇到了这场热闹而已。”这位阴罗宗大长老的似笑非笑的说道,对中年修士的言语一丝不信的样子。

“我原以为像乾兄这等身份显赫之人,不会轻易出门的。不知是何事竟能惊动道友亲自出手。”花姓修士干笑一声,试探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要紧之事。只是处理一个逃亡南疆的叛逆。乾某也是静极思动而已。”

“是吗,倒是花某多心了。”

花姓修士和乾老魔一问一答,然后同时闭口不言了。一时间,双方气氛有些异样起来了。

“发现了,在封印北边不远处有一条裂缝。可以进入到里面,毒圣门的人正在破解入口的禁制呢!”

在小湖的一侧,一道人影忽然钻出地面,一边朝远处破空飞去,一边口中大声疾呼。

此声一下将附近的所有修士都惊动了。

这时从此人钻出来之处,也有数名蓝袍红巾的毒圣门弟子从中飞射而出,一脸惊怒的向那名逃走的修士追去。但那名逃走修士似乎修炼了什么特殊的遁术,遁光奇快无比,转瞬间就逃之夭夭了。

花姓修士等人脸色顿时间变得难看之极。

“哈哈,原来如此。乾某对阵法之道也修炼过一些,倒是可以助贵门弟子一臂之力的。在下就将先走一步了。”乾老魔哈哈一阵大笑,随即五道白影齐往下方遁去,转眼间就没入湖水中,无影无踪了。

“走。这乾老魔心神手辣,别让他伤了我们门下弟子。”

花姓修士脸色铁青的一跺足,随即单手一翻,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黄色小旗出现在了手中。

一抖之下,一团黄云将毒圣门几人都笼罩在了其内,裹着几人往地下一钻,几人同样不见消失不见了。

不光是乾老魔和毒圣门的人,其余修士听到此言,也自然纷纷往地下钻去,转眼间附近修士就少了一小半去。地上还剩下的人,自然是不会土遁之术和没有土遁宝物的低阶修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而已。

在小湖北边二十余里处,千丈之深的地下,有一个漆黑无比的巨大空间,一个团团耀目光芒在此空间边缘处闪动不已,而在他们下面则有一层一望无际的白蒙蒙光幕,此光幕不但凝厚无比,在光罩上还附有一层层的惊人雷电,一但稍有人靠近下,立刻会有一道奇粗电弧,毫不客气的击出。

运气好些的一躲而过,不行也只能硬抗而已,结果都被击的护体灵光闪动不已,一时间自然没有人再去冒然接近了。

但在这些修士齐往注视光幕上一处地方,却并没有雷电发出,但有七八名蓝袍红巾的毒圣门弟子守在那里,个个神色阴沉的和这些修士僵持着,不让其他人轻易接近。

如此一来,这几人自然被其余修士骂的狗血喷头,但也没有谁随便动手。

毕竟毒圣门在南疆名头可不小,而这里的修士几乎十之八九也都是南疆本地的修士,自然不敢轻易惹祸上身的。

但有人顾忌毒圣门的名头,自然也有不卖毒圣门帐的人,结果一道红光从众人中飞射而出,一句冷冷的声音随之传出。

“给我滚,老夫要进去。”说话之人声音虽然苍老,但似乎火气不小,出口毫不客气。

“这位前辈,这里是本门先发现的。本门几位师叔就在附近,前辈还是……”一见有元婴修士出头,一名结丹期毒圣门弟子只能用本门长老的名头,硬着头皮的想说些什么。

“哈哈,就花天奇本人在此,老夫也一定要进去的。”红光中的人影冷笑一声,随即一抬手,一团刺目光芒顿时在手心处亮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