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二章 灵扇之威

无数灰丝全都一颤之下,在光晕中凝滞下来,随后一闪就化为了缕缕灰气,无声无息不见了踪影。

密密麻麻的丝网,仿佛阳春融雪在光晕流转下,纷纷化为了乌有。

而就在这时,三色火凤才开始了真正的攻击,双翅一展下骤然化为一巨大光球,表面光晕更是一缩一涨之间,骤然间向四周狂涨而去,几乎一眨眼功夫,一个金银红三色的光轮就在低空中凭空出现,体形之庞大竟将整张巨网都罩在了其中,而光轮表面三色的符文流转不已,大的足有丈许,小的也有尺许大小,各个晦涩难明,让人看了大生敬畏之心。

下方艳丽异常的异象,让空中的韩立和银翅夜叉也都吃了一惊的低头看去。

结果光华一闪,巨型光轮只出现一呼一吸的时间,就凭空不见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那张直径数十丈的灰色巨网,仿佛从未在原地出现过一般。

银翅夜叉背后肉翅无意识的扇动着,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呆滞之色。

要知道巨大丝网几乎凝聚了它修炼出来的全部尸煞之气,现在残存在干尸体内的只剩下寥寥几缕,只能勉强支撑尸煞化身的行动罢了,根本无法再做出什么厉害攻击了。

对方羽扇一击,就将它这苦修无数年月的神通彻底废除了。而刚才三色光轮蕴含的灵力之可怕,若是他被困在其中,多半也是凶多吉少的。

这已经不是光轮中蕴含的火焰温度高低问题了,而是其中包含了某些天地法则,是化神期才能接触到的天地之力。

它虽然还未进阶到相同境界的金身月尸,但在此境界边上徘徊了如此多年,一些感应和见识自然还是有的。

刚才那一击中包含的天地之力只有那么一点点,但也让银翅夜叉心中大沉。

对方手中地羽扇倒底是什么宝物,怎么会如此的可怕。

原本以此獠的修为神通,若是手中有什么与功法相配合的顶阶宝物,倒也未必真的惧怕这种程度的攻击,但可惜它自从开了灵智以后,就一直被困在这法阵中,哪有机会和材料亲自炼制什么合手宝物。

要不是后来有修士进入洞窟来,被它陆续灭杀了,再借用他们尸体用血祭方法炼制成了尸煞化身,他的行动更是会被一直限制死死的。

它虽然从一些身死修士那里得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宝物,但根本没有几件能入他眼的。唯一让他满意的大概也就是那面邪月幻镜了。就因为只有这么一件能拿出手的宝物,才让它在上面倾注了无数心血,有好几种神通都需要靠此宝才能施展出来的。

所以一被韩立击毁,才让它暴怒异常的。

就在银翅夜叉眼珠转动,心中大生忌惮时,韩立见到三焰扇如此威力,自然心中大喜。眼见自己身前冰壁已被源源不断金针毁掉了近半,不再迟疑地手掌一翻,刚刚从储物袋中取出的一个小瓶出现在手中。

韩立将小瓶盖子打开,往口中一倒,顿时一滴万年灵夜滴入了口中。

在药力发挥之下,体内经脉马上滋生出大量的精纯灵力,他顿时法力尽复。

将瓶子一收,韩立感受着体内的充沛法力,冷冷瞅了远处银翅夜叉一眼后,手中三焰扇滴溜溜一转后,被一把重新握紧住。

接着扇上光芒大放,开始闪动起三色符文起来。

这一次,韩立准备彻底解决眼前的大敌。

这也幸亏对方有禁制在身,无法离开这里。否则此扇威力纵然奇大无比,但对方若心存躲避,用遁术远远遁走,他同样无法奈何的。

对面的银翅夜叉见到此幕,脸色大变。

以此扇刚才攻击显现的威力范围,再加上这光幕中空间有限,他只能硬接了。

心中暗暗叫苦,银翅夜叉一咬牙地冲空中小了不少的金色光团一点指。

顿时金光马上停止释放金芒,而噗嗤一声,一闪后没入了银翅夜叉体内,随即一层金灿灿光罩浮现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这具飞尸还毫不犹豫的大口一张,一股黑尸气喷出,每一缕中都闪动着诡异的幽光,片刻后就将金罩淹没在了其中。

