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丹

毒圣门这一干修士,自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元师弟早已葬送在了银翅夜叉口中。故而稍聊一会儿后,他们加快遁光,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加紧赶路。

早到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大为的有利。

在普云府,小湖中所在的地方,已经聚集了数百名修为不一的修仙者,三五成堆的聚在一起。

其中不少还直接飞到了天上,以七道光柱为中心,默默搜寻着什么。

地面上也有极少数身怀土遁符和懂得一点土遁的修士,也不时的钻进再钻出,并和地面上的一些同伴兴奋的说着什么。

显然暗藏在下面的巨大封印已经被人发现了。

相对此封印的巨大,那道被叶家强行用法阵分开的一道裂缝,却还未被准确找到。

但就这样,也已经让这些修士个个兴奋异常,一些人早已纷纷往给各自家族或宗门发出传音符,有的还直接连夜飞遁离开,亲自通禀此事。

如今这里的这些修士,以筑基期为主,炼气期和结丹期的修仙者都不太多。其中大部分都是无意中发现异象,赶来看看的散修,另一部分则是闻风则动,就近赶来各大小势力的探子。

至于元婴期修士一时间倒还未有人见到有出现。

这也难怪。小湖原本就地处荒凉之地,附近既没有什么名山大川,也没有什么较大世家和修仙宗门,元婴期修士自然不会无故跑到这种穷乡僻壤来。

就是得到消息马上赶来的毒圣门一干修士,也还有两日的路程。

不过大部分修为低下的老成散修,在发现地下封印庞大的让人难以想象后,虽然心中万分不舍,却明智的先后离开了。

他们很清楚,无论封印下有何种天大的好处,这种等级的争夺不可能是他们能够参与的。继续待下去,万一被高阶修士间的争斗波及到,那可是倒了大霉的事情。

当然也有少数年轻气盛的低阶修士不愿意离开。他们一方面想看看封印下的到底是何物,另一方面自然心存了侥幸心里,自认为虽然自己修为不高,但万一机缘到了,也不是不可能混水摸鱼的。大有想赌一把的意思。

故而一时间,这片地方龙蛇混杂,心怀鬼胎者大有人在的。

不过这一切,对已经身处封印下巨山中的韩立来说,自是一点关系没有。

此刻他和白瑶怡正盯着盘坐在山洞中间的富姓老者,眼皮都不眨一下。

说是盯着老者,其实不如说是盯着老者身前的一个金灿灿炉鼎,此炉鼎离地三尺,悬浮在低空缓缓转动着。

富姓老者则口中喷出一缕缕碧绿婴火,两手则掐着不知名法诀,不停的往炉鼎上打去。每一道法诀打在被绿火包裹的鼎炉上,都荡起五色的霞光,显得绚丽多彩。

而从鼎炉中已经传出阵阵的药香,香气醇厚诱人,让人闻了心旷神怡。

老者法诀越打越快,神色也越发凝重异常,显然炼丹到了关键时刻。

一旁的韩立,看似神色平静,但心中同样有些紧张。

那阴芝马和其他一些稀有材料,都已经在这几日里陆续扔进了鼎炉中。若是此鼎丹药没有成功,他们可没有第二只阴芝马用来炼药的。

所以他虽然听富姓老者口气对炼制培婴丹把握甚大,但如今眼见丹药将成,心中自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一旁的白瑶怡,虽然同样神色不惊的样子,但一对明眸不时闪动地热切眼神,则将此女患得患失的心思尽显无遗。

忽然间鼎炉一顿,停止了转动,同时一股嗡鸣声从中传出。鼎中药香一时更加浓郁了三分。

富姓老者双眼一亮,手上法诀和口中婴火同时一顿,单手再一翻转,手心中多出了一个朱红小葫芦,只有四五寸大小的样子。

另一只手则中指一弹,“砰”的一声,一枚白色光弹击在了鼎盖上。

结果鼎盖一颤下,滑落掉。

而鼎炉嗡鸣声一顿,马上有五颗拳头大光球从里面激射而出,而在白光中隐隐各有一颗拇大的绿丸,翠绿欲滴,闪闪发光。

这些光球在鼎炉上一个盘旋后,就向四周一哄而散,要各自遁走。

但早有准备的富姓老者,急忙一晃手中葫芦,从中喷出一片霞光来。

灵光一闪后,就将所有光球席卷其内,收进了葫芦中去。

“好了,大功告成!”老者这才长吐了一口气,一转首,满脸笑容的对韩立说道。

“有劳富兄了。没想到竟真的炼出五颗丹药来。原本妾身还怕数量太少呢!”白瑶怡站起身来,欣喜的说道,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显得妩媚动人。

