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九章 晶碑

“咦!这碑的表面?”尚未等韩立看出怎么回事时,一旁的富姓老者却忽然一指石碑背部,一脸吃惊之色。

韩立眉梢一挑。他没记错的话,石碑背部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的。

不过,老者也不会无端作出这般举动,当即身形微微一晃间,人就诡异出现在了石碑的背面。背部面朝韩立起来。

目光在上面一扫后,韩立也为之一怔。

只见石碑背部,竟一块块的碎裂开来,但那在一些深深的缝隙中,有亮晶晶的蓝光闪动。

“灵石?”韩立目光闪动,心中不太确定。

他忽然十指连弹,十余道青色剑气交错纵横,瞬间化为一团青光将石碑上半截包裹了进去。

一时间石屑乱飞,附近都灰蒙蒙的一片。

但以韩立剑气的犀利,片刻功夫,剑光下就有蓝光出现,并且越来越耀目起来。

结果当韩立手指一停,青光消散不见时,在他面前露出了大半被切削开的石碑,在石碑中间位置,有一块深蓝色晶石镶嵌其中,仿佛原本就长在碑中一般。

此晶石数尺来长,蓝汪汪的,晶莹异常。虽然没有露出全部,但看起来长方扁平。

整块青石碑好像都只是此晶石的厚壳而已。

“不是灵石。虽然看起来和水属性灵石非常相似的,但里面蕴含的并不是水属性灵气。”白瑶怡黑白分明的美目眨了两下,立刻肯定的说道。

“地确不是灵石。没人会直接用灵石炼制东西,还在上面铭印东西的。这好像还是一块碑文。”韩立凝望着晶石裸露的部分,看到表面闪动地一个个凹凸古符文时,轻吐了一口气。

随后他不再迟疑的浑身法力凝聚,单手朝晶石虚空一抓。

顿时一只青色光手凭空浮现在了石碑前,五指如钩的往前一探,一把抓住了晶石的顶部,使劲向上一提。

果然沉重无比,但有了准备的韩立,这一次凭借强横的法力,硬生生的将晶石通体拽出了石碑。

一块蓝蒙蒙的晶碑,出现在了韩立面前,上面符文流动,闪动着幽幽的蓝光。

韩立稍一细看上面的文字几眼,心中突然一动,但面上不动声色,而是两手掐诀,飞快冲此晶碑一点指。

顿时晶碑一阵微颤后,体形急剧缩小。转眼间化为半尺大小的砖形东西,并“嗖”地一声,没入了韩立大袖中不见了踪影。

老者和白瑶怡,虽然同样对晶石碑大感兴趣,但见韩立不想将此物拿出来让他们观摩的样子,自然识趣地不再提此事。反而二人和韩立略一商量后,当即决定沿着此台阶往山上而去。

此刻他们已经确定,那隐隐传来的轰鸣声,的确是从山上面传来。

当即三人再次隐匿身形,飞遁而起。

韩立自然不知道,他们听到的轰鸣声,其实是叶家众修士,在台阶不知多高的山腰处,正在奋力破除禁制的声音。

但两者之间地距离,也并非像他们想的如此近。中间还隔着一道禁制才能到达叶家修士所在之地。

毕竟他们被传送阵传来的山洞位置,远比叶家修士从禁制裂缝中过来的定点位置,低的多了。

如今,怪人和叶家大长老两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并排在一处山岩上空悬浮不动。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在他们二人下方,叶家其余修士各按方位的站在一个临时布下的法阵中,正在借助法阵威力驱使各式宝物,拼命攻击前方石阶上一个隐约可见的巨大牌楼。

古魔也混在叶家等修士中,指挥着一口不知从何处招来的乌黑飞剑,面无表情的攻击着。

此牌楼自身竟能自行放出万道霞光,能将所有攻击全都接下,仿佛本身就是一件异宝一般。

“三小子!你估计还要多久,才能破开这万修之门?”怪人望着前方被各色灵光包裹的牌楼,转首向白袍儒生问道,神色间略有一分焦虑。

“再要一日一夜就差不多了。这牌楼原比我想象的要麻烦的多。怪不得万修之门,昔日这般大名声。”儒生却冷静异常,沉声回道。

“我们已经在这牌楼前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你我若也能下去助他们一臂之力的话,破禁时间最起码能减少一半的。”大头怪人郁闷的喃喃道,但身形却动也不动,没有一丝真动手的意思。

