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九十章 随风掩形

剪刀一出手就化为一道金芒,黑衣美妇显然想用此宝划开煞魂丝,先救出富姓老者再说。

韩立却眉头大皱!

救人自然可以,但亲身飞去,冒然拉开和他的距离,可不是什么好事。

结果眼见金芒接近巨茧时,“砰”的一声,从地下激射出一道绿色人影,一闪后就挡在了巨茧面前,赤手空拳的随手一抓,数道爪芒射出,一下就将那金剪刀击飞出去。

韩立和黑衣美妇,一开始自然以为此人是银翅夜叉,但等光芒一敛,看清楚对方面孔后,均都大吃一惊。

绿色人影竟然狼首人身,双目血红,赫然是先前见到那头巨大尸狼。只是不知被施展了何种秘术,不但化为人形状态,而且体形骤然缩减数倍,面目狰狞的望向黑衣美妇。

但更让韩立留心的是,原本待在狼首上的阴芝马却不见了踪影。难道此灵物留在了地下,还是隐匿在其他地方了。

韩立脑中自然如此反应的想道,目中蓝芒一闪,下意识的四下一扫。

结果马上脸色大变,急忙冲黑衣美妇一声怒喝:

“小心背后!”

然后他不假思索地十指一弹,十余道青色剑气向黑衣美妇那边激射而去。

听到韩立大喝,美妇也是争斗经验丰富之人,顿时心中一寒。

她不加思索地一点身前青色小盾,盾牌一晃就到了身后,同时全身法力一凝,头顶法轮光芒大放,七色灵光一下融入其护体灵光中,并一下暴涨倍许。

而在美妇做出防御的同时,一道仿若无形的淡金色人影,一闪后出现在了美妇身后。

正是银翅夜叉!

此飞尸形态大变,浑身绿毛全然不见,换上了淡金色鳞片,背后的一对银翅闪动起青白两色异芒,银目中更是出现了一对淡金色的瞳孔。但更惊人的是,银翅夜叉的冲天尸气荡然无存,察觉不到有任何气息的存在,神识一扫过去,仿佛它只是一具空灵之体。

此獠一现身后,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身形未动,手臂却蓦然暴涨数倍。

乌黑利爪上蹿出数寸长金芒,一把抓去,正好抓在美妇身后刚出现的青色小盾上。

此盾牌刚一浮现,就体形狂涨,灵光大放,仿佛坚不可摧。

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银翅夜叉直接视此盾牌如无物,手臂上金光一闪,利爪竟无声无息的穿透而过,一把抓在黑衣美妇的护体灵光上。

清脆破裂声传来,爪芒只是略微一顿,就将灵光如纸屑般撕裂开来。

“噗嗤”一声后,爪芒没入此女胸膛,将其心脏搅成粉碎,再轻易洞穿而出。

韩立见此,心中一沉。

被这种力大无穷地飞尸近身,果然是致命之事。

这时青色剑气,从远处激射而至。但却被此银翅夜叉背后双翅一挥,就被一股青白两色光霞席卷而散。

不过韩立这番救援举动,倒也没算白费,总算给美妇挣到了一点时间。

此女趁此天灵盖红光一现,一个数寸大小元婴就出现在了那里。

此元婴浑身赤裸,面目酷似美妇,但双手抱着一寸许大飞剑。几乎在出现的同时,它慌慌张张的红光一闪,驾驭飞剑瞬移出了十余丈之外。

眼看再瞬移几次,就可逃之夭夭了。

银翅夜叉这时却狞笑一声,蓦然将手中尸体一抛,就在原地化为了无形。

随之一个淡淡人影出现在了元婴身旁,一张口,一张灰色丝网脱口喷出,正好将要再次瞬移的元婴迎头罩住。

“韩道友,救命!”

美妇元婴大惊的急忙大声朝韩立呼救,并且驾驭飞剑在网中四下飞撞。但若她肉身尚在,也许还有机会斩断丝网逃掉,如今仅剩元婴的她,不但法力大损,又碰到可吸纳五行灵力的煞魂丝,自然被那丝线弹回。

银翅夜叉也根本没给此女留什么机会,丝网刚一出口,就单手虚空一抓后,灰色巨手凭空浮现,一把将网带元婴都捞在了手中。

然后灰光一闪,一个尺许大小的灰茧就蓦然形成,悬浮在了空中。

这时银翅夜叉的身躯才清晰起来,看了一眼灰茧,又瞅了一眼韩立后,发出一声冷笑。

“嘿嘿!我还以为你会使用雷遁过来救人。没想到你倒懂得明哲保身!”