韩立见此,冷笑一声,正将全身法力注入扇中时,突然间下方法阵毫无征兆的剧烈颤抖起来,接着整个法阵光华流转,四周灰色光幕一闪下后,竟蓦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一呆,手上动作顿了一下。

但尚未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更大的惊变出现了。

只见法阵外的远处地方,突然间大片地面开裂并迸射出耀目的灵芒,一个更大法阵竟在外围浮现而出,上面还镶嵌着近百颗灵石,转眼间和原来的法阵呼应融合起来,组成一个新法阵出来。

“这个是……”

以韩立的法阵造诣,只是一呆之下,马上认出来这个法阵。赫然是一个巨型传送阵,而且正被激发的样子。

这一下,韩立心中一沉。

鬼知道这东西,会把他传送到什么地方。当即手忙脚乱的将冰壁一收,背后雷鸣声一响,人就要用雷遁术马上离开传送范围。

但显然韩立的动作迟了。

四周的法阵瞬间发出嗡鸣声,中间百余丈处爆发出刺目白芒,然后光华一敛,原地空空如也了。

韩立、银翅夜叉等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人知道,同样情形,在大晋其余三个鲜有人知的地方,同一时间发生着。

除了银翅夜叉外,还有另外三个不知名怪物,也被一般无二的巨型法阵传送而走。

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南疆某处无名小湖中的叶家群修。

但在此刻,小湖上空,叶家高阶修士云集湖面上,正处于一片混乱中。

“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布置好法阵,可以掩饰破禁天象吗。掩饰法阵呢?是法阵出错,还是没有激发?现在这般样子,数千里的修士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马上就会招来数不尽的修仙者,你想让我们叶家灭族吗!”在小湖的空中,那名方脸修士单手死死抓住一名白发苍苍老者的衣襟,脸色铁青的厉声喝道。

在他身后数丈处,其他叶家修士也个个阴沉异常。

在小湖的中心处,正有一道奇粗无比的乳白色光柱冲天而起,此光住直径足有三十丈之粗,佛若撑天之柱直冲九霄云外。

而四周远处,同样有六根一般无二光柱出现,遥遥环绕着小湖,惹眼之极。

如此一来,怪不得方脸修士如此暴怒了。

“我不知道,明明昨天才检查过掩饰法阵的,今早也已吩咐几名弟子去开启法阵了。”白发老者是叶家专门主持解禁封印的一名阵法大师,此刻也一脸惊慌的说道。

“二哥,先放开灵隆贤侄吧!他为了解除此法阵花费心血不少,不可能事情出在他身上的,肯定另有什么缘故!你们几个马上去那些掩饰法阵看看,若是没有激发,马上激发,若是法阵出错,就马上调整过来。若是短时间内可以修复这些法阵,我们大不了一齐出手,将数千里的所有修士,全都斩杀了就是。”说这话的是一名三十余岁的儒生,一身白袍,肌肤如玉,但说出的话却狠辣异常。

可是这儒生修士此话一出口,不但方脸修士立刻听话的放开白发老者的衣襟。被儒生点指的几名叶家长老,也全都一躬身的答应道:“是,大长老。”

随后这几人立刻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这看面容有些清秀的年轻修士,竟然就是大晋第一世家的大长老!

儒生吩咐完后,又转首对那白发老者问道:

“掩饰法阵出了问题,封印的解除,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了吧。”

儒生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白发老者机灵一个冷颤后,马上恭敬回道:“启禀大长老,绝对没有问题!昆吾山的封印已经被打开了一条裂缝,并在持续扩大和减弱中,甚至只要一年时间,整个封印就会彻底消失的。”

“嗯!这就行。你们族内的低阶修士,马上集合,开始准备撤离吧。你们也不用回族内。马上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躲藏起来。任何人在一年内胆敢现身的,马上以族规处理!”年轻儒生淡淡的说道。

白发老者心中一凛,马上口中称是。然后身形向湖面一落,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叶家其他修士,这时也回复了冷静,都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候着。

那些掩饰法阵布置的地方并没有太远,再加上元婴修士的遁速,一个来回自然是片刻间的事情。

结果一盏茶的功夫,那些探查的叶家长老就有人先飞射而回,但这人脸上全都是惊怒的表情。

“大长老,不好了!我探查的那个法阵,已经彻底被人毁坏掉了。里面主持法阵的几名弟子,全都不见了踪影。”

一听这话,儒生脸色一沉,目中寒光四射。

其余的修士闻言,也都神色大变的一阵骚动。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