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四章 擎天巨山

韩立同样没有去追银翅夜叉,一方面对方没不再被困三焰扇无法轻易灭杀对方的,另一方面则是……

他目光一转,看了啼魂兽一眼,脸带一丝笑容。

此兽的一只大手中,正抓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挥舞个不停。

细一看下,竟是一匹白嫩小马,两眼碧绿,体形半尺来大的样子。

分明是他此番冒险的最终目标,那只善于隐匿的阴芝马。

说来也是此灵物倒霉,在传送开始时,此灵物又重新回到了尸狼身体上躲藏了起来。结果在尸狼被啼魂兽用鼻中黄霞席卷尸气的时候,同样被一同席卷而出。

若不是韩立眼尖,立刻一口喝止了啼魂兽,这只灵物差点被啼魂兽一口吞进了腹中。

至于韩立原本被困的两口飞剑,则在要传送时,趁银翅夜叉无法顾及,神念一动的破禁收回了。倒是那同样被煞魂丝禁制住的黑衣美妇元婴,被那银翅夜叉传走前一口吞进了腹中。

唯一让他有些郁闷的,是他那件晶化飞针,竟被那银翅夜叉抓住,顺手拿走了。

好在此宝虽然不是本命法宝,但也同样经他炼化过的。对方倒也无法短时间强行抹去此宝灵性,并非没有机会再夺回的。

此刻,韩立朝四下一扫,此地和原来的地下洞窟有些相似,但并没有阴风存在,反而灵气充沛的惊人,竟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而且似乎处在什么极品灵脉上一般。

这让他心中有些诧异地。

韩立又低首看了看脚下的传送阵。

以他的阵法造诣一眼就看出,这巨型传送阵虽然大异于他以往见过的传送阵,但明显只是一个单向接受传法阵。也就是说,他被传送到了这里,却无法借用此法阵再传送回原处。

弄明白此事,韩立眉头皱了一皱,目光随后往两个巨茧中一扫。

里面仍然有强烈地灵气反应,看来富姓老者和白瑶怡还性命犹存地样子。

略一犹豫后,他先冲啼魂兽一招手,将阴芝马吸到了自己手上,随后贴上几张禁制符,扔进了一只灵兽袋中。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才两手一扬,两道粗大金弧弹射而出,击在了灰色巨茧上。

顿时轰隆隆的一声后,金弧化为两张金色电网将巨茧包裹在了其中。

一时间金光刺目,雷鸣不断。

没有了银翅夜叉地主持,煞魂丝顿时在金光中一层接一层的溃散开来。

终于“砰”的两声巨响后,两个巨茧一前一后的爆裂开来。里面飞射出来一男一女,正是富姓老者二人。

只是这二人全都脸色苍白,神情极为的难看。

无论谁被那可以吸收灵力的煞魂丝困住了如此多时间,想必都不会好受的,法力受损是肯定的。

“多谢韩兄相救!”富姓老者神色一缓后,就双手一抱拳的说道。

“这次要不是韩兄大显神通,恐怕我等真要全遭毒手了。谁能想到阴阳窟中还藏有一只银翅夜叉。我们和元道友不及防下,被此怪物暗藏地下偷袭困住。元道友更是被它一个照面就抓碎了元婴,丢了性命。”白瑶怡也冲韩立敛一礼后,苦笑的说道。

韩立闻听此言,只是微微一笑。

这二人虽然看起来似乎大有感激之意,但韩立还是从这二人目光深处,看出了深深地忌惮。

毕竟这两人虽然被困巨茧中,但是韩立出手力敌银翅夜叉的经过,他们可都感应一清二楚。

韩立力敌银翅夜叉,甚至最后可以惊走此飞天尸的神通,二人联手也绝不会是对手的。再加上又被传送到这不知名的神秘地方,此间只有三人别无他人,心中怎能不大感不安。

现在的韩立若是突生歹意,这二人自问绝对是凶多吉少的。

但韩立只是将那只装着阴芝马的灵兽袋,冲富姓老者一扔,平静的说道。

“阴芝马就在里面。别的我也不说了。若是多炼制出一些培婴丹,给我留下两粒就行了。两位可否答应?”

