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五章 紫雾

回到山洞中,富姓老者和白瑶怡仍老老实实打坐着。

韩立并没有打扰的意思,犹豫一下后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叠阵旗阵盘出现在了手中,丝毫没有忌讳的将它们往空中一抛。

顿时各色灵光向四周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山洞四周,一个简易法阵瞬间形成。此法阵除了能起到遮蔽功效外,一有什么敌人侵入洞中,也可以起到一些示警作用。

其余两人对韩立的举动视若无睹,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随后在山洞一角盘膝坐下,也闭目养神起来。

一日一夜后,富姓老者和白瑶怡法力渐渐恢复过来。

当这二人先后站起来的时候,韩立也随之神色一动,睁开了双目:“道友已经法力全复了?”他淡淡的问道。

“多谢韩兄护法,我和富兄法力恢复的差不多了。”白瑶怡先嫣然一笑的回道。

“韩兄出去一趟,可知这里是何处?”富姓老者却看了看中间的巨大法阵一眼后,忍不住的问道。

“不清楚,但我们身处一巨山腹中,四周都被设下有禁制,似乎出去并非一件容易之事。”韩立坦然说道。

“巨山?韩兄出身海外,不熟悉内陆的名山大川,倒也正常。但富某也许可以认出来的。”富姓老者却眼睛一亮,非常自信的说道。

“嘿嘿!是吗?富兄既然如此说了不妨先出去看看再说。”韩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地说道。

“听韩兄口气,难道此山有些特殊,妾身也出去一趟吧?”白瑶怡却立刻听出了什么来,眸光闪动的说道。

韩立点点头,一副不置可否神色。

他显露神通远胜这二人,现在自然而然的成了为首之人。

于是,老者和白瑶怡互望一眼后当即化为两道遁光,飞出了山洞。

韩立坐在地上没有起身,但是手掌一翻,那个追踪法盘却出现在了手上。

目光在法盘上一扫,上面两个一白一黑光点,清晰异常。

韩立双目一眯,望着法盘一语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后,眉梢一挑,手中霞光大放,法盘就不见了踪影。

而片刻后,洞口处光芒一闪,富姓老者和白瑶怡就飞遁而回了。只是在韩立面前现形出来的二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怎么样,两位道友有什么发现吗?”韩立嘴角一咧,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虽然他对大晋不太熟悉,但若真有如此大灵山,他又怎会不知的。

果然,韩立此话方一出口,富姓老者就苦笑了起来。

“韩兄不要说笑了,如此巨山,在下不要说见过,连听都未听说过的。我连我们是否还身处大晋境内都不敢肯定的。”说完这话,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虑。

“不错,这般惊人巨山若真是大晋某处灵山,妾身也不可能不听闻一些的。”白瑶怡也黛眉紧锁。

“也许吧,虽然不知道外面的禁制是怎么回事,山外情形怎样的,但这传送阵绝对是上古修士布下的。法阵突然激发,把我们连同银翅夜叉突然传送到这里来,可能争斗中触动了法阵中什么禁制,也可能另有什么未知原因。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我们将那培婴丹炼制出来,然后再探查下此山。两位道友觉如何?”韩立心平气和的说道。

“韩兄所言有理。此地灵气如此充沛,呆在这里再长时间也无碍的。而且就算此山真有什么古怪,有韩兄在此也不足虑的,说不定还是我等什么机缘呢?”富姓老者沉默一下,展颜一笑地说道。

白瑶怡也对培婴丹期望之极,自然不会反对此事的,故而点点头。

“富兄缪赞了!两位想必也发现了,不知是否外面那层禁制的缘故,我等神识在这里被大幅的压制了,神识最多离体数里而已。而此山如此之大,就算我们三人一起动手,也不知何时才能探过一遍的。”韩立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

“的确,妾身也早发现此事了。而且这山中如此死气沉沉实在够诡异的,多半也不是什么安逸之地。”白瑶怡也如此的说道。

“不管此山如何,这里灵气如此充沛,就是对炼制灵丹也是大有好处的,我还是先将培婴丹炼制来吧。”富姓老者却干笑几声的说道。

韩立和白瑶怡自然都无意见,于是几人当即在这山洞中布置一个聚灵法阵,然后又布置下几处防护禁制后,富姓老者就开始炼制培婴丹了。

在此期间,韩立则和白瑶怡没有再外出,而是护法守在一旁了。

毕竟培婴丹二人来说,实在重要无比,就算此山可能另有什么古怪,他们一时也不会分心的。

就在韩立等人一心等培婴丹出炉时,在巨山的山腰处,一座石亭处,却聚集着叶家等一干修士,他们大半都盘膝坐在石亭附近,两手各握一块灵石,似乎正在恢复法力。

身为叶家大长老的白袍儒生,则漂浮在石亭上空,眺望远处一个依山而建的长石阶!