“过去救人?能救下的话,我自然会救。但刚才过去了恐怕是自投罗网而已?你头上布下的那张巨网,可以收起来了。”韩立神色不变,反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看出来了?看来你能看穿我的幻术,果然不是侥幸之举。”银翅夜叉脸孔上闪过一丝讶色。

这时,在它头上十余丈高之处,一张灰色巨网现形而出,也不知此獠用是何种功法,竟然能够将如此大巨网掩饰的丝毫行迹不漏。

若不是韩立的明清灵目已到了一定的火侯,还真无法发现此阴险陷井。

不过即使没有此网,韩立多半也不会轻举妄动。

这次变化形态出来地银翅夜叉,实在有些古怪。不但浑身尸气可以收敛的一丝不漏,而风遁之术明显比刚才也神妙的多了。几乎到了随风掩形的地步了。

若不是他拥有灵目,恐怕对方就是到了身前也无法发现其踪迹。

而且银翅夜叉刚才一击,竟能让手臂轻易穿过黑衣美妇的防御宝物,这让他心中一凛,更大感诡异。

银翅夜叉见韩立没有上当,冷哼一声,就抬手冲人形尸狼一招手。

尸狼见此,立刻飞遁而来,转眼间就到了飞尸身边,然后一扭狼首,凶恶的盯着韩立。

但就在这时,韩立身下处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吼,竟是啼魂兽突然捶胸地一阵发威。

刚才的大战,除了一开始外,它就被韩立用神念制止轻举妄动,这让此兽刚才眼看银翅夜叉在头顶飞来飞去,而无法动手,心中早已大为的郁闷。这时眼见尸狼过来,正好不客气冲其呲牙咧嘴一番。

而尸狼一听此声,顿时面露几分惊恐之色,望向啼魂的目光大为畏缩。

一旁的银翅夜叉见此,脸色一沉,但眼珠转动几下后,突然一张口,喷出一颗灰色的圆珠来。一把抓住此珠,反手一抛,竟将此珠扔进了尸狼的大口中。

人影尸狼吞下此珠,马上浑身冒出一股股的灰气,尸气大盛,畏缩之意顿时大去。

韩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反而趁此机会却看向黑衣美妇的青色盾牌。

此宝失去了主人,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表面青光淡淡,光滑如初。

韩立眉头皱了一皱,目光一转,又落在了银翅夜叉身上的淡金色鳞片上,突然间神色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而就在这时,银翅夜叉猛然仰首发出一声长长厉啸,然后身形一晃,就随风消失不见,而那只尸狼则一声大吼,口中喷出一股股尸火,竟直奔下面的啼魂兽扑去。

啼魂想都不想地一甩头颅,鼻中黄霞就席卷而出。

尸狼虽然服下光球后,对啼魂的畏惧大减。但仍不敢接近黄霞分毫。

当即身形一阵模糊,顿时一下化为数道幻影围着啼魂兽团团乱转起来,因为体形缩小的缘故,让尸狼遁光奇快无比,黄霞却一时追之不上。

但尸狼也不敢轻易接近啼魂。因为此兽机警的鼻中连喷神光,让黄霞化为一层光幕,将自己庞大身躯包裹在了其内,手中两只硕大拳头更是不停的在四下乱舞。

以啼魂兽巨猿般的庞大身躯,拳头自然小不了,即使尸狼以炼尸之体挨上一下,恐怕也要大感吃不消。

两者竟一时僵持在了那里。

就在啼魂兽被牵扯住的同时,银翅夜叉和韩立已经在高空忽闪忽现,如同鬼魅般的一追一退起来。

韩立背后羽翅电弧缠绕,雷鸣声一刻不停,身形出现位置丝毫规律没有,刚才可能还出现在了西边,片刻后就浮现在了东端。上一刻可能在高空中,下一刻就现形在离地数丈高的地方。

而银翅夜叉更不知用了何种神通,一对肉翅泛起青白色光晕,身形如无形之物,但竟总能尾随韩立雷遁踪迹,紧跟不放。

没有多久,韩立就大感吃不消了。

对方的风遁术明显比他的雷遁高明的多,尾随而至的时间越来越短。现在他几乎上一步化为电弧才离开,银翅夜叉下一步就随风赶到了。

忽然当韩立身形又一次自高空中出现时,并没有马上挥动羽翅离开,反而突然一点身前雪晶珠,顿时此珠滴溜溜一转,大片紫焰往四下喷出,同时身体四周盘旋的数十口金色小剑,也爆发出一团团剑光将附近十余丈全都笼罩其内。

刚布置完这一切,在离韩立五六丈远的地方,空间波动一起,一个淡淡人影蓦然出现在那里。

顿时紫焰,剑光同时以此人为中心迎头罩下。

韩立更是单手一扬,霹雳声大起,一道粗大金弧在手臂浮现而出,随之化为一条电蟒扑将而出。

银翅夜叉一见此声势,也是一惊,但身上鳞片马上一抖,爆发出道道金芒出来。

随后一个金灿灿光罩浮现而出,将银翅夜叉护在了其中。

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传来,剑光、紫焰、金弧接连而至,爆发出刺目光芒,一下将金色光罩淹没在了其中。


悦读www.yuedu.info