“富某当初按照配方准备的原料,原本能炼制出的丹药数量就在五六颗左右的,否则,当初老夫也不会只邀请五名道友了。可惜的是,师妹和元道友却因此不幸遭了毒手。”老者脸上笑容一敛。

显然老者和黑衣美妇的关系非浅,即使修仙者大都看惯生死,但他眼见丹药已成,他那位常师妹却因此陨落,也不禁心中一阵黯然。

听到老者如此一说,白瑶怡也脸上喜色一收,同样轻叹了一口气。

韩立倒是神色不变,但也沉默没有说什么。

“白道友,你可有木属性盒匣。最好不要用普通玉盒来盛放,药性容易流失。而此丹药性太大。若是马上服下,起码要花费半年时间闭关,才能炼化药力。否则效果要大打折扣的。”老者脸上伤感之色很快闪过,一掂手中的葫芦对白瑶怡正色说道。

“木盒当然有。此丹药如此珍稀,妾身当然不会马上服下的。”白瑶怡嫣然一笑,单手一翻,一个黄木盒出现在了手中。

老者点点头,二话不说的手指在葫芦底部一弹,顿时红霞翻卷,一颗白色光球喷射而出,直奔白瑶怡射去。

白瑶怡一托手中木盒,另一只手虚空朝丹要一抓。

丹药化为一道白芒直接被摄入了木盒中。

白瑶怡仔细观察了几遍盒中灵丹,神识清楚的感应到此丹药蕴含的惊人灵力后,这才喜不自胜的收起木盒。然后,口中对老者称谢不止。

富姓老者听了一笑,伸手往腰间储物袋上一摸,竟也拿出了一个绿色木匣。

接着在白瑶怡诧异目光中,他竟同样从葫芦中倒出一粒灵丹,放入此木匣中,然后马上收好。接着冲韩立干笑几声后,他竟手一杨,将整只朱红葫芦直接仍给了韩立。

韩立虽然下意识接住葫芦,但面上同样露出了一丝讶色!

“道友这是何意?在下似乎只问道友要两粒培婴丹!”韩立眉头一皱,缓缓的说道。

“富某并非贪婪之人,这一次能侥幸未死并得到灵丹,全是依仗道友之力。在下师妹已经陨落,富某只要一粒灵丹就已足矣。韩兄若不嫌弃的话,这三粒丹药都拿去吧。”老者竟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完老者这番话,韩立看了看手中的葫芦,又重新打量了两眼老者。不禁轻笑了起来!

老者心里打什么主意,他倒能猜出一些来的。看来这位九幽宗长老,自觉炼制完培婴丹,自己作用大为降低,仍害怕韩立突然翻脸。故而才用破财免灾的手法,忍痛将另一粒培婴丹让于他。

一方面表示他对韩立的诚心示好,另一方面,尽量将自己能招惹韩立杀机的东西,降低到最低。只要韩立不是那种翻脸无情之辈,收了此丹,多半不会再无端动杀心的。

有这种好事送上门来,韩立自然不会拒绝的。

“既然富兄如此说了,韩某也就不推辞了”

韩立倒也没有客气,手上霞光一闪,朱红葫芦凭空不见了踪影。真不收此丹,恐怕还会让老者二人神鬼的。

“哈哈,韩兄何必过谦,这些也是道友应得之物。”富姓老者呵呵一笑,神色果然一松。

白瑶怡当然也明白其中的奥妙,也在一旁含笑不语。

三人间关系,大见缓解。

既然灵丹已经练成,我们还是及早寻找出去之路吧。顺便探寻下此山,说不定另有收获的。”老者瞅了洞口方向,建议的说道道。

但此话刚一出口,整个山洞忽然间微微一晃,接着沉闷的轰隆隆声,从四周石壁上隐隐传来,连绵不绝。

韩立三人一呆下,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此山还有其他人?”白瑶怡一咬红唇,口吐芬兰的惊道。

“不一定,也可能是那逃走的银翅夜叉弄出的动静!”老者却摇摇头,面上忽现一丝恨色。显然又想起来,黑衣美妇命丧此獠手中之事。

“不管是不是!我们出去后要多加小心些。我们三人联手,应该不用过于惧怕什么的。”韩立默然了一会儿后,却淡淡的说道。

随后他袖炮一抖,一片青霞从袖中四周席卷而出。

霞光所过之处,山洞各处布置的禁制一一解除,那些阵旗阵盘从墙壁地下飞射而出,转瞬间没入了韩立袖中,不见了踪影。

“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

韩立将霞光一收,就立刻周身灵光一起,毫不犹豫的化为一道青虹,率先向山洞外遁去。

老者和白瑶怡互望了一眼后,不敢怠慢的驾驭遁光紧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