此石阶全是用洁白玉石建成,远远看去仿佛琼阶天梯。

但离近一看,这白石实在宽广的惊人,足有五六十丈长。

而无论向上看去,还是向下俯首,石阶都遥遥没入乳白色薄雾中,根本无法看到什么。

儒生面无表情的悬浮在空中,一直一动不动。

没过多久,忽然天边灵光一闪,一道惊虹浮现而出,从上至下的直奔石亭飞射而来。

儒生这才神色一动,望向了此遁光。

转眼间,淡黄色惊虹就到了儒生跟前。

光华一敛,显出一形貌奇特的大头怪人来,正是叶家的那位“七叔”

“三小子,我已经探查过了,沿着石阶向上数十里后,就有一个牌楼,似乎正是赫赫有名的万修之门。不此牌楼被禁制封印住了,没有破除此禁制,是无法再向上了。”怪人凝重的说道。

“万修之门!那就没错了,据说当年,昆吾山居住的古修士曾一度有万人之多,只有过了此门,才是昆吾山众修洞府所在地方。”儒生长吐了一口气,神色一松。

“不过我看封印此门禁制,似乎非同一般。还是早些动手的好!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浪费的。”怪人望了下亭下还在调息的修士,却眉头一皱的说道。

“此事我自然知道,但是其他人现在法力大损,必须先调息一下才行。就算我和七叔无事,此地可不是什么安全之地,也必须给诸位长老护法一下,无法分开两地。”儒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倒也是!没想到通过封印裂缝是如此困难之事,幸亏这次来的都是元婴以上修士,否则还真要有人陨落的。”怪人也只能叹了口气。

儒生闻言一笑,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时,忽然脸色一变,猛然朝某个方向望去。

“怎么了?”怪人为之一怔,不禁问道。

“好像有什么声音,从那边传来。”儒生郑重的道。

“声音?”怪人有些惊疑。浑身法力一转,耳中隐隐传来了一声兽吼,似乎狮虎,又似龙吟,并且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什么,好像真有东西过来了!”怪人目中寒光一闪,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一银光闪闪的东西。

儒生也望向远处,眼也不眨一下!

片刻后,远处显出一片紫色云雾,并向这里激射而来,兽吼声正是从雾中传来。

转眼间,紫雾飞至到了附近,离石亭只有百余丈距离。

儒生和怪人已可看到雾中隐隐藏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对拳头大赤红妖目盯着二人,满是嗜血暴怒之意,明显并非善类。

怪人脸色一沉,单手一扬。一溜银芒脱手射出,随后一闪即失的不见了踪影,但就在这时,却从紫雾中闪电般伸出一只鸡爪般巨爪,“砰”的一声后,爪上银芒闪现。

紫雾中兽吼声大响,那巨爪一把竟将银芒死死抓住,并显出了原形,竟是一枚小巧银梭,数寸大小,闪闪发光。

但从巨爪上却也流下了数滴绿血,雾中怪物顿时发出负痛的大吼,随即双目凶光一闪。

整个紫雾突然变薄淡开来,转眼间雾气凭空化为了无形,只留下两只恶狠狠的妖目,过了几下后,也一闪不见了踪影。

怪人和儒生见此,脸色均都一变。

这竟是一只精通隐匿遁术的怪物!如今身在此山中,他们神识大幅受到压制,对付这样的物,可是最头痛不过了。

二人互望一眼后,同时施法。

怪人一张口,一口黄飞剑喷出,一盘旋后化为一口丈许大巨剑。然后此剑灵光大放,在空中略一飞舞后,从上上喷出无数道刺目剑气,瞬间将方圆十丈一切都罩在了其下。

而儒生则冷哼一声,袖袍一抖,一绿色小幡出现在了手中。随即往脚下一抛,顿时一股绿气从幡上狂涌冒出,瞬间化为大片雾团,将下方叶家群修都护在了其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