“这山上既然有狮禽兽这等上古凶禽出现,我自然要防备一些了。宁愿破阵迟一两日,二人也必须时刻保持法力充沛。七叔,还是耐心些吧!我们才进入此山不过数日,时间还大有宽余的。欲速则不达的!”儒生风轻云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其他宗门的元婴修士就算动作再快,等到了这里,再找到封印的裂缝,进入此山还要一段时间的。不过,光是这一个万修之门,就让我们花费如此长时间,我是怕后面遇到的禁制,会更加的麻烦。”怪人叹了口气。

“七叔不必担心。我们叶家为了这次行动谋划如此长时间,自然也考虑禁制破除的事情。这些年间,族内早就收集了几种专门破除禁制的秘宝。只是现在还不到用的时候。”儒生微微一笑,显得自信异常。

“原来如此。那老夫也就放心了。”大头怪人闻听此言,神色一松。

随后,二人在空中静静注视着破禁的情形,没有在说什么。但没过多久,怪人鼻子微微一动下,脸色蓦然一沉。他二话不说的手指朝某一方向虚空连弹。顿时数道黄色剑气,毫无征兆的从激射而出,一下将数十丈外的某颗大树都笼罩在了其内。

结果大树下面轻风一起,一个浑身绿毛、背生银翅的怪物,突然浮现在了那里。

怪物手都没动一下,只是双翅一扇,就轻易的将几道剑光击飞而出。

随后此尖耳猴腮怪物,用冰冷目光打量了下面叶家修士几眼,又看了看儒生和大头怪人,竟默不做声的马上双翅一展,向后激射而去,几下闪动后,这银翅怪物就再次化为微风,消失不见。

“我没看错吧!好高明的风遁术,竟能借风隐形。这东西好像是传闻中的银翅夜叉,若不是它身上还有淡淡尸气,我几乎也被瞒过去的。”大头怪人并没有追赶,但神色凝重起来。

“尸气?我可没有感应到。也只有七叔修炼的血车真诀,才能将修炼出这样灵敏的神通。不过不光如此,这只银翅夜叉似乎灵智还不低的。”儒生盯着银翅夜叉消失的方向,神色也有点难看。

“这昆吾山不是号称仙灵之地吗,怎么我们遇到的尽是狮禽兽和飞天尸这样的凶煞东西!这也幸亏我们两人联手而来,若是只是一人过来,恐怕要凶险万分的。”怪人大头摇晃几下后,眉头紧皱起来。

“仙灵之地,只是以前的说法。现在的昆吾山,可是不知何原因被封印起来的。有些古怪倒也不稀奇。但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

我们此行只是为了通天灵宝。其余的事情无须多问的。”儒生默然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话是如此说不假。但是若是没有灵智的妖物,就是修为再高,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但那银翅夜叉竟然有了极高的灵智,我们还要多加留心此妖物。不要让它坏了我们的大事。”大头怪人却目光一寒的讲道。

“多谢,七叔提醒。我会多注意此妖物的。”儒生点点头,口气郑重了几分。

就在叶家大长老遭遇银翅夜叉,并将此獠惊退的同时,在叶家修士曾经歇息的那个石亭所在高空中,一处看似普通的凝厚障壁处,突然间光芒一闪,接着一颗满头白发的头颅伸了进来,探头探脑的,显的有些滑稽。

这人发现此地没有人后,立刻不客气的身形一窜,浑身银光闪闪的从障壁中挤了出来,然后这人脚踩着一只巨大光盘,缓缓飞向了石亭,并降落在了石亭顶部,稳稳的站住了。

这时此人才一扬头颅,露出一张满脸皱纹,但两眼细小的圆滑面孔。

竟正是那位神秘的小老头向之礼!

“这就是昆吾山了。啧啧!果然灵气不同一般。不过谁吃饱了没事,竟然敢打开此封印。万一放出那个东西出来,是想让整个大晋给他陪葬不成?老夫也倒霉,偏偏就在这附近,想装作不知都不行。”向之礼稍一向四处张望,顿时隐隐听到了轰鸣声,结果马上在石亭上忍不住跳脚大骂起来,满面晦气的样子。

“既然知道来这里晦气,你还敢来,我倒也佩服你的胆量了。”就在向之礼口中骂声刚一住口后,耳中忽然传来一声甜美的女子声音,声音娇柔温软,犹如情人娇呼一般。

但向之礼一听到此声音,却骤然浑身发寒,所有血液都犹如凝滞了一般。

“前辈,你……你出来了!”小老儿干咽了一口吐沫,竟结结巴巴的口吃了起来。

“出来?我早出来不知多少万年了。只是当年的昆吾三老用上万人之力,布置的这最后一层禁制,实在不是单凭我一人之力可以撕开的。否则,本妃早就出去了。还会等到现在。”女子声音仍然温婉无比,但向之礼却脸色瞬间灰白无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