“两粒?没问题,只要真有多出的,富某一定给道友留下。”富姓老者心中一松,满口的答应道。

“我也没有意见。惭愧的很,这次妾身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全靠韩兄出力了。道友多分些,也是应该的。”白瑶怡闻听此言,也轻笑的一口同意。

“嗯。这就好!两位道友现在这里打坐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看看这里到底什么地方。”韩立朝唯一的出口望了一眼后,两眼一眯的说道。

“韩兄尽管前去。我二人的确法力消耗不少,就先打坐一下了。”富姓老者毫无意见。

白瑶怡更是点点头后,直接盘膝坐下了。

韩立一笑,周身青光一起,就化为一道青光飞遁而出,同时将神识全部放出,以防那银翅夜叉躲在附近偷袭他倒也不怕,这两人拿了阴芝马偷偷溜走。他留在这二人体内的法力标记犹在,还要数日功夫才能散掉的。

这二人只要稍有异动,自然会被他马上追踪到的。

韩立不是圣人,杀人夺宝地念头,刚才也在脑中一闪即过。

但他对那培婴丹实在研究甚少,就算真得到配方亲手来炼制此灵丹,成功率也绝对不高的。而这二人不管怎么说,到现在为止给他留下地印象都还不错。韩立也无法生出多强杀心来。

故而稍一思量后,他才主动出手,将二人放出的。

出了类似厅口所在,外面是一条青石台阶,一直斜上通去,竟一眼就无法看到尽头。

难道他们处在山腹极深之处?

心中有点意外,但韩立遁光丝毫不停,一路向上飞去。

但不久后,韩立就惊讶了起来。

如此长时间,眼前仍是丝毫不变的台阶,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虽然飞行时间不长,但以他的遁速,这个距离已经够可怕了。要不是他的神识反复扫描附近的一切,并没有任何阵法波动出现,几乎以为自己又陷进了什么禁制中了。

谁会将一个通道建的如此之长?

抱着心中的纳闷,韩立又飞行了数里后,终于见到了出口的亮光。心中为之一松。

一飞出了通道后,韩立只觉眼见一亮,人就出现在一个巨大平台上。地上铺满了平整的青石砖,一眼望去足有上千丈之广的样子,而深吸一口气,草木花香深入肺腑。

灵气仿佛比传送阵那里,还充沛几分的样子。

向前一扫,韩立脸上的惊色越发浓重了。

目光所及地方,在平台尽头处竟是一面直耸而上的山壁。他顺着山壁向上望去,这才发现天空竟然只是一条淡白色细线。他蓦然一转身,看来一眼出来的通道口方向。

身后竟是一座同样高的山壁,和对面的山壁,一前一后将他夹在中间。

脚下的巨型平台竟修建在一个奇深无比的山峡中。

韩立抬首凝望了半天,才向两侧望去。

可除了多了一些曲折拐弯的峭壁所在外,并没有什么收获。

韩立没有在多想什么,立刻化为一道青光直往空中飞遁而去。

足足飞行了数千丈的距离后,韩立终于飞出了峡谷,但稍一打量后,就露出了不能置信地表情,随后急忙驾起遁光激射出去,在附近飞遁了大半天,才又飞回了原来的地方。

但脸上满是掩不住的骇然之色!

怎么说呢,只有一个“大”字出现在韩立脑海中。

说起来,韩立见过地各种各样的巨山也算不少了。最大的大概就是当初在乱星海的天星城地那座圣山了。

此山之高,如擎天之柱,竟可分为八十一层,让诸多修士设立洞府居住其中,就可知此山之大了。

而他如今就在另一座似乎丝毫不逊于那座圣山的巨山脚下,也许此山比那“圣山”还大的多,但他是无法具体比较出来了。

因为他抬首望去,满是苍翠之色,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尽头,那个所谓的山峡,也只不过是此山脚下一个微不足道的裂缝而已。

但光是这些还不能让韩立如此震惊,让他无语地是,这般大的一座巨山还身处一个巨大禁制中。

只要扭首朝山外望去,就立刻能看到一个白光幕从高空而下,无边无际,仿佛将整座巨山都罩在其中的样子。

如此大手笔,即使韩立想一想,也只觉心中骇然了!这绝对是上古修士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望着遥遥不知多远的光幕,韩立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驱使遁光向那边激射而去。

足足飞行了一盏茶功夫后,韩立才飞到白色光幕跟前。

他驱使地遁光,在如此大的光幕前实在显得渺小无比。

而离近之后,韩立仔细端详了根本无法看出多厚的凝厚障壁半天后,竟忽然头也不回的向来路飞去。

他不用出手相试,也可以感到此禁制中蕴含的可怕灵力。

别说它一个元婴中期修士,恐怕就是化神期修士,也无法靠蛮力强行破除这种绝对障壁的。

在飞回巨山的路上,韩立从远处遥望此山,仍无法看出此山有多大,但发现此山始终静悄悄的,丝毫异样的声音都没有。既没有鸟叫也没有兽鸣声,仿佛是一座死山一般。

但山中的盎然灵气,却又真真切切存在的。如此一来,这种诡异的情形,竟给韩立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韩立最终还是脸色阴沉的飞回了山峡,并回到了原先的传送阵山洞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